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五十一章 选择目标

老易并不知道陈太忠说的“战斗牧师”是什么,不过她知道,这厮所处的地球界,里面莫名其妙的词语很多。

所以她也不在意,而是细细向他解释,兽人精英小组的构成,“在更多的时候,兽人是四人一组,还会有一个牛头人,擅长防御的,很难杀死。”

“情理之中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血牛必须有,这是MT嘛,难道没有弓箭手?”

老易瞪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一句,“说人话。”

“我在跟你说话,就得说狐话……哈哈,说胡话,”陈太忠先自己笑了起来,笑得前仰后合,好半天才收住笑声,“回头给你弄俩游戏玩,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游戏?”老易见他笑得开心,本来挺恼怒的,一听这俩字,眼睛登时就是一亮。

“哎呀,早就想跟你说这个啦,听说地球界的游戏,非常迷人……我要玩那种能穿很多衣服,还能跳舞的游戏。”

“你平常都看什么电视剧啊?”陈太忠再次地无语了,“那种游戏……我不知道我带了没有,我带的都是杀戮的游戏。”

“算了,先不说这个,”老易一摆手,指一指山丘,“还是过去看看,有没有别的兽人。”

“我先去看一看,你先呆着,”陈太忠身子一晃,失去了踪迹,“好像就他们会隐身似的,我去去就回。”

“小心点,别随意出手,”老易大喊一声。

陈太忠去了不多时,然后就回来了,“那边还有五个兽人,杀了三只猛犸……这个事儿,咱们要不要出手?”

老易沉吟片刻,然后出声发问,“还有没有你说的这个……‘战斗牧师’?”

“这我哪儿能看出来?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不过倒是有个高阶天仙的牛头人,看起来皮糙肉厚的,应该就是MT了。”

老易沉吟一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我跟你一起去看看,记着……我让你杀谁,你就先杀谁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“说这话的时候,特别有成就感吧?”

老易闻言,也侧过头来看他,咬牙发话,“那你指挥我,先杀谁……行吧?”

陈太忠觉得有点没意思,可是他还张不开嘴道歉,只能悻悻地哼一声,“让我杀人,还不让我飞……真是又要马儿跑,又要马儿不吃草。”

两人小心翼翼地绕过山丘,老易藏得比较辛苦,这一刻,她格外地羡慕他的隐身术,这小子的隐身术,回头得好好问一问。

不过下一刻,她就被眼前的惨象激怒了,三只猛犸倒在血泊里,还有一只熊修,也倒在一边——猛犸的牙都被拔了去,熊修更是被开膛破肚。

猛犸的牙是难得的炼器材料,也能入药,而熊修除了胆之外,还有脾胃也是极好的药材,风黄界的熊修属性偏重土,土性是生化、承载、受纳,正体现在脾胃上。

看到兽族被如此地残杀,她有点接受不了——虽然他也杀过兽修,但那是因为误会,阴阳狐剧本编的不太好,而且他并不是针对性地获取兽修的什么东西。

尤其是,熊修和一只公猛犸已经明显成为兽修,那一母和一小的猛犸,却还处于灵兽状态,眼前的兽人不管大小一律通杀,连母猛犸不大的象牙,以及小猛犸的幼齿,都统统地拔下,这也太歹毒了。

五名兽人里,一名狼头人站在一块石头上警戒,还有一名狼头人在切割兽修的尸体,一边还站着一个狼头人和两个牛头人。

两个牛头人里,一个极为壮硕,一个看起来普通一点,但是普通的牛头人修为极高,陈太忠不敢用神识探查对方,但是他可以肯定,此人是这五人中最不好惹的。

观察一下之后,老易悄悄地指一指普通牛头人,意思是让他先干掉那个。

陈太忠正处于隐身状态,抓住她的手摆一摆,指向那闲着的狼头人——我想先干掉那个。

他这么选择,原因很简单,那个狼头人的修为虽然差一点,但一看就是为首之人。

在陈太忠想来,修者的世界里,修为固然很重要,地位却是更重要。

例如上一次,他在虎头镇诛杀郑家人,那个青衣小帽的书僮修为最高,是九级灵仙,但是陈太忠选择的,却是先诛杀那个郑家的公子。

事实证明,他的选择是正确的,只杀掉那个公子,就耗费了他大半天的时间,天仙护符真的很难破,而且那公子的身上,宝物层出不穷。

陈某人现在发髻上插着的蕴神木簪,还是得自此人——天仙阶段都能用的东西。

而那书僮虽然修为极高,但是手上没什么宝物,杀起来反倒是轻松得很。

老易不同意他的观点,手臂再次悄悄指向那牛头人,这时候她不能出声说话,但是她心里认定——这牛头人最可能是战斗牧师。

陈太忠隐约猜到了她的心思,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:对手组队的话,牧师从来都是最讨厌的,尤其是战斗牧师,不但是奶妈,还是法师,不打掉这种家伙,战斗会异常艰难。

这时候,他就有点为难了,想了一想,他摸出灭仙弩来,塞到老易的手上,又指一指狼头人,然后取下灭仙弩,又指一指牛头人。

老易见状,马上就明白了,先用灭仙弩攻击狼头人吸引注意力,就在这个时候,陈太忠暴起解决牛头人,好诛杀这个有战斗牧师嫌疑的家伙。

她微微颔首,抓着陈太忠的灭仙弩,自己又拿出一具灭仙弩——上一次诛杀战兵,灭仙弩被她拿走了。

她悄悄地上弦,然后微微一摆手:你去吧。

陈太忠隐着身,故意绕了一个圈子,从下风头慢慢地接近那九级的牛头人,以防被对方察觉,潜行到距离此人七八米的时候,不敢再动了,默默地等老易灭仙弩发出一击。

聚精会神地等了一阵,发现老易那边没反应,他就有点挠头,这配合还是不够默契啊。

下一刻,他又想到了原因:老易还不知道我潜行到位置没有呢……要不这样,我帮她吸引一下别人的注意力,也算是通知她,我已经潜伏到位。

他想的没错,老易现在手持两把灭仙弩,眼睛瞪得都酸了,她还不敢直视对方,只能用眼角的余光观察,这份难受,也就不用提了。

她心里暗暗地生气——你跟我的配合,就这么不默契?

猛然间,一个巨大的声音响起,在场的兽人听到之后,齐齐扭头看去。

老易却是毫不犹豫,一抬手,两支弩箭对着狼头人就射了过去,然后身子前蹿,一边收起灭仙弩,一边抬手就打出了一团粉末。

她的反应奇快,那貌似MT的牛头人却是做出了错误的反应,它身子一晃,就挡在了狼头人身前,面对的却是……发出响声的方向。

然后它就是一愣——只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?

这只是陈太忠从地球上带来的电子闹钟,还有万年历什么的。

与此同时,两支弩箭,重重地击中了狼头人,紧接着两声爆响,此人身子倒退两步,口中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来,却是没有大碍的样子。

那疑似战斗牧师的牛头人反应也不慢,一抬手,一道绿芒就洒向了狼头人,待见到老易合身扑来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跟我玩毒?”

话还没说完,它的身子猛地一震,就僵直了,然后雪亮的刀光闪过,身子登时就化为了两段,紧接着,斗大的牛头也从它头上掉落。

眨眼之间,它就死得不能再死了,这时,大家才听到一声怒吼,“死!”

这战斗牧师,其实是极为恐怖的,生命力极强,恢复能力也是极强,哪怕是身子被砍为两段,都能一时半会儿不死,甚至还能通过透支精血,发动攻击伤人。

而且一旦能被抢救回去,还真有可能救得活,当然,损失些精血和寿数是必然的——逆天之能,终究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陈太忠杀第一个狼头人牧师的时候,老易冲上去准备补刀。

但是陈太忠杀人,砍头早就是一种习惯了,反手一刀就砍了人头,然后猛地冲向那为首的狼头人。

“这个交给我了,”老易大喊一声,“剩下的三个,是你的!”

陈太忠闻言,一转身就冲向那个疑似坦克的牛头人,不过那牛头人根本不理他,直接挡在了老易和狼头人之间。

眨眼之间,牛头人身上就多了两道口子,哗哗地冒血,它却还是硬顶着老易,手中大的剑,不住地挥舞。

这时,另外两个狼头人,已经飞奔而至。

不过,这队兽人所带的两个战斗牧师已经阵亡,老易又死死地缠住了狼头人,其余的三个兽人不敢离开,没命地攻击着。

这时就看出陈太忠和老易强悍的战斗力了,陈太忠以一敌二,只凭着缩地成寸和无名刀法,就硬生生地斩杀了两个狼头人。

MT的牛头人也已经满身是血,而且还中了毒,有气无力地追着老易跑。

倒是那为首的狼头人,有奇物护身,不怕中毒,防护能力也强,它大声嚷嚷着,“我是西雪獠王的好友王写意,你若敢杀我,整个猛犸族都要大祸临头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