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四十四章 楚家有太上

不在城里住?于海河听到这话,是要多失望有多失望了,走出一段之后,才轻声发问,“叔父,真不在城里住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然后侧头看他一眼,“怎么,想住在城里?”

于海河迟疑一下,然后点头,“我长这么大,还没住过客栈呢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“以后有你住客栈的时候。”

“小主人,以后遇到刚才那种拉人的客栈,要千万小心,”吴伯也发话了,他是江湖走老了的,趁机给小主人上课,“无事献殷勤……最好敬而远之。”

“可以住别的客栈吧?”于海河还是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叔父。

“今天不行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出城住,你易叔一个人在城外呢。”

“哦,”于海河拉长了声音,狠狠地点两下头,一听这声音,就知道小家伙在想啥。

“哦你个头,”陈太忠一抬手,冲着他的斗笠拍一下,“这是天下雨,大家最好汇合起来。”

“我懂我懂,”于海河嘎嘎地笑了起来。

你小子欠揍?陈太忠就待再给这家伙一下,不过又想一想,也懒得动手,免得这小子越想越歪。

老易在城外五十里,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,甚至连火都没生,见他们回来,也没什么表示,只是淡淡地点点头……

一宿无话,第二天依旧下雨,陈太忠三人再次进城。

临近中午的时候,他来到了昨天那破落的院子前,八尺居士已经等在了那里。

见他来了,八尺居士主动递过去一块玉简,“这就是楚家近些年想做的事情了。”

陈太忠接过玉简扫一下,只有寥寥不多的十几行,有寻人寻物的,也有杀人杀妖的,还有求属性功法的。

他看完之后,看一眼对方,“这东西你哪儿来的?”

“楚家内部的任务堂,有些任务不合适对外公开,”八尺居士很随意地回答,“但是事实上,外人是可以接楚家的内部任务的……只要你拿得到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玉简上有些任务,确实不合适公开。

比如说寻找楚家九百年前失踪的天仙,外人可以知道,这个人失踪了,但是任务一旦公开,那就是楚家官方承认此人不见了——或者说楚家认为此人还没死。

他的注意力,在其中一项任务上,“寻找延寿药物……什么意思?”

“延寿药物,谁不想要呢?”八尺居士很随意地回答,“大家都知道,楚家太上冲击高阶天仙失败,时日也不多了。”

这样的任务,也只能在楚家内部发,哪怕外界都知道,楚家的太上时日无多,但是一旦做为任务发出去,那就是正面承认了,所以不能发。

“我可以接这个任务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需要找谁?”

“你有延寿药物?”八尺居士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不是开玩笑的吧?”

他这副表情很正常,因为……延寿药拿到哪里都是宝物,一般人拥有这东西,真的要小心别人杀人越货。

陈太忠微微颔首,又重复一遍自己的问题,“我是问你……需要找谁。”

“我是真要确定一下,这个玩笑不是随便开的,”八尺居士的表情极为认真,“楚家求此药很久了……你要是骗了我,我是必须要跑路,但是你也要倒霉。”

陈太忠当然有自信,他迟疑一下回答,“只能服用一次的延寿药,对方可能服过了,不能说我带的不是延寿的吧?”

“这个当然,他不能用,其他人还能用嘛,”八尺居士很干脆地点头,同时轻轻地松一口气,他一直担心,对方在忽悠自己。

知道对方真的有,他的心思就活泛了起来,“那我尽量帮你撮合成,咱俩就算两清了,对吧?”

陈太忠看他一阵之后,微微颔首,“好吧。”

“不是我要抢你的功劳,”八尺居士讪讪地一笑,耐心解释,“谈还是你们谈,但是交任务,还得有个中间人,否则……你怎么知道楚家内部任务的?”

“我都知道了,快去办,”陈太忠一摆手,也不多说。

不过,待对方走后,他马上吩咐于海河,“你和吴伯先出城,万一遇到情况,撑起护符来,往易叔那里跑就对了。”

“我的护符灵气不多了,”小于干笑一声,伸出一只手,“叔父,您登仙以后,是不是该给新护符了?”

“我真是欠了你的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嘟囔一句,他原本是想过一段时间再做,不过小于都开口了,他也不好意思拒绝。

做块护符不难,难的是灌输灵气和滴精血,已经是天仙的陈某人,做此真的是轻车熟路,用了不到半个小时,就做出来一个护符。

时间有点仓促,但是效果绝对比灵仙时做的护符强很多。

能强一些就行了,你不能要求我太多吧?陈太忠将护符递过去,“尽管用,不用给我省,万一我晋阶中阶了,再给你做新的。”

“谢谢叔父,不着急,”于海河和笑着回答,接过护符转身离开。

看到他俩走了,陈太忠这才布置一个简陋的聚灵阵,盘腿打坐,同时不忘了吞两颗丸药——补充精血的。

那瘦小老头去谈事,一旦消息传出去,他非常怀疑,会不会遭到别人的围攻。

可延寿的药物啊,对谁不是诱惑呢?

所以他必须尽快把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,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局面,万事想得差一点,准备得充足一点,这并不是坏事。

下午的时候,八尺居士再次前来,“沟通好了,楚仙白想跟你面谈。”

“你带路,”陈太忠一抬手,又随口问一句,“楚仙白是太上还是族长?”

“族长,”八尺居士淡淡地回答——这家伙对小飞云,还真不是一般的陌生,“不过他能决定,跟你换什么什么,怎么换。”

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尽快安排。”

“不用安排哦,现在跟我走就行了,”八尺居士转身向外走去。

他是飞云通,争取一点便利,真的不在话下,不多时,他就带着陈太忠到了楚家门口。

楚家在城内,分别占了四个大聚居区,东南西北各一,这次来的是北门附近。

八尺居士放出一只通讯鹤,不多时,门里走出两个人来,一男一女,冲他点点头,也不多说,然后冲陈太忠一摆手,“贵客请。”

门口也有门卫,见状根本不问,任由两人将人带了进去。

穿行过几个大院落之后,来到一个不大院子,才一进院子,就听到有人发话,“好了,你俩可以退下了,贵客请进。”

声音来自一所极大的房子,陈太忠也不等对方多说,几步来到房子门口,一抬腿就走了进去。

房间里的光线不甚明朗,一个枯瘦的老女人,盘坐在一个高台上,旁边是一个中年男人,正在给她沏茶。

见到他进来,那中年男人放下手中的茶壶,站直了身子,微笑着点点头,“贵客海涵,我忙于侍奉老祖宗,未曾远迎。”

陈太忠并不搭理他,而是将目光放在老妇人身上,沉吟一下方始发问,“可是楚家太上当面?”

这女人是实打实的六级天仙,应该就是楚家修为最高的那个了。

老女人闻言,张开眼睛看他一眼,然后微微颔首,缓缓发话,“很厉害的年轻人啊,一身上古气修传承,精纯无比。”

这一眼,真看得陈太忠毛骨悚然,他只觉得,浑身上下被对方看了个通通透透,那种感觉,就像初次遇到邓蝶,被灵目术扫视一般。

但是灵目术跟这一眼相比,又有点小儿科了,他眉头一皱,“你到底是何人?”

这一眼,根本不是一般中阶天仙能使出来的。

“这正是我家太上,”中年人轻咳一声,然后一摆手,“贵客请坐,我便是楚仙白。”

旁边摆了两张椅子,一张桌子,桌上一个白色玉壶,壶口处冒着淡淡的水汽,玉壶旁还有两个茶碗,氤氲的水汽散在空中,透着一股清香,说不出的空灵。

“坐就免了,我是来谈交易的,”陈太忠也一拱手,心里警惕到了极点,这老女人实在是有点可怕,他不想离她太近,“听说楚家在收延寿药物,特来交换。”

中年人看一眼老女人,发现她没什么反应,于是点点头,“不知贵客有何药物?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地回答,“千年墨玉果。”

“千年墨玉果?”中年人的眼睛一亮,这东西不是药物,是药材,生服都可以增寿五十年,“可否出示一下?”

陈太忠当然可以出示,他也不怕出示,但是他眉头一皱,“楚家不听一听我想要什么?”

先谈买卖,谈好了,咱们再验货。

他并不是个小心谨慎的人,但是楚家的太上,给他的感觉很不好,他就要把合同先敲定,再谈预付款交货什么的。

楚仙白也是个玲珑人儿,能当了族长的,都不会太差,他先是一错愕,然后就是微微一笑,“正是要请教,阁下想要什么?”

“三颗青尊果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