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五十章 战斗牧师

还有隐身的狼人?老易见状都吃了一惊,少不得一抬手,在周边撒出大把的粉末,那粉末见风即长,化为黄绿色的雾气。

令人啧啧称奇的是,凌冽强劲的寒风,竟然不能吹散这团烟雾。

“撑起防御阵,”老易大喊一声,身子已经箭一般地蹿了出去,“蠢货,你飞上去干什么?快下来!”

陈太忠刚斩了一个天仙的兽人,正在意气风发之际,根本没听清楚她说什么,转头对着地上的两个兽人就冲了过去,还很不见外地安排一下分工,“我左你右!”

那俩兽人却是被他的出手吓了一跳,见到隐身的狼人都被干脆地杀了,其中一个怒吼一声,冲着老易就冲了过来,另一个看到杀人者冲向自己,却是吓得一转身,蹭地冲上了天空。

还想跑?陈太忠心里冷笑,又是一个缩地踏云追了上去,考虑到这里是兽修的地盘,他也不好直接使用束气成雷,索性直接祭出了红尘天罗。

这个玩意儿,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对战强敌的时候用过了,原因很简单,他的身法没有大的提高,罩不住对方,成了鸡肋一般的存在。

现在练成缩地踏云了,红尘天罗又被老易看到了,拿出来用一下也无所谓。

由此可见,很多灵器宝器厉害与否,跟使用者的修为大有关系,若是他没有练成如此诡异的身法,大名鼎鼎的诛邪网依旧会在他手中蒙尘。

然而,陈太忠没想到的是,就在他祭出红尘天罗的一刹那,那逃跑中的兽人一抖手,一道白光打向他。

这要打中了还得了?他正在极力前冲,靠的都不是速度,基本上是等同于神通,奇快无比,真要被打中,差不多……就是飞机撞飞鸟那个情况。

陈太忠的身体或者很结实,但这样的势头,对方哪怕随便扔一把灵刀,也百分之百地破防,而且逃命的是兽人天仙,打出来的东西能好得了?

他身子猛地一扭,堪堪地躲过了这道白光,再次踏云缩地,不过这次,他没紧跟着对方,而是出现在对方的斜上方、七八米远的地方。

所谓吃一堑长一智,陈太忠已经意识到,脚跟脚地追人,太容易吃一记回马枪,而且因为他的步法精妙,导致这回马枪的威力极大,那么,他自然不会再重蹈覆辙。

不成想,这逃走的兽人虽然胆子不大,身手却极其不凡,见他再次追来,又是一道白光打出。

这次陈太忠才看出,原来打来的,是一个细长的圆锥,不过体积并不小,足有两米长,前面是个半米长的圆锥,圆锥的底面打造了几个向上翘起的叶片,锋利无比。

整个圆锥,就像一朵莲花一般,不过莲心不是花蕊和莲蓬,而是一个极为尖锐的锥子。

这样的兵器,陈太忠从来没有见过,尤其是这兵器除却半米长的圆锥,后面是个长杆,长杆的尽头是手柄,而手柄之后也是尖锐无比,可以反手扎人。

总而言之,这东西看起来应该是双手操纵的长兵器,两头都可以扎人,而莲花头的那一侧有巨大的圆锥,显得沉重无比,似乎还可以当做锤子来砸人。

但是这长兵器,兽人硬生生地打造出一对,可见兽人的力气,真的是不可小看。

其实他想的还是少了,这兵器在兽人里唤作锤枪,祭炼得好的话,可以当飞剑来用,这兽人天仙脱手击杀他,是因为还能远距离控制锤枪。

然而令兽人非常遗憾的是,斗笠人的身法太快,锤枪想要追踪,都追不及,眼见情势紧张,他少不得把第二支锤枪也扔了出去。

扔出锤枪之后,他一边遥控两支锤枪,又掣出一根巨大的狼牙棒,狠狠地砸了过来。

陈太忠闪过第二支锤枪,一边继续激发红尘天罗,同时宝刀前探,同狼牙棒重重地撞在了一起,“嗵”地一声大响,两人的身子齐齐一震。

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,红尘天罗将此狼头人紧紧地裹住,此獠像石头一样,直挺挺从空中掉了下来。

陈太忠才要看看,老易那边怎么样了,猛地觉得一股奇大的威胁袭来,少不得又是一个缩地踏云,刷地躲到一边。

几乎在同时,那锤枪就从他原来的位置穿了过去,飞出老远之后,掉到了地上。

“我去,能追踪的?”陈太忠后知后觉地咂一咂嘴巴,心里生出点侥幸来:果然能登仙的,就没有一个好惹的。

总之,跟这个狼头人的打斗,让他学到了一招,以后追杀对手,绝对不能因为自己身法好,就衔尾追击,一定要错开点空间。

否则别人丢出点什么东西来,那就不是追杀,而是自杀了!

一边想着,他一边看向老易,才发现她跟另一个狼头人斗得难解难分,他禁不住微微一怔——老易什么时候这么弱了?

“你还看什么?”老易冲他怒喊一声,“快来帮手啊。”

声音不算小,但是风实在太大了,他听得也是隐隐约约。

他猛地就冲了下去,长刀一挥,就待一刀斩去,不成想就在此刻,他的识海猛地一乱,身体都有点不受控制的感觉。

“我擦,神识攻击?”陈太忠登时就愕然了,想一想头发上插着的蕴神木,他禁不住勃然大怒,“只有我神识攻击别人,你丫居然敢攻击我?”

他不光是怒,也是有点后怕,心说若是没有蕴神木,这一下我可是要吃大亏的。

严格来说,他吃大亏不算意外,他击杀的隐身狼头人,是中阶的天仙,而束缚住的狼头人,是中阶巅峰,现在跟老易打斗的狼头人,则是高阶天仙。

这时候,老易的声音才传过来,“小心,他会神识攻击和音波攻击。”

早说一下会死吗?陈太忠晃一下脑袋,稳住了身形,才待前冲,那狼人猛地嘴一张。

去尼玛的,他身子一晃,就是一个缩地成寸,向前侧欺去,同时,他大喊一声,“你当只有你会音波攻击,啊?!”

一个束气成雷击出,虽然只用了三分灵气,但是那高阶狼头人身子猛地一震,就是一个僵直,老易眼疾手快,手上的拂尘重重地击出。

这一击,直接打得狼头人身子飞起,口中噗地喷出一口血,陈太忠不等他落地,缩地踏云抢上前去,凌空一刀,将他斩为两段,反手一刀,又将狼头砍下。

老易也跟着冲上来,看起来要补刀的架势,看他将狼头斩落,才长出一口气,“这家伙难斗,不怕毒,还有神识和音波攻击的技能。”

“不怕毒?”陈太忠有点明白了,老易虽然底牌极多,但是她的毒,绝对是大杀器之一,“早知道我就来对付它了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走到战斗的现场,出手扰乱天机,下一刻,他才想起来一点事,“你刚才不让我飞?”

“你这反射弧得有多长啊?”老易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走到红尘天罗前,摸出一柄剑来,一剑将被裹住的兽人心脏刺穿,身子一闪,躲过喷溅的血液。

做这些的时候,她嘴并不停,“人族不许在西雪高原飞行,你不知道吗?过来……把这儿的天机也扰乱一下。”

“我去,”陈太忠一听,眉头一皱,他真是老大的不服气了,“我是在帮兽族杀非法越界者,也不能飞行?”

“非法越界的兽人,都不敢飞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前一个是隐身,所以胆子大,另一个是被你逼急了,御空逃跑而已……你看跟我对战的高阶,他就不敢飞。”

“这都什么规矩,”陈太忠哼一声,心里真不是滋味,他自问,自己这次出手,固然是要保护小于和老吴,但是同时也是帮兽修维护了尊严,这种性质的战斗,还被告知不许飞行,这……也真有点不讲理吧?

说白了,他有点受到歧视的感觉。

“先给他们弄个障目阵吧,”老易也不接这话茬,而是冲小于两人撇一撇嘴,“兽人此来,应当不止三人。”

“我去,”陈太忠听得吓一跳,也懒得再计较别的,马上出手,布置了一个障目阵。

而老易则是一抬手,将空气中黄绿色的雾气收了起来,那雾气到了她手上,又化为一堆粉末。

于海河看得目瞪口呆,“易叔你这一手……好棒,这东西能给我点吗?”

“你用不了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心说若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,你还真不值得我用这个东西,这东西若是能随便给人,我至于用过之后,还要收起来吗?

陈太忠也注意到了这一幕,他眉头微微一皱,“这样的毒,兽人还是怕的?”

“不怕毒的,就那一个,”老易看他一眼,“你没觉得,刚才三个兽人各有所长?”

“嗯……还真是,”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点头,“一个擅长偷袭,一个擅长攻击,还有一个……好像比较全面。”

“没错,这就是兽人的精英小组的组成模式,”老易淡淡地点点头,“那个全面的家伙,还可以施出治疗组员的法术……他不是不怕毒,而是会治疗法术。”

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原来……是战斗牧师的角色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