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四十三章 简单粗暴

“我跟你很熟吗?”对八尺居士的辩解,陈太忠报之以冷笑,“跟我走吧……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开我的玩笑?”

你不要这么开不起玩笑行不行?八尺居士彻底无语了,他冲掌柜的使个眼色:你帮忙说说话啊。

掌柜的其实也挺烦这厮的,平日里总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,不过不管怎么说,大家都是在小飞云城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,些许的香火情,总是有一点的。

于是他轻咳一声,“这位上人,小二无礼,我们会惩罚他,也免了您的费用,可是这门框,我不好向老板交代……您可怜可怜我,成吗?”

“哦?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“如何可怜你?”

其实他完全可以丢出灵石砸人:哥们儿不差钱,有钱,就是这么任性。

但是他认为,店家跟这个什么居士可能有猫腻,他就不愿意拿灵石砸人,省得被人看成是傻瓜——人家偷偷挑拨你俩斗了一场,结果你还要赔灵石。

“先谢谢上人了,”掌柜的笑着抬手拱一拱,然后指一指八尺居士,“这位居士,也是小飞云的名人,他得罪了您……给他个赎身的机会,成吗?”

门框什么的,不值几个钱,他自己也出得起,他能借此开口帮八尺居士求情,就足够了,对方答应不答应,那是另一说了——反正店里追讨赔偿了,就维护了店子的形象。

“是啊,这家伙好酒贪杯,做奴仆容易坏事,”旁边有人出声帮腔。

陈太忠也是临时起意,才做出的这个决定,收对方做奴仆,是次要问题,他主要想体现的,是“以牙还牙”的思路。

既然有人开口求情,又有“好酒贪杯”的名声,他就觉得,这人做奴仆,也未必就靠谱,于是侧头看一眼于海河,“你怎么看?”

于海河是赤子心性,又有点中二,他想一想回答,“全凭叔父做主……不过,带这么个缺弦儿的奴仆在身边,我也感觉挺不放心的。”

八尺居士闻言,登时脸涨得通红,什么时候游仙也敢对他评头论足了?用的还是“缺弦儿”这种形容——小屁孩儿你知道什么叫游戏人生吗?

然而,尴尬归尴尬,他还不敢计较,不管怎么说,对方的意思是,不想要他做仆人,这是大好事,这时候他再出声,那可就是真的缺弦儿了。

倒是旁边时不时传来两声窃笑,让他这个号称游戏红尘的中阶天仙,脸上有点挂不住。

“既是这样,就可怜你一次,”陈太忠点点头,看一眼掌柜的,又看向瘦小的老头,“许你赎身,现在说一说吧,你认为自己值多少?”

这年轻人,还真不好斗啊,八尺居士现在,也只有苦笑了,赎身的价码由自己开,那当然是好事,但是有最后一句话,他合适开得低了吗?

不过,他终究是号称游戏红尘之辈,自嘲这个技能倒也熟练,想一想之后,苦笑着回答,“也就是三五个灵晶吧,我好酒贪杯喜好赌博,就不值几个灵石。”

三五个灵晶,这哪里是中阶天仙的价钱?初阶也不止这一点啊。

“只值三五个灵晶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这点价值都敢欺负我,那你的意思,是说我连三五个灵晶都不值了?”

咱不带这么偷换概念的吧?八尺居士有点挠头,他想说自己有眼无珠来的,不过想一想,一味地图省灵石,没准真把对方惹恼了。

其实从某个角度上讲,他也是很光棍的主儿,于是一摊手,“你是贵人,跟我不能比……这样,你开个价钱吧,认为我值多少?”

陈太忠看了他一阵,才缓缓发话,“三颗青尊果,放你走路。”

“为青尊果而来?”旁边的围观者又是一阵嘀咕。

更有一个人不耐烦地发话,“青尊果只在城主那里,多少人换都换不走,我劝上人还是换个条件吧。”

“想换青尊果,莫不是妖族的探子?”有人的话,说得更难听。

“你们别胡说,”八尺居士猛地大喊一声,“这位上人用的神通,是雷电属性的,妖族什么时候跟雷修关系这么好了?”

“算你有点眼色,”陈太忠点点头,对这老头生出点好感来——虽然做事混蛋,说话倒也还算痛快,“怎么样,能不能弄到?”

“弄不到,”八尺居士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不过你来历清白,我可以帮你问一下,什么样的任务,能从伯爵府换来三颗青尊果。”

楚家早就被降为子爵,但是小飞云的人称呼楚家的时候,还是用“伯爵”,反正楚家现在也有天仙的,称得起伯爵。

“门外谈,”陈太忠一抬手拎起他,冲进了茫茫的雨雾中,至于昏倒在一边的八级灵仙,他看都不看一眼。

于海河看一看这灵仙,一努嘴,“吴伯,给他留点灵石买药。”

他这做派很大气,但是老吴想一想,抠抠缩缩地丢下俩中灵,“算你运气,冒犯了小主人还能活着。”

两人电射而去,饭店里的人面面相觑:这小飞云最近,又要不太平了?

陈太忠拎着小老头飞奔,也没走多久,看到路边有一处废弃的院落,直接冲了进去,找到一间还剩半个顶棚的房舍。

进了房舍,他将人往地上一丢,“青尊果很难获得吗?”

八尺居士身上还是有些许灵气的,滚了两滚之后,护住了自己不受伤,然后他才抬头苦笑一声,“关键是身份认证的问题,楚家不希望这青尊果流进妖族。”

“我不听这些,”陈太忠摇摇头,眼中透出一丝杀气来,“我就问你一句……你能不能得到青尊果?”

“弄不到,”八尺居士很干脆地摇头,“想在飞云城立足,最好不要打听尊果的消息,我最多能帮你了解一下,楚家最近有什么高难度任务……你可以自己去谈。”

“看把你能的,”陈太忠走上前,冲着他的肚子就是狠狠的一拳,趁着对方张嘴之际,丢一颗丸药进去,“快去查,这毒药一天之后发作。”

一边说,他就一边抬手,将对方的禁制解开。

八尺居士悄悄地鼓了两下肚腹,想将毒药偷偷逼出来,但这是徒劳的,毒药入喉,登时就化作了一股气,散入了全身各处。

这次真得拼老命了,他暗暗地叹口气:早知道这初阶天仙如此威猛,他怎么敢去抢人家的酒喝?

不过,那酒的滋味,还真的不错啊……

处理完这档子事,陈太忠带着于海河和老吴继续逛街,至于说天在下雨,那就是小事了——就算不外放灵气,三人也都是戴着斗笠的。

下午时分,三人再次领教了小飞云城里的说话方式,真的是直来直去。

不过没过了多久,接待三人的小摊贩,态度就逐渐开始好转:部分人已经知道,八尺居士栽在了这三人手上。

小飞云说小不算小,但也真的不大,酒店又是一个消息传得极快的地方,城里又出现个猛人,一般人都会留意一下。

必须指出的是,这城里并不像一般人说的那么秩序井然,楚家只有两个天仙,根本维护不过来——秩序这么好,是靠大家的努力,很多强势人物,都很珍惜这块栖身之地。

真有强势人物惹事的话,只要做得不太过分,大家也就容忍了。

像陈太忠贸然出手,却并没有惹来制裁,这就是因为,别的强势人物,认可了他的实力——城里能一招制住八尺居士的,还真不多。

只要他行事不要太过,旁人就不会干涉。

就是陈太忠跟于海河说的那样,这世道,终究是要靠拳头来说话的。

逛到天擦擦黑的时候,路过一个客栈,客栈的小二主动上来揽客,“三位,住店吗……呦,是您三位?请稍等。”

说完之后,他一转身就跑了回去。

“这什么毛病啊,”陈太忠哼一声,摇摇头继续走路,啥话都没有,就要我们稍等?

不成想,没走几步,身后刮风一般追过一个人来,胖墩墩的样子,嘴里还大喊,“三位,选好下榻的处所了吗?”

“没有,”于海河心直口快地回答。

“话多!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才又看向那胖子,“我们安排好住宿没有,关你什么事?”

这话挺不客气,但是胖子并不以为然,他笑眯眯地回答,“您三位有意入住的话,我可以安排减免些费用。”

“我们像是差那俩灵石的?”老吴抢先发话了,然后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去,没兴趣!”

那位不看他,而是直视着陈太忠,“小人斗胆问一句,上人是否要在飞云城常住?”

陈太忠淡淡地吐出四个字来,“有话直说。”

“小人的东家,仰慕上人已久,”胖子讪讪地一笑,“上人若是常住,我们可以免费提供食宿……不是在客栈,是独院!”

陈太忠微微点头,很平淡地问一句,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……”胖子犹豫一下,搓一搓手,最终还是壮起胆子回答,“只需要上人有空的时候,帮忙震慑一下宵小。”

我说呢,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,原来是看中我的修为了,他一摆手,“我对这些事没兴趣,我们也不在城里住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