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五十二章 团灭

“西雪獠王?呸,他算什么?”老易不屑地冷哼一声,巨大的尾巴猛地幻化出来,尾巴上端着一把灭仙弩,又是一箭射出,然后收起灭仙弩,又是狠狠地一尾扫了过去。

老易的尾巴,平时是以拂尘的样子出现的,小巧精致。

但是最能展示杀伤力的尾巴,还是它幻化到极大之时,一尾下去,浩浩荡荡直似天崩地裂。

陈太忠看得有点咋舌,“我去,你的底牌……还真不是一般的多。”

谈笑之间,MT也被斩杀了,只剩下那狼头人,还在苦苦地挣扎。

眼见最后一个手下也被斩杀,它冷笑一声,“好,这个梁子,咱们算是结下了,等着我回来报仇吧……”

然后它身子一纵,就向天上飞去,想要破空而去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张大网铺天盖地罩了下来,陈太忠冷笑一声发话,“这样都让你跑了,我俩该买块豆腐撞死了。”

“切,”狼头人不屑地冷哼一声,身上冒起一团红光,然而下一刻,他脸上的不屑,变为了浓浓的惊恐,“这、这是……诛、诛邪网?”

红尘天罗直接将那血光吸收了,不过就是这一瞬间,它已经化作飞虹,飞到了三四里地之外。

陈太忠此刻的神识大涨,三四里地之外的红尘天罗,照样操控得了,下一刻,他将诛邪网收回,见到网内的狼头人,已经瘦了差不多一半,一副皮包骨头、瘦骨嶙峋的样子。

“诛邪网出,你还敢用血遁?”老易见状冷笑一声,“真是无知者无畏!”

那狼头人陡然丧失大量精血,已经奄奄一息了,他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你若敢杀我,西雪獠王必会为我报仇!”

“你号称王写意,既然敢姓王,想必也是西雪獠王的至近,或者男宠,”老易冷笑一声,抬手一剑刺向对方的心脏。

下一刻,狼头人体内,一股鲜血标出,她侧着身子躲开,“但是……那又如何?敢来偷猎我妖修,就要有死的觉悟!”

原来这兽人一族,本是没有姓氏的,只有跟獠王相处得极近的兽人,才能以王为姓。

眨眼之间,这五人也被陈太忠和老易联手斩杀。

要说起来,这五个兽人的战力真的不俗,正面对上的话,他俩就算能赢,也不可能让对方团灭——事实上,他俩赢的希望都不是很大。

五个兽人最大的失误,就是心理上疏忽了,他们以为,这种天气这种地方,不会再有其他兽修出现——这是猛犸的地盘,不是鹏族,天上一般少有飞得极高的兽修。

再加上他们放了三个兽人在外围警戒,心里是非常放松的,这时候猝然间遇到偷袭,难免有点手忙脚乱,那MT的牛头人甚至直接站错了位置。

当然,最关键的,还是那战斗牧师在第一时间被杀,这是最致命的打击。

而那王写意舍不得第一时间血遁,结果其他三个兽人不敢离开,为了保护他而死,此刻他再血遁,又意外地遭遇了红尘天罗。

这一系列的巧合,才导致了兽人队伍的团灭。

“兽人,果真不好斗,”陈太忠不知道自己胜得有多么侥幸,但是他知道,自己胜得极为艰难,别的不说,若不是第一时间斩杀了战斗牧师属性的牛头人,这仗就不好打了。

老易则是忙着收取兽人的尸身,嘴里还发话,“快点快点,天机术……扰乱天机术。”

“给我留两具,”陈太忠回答,“要不是我,你就危险了,连大尾巴都用出来了。”

见她兴高采烈地收集,他心里也发生一些小小的变化——天仙级的兽人,肯定是好东西,就算我不用,小于带进无锋门,也能交换点好材料不是?

老易闻言,停下手来看着他,很认真地发话,“我还有底牌,这只是磨练自己。”

陈太忠登时无语,仔细想一想,还真是这个理,老易能硬拼玉仙,对付这群兽人,当不在话下,要说为什么不这么做,似乎也只能用磨练来解释了。

当然,也有可能是因为……成本比较高。

收拾好现场之后,两人不再耽搁,走回去拽了老吴和小于就走,这次一共杀了八个兽人,看得到的都杀了,但是实在不能保证,还有没有其他的兽人。

四人一天一夜走出一百余里,才找个背风的场所歇息,因为天气寒冷,老吴又生起一堆火来,那俩天仙抵御寒冷无压力,他和小于可是要差一些。

陈太忠随便吃喝一点,也不着急修炼,而是倒一杯酒出来,对着篝火轻啜,目光有些呆滞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老易很少见他这副样子,心里有点好奇,她忍了好久,终于在天色渐暗的时候,出声发问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陈太忠在回味昨天的战斗,他一向有这个习惯,遭遇烈度比较高的战斗之后,他会总结经验,找出其中的不足,下一次好改进。

闻听她发问,他很郁闷地叹口气,“我是在琢磨,得找一件好防器了。”

缩地踏云的步法娴熟了,却不能衔尾追踪,这是战斗技巧问题,但是同时,他也确实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防器。

老易有点奇怪,“你好像有个小塔型的防器,很厉害的吧?”

陈太忠犹豫一下,还是说出了实情,当然,他用的是春秋笔法,“在收一个小世界的时候,那个防器毁掉了。”

“收了一个小世界?”老易听得来了兴趣,“可以移动的小世界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“可以移动的。”

“嘿,”老易听得冷哼一声,好半天才嘟囔一句,“怪不得你看不上遗址了。”

什么看不上,是你不让于海河用,好不好?陈太忠也懒得跟她叫真,“嗯,我琢磨着,咱俩在战斗的时候,还是很默契的。”

“是吗?我也这么认为,”老易点点头,登时又开心了起来,“那你说一说,咱俩都在哪些地方默契,看看跟我想的一样不。”

默契就是默契,你别这么墨迹好不好?陈太忠觉得有点无聊,“默契嘛,心有灵犀……这还用得着说?”

老易默默地点点头,“也是,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”

陈太忠扭头看她一眼,呆了一呆之后,索性直接岔开了话题,“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,那个猿七公子,说你不该姓易?”

老易怔了一怔,微微颔首,“狐族没有姓易的,我这个姓是自己起的,不行吗?”

“想起就起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孤家寡人一个,没有家族和传承观念,所以并不认为这是多么严重的事,“名字呢?”

“名字……还没起呢,”老易侧头看他一眼,小心地发话,“要不,你给我起个名字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这个要求,他怎么可能答应?老易对他的心思,他又不是毫无觉察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回答,“看看我的名字,你就知道,我起名字的水平,有多么糟糕了。”

他当然不会说,往户口本上写名字的时候,他还不会说话。

“哦,”老易意兴索然地哼一声,她自然也能觉察得到,他有意躲避的心思。

两人谁也不再说话,高原上的风呼啸着穿过,呜呜的风声,却越发衬托出了寂静。

又过一阵,老易再次开口,声音有些低沉,“我取‘易’为姓,是要提醒自己,时常记得自己的人族养母,她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,我也答应她,如无足够的理由,绝不杀人。”

她是有意拉近跟人族的关系,陈太忠却是直接想到了别处,“易……回忆的‘忆’的谐音?”

“是啊,”老易点点头,“我要常记起她。”

“死了?”在陈太忠的印象里,死人才值得回忆,但是……不该是这样吧?“她没有吃五转洗髓丹?”

“没死,”老易摇摇头,声音越发地低沉了,“她不许我再看她去了,她希望……我能在狐族里愉快地生活。”

原来,她的母亲是狐王的女儿,而她的父亲,根本就没人知道是谁,她的母亲在外游历多年,挺着个大肚子回家了,不久就诞下了她。

老易刚生下来的时候,就是人形,除了一双狐耳和一条小尾巴,就再看不出狐族特点。

所以她在族里,从小就是异类,不过那时她的母亲在,她倒也没受什么欺负。

然而,她七岁的时候,狐族出了点事,她的母亲离奇失踪,她也流落到了人族社会。

一个小孩长着尾巴,还有一双狐耳,她在人族的遭遇,可想而知,所幸的是她只是流落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村子,而她生下来就是灵兽,七岁的时候,基本上已经能发挥灵兽本能了。

她的怪异,惹来了修者的觊觎,而她又有点实力,连着打伤好几个不怀好意的修者。

游仙的修者不能奈何她,就邀来了灵仙,她被击伤,拼死逃脱。

然后修者大肆搜索,重伤的她吓坏了,躲在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,足足躲了半年,只剩下一口气了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一定会死的时候,一个很普通的妇女发现了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