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五十九章 我爸是谷主

待确定豹修没有更多的消息,老易撵走了豹修,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中。

好半天之后,她才出声发问,“还去探路吗?”

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咬咬牙,“探,为什么不探?”

“那我先把族群安排好吧,”老易站起身来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然后跟你一起去。”

这次陈太忠没有拦她,喜怒无常的翡翠谷主人,人的感觉实在太恐怖了,两人逃得过一时,逃不过一世,一旦成为玉仙,就必然要面临追杀了。

以其恐怖的战力来看,两人最少得成就玄仙,才有能力跟对方一战。

距离翡翠谷主人下次出来,大约还有二三十年的时间。

陈太忠算是个狂妄的了,但是以他的狂妄,也不敢假设二三十年就能成就玄仙,这根本不现实——这么点时间,成就玉仙的可能性都很小。

那么,趁着翡翠谷主人不现身的时候,查探一下出路,大约就是出谷的最后希望了。

老易对狐族的香火情,还真的挺浓厚,接下来,她帮着灵狐奴役了三只高阶灵豹,同时又督促着陈太忠,帮灵狐搭建了大阵。

陈太忠这次也没有推辞,因为使用这个大阵的,除了灵狐,还有小于。

他俩这次探路,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,多给小家伙留下点东西的好。

陈太忠甚至连破烂不堪的寂寞三叹,都给于海河留下了——老吴代为保管。

这玩意儿只能使用一两次了,但是这种大杀器,还是狐族和豹族不可能抗衡的。

不过,几只修为最高的灵狐已经拍胸脯表示:你们放心去探路,这两个人族,狐族保定了,除非狐族灭族,否则此二人定然无恙。

这就不光是冲着老易身为狐修的威严了,狐族从陈太忠身上,得了天大的好处,这番允诺,也是诚心诚意的。

休整了三天之后,陈太忠和老易再次上路,他们走得悄无声息,也省去了告别的场面。

两人相伴走了十来天,发现灵兽逐渐地稀少,再往前走,就能发现零星散落的枯骨,都是普通灵兽死后留下的。

直到这一天,两人正要落脚休息,猛地发现又发现一具枯骨,是人族的,老易一见,登时眉头一皱,“这是……天仙?”

天仙的枯骨,蕴藏不了多少灵气,而且消散得很快,其他兽族都不会收集,或者在收集之后,很快就会磨碎吃掉,也算聊胜于无。

这里出现天仙的枯骨,说明已经开始接近翡翠谷主了,两人的心情,登时沉重了许多。

接下来再往前走,就天仙尸骨出现的几率越来越高,陈太忠不得不使用上了灵目术,随时探查周围的异常。

如此一来,两人行进的速度大大减缓。

又过几天,陈太忠通过灵目术,居然在一片泥土里,发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指骨,上面的灵气波动说明,这是一只妖修留下的,也就是人类的玉仙。

“鹏族妖修的指节,”老易的声音沉重了起来,距离翡翠谷主,是越来越近了。

不过有意思的是,骨骼的级别越来越高,周围出没的灵兽却不见减少多少,而且时常有八九级的灵兽,四处寻找骨骼,甚至有灵兽会因为抢夺骨骼而开战。

见到两人过来,那些灵兽先是呲牙恐吓,但是等到两人放出气势,那些灵兽马上转身,没命地奔逃。

老易没心情追杀它们,看到它们,她就忍不住想起遇到的狐族,那些枯骨,也是这样一点一点地收集回去的吧?

再往前走,就能看到新鲜的灵兽的骨骼了,这也正常,既然抢夺枯骨,就少不了厮杀,万一被杀死,可不就成了这样?

到了这一步,两人索性放得开了,该吃就吃该喝就喝,说笑也很自然——恐惧有用吗?倒不如保持个平和的心态。

这一天,两人翻过一堆碎石,猛地愣了一下:前面不远处的平原上,有一条小溪逶迤流过,小溪边躺着一具灵兽的尸体。

“肥猪?”陈太忠的眉头皱一下,自打来到风黄界,他还没见过这么像地球上家猪的动物,白白胖胖圆鼓鼓的,“这是谁杀的?”

那肥猪约莫有两丈长短,双眼紧闭,胸口有一滩血,已经结痂,整只猪也没了气息。

老易抽动一下鼻子,猛地身子一抖,“不是灵兽,是兽修!”

陈太忠用灵目术一扫,眉头也皱了起来,“才死不久……翡翠谷又有兽修了?”

老易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说一句,“这个精血味道,太诱人了,这只肥猪的身份不简单……我更想知道,是什么东西杀的它。”

“那就等等看,”陈太忠随手布下一个障目阵,和老易一起坐了下来。

老易侧头看他一眼,嘴巴张一张,似乎要说点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出声。

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,大约过了三四个小时,远处奔来一只灵貘,九级灵兽,猛地看到溪边的肥猪,它也吓了一大跳,警惕地四下乱看。

四周的视野很开阔,看了好一阵,它没发现有什么潜在的敌人,于是小心翼翼地走上前,绕着肥猪打起转来。

肥猪的精血,实在是太诱人了,它转了两圈之后,猛地就扑了过去。

就在此刻,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,那肥猪头一歪,猛地一张嘴巴,把灵貘拦腰一口咬住,嚼了两嚼,一伸脖子,一只五尺长的灵貘,就被它活生生地咽进了肚子里。

然后,它才看一眼陈太忠和老易的方向,嘴里吐出一口鲜血,用猪蹄涂抹到胸口,然后往地上一躺,眼睛一闭,继续装死。

“我勒个去的,”陈太忠看得真是目瞪口呆,“好歹也是兽修,有点追求行不?”

老易看得也是哭笑不得,没皮没脸的兽修她见得多了,但是如此没皮没脸的,还真是少见,不过下一刻,她又镇定了下来,“这家伙的血统,绝对不凡,要不抓住它,问一问翡翠谷主的来历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缓缓地摇摇头,“这只猪给我感觉很不好,这样,咱们先再往前探一探,若是遇不到翡翠谷主,再回来问它不迟。”

两人又商量一阵,才要动身,天上飞来一只灵雕,盘旋了一阵,猛地扎下来叼肥猪,却被肥猪又一口吃掉。

然后它继续躺下装死。

两人不约而同地摇摇头,这厮也实在太没品了。

既然决定要走,他俩就决定远远绕开肥猪,不成想,还没越过这家伙,就听那肥猪嗷地叫一声,“肠子断了,这次真的要死了。”

陈太忠和老易交换个眼神,决定不理这家伙,这厮明显是想把他俩钩过去。

他俩其实不怎么怕这肥猪,虽然看起来,肥猪也不怕他俩,但是这个节骨眼上,少生是非为好——万一惹出翡翠谷主,那就是天大的祸事。

不成想,才越过那肥猪,走了没几步,那肥猪一翻身,咕噜一下爬起来了,它抽动一下鼻子,慢吞吞地向两人走来,一走三晃荡那种,异常慵懒。

陈太忠和老易不理它,继续走路,不过那肥猪看着步子很慢,但是几步就到了距离他俩不远处,鼻子还不住地抽动着。

“差不多点啊,”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了,对着肥猪发话,“不惹你不是怕你,明白不?”

“你身上……”肥猪又抽动一下鼻子,然后狠狠地瞪老易一眼,“小狐狸,你那点毒最好收起来,别惹得我翻脸。”

老易怔了一怔,才哼一声,“是瓶子漏了,不小心散出来点。”

“雌性都是爱胡搅蛮缠的,老爸说得一点都不错,”肥猪哼一哼,也不理她,而是侧头看向陈太忠,“你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。”

陈太忠哼一声,“这算是打劫吗?”

“交换好了,我们麒麟,从来都是讲道理的,”肥猪摇头晃脑地回答,“只要拿出我需要的,你说你想要什么吧。”

“我想要离开……”陈太忠才要提条件,然后就猛地一怔,愕然地看着它,“有没有搞错,你说你是……麒麟?”

“啊,”那肥猪点点头,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我当然是麒麟啦,你见过我这么帅的妖修吗?”

老易登时就蹲下了身子,全身上下不住地抖动着,好半天才咳嗽两声,忍着笑发话,“麒麟是神兽啊,有你这么没追求的神兽吗?”

“我怎么就没追求了?”肥猪狠狠地瞪她一眼,“我知道你有天狐血脉,不过那是上一代熟悉,我跟你没交情,再胡说小心我吃了你!”

老易登时无语,对方真是麒麟的话,她还真没有胜算,麒麟的血脉只会比她高贵,尤其糟糕的是,对方是玩火的专家,她擅长的毒,对麒麟来说真不算什么。

陈太忠点点头,既然对方自称麒麟,他也不用考虑,对方到底是看上自己的什么东西了,他点点头,“可以交换,我们想要离开翡翠谷。”

“没问题,这太简单了,”肥猪点点头,“一句话的事儿……我爸是谷主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摸出两颗麒麟草的种子,这一刻,他又忍不住想起了刀疤,唉,记得绿萝裙,处处怜芳草……

太多的感慨,只化作了一句话,“好好种它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