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四十九章 遭遇兽人

越靠近西雪高原,就越难走,高山峻岭层出不穷,而且天气越来越冷。

陈太忠经历过子午阴阳潮,对这点寒冷倒是不在意,但是于海河有点受不了——终究是小小的游仙,还是差了一点。

在进入高原的时候,四个人的小团队遇到一点小麻烦,这里跟横断山脉一样,靠近中州的一侧,被各个家族和势力包圆了。

所以就有人拦截,说这里是谁家的地盘,然后陈太忠和老易腾空而起,展示出天仙的修为,陈太忠更是直接神识击了过去,将挡路的人打昏,四个人直接冲了进去。

又走了好一阵,陈太忠才问一句,“刚才拦路的,是谁家来的?”

他现在都懒得记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名了——天仙之下皆为蝼蚁,他已经站在了风黄界的顶端,一万个人里,也挑不出一个来。

老易抖一抖肩膀,并不做声,她也不记这些被碾压过的小人物。

倒是于海河笑着回答,“好像姓田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也是随口一问,“快点走吧,感觉这里比横断山脉更难走。”

西雪高原确实比横断山脉更难走,植被是少了一些,但是山岭太多,而且没什么路。

没路不要紧,横断山脉也没路,可是这里不但没路,同时因为没有植被,抓不住山岭的水土,再加上天长日久岩石的风化,屡屡出现塌方,异常危险。

这已经很糟糕了,更糟糕的是,在攀爬这些山岭的时候,不知不觉,天气就冷了起来,既然号称高原,位置一点点升高,是很正常的。

又走了两天,天空中开始出现鹏族,这个种族不需要特意去认,翼展十来米的大鸟,通常都是鹏族的,它们很在张扬地在空中翱翔。

这时候,老易也表现出了相当的警惕性,“咱们还是晚上赶路,再赶两天,猛犸族的人,应该就到了。”

也不知道以她是怎么联系的,在第三天的一大早,一只熊头人出现在距离营地不远处。

因为有幻阵的遮挡,它小心谨慎地四下乱看,时不时还抽动着鼻子,在空气中嗅一嗅。

陈太忠看一眼老易:兽人还是兽修?

老易默不作声,直到那熊修打个奇怪的手势,她才走出了幻阵,“猛犸族的?”

熊修见到蓦然出现一个斗笠人,先警惕地向后退了两步,然后才闷哼一声,“大尊后裔?”

老易拿出身份牌晃一下,这就算接上头了。

接下来的一路,不光四人很小心,熊修也很小心,就像猿族和狐族的关系很差一样,猛犸族和鹏族的关系也不融洽,它作为偷偷越境的猛犸族的探子,能不被发现是最好的。

熊修的话不多,通常是用肢体语言来表示,也不胡乱打听八卦,一副敬而远之的样子,倒是正合了陈太忠等人的心思。

就这样昼伏夜出,一路疾走了一个多月,在穿越过一条河谷之后,熊修终于长啸一声,“总算安全回来了,憋死我了。”

不光他憋屈,陈太忠等人也憋屈得很,高原上草木稀少风沙极大,藏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,夜里赶路又是寒冷刺骨,遇到潜在危险的时候,都不敢用灵气护身,以免暴露行踪。

饶是如此,还有几次就差点被鹏族发现了,又有一次大家在山崖下躲风,有山石掉落,老吴还受了不轻不重的伤。

到了猛犸族的地盘之后,每个人基本上都像个叫花子了。

“总算可以捯饬一下了,”老易也长出一口气,别看她是兽修,如此餐风露宿地赶路,她也有点受不了。

熊修这一声喊,很快招来了一只猛犸,这家伙还处于灵兽阶段,没有修出人形,它长长的鼻子卷着熊修的玉牌看了一阵,又呜哇呜哇地问了两句,就放他们走了。

到了猛犸族的地盘,大家都放松了下来,于海河的好奇心强,“易叔,鹏族不会越境追过来吧?我看这里防守很松。”

不等老易说话,熊修就先哼一声,“他们敢!偷偷越境也就算了,敢越境追杀的话,只要咱们能撑得住,有的是他们的苦头吃……你说咱们撑得住吗?”

通过这一个月的朝夕相处,它已经知道,对方有三个人族,不过既然是妖王后裔带进来的,它是没有资格过问的。

倒是于海河年纪不大,又是赤子心态,它看得比较顺眼。

老易换了一身衣服,虽然不是那么靓丽奢华,起码看起来比较正常了,“这里离走出高原,还有多远?”

“像前一阵那样走的话,还得两个多月,”熊修正色回答,“这里人族禁飞,想飞的话,得让猛犸王点头才行。”

西雪高原的规矩,跟横断山脉一样,人族不许飞行。

“猛犸王就不会点头,”老易对此很清楚,她看一眼陈太忠,“它可以默许你飞,但是绝对不会承认,这个先例不能开。”

“明白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也不认为,不能飞有多遗憾,无非就是两个来月的步行,有什么了不得的?

倒是于海河有点不明白,“易叔,它默许不就成了吗?”

“成倒是成了,”老易笑一笑,“若是别的大妖故意找麻烦,妖王可是不便出头的。”

“为什么会故意找咱们的麻烦?”于海河终究是年幼,听不太懂这话。

“因为……”老易想一想,觉得这话也不好解释,索性直接回答,“若是在横断山脉,肯定没有大妖找麻烦,但是易叔在西雪高原,没有熟悉的朋友。”

就这么一路聊着,一路前行,猛犸族控制的高原区域,比鹏族控制的还要寒冷一些,不过众人已经改为白天赶路,夜里休息。

而且休息的时候,还能生火和布设各种灵阵,大家倒也不觉得苦寒。

走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候,熊修提出说,它已经离家很久了,想回去看一看,你们先走着,到时候我追你们也快——它能飞。

老易当然会同意,来到了猛犸的地盘,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事了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四个人一边走一边游玩,基本上就当作是一次旅行了,西雪高原的草木极少,没什么精致的风景,但是很多风景,是极其恢弘和壮观的。

因为环境较为恶劣,这里的兽修也不算多。

这天,四人顶风前行,路过一条小溪,溪水清澈见底,还有无数冰凌在小溪中碰撞着,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。

于海河一见就跳了起来,“哈,陈叔,咱们就在这儿休息吧?”

“总共走了没三十里地,你就要休息?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过这么清澈的小溪,确实让人心旷神怡,而且顶风而行也有点吃力,于是他决定,“今天午饭你来做。”

于海河欢呼一声,从储物袋里拿出桌椅之类的东西,又翻了一口锅出来,就要冲向小溪打水。

“慢着!”老易厉喝一声,然后没命地抽动鼻子闻两下,“你先不要到水边。”

高原的风很大,她的声音又不算高,只是勉强能听得到。

陈太忠见她这副模样,也登时绷紧了神经。

老易快步来到溪边,捧起一泓溪水嗅一嗅,又停顿了一阵,扭头看向陈太忠,冲着溪水的上游一指,“感受一下,那里是不是有杀气?”

两人之间配合得久了,都已经很明白对方的长处了。

“杀气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感受一下,好半天才摇摇头,“没感觉啊。”

“水里有血腥气,”老易沉声发话,“灵气比较足,是兽修的血,不是灵兽的血。”

“你这鼻子……不是一般的灵啊,”陈太忠真是服了她,“那怎么办?”

“我去看一看,”老易很干脆地回答,“离咱们这儿不远,随时可能波及咱们。”

溪水是从一个小山丘后流出来的,山丘距离大家不过五六里地,要说起来,还真的不远。

“要不,一起去吧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发话。

“那小于他俩怎么办?”老易看一眼那老少两人。

“我给他们弄个幻阵,”陈太忠一边四下看着,一边随口回答,然而下一刻,他就轻笑一声,“看来……你也不用去了。”

就在说话的当口,山丘处转过两个狼头人来,见到四人先是一惊,然后就是长啸一声。

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“这是兽修还是兽人啊?”

对他来说,分辨这两者还真不是很容易,哪怕他正运用着灵目术。

若是兽修的话,他真不好下手,毕竟他现在就是在兽族的地盘,但若是兽人的话……兽人怎么敢跑到这个地方?

“越界的兽人,”老易直接给出了答案,声音也变得冷了,“你选左边的,还是右边的?”

“我选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身子猛地前蹿,“中间的!”

缩地踏云使出,他竟然没有选择二者中的任何一个,而是直挺挺地冲向溪水对岸上空,冲着一个空荡荡的地方,一刀斩落,“跟我玩隐身?你还差点!”

砰地一声大响,一个狼头人凭空出现了,它狠狠地扔出手里的两柄匕首,转身就逃。

但是它的速度再快,又岂能快得过陈太忠的无回刀意?

两把匕首一把落空,一把被陈太忠扫落,下一刻,它的身子就被斜斜地砍做了两段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