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四十六章 青尊果到手

除了独眼之外,白衣书生的形象,实在无可挑剔,但是在场的大部分人,却是齐齐一顿,然后如潮水一般退了下去。

有那兽人不吃这一套,拿着棍棒追赶,白衣书生脸一沉,抬手就是几指点了过去。

“住手!”两个兽人天仙向前一冲,硬生生地挡下了他的攻击,不过还是有一道指风,只是微微地被挡歪了一下。

紧接着,一个牛头人大喊一声,它的肩头,被打出一个碗口大的窟窿,穿透伤,就连膀子都只剩下一半跟肩部连着——亏得兽人的身体粗壮,换了人族,这条膀子就掉了。

那俩兽人天仙挡了这一击之后,脸色也有点不好看,其中一个大喊一声,“孩儿们住手……嘿,楚家这是要反抗你们掌道的命令,不打算让我们进来了?”

那些疯狂的兽人闻言,齐齐地停手退了回来,只有那膀子被打个大洞的家伙不听劝,抬手狠狠一甩,手上的铁棒冲着天上的白衣书生扔了过去。

“当真想死?”白衣书生眉头一皱,嘴巴微微一张,一道火焰吐出,直接喷向那铁棒。

铁棒在瞬间就被火焰淹没,而那火焰并不停留,又击向那牛头人。

喊话的兽人天仙已经知道不妙,电射而去,抬手一拳,狠狠地击向那道火焰。

砰地一声大响,火焰被打散了,它付出的代价也不小,身子狠狠地震了一下,顿了一顿之后,它才轻哼一声,“以大欺小,好不要脸。”

陈太忠此刻已经再度隐身了起来,冷冷地看着这一幕,那白衣书生的修为,已经超过了他能探查的范围,也就是说起码九级天仙。

然而,这书生给他的威压感觉,还不如楚家的那个太上。

不管怎么说,有这么个人在,他偷袭的行为,要暂时地停一停。

那书生闻言,却是冷冷一笑,“你兽人欺凌我楚城居民,以大欺小在先,还好意思说我?”

那兽人天仙登时无语,可是狼头人闻言,冷哼一声,“我们此来,是碎叶道请来的,小小的楚城,是打算抗命?”

“楚家没邀请你们来杀人,”白衣书生冷冷地发话,“楚家不怕兽修,自然也不怕兽人!”

狼人头领愣了一愣,然后狞笑一声,“阁下何人?”

它此行带的好手不少,但是真没带玉仙级别的,原因很简单,玉仙过境,一般都要跟当地势力打招呼,否则很容易被人怀疑是恶意。

风黄界里,玄仙是顶级战力,相当于大杀器了,等闲难得一见,通常来说,玉仙过境,就是很大的事情的。

所以对于这个战力极其强悍的家伙,它没有太好的办法,但是记住人名也算不错。

“我去,你连孔供奉都不知道?”有人大声地起哄。

“寻花问柳孔令奇,灭你们全部没商量。”

原来是楚家的供奉,陈太忠心里暗暗称奇,楚家的太上也不过才中阶天仙,倒是有起码九级天仙的供奉,真是……不愧这千年的老字号。

“寻花问柳孔令奇?”狼头人听到这话,一脸的骇然,“你……你不是被通缉的吗?”

孔令奇可是中州大名鼎鼎的杀星,寻花问柳并不是说他风流,而是他以一己之力,诛绝了杀父仇人花家一族。

花家也还罢了,只是普通家族,柳家却是称号家族,被他杀得子弟不敢出门,最后还是有人邀了高手出面,他才狼狈远遁。

孔令奇的杀心极重,而且一旦动手,就是老弱妇孺都不放过,在中州是出名的难惹,甚至还杀过门派里的天仙,一百多年前,突然销声匿迹。

他失踪前,就已经是高阶天仙了,现在猛地出现,真是令人吃惊。

“我现在是楚家的供奉,”白衣书生冷笑着回答,“识相点,来了楚城,就要讲楚城的规矩,我只认楚家……”

接下来他说了什么,陈太忠是一点没听清,他心里非常的惊骇:原来我要是答应楚家消去通缉,没准……没准也不得不成为供奉?

这个猜测,让他感觉有点意兴索然,正好孔令奇也威慑住了对方,应该不至于出大问题了,于是他转身疾走,心说这事儿挺麻烦的,既然有人做主,我就不参与了。

所以他就回到了那个小院,耐心地等对方前来交换。

等待的时候,天上又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。

眼瞅着天色渐暗,他决定出城的时候,八尺居士带着一个斗笠人,走进了院子。

“解药该给我了吧?”八尺居士不等身边人说话,率先发话了,“我要永久的解药,不要那暂时的。”

陈太忠根本不带理他,而是看向斗笠人,轻笑一声,“楚仙白你有话直说,这么搞真是没意思……当我认不出你来?”

他有灵目术,就算对方戴了斗笠,但是身上的气息,改变不了多少。

楚仙白怔了一怔,然后微微一笑,面孔依旧藏在斗笠下,“我该怎么称呼你呢?是陈先生还是……陈太忠?”

陈太忠略略错愕了那么零点二秒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随便你怎么称呼……不过我不希望,再有别人知道我来过。”

楚仙白很随意地点点头,“我要说出去,自己也麻烦……青尊果给你,我们认了,但是同时,我也有个请求,能早点走吗?”

楚家真要打听什么人的话,效率也是很快的,上古气修、来自东莽,再加上泼天的大祸——这些因素加在一起,很难猜吗?

“你楚家没青尊果的话,我来都不来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不用多说了,验货吧。”

验货和交易的过程,是很简单的,毕竟双方都是有点名气的。

楚仙白将墨玉果收了起来,然后出声发问,“听说陈上人在东莽,跟兽修有交情?”

“这关你什么事?”陈太忠东西到手,也就不留情面了,他冷哼一声,“我倒是觉得,楚家跟兽人关系匪浅。”

“都是源于误会,”楚仙白笑一笑,直接领会错了对方的意图。

楚家跟兽人打交道,是不得已的,但是有这句话,他就觉得,传言中陈太忠跟兽修有交情,没准也是有什么苦衷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该提醒的,他还是要提醒,“兽人此次前来,是因为幽冥界位面重合一事……这个时候,楚家的私人恩怨,必然要让位于位面战争。”

“幽冥界的位面重合?”陈太忠听得登时愕然,“这就开始了?”

“倒没有开始,谁知道什么时候?没准在百年以后,”楚仙白摇摇头。

对于对方知道这个消息,他丝毫不感到惊奇——以散修之怒的能力,不知道那才叫奇怪,他只是辩解一下,“反正位面战争一开,风黄界的恩怨,就要搁置了。”

楚家和兽修,是不死不休的,但是相对位面的战争,却又不值一提了。

不过楚家宁愿选择跟兽人合作,也不愿意跟兽修坐在一起。

所谓兽人,跟人族不是一回事,但是跟兽修也不沾边,仿佛在突然之间,冒出这么个种族来,有人说这是人兽杂交的种族,也有更多的人说,这是来自域外的种族。

反正不少人认为,兽人跟人族更近一点。

“原来楚家是被迫于形势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终于懂了,“我还说,楚家什么时候,变得这么草鸡了。”

楚仙白登时就无语了,他其实还想说很多的,但是听到这样的话,就把其他话都压到了肚子里,“你还是赶紧离开,兽人在找你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一愣,“他们为什么找我?”

他杀兽人的时候,不但注意了隐身,相关气息也收敛得很好,兽人找他做什么?

“他们此来,也是讨青尊果的,”楚仙白看他一眼,转身就走,“阁下保重。”

“我……我去你大爷的,”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怒骂一句。

合着哥们儿这青尊果来得这么容易,是因为兽人要拿,你们才换给我?

一时间,他都不知道该哭好,还是该笑好了,不过不管怎么说,楚家的东西交换得痛快,也没掩饰转嫁风险的意图,他倒反而恨不起对方来。

陈某人就是这性格,哪怕是遭了算计,只要对方明明白白说出来,他不会太生气,更何况这次交换,他似乎也是……占了点便宜?

正经是楚家交换给他青尊果,似乎是很不划算,也有点不情愿,所以才在交换完毕后,说出缘由,来故意恶心自己一下。

反正我不会生气!陈太忠提示一下自己,下一刻,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少不得看一眼八尺居士。

八尺居士正用一种惊骇莫名的目光看着他,见他眼睛扫来,忍不住哆里哆嗦地发问,“散修……散修之怒?”

此时他真是恨不得大哭一场,随便抢了一杯酒,就抢到了大名鼎鼎的散修之怒头上,我这点儿也太背了吧?

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,随手丢个小瓶过去,“解药……你要是敢乱说话,自己想后果。”

“肯定不会,”八尺居士忙不迭地点头,巧器门的事情已经过去快两年了,散修之怒的行踪成谜,这里面的原因,还用得着说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