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六十章 出谷

“麒麟草?”那肥猪看到种子,大叫一声,居然……就怔在了那里。

“麒麟草?”老易听到它喊,也跟着大叫一声,然后狠狠地瞪陈太忠一眼,“你……你居然不告诉我,你有麒麟草?”

“告诉你干什么?”肥猪狠狠地瞪她一眼,然后又看向陈太忠,“只觉得你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,真没想到是这个……这草种好像已经培养好了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也懒得再说什么。

“怪不得,”肥猪点点头——或者该叫它麒麟了,“麒麟草的生机,我有直觉……你身上好像还有吧?”

陈太忠又摸出一颗种子,对方有直觉,他隐藏是无用的,他淡淡地发话,“还有一颗,不能给你……反正你能种的嘛。”

肥猪犹豫一下,点点头,“好像也有道理哈。”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”陈太忠可不想再跟它多说,“我还有两个同伴,我这就去接他们……等我接到他们再来,种子就给你。”

“四个……那就得四颗种子,”神兽麒麟也会斤斤计较。

“我只有三颗,”陈太忠退而求其次,“让我留一颗,纪念朋友。”

“也行,”肥猪其实也不算难说话,有点神兽的风采——如果不考虑它刚才装死的话。

陈太忠和老易一转身,才要走人,结果麒麟又发话了,“喂喂,慢着,不对……麒麟草我不会种啊。”

陈太忠扭头怒视它一眼,“说你没追求,还真没说错你,堂堂的……你身为麒麟,居然不会种麒麟草?”

“再说就翻脸了啊,”肥猪身为神兽,也有神兽的尊严。

“翻脸我就把种子捏烂了啊,”陈太忠不吃它这一套,他不先把种子交出来,就存着威胁对方的心思。

“我是真不会种,”这麒麟果然没节操,猪脸上竟然泛起了一丝谄媚的笑容,“要不这样……你帮我种吧?”

“麒麟草我都会种,”老易看不过眼了,冷冷地发话,“难的是触发生机,有了生机,种到土里就行了……我看你是懒吧?”

“我这不是怕种不好吗?”麒麟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这关系到我的终身大事,我怎么能不小心一点?他只有三颗,又不是有三万颗。”

“你就是懒,”老易哼一声,也不跟他辩论了。

“帮你种,这个恕难从命,我要出去,”陈太忠摇摇头,想到对方身后,还有一只神兽,他就努力地心平气和讲道理,“咱们已经说好了,两颗种子,换我们四个出去……堂堂的神兽,总不能出尔反尔吧?”

“对啊,”老易忙不迭地点头,“你要是打算不讲道理,我就告诉你的女朋友,说你不是一个靠得住的男……雄性,看谁还愿意跟你交往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肥猪登时就纠结了,想了好一阵,才斜睥陈太忠一眼,“要不这样,我跟你一起出去,你帮我种麒麟草,我帮你打架,谁敢找你麻烦,我吃了他!”

“不要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——我真的不想做人奸,哪怕你是神兽。

老易也跟着他嘲笑它,“就你这长相,出去以后,也是你惹事,我们帮你打架。”

“我在幼年期好不好?”肥猪的眼睛一瞪,“不吃怎么长身体?我觉得吃了你这个小狐狸,没准能长很多,哼哼。”

陈太忠摇摇头,“你这体型,带不出去……你到底交换不交换?”

肥猪想了好一阵,实在舍不得那三颗种子,于是身子一动,眨眼间缩小成一个半尺来长的小白猪,“这样总可以了吧?唉……真的很耗费体力。”

它原本就胖乎乎的,现在虽然缩小了,但是越发显得肚子大了,看起来就跟个小圆球差不多。

“可以了,”老易点点头,同时悄悄地掐陈太忠一把。

陈太忠不知道她是何意,但是想着她总不会害自己,于是勉强点点头,心里却不无疑惑:你是想把我这人奸的名头坐实?

很久之后,他才知道,麒麟这种神兽,脾气是很大的,老易是担心他俩谈不拢,没准要大打出手。

而同时,麒麟因为生产不易,是很护短的,陈太忠打输了固然会很悲惨,但是打赢的话,麒麟的老爸老妈,估计就要出头了。

既然商量妥当,接下来的事也就不用说了,麒麟担心他俩跑了,陪着他俩去找于海河。

有意思的是,这小猪别看会装死,其实是很爱说话的,一路上大家闲着没事,就随便聊天——反正三个天仙走在一起,其他灵兽哪敢招惹?

通过交谈,陈太忠得知,原来这翡翠谷,是小猪的老爸,用莫大的神通改造过的,相当于人家的庄园——要不然这贫瘠的西雪高原,也不会出现绿洲一般的翡翠谷。

老麒麟就是那团火球,他和夫人都很注意维护庄园的安宁,所以玉仙以上的修者,不允许存在,玄仙都杀过几个,反正这夫妻俩是天妖级别的,杀玄仙不费吹灰之力。

后来这小猪诞生了,这个庄园是由它继承了,也就是说,这翡翠谷现在的主人,是它。

小麒麟刚出生的时候是灵兽,但是有神兽血脉成长很快,没多久就兽修了。

然后,麒麟夫妻俩就这么离开了,在离开之前,因为怕其他兽修伤到孩子,他俩索性一起出动,将天仙以上的兽修,全部斩杀——天仙以下的,怎么都伤不到小麒麟,无须担心。

也就是说,什么灵狐灵豹争夺的翡翠谷,其实是麒麟的私宅,只不过划这块地方的时候,不小心把它们圈进来了。

当然,讲述这些的时候,小猪很明确地警告陈太忠两人,“我知道你俩很厉害,但是别以为我父母就不管这儿了,如果你俩敢欺负我,他们随时都可以回来……哼哼,那个结果,不用我再多说吧?”

陈太忠却是不吃这一套,“那是,你很牛……不知道你出了翡翠谷,是不是还这么方便?”

小麒麟登时恼羞成怒,“信不信我就把你留在翡翠谷里?”

出了翡翠谷,当然没这么方便,事实上,天妖在下界开辟庄园,本身就是比较犯忌的事儿,也正是因为如此,翡翠谷跟周遭是隔离的。

当初西雪獠王闯入翡翠谷,以麒麟夫妻俩的修为,想要叫真的话,十个西雪獠王也死定了,但是考虑到它是这一界的顶尖存在,所以他俩只是将人逐出。

而西雪獠王打死都不敢跟外人说,它在翡翠谷遇到了什么。

总之,三个天仙一路拌嘴,一路就来到了狐族的领地,小麒麟很痛快地表示,“这儿还有狐族,行,以后这块儿,就划给它们好了……反正狐族也不好吃。”

老易听得老大不高兴,“你觉得只有你会召唤父母,我狐族召唤不了天狐?”

“这是我家的私产,”小麒麟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天狐来了又如何?”

反正这小肥猪挺能折腾,不过,在回去的路上,很奇怪地,于海河竟然跟它处得不错,两个都是父母亲没怎么管过的家伙,折腾劲儿挺大。

于海河甚至发明了一种钓飞禽的工具,没错,不是钓鱼,是钓飞禽。

而小麒麟对这个很感兴趣,它最喜欢守株待兔不劳而获了。

看到他俩勾肩搭背的样子,陈太忠忍不住要想——最佳人奸,其实不是我啊。

回到那条小溪旁,于海河很纳闷地发问,“麒麟不是喜火的吗?你靠着水捕猎干什么?”

“就是怕他们猜到我的身份,不好捕猎啊,”小肥猪拿出一张玉牌,开始拨弄。

“那以后咱们能常进来玩吧?”于海河再次发问。

“我给你划块地方都没问题,”小麒麟很不耐烦地回答。

下一刻,白光一闪,大家又出现在了荒凉的西雪高原上。

众人的身后,就是白雾蒙蒙的翡翠谷。

老吴回头看一眼,心有余悸地发话,“总算是出来了。”

“出来了?”小麒麟现在就是一个小圆球的样子,趴在于海河的肩膀上,闻言它冷笑一声,“空间都是相对的,你觉得是出了牢笼,没准是进了牢笼……反正你也听不懂。”

“虽然听不懂,但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,”于海河点点头,“也许你是对的。”

“我父母说的,其实我也不是很懂,”难得,小肥猪还有谦虚的时候。

“现在已经出来了,你尽量少说话,听见没有?”出了翡翠谷,老易就不怎么怕麒麟了,打不过的话,她还可以跑,“外面可不止是天仙,还有玉仙和玄仙。”

小猪哼一声,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,它更关心的是,“那个谁谁……在哪儿种宝草?”

“我叫陈太忠,”陈太忠白它一眼,“说话客气点,咱俩等价交换,别跟我指手画脚的,听见没有?”

小麒麟哼一声,不耐烦地回答,“好好,我是想问,在哪里种宝草?”

“怎么也得出了西雪高原,”于海河接话了,“这地方这么贫瘠,怎么种麒麟……这个宝草?”

“宝草又不挑地方,”小肥猪满不在乎地发话,然后一伸小猪蹄,捂住了嘴巴。

“我就知道你会种,”陈太忠瞪它一眼,“种这儿……你是生怕别人不来抢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