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四十八章 西雪有獠王

在老易的坚持下,仅剩的牛头人也被杀掉了。

她不但杀掉了兽人,还将三个兽人的尸体收了起来,“你要几具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摇摇头,“都给你吧。”

对人族和兽修来说,天仙级别的兽人,都是修炼的好材料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他有点排斥拿类似的材料修炼——如果不是一定要用,他就懒得用。

事实上,就连于海河都有点惊讶,在他的印象里,易叔虽然话不太多,一向还是比较和蔼的,却是没想到,此人还有如此狠心的一面。

因为自认是小辈,他也不怕问一句,“易叔,为什么一定要杀它?”

老易看他一眼,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你中阶以后,才能奴役它的吧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在修者的社会里,奴役同阶都需要特殊的法门,就别说越阶了,他可以分出小神识,勉强控制高一阶的,就这都不是特别保险,哪里能控制高两阶的?

“你打算在中州晋阶吗?”老易再次发问。

“不会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去西疆晋阶。”

我觉得你也不可能这么快晋阶,老易的心里,多少好受了一点,但还有点不是味儿,她暗暗地下定决心,以后修炼,可得抓紧了。

“不杀它,西雪高原怎么过?”这时候,她才掉头看向于海河,“那里可不止是兽修,也有兽人,这些家伙之间,感应可是很强的。”

跟横断山脉相比,兽修不能完全控制西雪高原,有部分地盘,是兽人控制的。

人族、兽族和兽人,在这一块交错存在着,相互之间互有攻伐,不过大致来说,人族是占据了膏腴之地,兽族和兽人只能缩在高原上。

原来是为了好过高原,陈太忠点点头,他还真没想过这一点。

老易收起三具兽人尸体,又看他一眼,“扰乱一下天机。”

“你不会?”陈太忠听得大奇,“能感应到追踪,不会扰乱天机?”

“这是一回事吗?”老易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看我不顺眼是吧?送你们过了西疆,我就走人。”

“你这是啥态度,”陈太忠很无语地翻一翻眼睛,走到战斗的地方,动手扰乱天机。

接下来的几天里,四人继续赶路,直到距离西雪高原三百里左右的时候,老易才出声发话,“你们打算怎么过高原?”

陈太忠看一眼于海河,想一想之后摇头,“还是别走传送了。”

“我跟这里的鹏族没法打交道,”老易皱一皱眉头,“只能走猛犸族的地盘,比较靠近兽人……看来这次要走着过了。”

“那就走着过呗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其实他还有个想法,是自己、于海河和老吴都躲进小塔的小世界里,让老易带着过去。

不过通天塔的用途,他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——没时间,也没地方让他琢磨这个东西。

而且小于的修为,实在太差了一点,坐个传送都差点散了架,想进入小世界,没准半道就灰飞烟灭了——庾无颜都曾经说过,游仙阶段,不许他进去。

“那你们在这里呆着,我去了解一下情况,”老易一加速,直接走了。

陈太忠很想说,我陪你一起去吧,但是看一看身边的小于和老吴,只能喊一声,“小心点啊,我们不急。”

老易这一走,就走了整整七天,再次回来的时候,是在一个黎明,她的一条膀子软绵绵地垂着,胸口也满是鲜血,神情萎顿。

陈太忠非常警醒,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,然后冲上去发问,“你这……谁干的?”

“没事儿,小意思了,”老易哼一声,身体软绵绵地向地下坐去,“气血损伤得厉害,你帮我护法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伸出手来,“储物袋给我。”

“嗯?”老易抬头看他一眼,“有没有搞错,你都知道我是女的了。”

“女人的储物袋,我又不是没见过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过,想到曾经看到的宁伶仃的储物袋,他还是决定不沾染那些麻烦,“放一具兽人的天仙出来。”

老易一抬手,里面滚出一具牛头人的尸体。

陈太忠也不多话,直接取出了红尘天罗,裹住了尸体,默默地驱使它运转。

眨眼之间,红尘天罗上就泛起了一层细细的绒毛,那是兽人被吸出的精血。

他看她一眼,“这精血比较纯的,很补。”

老易看得却是倒吸一口凉气,然后疑惑地看他一眼,“你当初跟我说……这是仿制品?”

当年陈太忠在遗址补充精血的时候,确实是这么说的,他点点头,“是啊。”

“这仿制品很高端啊,”老易笑一笑,有点调侃的意思,也有点别的味道,“析取高阶天仙的精血,都这么快,起码得是灵宝吧?”

“你当时看到的,是这张,”陈太忠又一抬手,放出了那张得自于刘园林的红尘天罗,“我有两张,不行吗?”

“那这张,就是真的?”老易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颤抖。

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”陈太忠有点不耐烦,“我说,你快吸取精血吧。”

他也一直以为,自己得到的这张红尘天罗是真的,但是对比一下通天塔的变化,就觉得既然号称“上古十大杀器”,威力应该不止这一点。

通天塔和红尘天罗哪个更厉害,这个他还真不知道,通天塔是无极宗镇宗之宝,没准比红尘天罗强一些,但是……也不可能强太多吧?

所以他有点怀疑,没准自己手上两张红尘天罗,都是假的,然而,哪怕都是假的,他使用的时候也很小心,这次若不是老易重伤,他才不会拿出来——这货就见不得好东西。

“给我,”果不其然,老易又开口了,还抬起头来,露出了下半部的面孔,然后“噗”地吐一口鲜血,任由鲜血浸润了白皙的面庞。

“给给给……不了!”陈太忠调戏她一句,然后才清一清嗓子,“先等小于登仙了,咱们再说,这个东西我也有用。”

“我想要,”老易不依不饶,“你看……我为你受了这么重的伤。”

陈太忠无语了,他不是个擅长拒绝别人的主儿,要说他的脾气是很操蛋,拒绝别人的时候,都很干脆利落,但是……那只是拒绝外人。

对自己人,他一向是很大方的,钱财都是身外之物,了不得就是没了再去搞。

若老易不是兽修,说不定他就一摆手——现在你不要想,等我玄仙之后就给你。

但偏偏她是兽修,他就要考虑了,人族的重器,给你合适不合适?

他是这么想的,可死活说不出口,少不得哼一声,“你先老实疗伤,要不然你想都别想。”

老易听到这话,也没脾气了,她知道他是什么人,一言既出,谁都拉不回来,少不得只能安心地打坐,用心恢复精血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于海河和老吴醒了,也看到了在不远处打坐的老易,小于喊一声“易叔”,就想走上前。

“别乱,她正疗伤呢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小于和老吴,你们警戒一下,有人路过的话,提前告我一声。”

他们所处的地方,是一道河谷,旁边有稀疏的树木,若要警戒,到两边的山头就够了。

老易这次疗伤,花了有五天,才恢复了点元气。

她刚好一点,就缠住陈太忠,“我要诛邪网。”

“这个事儿回头再说,”陈太忠坚决不吐这个口,而且,他很在意另一个问题,“到底是谁伤的你?”

“应该是兽人,”老易居然不是很确定,她叹口气,“我都快出高原了,被人夜里偷袭,应该是西雪獠王的下属。”

“獠王?”陈太忠对兽人不是特别熟悉,“相当于妖王吗?”

“嗯,兽人王,”老易点点头,然后哼一声,“兽人只有一个这样的王,若是再多两个,整个西雪高原,怕是都要被兽人占去了。”

“咱们去见识见识,”陈太忠一摆手,冷哼一声,“倒要看一看,这西雪獠王,有些什么本事!”

老易又休养了两天,四人开始向着西雪高原进发,不过进发的方向不是笔直的,而是比较偏向北方一点。

对此,老易说得很明白,笔直向西,就是进了鹏族的地盘,不如偏北一点,在鹏族和兽人之间的地段,强行进入。

至于跟狐族交好的猛犸族,跟中州没有接壤,它们同西疆的接壤更多一些。

这个也是正常的,兽修虽然霸占了西雪高原,截断了中州和西疆的接触,但是人族不会容忍某个族的兽修,直接垄断西疆到中州的通道——这样的垄断,太容易出现问题了。

前文说过,不同疆域有不同的生物,在此地没有危害的生物,到了彼地,很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。

所以人族不能容忍有兽修霸占通道,就算是横断山脉也是如此——靠近东莽的,是狐修的地盘,靠近中州的,却是猿族的地盘。

想进西雪高原,鹏族是绕不过的坎,除非走兽人的地盘。

陈太忠对此倒是无所谓,“不就是个飞嘛,好像谁不会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