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四十七章 斩兽人

这才是八尺居士吓得魂飞胆丧的原因,他害怕自己被灭口!

之所以刚才没跑路,是他心里存了点小小的侥幸:万一散修之怒没有那么穷凶极恶呢?

当然,他就算跑,也有个跑得了跑不了的问题,更别说他还身中剧毒,就算成功逃脱,又去哪里找解药?

所以他只能壮着胆子留下来。

眼见陈太忠把解药都给了自己,他心里的感激,真的是无以言表,“你放心好了,我也是散修,你饶我一命,我自当严守口风。”

“我杀人只有一个原因,你自己作死,或者你亲戚朋友作死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转身向外走去,“不作死,就不会死!”

他不怕将背部交给对方——你可以试一试偷袭。

“陈……陈先生稍候,”猛地,身后传来了八尺居士的声音。

“嗯?”陈太忠扭头,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“请问……”八尺居士扭捏一下,才鼓起勇气来发问,“你的那个,是酒伯南宫家的酒?”

我去,陈太忠真的被他逗乐了,见过好酒的,没见过这么好酒的,刚感谢了不杀之恩,就开口问酒的来历。

“是南宫家的,”他拿出酒葫芦,又拿出个玉瓶,倒了约莫半斤进去,随手丢给对方,“喜欢就给你点……老老实实要,我早就给你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身子一晃,凭空消失了。

八尺居士呆呆地站在那里,好半天之后,才低头看一眼手上的玉瓶,轻叹一声,“原来……散修之怒这么好说话?”

下一刻,他身子一闪,也电射而去,“不行,最近得躲一躲,别被那帮畜生碰到。”

他担心兽人找自己,陈太忠也担心,少不得快速出了城,直奔老易的所在。

等他到了地方,发现于海河和老吴也回来了,于是招呼一声,“快走,这个地方不能待了。”

三人闻言,也不说话,收拾一下东西,火速出发。

身为风黄界里游历的修者,说走就走是必要的素质,以避免可能发生的意外。

四人埋头走了二十余里,老易才出声发问,“刚才小飞云有点乱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兽人去了,因为幽冥界重合的事……兽人挺嚣张的。”

“切,”老易不屑地哼一声,顿了一顿之后,才又发问,“青尊果弄到没有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“换到了。”

“几颗?”

陈太忠微微迟疑一下,然后才回答,“三颗。”

其实他可以说一颗的,那样就能从她手里弄到另外两颗,飞云楚家的态度告诉他——人兽之间真的有大防,他从她手里弄两颗,兽修就少两颗,对人族有好处。

但是这个念头,只是一闪而过,陈太忠心向人族,这个不假,可他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:老易相信我,才会给我青尊果,我怎么能欺瞒她?

他这番心理活动,老易并不知情,闻言她点点头,“那我这两颗青尊果,就留给小于了……你再收一颗,他修炼神通的玉晶和青尊果就齐了。”

“谢谢易叔,”于海河闻言笑了起来,“我离登仙还早,易叔若有需要,尽管先拿去。”

陈太忠禁不住对他刮目相看:果然不愧是富二代,这手笔……啧啧。

又走一段路,老易猛地眉头一皱,“你杀了兽人?”

“是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怎么了?”

“没有扰乱天机?”老易继续发问。

“哪儿顾得上,”陈太忠哼一声,当时是一团混战,他又不想暴露身份,杀了人跑掉就是了,还要扰乱天机……这难度就太高了。

“所以他们找到你了,”老易哼一声,然后四下看一看,一指十余里外的一个山包,“就在那里吧,准备接战。”

“你这……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真有点无语。

想到他第一次跟老易去南池村埋伏,她就能在事毕的时候,说他身上没被留下追踪印记,他就一直对老易这手段有点好奇。

现在她又预言了,他肯定不会怀疑,不过这个手段……“老易?”

“嗯?”老易在拎着小于猛跑,“什么事?”

陈太忠拎着的是老吴,不过他的步法高超,没什么负担,“你这个预测术……卖吗?”

老易直接回答四个字,“我族天赋。”

这个答案真令人扫兴。

几人赶到山包后不久,空中出现了三个黑点,不多时就越来越大,是兽人的三个天仙追了过来,一个狼头,两个牛头。

“哈哈,”狼头人在空中放声大笑,“就你们几只蝼蚁,也敢杀我兽人勇士?”

“是他,”一个牛头人一指陈太忠,闷声闷气地发话,“是他干的!”

“小子,现在给你个机会,”狼头人狞笑一声,“乖乖地接受我的奴役,我饶你不死!”

两个牛头人都是高阶天仙,只有这厮是中阶天仙,可是偏偏的,他看起来像是主事的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然后指一指身边三人,笑着发话,“你们来得倒是快,我被奴役无所谓……他们三个呢?”

“那个天仙可以留下,”狼头人一指老易,然后笑着舔一舔嘴唇,“其他两个,吃了!你有意见吗?”

陈太忠看老易一眼,“我觉得被奴役……也还行,起码是能活着。”

“灭活活活,你算个识趣的,”狼头人得意地大笑,然后猛地止住笑声,冷冷地看着他,“不过,我兽人不是白杀的……你要接受惩罚。”

老易沉默片刻,摇摇头,“我不想被人奴役。”

“那你是不打算珍惜生命了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蹭地拔出了刀,“你最好配合一点,不要毁了咱们多年的交情。”

“我不配合又如何?”老易脖子一挺,露出了洁白的脖颈,“那你来杀我啊。”

“不要以为我下不了手,”陈太忠嘴上冷哼一声,心里也冷哼一声:老易你这什么破台词,太矫情了吧?

“你若是杀我,我自然无力反抗,但是你扪心自问,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?”老易振振有词,“咱俩相识多年,曾几何时……”

她哇啦哇啦在那儿说,三个兽人看得津津有味。

“我实在受不了啦,你看的都是些什么电视剧!”终于,陈太忠浑身颤抖,手中长刀猛地一扬……

“哈,要打起来了,”狼头人狞笑一声,下一刻,他就发现,下方有个没头的身子,怎么看着就那么熟悉——嗯?那不是我的裤子吗?

然后他才反应过来,原来,没头的身子是我啊,慢着……我头哪儿去了?

陈太忠的缩地踏云直接蹿到空中,无回刀意出手,轻轻巧巧一刀就斩杀了狼头人,下一刻,他又是一个缩地踏云,加上束气成雷神通,“死!”

这一次的束气成雷,他用了足有四分灵气——高阶的天仙,用得少了没效果。

那牛头人反应有点迟缓,直接被这一声震得掉了下去。

陈太忠却是不肯放过他,身子一沉就追了下去,还没等对方落地,红尘天罗就撒了过去,牢牢地束缚住了对方。

然后他打出各种禁制,摸出三副禁灵锁,分别束缚住对方的手脚和头部,“哼,总算有个高阶天仙的奴仆了。”

他正嘀咕呢,老易走了过来,手里拎着一个斗大的牛头——两人刚才就说过,会追踪的兽人,交给她来对付。

“呦,挺快啊,”陈太忠吃了一惊,“你不是说……不杀人的吗?”

“兽人不是人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然后她冷哼一声,“为什么不等我把台词说完?”

两人刚才商量好的,在小山包上布下防御阵,保护好小于和老吴,然后演一段双簧,趁其放松之际,尽可能地斩杀来犯之敌——如果能斩绝是最好的,省得有人报信了。

说得都挺好的,但是陈太忠暴起发难,老易有点点措手不及,差点使出大杀器来,所以她很是不高兴。

“你那台词,也有点太恶心人了吧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抱歉,实在忍不住。”

“瞧你那点审美观吧,”老易觉得脸有点发热,所以并不多说,抬手一指仅存的牛头人,“留着它干什么?”

“看看能不能给它下个奴印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我马上要冲中阶了,下了奴印以后,给小于使唤。”

他以前奴役池云清,是为了报复,但是他奴役兽人,根本不需要理由——他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,就像地球上的马匹,天生就是让人来骑的。

“小子你休想!”那牛头人怒视着他,没命地挣动着,“失去了自由,我们兽人宁可死!”

陈太忠走上前,一脚踢得它飞出老远,“你刚才考虑我的自由了没有?”

“冲击中阶?”老易吓了一大跳,她可是知道他晋阶才多久。

有没有搞错,半年前你还是灵仙呢,现在要冲中阶天仙了?一时间,她都觉得压力有点大了,再这么下去,我都要被你甩出好远了吧?

迟疑一下,她还是发话,“杀了它吧,带着也是负担。”

杀了它?陈太忠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我还以为你不爱杀生。”

“我只是不杀人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