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四十五章 混乱

“青尊果……三颗?”楚仙白闻言,眉头微微一皱。

这个条件,倒不是说不合适,延寿的药物,从来都是无价的。

虽然青尊果也是无价的,但是无价和无价,也有高下。

搁给妖修的话,青尊果的无价,比之人族的无价,又要高出许多,这个毫无疑问。

人族对青尊果的需求,就差了很多,甚至可以说是有价的。

楚仙白明显地犹豫了,“这青尊果……你拿走要做什么用?”

“这没必要告诉阁下吧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不过,看到坐在一边的老妇人,他还是勉强解释一句,“修习一门神通。”

老妇人的眉头微微一皱,沉声发问,“什么样的神通?”

过分了啊,陈太忠越发地不高兴了,不过,看在楚家为人族抵挡兽修的口碑上,他还是吐露了一点消息,“一门改容易貌的神通。”

老妇人沉默一阵,出声发问,“这门神通,需要多少玉晶,什么属性的?”

这就问得越发有点过分了,不过楚仙白适时开口,他笑着对陈太忠说,“看来太上知道你的神通出处,你实话实说即可……我们楚家一直防着什么,想必你也清楚。”

陈太忠的脾气从来就不好,但是对方愿意解释,说得还有道理,他也愿意听,“一百枚风属性玉晶……这个东西我自用。”

“唔,东莽那边的路子,”太上微微颔首,眼睛也眯了起来,不再说话。

“太上认可你了,”楚仙白笑着发话,然后点点头,“有通缉在身?”

“你说呢?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的不满还是发作了一小下,你这不是废话吗?没有通缉,我至于戴个斗笠,至于学什么改容易貌神通吗?

“不知道阁下是受了什么通缉?”楚仙白倒不在意,而是笑眯眯地发问,“是否违了人族大禁?”

违禁和违大禁,这是不同的,多个身份玉牌是违禁,成为人奸,那是人族大禁。

“没有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不认为自己是人奸,“杀戮多了点,仅此而已。”

“这样啊,”楚仙白沉吟一下,然后又发问,“我若能帮你去掉通缉,你何以报我?”

“去掉通缉?”陈太忠讶异地发问,嘴巴也张得老大——哥们儿你确定知道,自己在说什么吗?

“楚家虽然落没了,但还是有些朋友的,”楚仙白淡淡地发话,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但是透出一股发自于内心的傲气。

“我的事儿太大,你取消不了的,”陈太忠摇摇头,别说现在的楚家了,就算巅峰时期的楚家,怕是也接不下覆灭巧器门的恩怨。

楚仙白明显地愣了一下,然后才笑一笑,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如你能答应,从此以后只对兽修出手,不对人族出手,再大的恩怨,楚家帮你挡了……人族不能再自相残杀了。”

陈太忠还是摇摇头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不是小看楚家,你们真的挡不住。”

楚仙白无所谓地笑一笑,又摇摇头,“得罪了哪个真人?”

真人是玉仙了,他依旧说得不紧不慢,有一副成竹在胸的雍容和淡然。

这才是楚家的底蕴,虽然只有两个天仙,但是作为一个出过众多真人的家族,又是死死顶在人兽第一线,口碑极佳,有不怕真人的底气。

陈太忠只有报之以苦笑了,“得罪了……很多真人。”

“咝,”楚仙白的表情,终于不再雍容,他倒吸一口凉气,好半天之后,才摇摇头,“一枚千年墨玉果,换我楚家三颗青尊果,太多了,你有几颗墨玉果?”

“只有一颗,”陈太忠其实还有墨玉果,但是他不会再多说了,反正老易那里还有两颗,现在哪怕一颗换一颗也行。

当然,交换之前,搞一搞价还是很有必要的,虽然他并不擅长搞价。

“这样的话,那还真是遗憾了,”楚仙白歉然一笑,“你也知道……”

“答应他,”就在此刻,那沉默半天的太上,冷冷地出口。

“好吧,”楚仙白看她一眼,点点头,又看向陈太忠,“带了墨玉果来吗?”

原来你也是怕死的,陈太忠心里微微鄙视一下太上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“不敢带在身边,八尺居士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。”

他在说谎,墨玉果就在他的储物袋里,但是想到逍遥门那老妪的谨慎,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效仿一下——八级天仙都那么谨慎,我这三级的,谨慎一点不丢人。

楚仙白微微颔首,表示自己理解,然后抬手一拍,“来人,恭送贵客,我侍奉太上,就不出去了……”

还是领人来的那俩,把陈太忠领出了楚家。

八尺居士在门口不远处,背着手走来走去,猛地见他出来,惊喜地迎了上来,“那个……谈成了吗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示意他跟自己走,走了一段才发问,“楚家太上……到底是几级的?”

“六级天仙,你见到她了?”八尺居士惊讶地看他一眼,“不过楚家忠义传家,当有一些其他的臂助,据说……甚至可以威慑真人。”

“灵宝?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灵宝可是玉仙使用的器物。

“嘿嘿,”八尺真人讪讪地笑一笑,也不回答……有些话没办法说。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强求,他能看清对方的表情,就足够证实某些猜测了。

这种大家族,有些可以仗恃的外物,真的不足为奇——刚才那太上给他的感觉,绝对不是中阶天仙那个层面的。

所以他也不想再纠结此事,“你回吧,楚家可能马上会找你……”

事实上,楚家现在也在讨论他,楚仙白疑惑地问太上,“三换一,咱们是不是亏了点?”

“就算不换,也马上保不住了,”太上面无表情地发话,然后又轻叹一声,“你不会以为,我真的怕死吧?”

“可是此人……”楚仙白犹豫一下,然后还是鼓足勇气说了出来,“此人的来路成谜,我还没有去落实。”

青尊果不是楚家最珍贵的东西,但绝对是最看重的,一旦流落到妖修手中,不但自家不服气,千年的清誉也会毁于一旦。

“那咱们也是换给了人族,”太上又叹一口气,沉默片刻之后,她又说一句,“你随便查一下吧,此人来历,应当不简单……”

陈太忠跟八尺居士分手之后,正在赶回院落的途中,猛然间,前方人潮涌动,有怒骂和呐喊声传来。

这是发生了什么?他探头一望,才看到有几个长着牛头的家伙,正拿着棍棒,驱赶路上的行人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擦,不是这样吧?”

小飞云的城里,不是不许兽修进来吗?

当然,这牛头人是自东而来,是大飞云城的方向,也就是说,人家是走两个飞云城之间的城门过来的,不是从小飞云的城门进的。

但就算这样,小飞云的人也有点不能接受,有人冲上去,大打出手,还有几个人,直接飞到了空中——通常来说,城市的上方,是禁止天仙飞行的。

天仙都要忍不住了,情势的紧张,可见一斑。

“大家安静,安静,”兽修的队伍里,也飞起一人,站在空中大声地发话,“来的是兽人盟友,不是兽修,大家看清楚了。”

他嘴里说兽人盟友,但是看那些牛头人下手,却一点“盟友”的觉悟都没有,棍棒落下去的地方,血肉横飞骨断筋折。

队伍的中间,是一个长了狼头的家伙,他站在一只巨狼的背上,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见到道路实在拥堵,它大喊一声,“孩儿们,对再不让路的家伙,杀无赦!”

尼玛,你已经是杀无赦了好不好?陈太忠看得血气直往上涌。

飞云城里桀骜不驯的家伙也很多,当然不吃这一套,冲上去就乒乒乓乓地打做了一团。

陈太忠运起灵目术,左右看一看,发现没人注意自己,于是一掐隐身诀,登时消失不见了。

他不是个爱管闲事的,事实上一直以来,陈某人活得都非常自我,但是兽人的行径,真的是彻底激怒了他,若不是担心被别人认出来,他直接就杀上去了。

目前冲突的双方,还限于灵仙,天仙级别的修者,只是在虎视眈眈地对视。

然而,人族的强者终于出手了,就在一个兽人恶狠狠地砸向一个倒地的老者时,空中凭空出现一条人影,一道寒光掠过,一颗斗大的牛头飞了起来。

它手中手臂粗的玄铁棒,也被砍做了两段。

那身影电射而去,大家甚至没有看清此人的相貌。

“混蛋,竟然偷袭!”狼头的家伙大喊一声,眼睛也红了,“都给我上,不要留手!”

它的身侧,四个兽人腾空而起,就要向远处的天仙扑过去。

“统统住手!”就在此刻,一道白芒掠了过来,白芒散去之后,空中出现一个白衣的书生,一股气势凌厉无匹地压了下来,“谁再动手,死!”

书生的仪表和风度都没有问题,遗憾的是,他有一只眼上蒙了眼罩,令人忍不住扼腕——一副好皮囊,可惜是个独眼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