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五十三章 遇妖修

这个女人,就是老易后来的养母,她发现小女孩之后,不管对方再怎么怪异,她认为这是一条生命,又还是个孩子,于是悄悄地给她端来了食水。

老易跟养母的接触,也经历了怀疑、试探和尝试接触的过程——那时的她,不相信任何人。

总之,没用了多久,她俩就相依为命了,养母不是修者,生活得也极为拮据,但是在照顾重伤的她时,毫不犹豫地花出了积攒多年的灵石。

从那以后,老易就一直很听养母的话,她的养母为了掩饰她的身份,不但搬了家,还特意给她制作了斗笠,不让别人看到她的怪异。

除了养母,老易很少接近别的陌生人,她的大部分知识,也都来自于养母。

有一年,一个灵仙试图摘下她的斗笠,被她当场杀死,她的养母知道消息后,绝食了五天,最后换来了她不主动杀人的承诺。

她跟着养母一直生活了五十多年,就在她到了灵兽九级,即将登仙的时候,狐王心血来潮,知道自己又有子孙要晋阶兽修了,可是点遍全族,找不到这个即将晋阶的家伙。

恰好,狐王又有个略通天机之术的朋友,在横断山脉做客,推算了一下,得知了大致方位,然后派了人去寻找。

老易回归狐族,还是经过了一些纠葛,后来狐王看到这个尚未登仙却已经化形的外孙女,才想起来失踪的女儿,曾经留下这么个种。

狐王对她的态度,只能说是尚可,没有特别的看重,但是狐后看这个外孙女很顺眼。

正是因为狐王不表态,老易想给自己的养母弄颗五转洗髓丹,下面就阳奉阴违,而对狐后来说,别的事都好商量,独独对这个人族养母,她是看着十分不顺眼——明明是我女儿的种,凭什么管你叫“姆妈”?

老易也是个性子强的,别人不支持,她就决定自己去搞,不过糟糕的是,狐族里也没什么丹药,她得去人族找,而更糟糕的是,她答应了养母,不杀人。

所以她后来去了葫芦峡,开出了杀人换丹药的条件——这不是我要杀人,是别人想杀人,我只是为了得到丹药,接了一个任务罢了。

她的姆妈也没有说,你就绝对不能杀人——真的被人拿刀架到脖子上,那是想不杀人都不行,她只是不随便杀人。

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她遇到了陈太忠,陈太忠嘴上不理她,但还真是把丹药换出来了,拿给她的时候,还允许赊欠,老易就觉得这个人……挺好的。

后来陈太忠去涯山,也没挂任务找她,一来二去,不知不觉地,她就陷进来了。

当然,这些事情,有些是她自己知道就行了,有些却是能跟陈太忠说两句。

陈太忠听完之后,沉默良久才问一句,“那你老爸是人族?”

老易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最后才叹口气,“唉,那只有问我母亲了,不过你们地球界不是有这句话吗?混血儿漂亮,私生子聪明……”

“我就一直不知道,你看的都是些什么电视剧,”陈太忠是彻底地无语了,“你就算难看,我也不会歧视你……”

“我很难看吗?”老易火了,一把摘掉了斗笠,柳眉倒竖杏目圆睁,“你好好看一下,我哪里难看了……你干什么?不许捂眼!”

陈太忠哪里管这些?直接把眼睛捂住,“那个啥,看了就要娶你,我修先天精气混元童子功的……”

说是这么说,他还是悄悄地放出个小神识,偷偷地看她一下——没办法,好奇是人类的天性,他就算打定主意不娶对方,也按捺不住那份好奇。

果真……很好看啊,那么,真的是混血儿漂亮吗?

老易已经扑了过来,伸手去掰他的双手,“来,你说句不好看,我就当你没看到了,也不用你娶我!”

“就算看到了,也是你改容易貌的样子,”陈太忠使劲捂着双眼,“就算你很好看,行了吧?我说那个啥……要不我帮你起个名字?”

老易冲动过后,也觉得自己有点不成样子了,少不得一抬手,将斗笠吸过来,又戴到头上,然后回头看一眼。

于海河和老吴离得也不远,见状马上低眉顺眼,若无其事地商量,“那个啥……吴伯,天气太冷,周边还有柴火吗?”

老易心里的邪火,大了去啦,“小于,你易叔漂亮吗?”

“易叔,我真的啥都没看到啊,”于海河无可奈何地一摊双手,“真的……您一直对着我叔父,我看不到,不过我觉得,易叔肯定是非常漂亮的。”

你还不如个孩子!老易很想揪着陈太忠骂一顿。

可是,她今天做得已经有点羞人了,自然不会再继续了,然后又想到刚才他的话,于是就坡下驴,“你打算起个什么名字?”

“那要看你打算要个什么名字了,”陈太忠一抬手,端起酒杯来继续喝酒,“你不说出来,我怎么帮你起名字?”

老易张嘴就待说话,不过话到嘴边,她又有点犹豫——陈太忠这个名字,真的不算好听,你起名字的水平,不会真的很差劲吧?

她想一想,才出声发话,“我想一直牢记姆妈……你们地球界,把母亲雅称为什么?”

“尊堂啦,春晖啦这些吧,”陈太忠也不是想真的帮她起名字——这个因果有点大,所以下一刻,他就岔开了话题,“想玩游戏不?”

老易这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,闻言问一句,“什么游戏?”

陈太忠在地球上的时候,玩的游戏也不多,尤其是在修炼的后期,为了飞升,几乎都不怎么出山见人,而他带上来的东西,很多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所以他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先给你个简单的……贪吃蛇。”

贪吃蛇这游戏,说简单很简单,但是真想要蛇身占据很大的屏幕,那也要懂技巧,是正经的经验型游戏,新手不好一下精通。

不过老易的智商不是盖的,一开始,她还对传说中的“游戏”很有期待,但是架不住,一晚上就通关了,快到黎明的时候,她甚至放弃了游戏去打坐修炼——陈太忠的修炼速度实在太妖孽了,她想不被甩下,必须要加把劲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老吴弄好了早饭,大家吃了之后,歇一歇就要启程了。

这时候,老易逮到了时机,“陈太忠,你给我的那东西,也叫游戏?今天你得给我点新的……我勒个去的,那是发生什么了?”

他们身后的来路上,地动山摇电闪雷鸣,异象纷呈,大家看得,登时就呆住了。

“妖修之间的战斗,”老易的脸色不太好,“太容易波及到咱们了。”

兽修里的妖修,就等于人族里的玉仙,要被称为真人的。

“而且离得不远,”老吴的脸色也不好,“神通之下,焉有完卵?”

“看着近,其实还有不小的距离,看山跑死马,”老易做出了准确的判断,下一刻,他的脸一白,“坏了,就是前天咱们战斗的地方。”

“那赶紧走啊,还等什么?”陈太忠急了,玉仙之间的战斗,随随便便波及个几十里地,实在太正常了,上百里也不罕见,“天阴成这样,马上要下雨……下雪了。”

众人闻言,也不敢怠慢,赶忙收拾起身。

一路紧赶慢赶,快到中午的时候,走了差不多七十里——西雪高原的路,也不是笔直的,遇到大山和河谷,只要不能飞,该绕的路还是要绕。

然而,还不到中午,天上就飘下了鹅毛一般的雪花,被寒风吹得四处乱跑,一点没有雪花飘落的那份诗意。

“行踪无法掩饰了,”老吴愁眉苦脸地发话,“该怎么办?”

“该走就走呗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倒不信他们能追上来。”

然而没用了多久,事实证明,他确实长了一张乌鸦嘴。

天空中一声霹雳,一头大象在他们头顶划空而过,于海河见状,登时傻眼,忍不住高声喊一句,“这是……会飞的大象?”

“要糟,”老易迅疾地发话,一指一个山坡处,“快布阵,障目阵加防御阵。”

布阵?陈太忠先是一错愕,马上拎着老吴就往山坡处跑,四个人才到达山坡,就听得一声长啸,一道狂风自远处刮了过来。

这风卷足有里许粗细,所过之处天昏地暗飞沙走石,给人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。

“来不及了,上宝符吧,”老易沉声发话,以她一向比较沉得住气的性格,声音都出现了点惊慌,“起码是中阶的玉仙……我也只能护住自己。”

那狂风眨眼间就到了,风卷中隐约可见一个面目狰狞的狼头人,它在追着天上的猛犸跑,猛地眼中出现四个小家伙,它一侧头一张嘴,“吼”地喊了一声。

对它而言,这只是吹了口气那么简单,但是对陈太忠等人来说,无穷无尽的冲击滚滚而来,还带着上位修者特有的威压,冲击还没到,就有一种令人压抑的窒息感。

“我擦,这登了仙,也还是蝼蚁啊,”陈太忠忍不住嘀咕一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