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五十五章 翡翠谷

在西雪高原上,翡翠谷是个很奇特的地方,常年迷雾笼罩,不管人族、兽修还是兽人,一旦误入这里,鲜有能出得来的。

曾经有一段时间,猛犸族和兽人关系缓和了,双方组成了队伍,一共是四个玉仙带队,进翡翠谷查探情况,整个队伍无一生还。

西雪獠王知情之后,孤身入谷,一年之后出谷,然后就宣布闭关,同时宣布,翡翠谷是兽人禁地,谁都不得入内。

他这一闭关,就是二十年,再次出关之后,不允许任何人谈论翡翠谷。

兽修这边,也有类似的传说,说翡翠谷里有大能,兽修不许随意进谷。

所以在猛犸族和兽人的眼里,这是恐怖的禁地。

但是也有兽人和兽修,误入了翡翠谷之后,居然活着回来了,说谷里什么也没有,四季如春,林木茂盛,比这贫瘠的西雪高原好多了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进去的人很多,但是出得来的人极少,基本上大家认为,进了翡翠谷,就是没命了。

这兽人天仙不想贸然杀妖王血裔,却又咽不下这口气,索性直接将四人丢进了翡翠谷——出得来算你们造化,出不来也跟我无关。

严格来说,这属于借刀杀人,但是它一点都不担心,因为这翡翠谷煞是奇特,人死在里面,外面的人推算不出来因果。

若是能推算出来,猛犸族和兽人早就知道,里面到底怎么回事了,这两族又不是没找人推算过,可天机上一点都不显示。

鹏族有血裔曾经失散在这谷里,那是鹏王的爱子,鹏王为此请出了先祖遗念,想要推断因果,结果也是不了了之。

须知金翅大鹏一族,根脚是极深的,在九重天里都算个彪悍种族,结果还真拿小小的翡翠谷无可奈何,连因果都推断不出来。

陈太忠不知道这些,他被裹胁着,全身灵气失衡,用尽力气和神识,悄悄地掣了通天塔出来:实在不行,哥们儿就进塔里修炼了,随便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。

等哥们儿玉仙了,再出来,那就是见谁杀谁,不把风黄界捅出个大大的窟窿来,这事儿不算完。

至于说老吴、小于甚至老易的生死,他就顾不了那么多了……大不了就是把所有的蘑菇全部放出去,为他们复仇,有啥呢?

他当然不希望他们三个死,但是这时候,他说了不算啊。

陈太忠正在心里发狠,猛地觉得身子一轻,然后就掉落到了地面上,紧接着,就是几声闷响,抬头一看,原来那三个也掉到了地上。

四个人都没受多大的伤,不过一站起来,扫视一下四周,大家就惊呆了。

众人跌下来没受伤,因为身下是柔软的草丛和浓密的灌木,而触目所及,四周有繁茂的草木,有流水和小溪,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昆虫和灵兽。

按说眼下这一切,在中州和东莽是很常见的场景,但是连于海河这小家伙,都感受到了不妥,“叔父,咱们不是在西雪高原吗?”

是啊,大家原本是在高原,触目所及都是狂风和砂石,草木极少,猛地见到这一幕,就恍若是……人间仙境。

没错,人间仙境,就是这种感觉,看到这里的景象,陈太忠甚至想起了一篇地球上很著名的文章——《桃花源记》。

在出名荒凉的西雪高原上,居然有如此的桃源圣地?

“大家小心了,”老易沉声发话,她报出了名号,还被玉仙裹住,送到了这里,让她感觉有点没面子,但是此刻,她还是得必须指出,这里真的不是什么好路数,“也许是幻境,区区的玉仙,没有这么大的腾挪能力。”

在西疆,翡翠谷是人所共知的禁地,但是很遗憾,她是东莽的兽修,而且从来没有出过东莽,在族里的时间也不多,哪里会知道这块地方?

“会不会是小世界?”于海河经常会脑洞大开,少年中二的他,听说过很多传说。

“真要是小世界,咱们也未必出得去,”老易冷笑一声,“那獠人分明是不敢杀我,它敢把咱们丢到小世界,焉能没有掌控的信心……它不怕咱们把小世界夺了去?”

陈太忠站在那里一言不发,待看到大家都看向自己,才笑一笑,“先看一看,周围有些什么样的灵兽,咱们能不能在这里自给自足地生活下去。”

他是从来不肯轻言放弃的。

不多时,大家就将周围的情况报了过来——这里的世界,跟外界一般无二,真的看不出,到底是不是小世界。

不过有个好消息,周遭的物产丰富,就算出不去了,大家在几百年内,应该不愁吃喝。

然而,有好消息,就有坏消息,这里的灵气非常地普通,比外界强一点,但也有限,想要在这里修炼,得布设大型的聚灵阵。

不知不觉中,陈太忠已经超越了老易,成为大家的主心骨,为大家拿主意。

而老易也没有权威下降的感觉,她只是很坚定地支持陈太忠,“如果能在这里生存下去,也很不错……等到咱们修炼到可以破开这一方天地,再动手也不迟。”

说良心话,她是巴不得跟陈太忠朝夕相依,厮守到地老天荒。

但是同时,她还要矫情一下,“不过灵气是有点差了,咱们还是尽快修炼的好。”

陈太忠对灵气差,倒没什么感觉,他手里有通天塔,那里面的灵气可是足得很——只不过通天塔的奥秘,他还没有完全地挖掘出来。

他只是很单纯地觉得,这里有点不对头,“肯定是小世界吗?”

兽人又怎么可能,好心地把他们送进小世界里?

“你有出去的办法吗?”这次,老易就不答应了。

“我的小世界,会不会和这里冲突?”陈太忠在修炼的常识上,有太多的路要走。

“小世界不太可能重叠,”老易摇摇头,虽然她很想跟他厮守,但是常识性的问题,她不会胡说,“起码要分主次。”

“这里可能是翡翠谷,”老吴见他俩争执不下,终于怯生生地发话,“是西雪高原上的一块奇地,不是小世界,是禁地。”

他是两百多岁的灵仙,又生长在中州,对翡翠谷略有耳闻,原本他是不敢出声的,但是见到这两位争吵,最终还是忍不住,出声提示一下。

“这里会是翡翠谷?”老易登时愕然,她其实也是听说过翡翠谷的,不过隔得太远,当时也就只做个奇闻听了,却是没想到,自己会陷进这里。

然而,就算知道这里是翡翠谷,她也没什么好的招数,多少妖王都无可奈何的地方,“还是先四下探一探,若是真的出不去,那也只能在这里修炼了。”

接下来,不知不觉,十几天就那么过去了,大家把四周过了一遍,灵兽也杀了不少,然后才发现,翡翠谷这三个字,还真的没起错。

这里是一条极大的山谷,宽有七八十里,长度……这个暂时算不出来,山谷的两边,是高耸的山岭,山岭之外,就是白茫茫的雾气。

这雾气极为粘稠浓密,进去之后伸手不见五指,而且神识也探查不出去,可以想像得到,没有人指引的话,在雾气中迷路是早晚的事。

在对周遭环境做了大致了解之后,老易建议,先对这个迷雾下手,看看能不能突破这一层障碍,而且她非常确定一点,“翡翠谷不是小世界,迷雾中应该没有空间之力。”

陈太忠也能确定这一点,因为他偷偷地拿通天塔试了试,可以自由地进出,依据小世界很少能叠加的理论,这里跟外界应该是直通的。

至于说老易是如何判断出来的,他就懒得问了,“那我进去试一试,看看情况。”

“还是我进去,”老易跟他计较了起来,“这里敢跟永雾谷有点像,我对付这些浓雾,有点小经验,你就别跟我争了。”

“扯淡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永雾谷是妖王改造的阵法,你知道线路,当然无所谓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,这迷雾就不是阵法呢?”老易据理力争。

三人一听她这话,齐齐地一皱眉,这个可能性,大家都已经猜到了,但是一旦被说出来,众人就不得不正面对待这个问题——什么样的大能,才能弄出这么大的阵法?

翡翠谷的长度,延绵不下数千里,周边的白雾都是阵法的话……这手笔,真的令人咋舌。

还是陈太忠最先反应过来,他不屑地哼一声,“真要是阵法,自然是我去了……不是笑话你,你懂阵法吗?”

老易愣了好一阵,大喊一声,“我就是不许你去!我判断失误,把你们带进了险地,这个责任我来背!”

陈太忠冷哼一声才待反唇相讥,老吴轻咳一声发话,“两位别吵了,我去吧,要是图保险,你们能给我身上绑个东西扯着,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“也好,”老易点点头,摸出一团长绳来,丢给他一个绳头,“捆在腰上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丢给老吴一个强力探照灯,“进去之后打开,能照到多远算多远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