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五十四章 被池鱼

陈太忠知道,兽人也有神识攻击和音波攻击。

前天最先被老易缠住的那个“战斗牧师”,就曾经用过。

当时陈太忠也差点中招,不过既然得了她提醒,他果断地避让开,并且还了一记“束气成雷”,然后将其斩杀。

当时没尝到音波攻击的厉害,这次他却是尝到了,而且还不是天仙的攻击,是玉仙的。

“不用给我宝符,”老吴大声嚷嚷着,“给了小主人就行,我这条命,没有宝符值钱。”

陈太忠哪里会听他的?在他身上也激发了一张防御宝符。

然后,他和老易将于海河和老吴挡在身后——虽然都激发了防御宝符,但是他俩的修为,实在是太弱了。

冲击在下一刻就全面袭来,两人死死地挡在前面,迎接着那令人惊栗和窒息的压力。

陈太忠的脊背,弓成了差不多大虾的模样,他的全身都在颤抖,却不肯退却半步。

他从来没有觉得,时间是如此地难熬。

仿佛坚持了几天几夜一般,他身上的压力猛地一松——攻击终于过去了。

然后他挺直身子,又晃一晃脖颈,喘了几口气,才哼一声,“我呸,大欺小,不要脸……玉仙的攻击,不过尔尔,噗~”

话还没说完,他就一口血喷了出去,说不得拿出一颗伤药来,丢进嘴里,然后侧头看向老易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我像有事的样子吗?”老易甚至一只手还按着斗笠,很轻松地回答,“倒是你这上古气修,有些名不副实,居然吐血了……伤得厉害吗?”

“你明知道我是差一件防器的,”陈太忠气得差点又吐出一口血来,他真不能容忍被别人小看,“我跟他游斗,靠着身法也就未必输了,谁怕谁啊?要不是必须硬顶……”

下一刻,他才反应过来另一件事,忙不迭地回头,“呀,小于没事吧?”

于海河没大事,只不过气血有点凝滞,脸色也是一片苍白。

老易看到他这时才注意小于,斗笠下的嘴角忍不住地向上翘一翘,心里也是美不滋滋的——你终于还是先关心的我。

这时,想到他刚才吐血了,她又是一阵心疼,“你吃的那药,管用吗?”

你狐族跟我人族比丹药?陈太忠白她一眼,“别太小看上古气修。”

“我真是不想小看你,”老易指一指他的身后,“关键是……那家伙又回来了。”

“回来也不怕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就打算坐下打坐调息——想骗谁啊?

“叔父,真的回来了,”小于看着他的身后,一脸的骇然,“天上有两只会飞的大象……”

“神马?”陈太忠回头一看,登时傻眼了,“又……又来?”

远处的天空中,出现两头猛犸的身形,而地上肆虐的风卷,掉了一个头,没命地往回跑——很显然,被杀退的猛犸搬来了救兵,狼头人见势不妙,要跑路了。

风卷距离这里还远,但真要抵达,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。

可是这分分钟,什么事都不够做的,布阵的话,时间不够,跑的话……有小于这俩累赘,目前的情况是,他还只能硬顶。

想到刚才的狼狈,陈太忠觉得有点无法忍受,少不得一摆手,“你带着他俩走,一个小小的玉仙,真是找死……我来对付他!”

“交给你?”老易先是一愣,然后就想到了因果,忍不住大喊一声,“你要用蘑菇?”

“很多人忘了,我陈太忠三个字,是怎么写的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一个小小的玉仙,欺负起人来,还没完没了啦?我说……你快走,听到没有?”

“这么短的时间种蘑菇,你怎么跑?”老易对蘑菇可是清楚得很,风黄界里,陈太忠对蘑菇的了解数第一的话,她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二,“我不许你种!”

“你走不走?”陈太忠转过头来,冷冷地看着她,脸色铁青,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他既然敢种蘑菇,就有逃生的思路——别的不说,没命地跑一阵,然后躲进通天塔里,大约就能躲过核爆最初的杀伤。

蘑菇虽然杀伤力大,但是只要不在爆炸中心,想破坏这小塔,怕是不容易。

然而这样的算计,也仅仅是个猜测,他不怕冒险,却不能拿出来说服人,更别说,他不想让人知道,通天塔就在他的手里。

但是老易绝对不肯答应,首先,她担心他跑不了,其次,她不想让他跟兽族的关系搞得太僵,在猛犸族的地盘种蘑菇,影响好得了吗?更别说还可能伤到那俩猛犸族的玉仙。

猛犸族不是狐族,但是她也不想让陈太忠跟猛犸族结下大仇。

不过,看到他脸一沉,她还是有点慌乱,于是忙不迭地解释,“交给我吧,我来处理。”

“你来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发话,“你顶什么用?快走!不走翻脸了啊。”

他知道,老易很少主动出头,但是眼前这局面,她应该也控制不住的,狐王给她的护符,能不能挡住这个狼头人,也很难说。

一边说着,他就一边掣出了红尘天罗,实在不行的话,他只能一网将三个人裹住,自己带着他们逃了。

虽然他觉得,这个方案,其实不如刚才那个方案好。

“那獠人是玉仙了,但也只敢在地上跑,”老易没头没脑地说一句。

陈太忠心急如焚,正要动手,猛地听到这话,登时一愣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它还是忌惮妖王的,玉仙之间的争斗,妖王不会去过多干涉,哪怕它是非法入境,”老易快速地回答,“但它若是敢飞行,妖王可以直接伸手灭杀它。”

陈太忠闻言点点头,不过他还是有点不解,“但是东莽的妖王……对它也有威慑力?”

“我自有办法,”老易很干脆地回答。

说话间,那狂风就来得近了,狼头人一边大骂,一边逃跑,“二打一,真不要鼻子……有种单挑,一群无耻之辈。”

很随意地一眼,它就扫到了远方的四人,登时微微一怔,“四只小蝼蚁还活着?”

这让它感觉有点没面子,于是嘴巴一张,就想再喷一口气,将蝼蚁弄死,当然,这次它绝对不会再失手了。

然而就在此刻,只听得对方有人高叫,“狐王血裔在此,獠人你敢再动手,东莽妖修势必杀你!”

老易一边喊,一边举起了手里的身份牌。

别看她嘴上说得硬,其实她的心里也没底,东莽离着西疆,实在是远了点,狐王的名头好用不好用,真的不知道。

她刚才宁可接下一击,也不亮明身份,固然是不想泄露来历被人关注,同时也是担心,东莽的妖王,在西疆叫不起字号,折了面子。

但是现在,她别无选择了,陈太忠若是号召大家一起逃,她肯定转头就跑,可他要一个人留下种蘑菇,她就必须冒险试一试这招。

老易认为,相对于种蘑菇之后的九死一生,她这个选择,活下来的希望更大一点。

狼头人听了这话,先是一愣,然后狞笑一声,“东莽的小辈,也敢来西疆撒野?”

话是这么说,但是他心里也有点矛盾,真要灭杀这四个小辈吗?

在他原本的想法里,这四个人是必须死的,至于说必死的原因——我堂堂的玉仙杀你们一次,你们居然不乖乖地死去,这就是天大的错误。

可是听说对方是东莽妖王的血裔,它就不得不思索一下。

没错,东莽是离着西疆很远,不太够得着,但是东莽的妖修,比西疆的还要强大一些——横断山脉只有兽修,没有兽人!

兽人在风黄界,是比较弱势的存在,只有北域和西疆有,做为地方势力倒是可以存在,但是真想挑战整个兽族的话,那真的是找死了。

当然,兽人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,也未尝就没胆子跟兽族拼死一战,可是现在……很显然,这并不是多大的事。

这狼头人都打算再吼一嗓子了,最终还是硬生生地止住。

不过既然身为玉仙,他就有属于玉仙的骄傲,妖王……妖王又如何?你这血裔在妖王家受到的重视程度,又是如何?

所以他收起了音波攻击的打算,身子一拐,冲着那四人滚滚而去,待到得近前,大手一挥,直接将四人裹了,继续前冲。

老易你也能做这种没谱的事儿啊?陈太忠身子被裹胁着,心里大怒。

虽然他也知道,对方没有下狠手灭杀,已经算是给面子了——否则就以裹人这风卷的威力,灭杀四人一点压力都没有。

可是他还是生气,这实在太耻辱了啊:有种你把我放下来,我放个蘑菇,看咱俩谁能活得下来!

不过那狼头人也不跟他讲道理,奔行一阵之后,直接将他们四人甩向一片大雾,“妖王血裔?能出来再说吧。”

这玉仙兽人也有算计,它不能直接对妖王血裔动手,要不然因果太大。

杀妖王后裔问题不算大,但是大欺小的话,妖王绝对能推算出来他干的这点好事——你杀我子孙也就罢了,学艺不精嘛,可是大欺小地杀人,当我这妖王是摆设?

所以它直接将人甩进了翡翠谷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