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四十二章 收奴

要说陈太忠胆大起来,那真是胆大,什么飞云城内不准动手,他根本不放在眼里。

至于说这家饭店的老板是个能人,他更不会在意。

想他还是中阶灵仙的时候,就敢在鉴宝阁内杀人,现在都是初阶天仙了,他还怕个什么?

最关键的是,对方不但极其无礼,还是中阶天仙,不先下手的话,没准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——他可不能保证,这人是不是饭店老板请来的。

这次出手,他用了一成的灵气,但是相当集中,只针对此人胸口。

那中阶天仙敢贸然出手,肯定也有防范,见状才待冷笑,猛地眼睛一睁,像是发现了什么,但是这时,一切都来不及了。

只听得“嗵”的一声大响,他整个人就飞出了饭店,饭店的门楣甚至被撞塌半边。

陈太忠身子一晃,也不见了去向,下一刻,人影一闪,他又回来了,手里拎着一个人,正是被他击出去的瘦小老者。

他手一抬,就接连给对方下了禁制,然后干脆利索地上了禁灵锁,随手往地下一丢。

饭店里登时就鸦雀无声了,心说小飞云又来了个猛人?

敢在小飞云城里动手的人,真的不多,但也不是绝对没有,这里汇聚了大半个中州的亡命之徒——甚至还有来自西疆等地的。

现在看来,此人倒也有狂妄的资本,认识这瘦小老头的人不少,一个照面就被擒下,可见真的不是猛龙不过江。

刚才出言呵斥于海河的艳丽女修,脸色在瞬间变得煞白,她已经吃完饭了,要了一壶茶在喝,其实是等着看好戏,希望店家找了高手来找回面子。

见到大名鼎鼎的中阶天仙八尺居士,被斗笠人随手擒下,她真的有点后悔刚才的冒失了。

我该找个机会,不着痕迹地溜掉,她暗暗地做出了决定。

“你……你居然敢动手?”这时,那陪同瘦小老者的人才反应过来,此人煞是年轻,修为是八级灵仙,他指着陈太忠,不可思议地大叫。

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,那真是出离愤怒了,但是他也只敢站在那里叫——中阶天仙都失手了,他算什么?

“聒噪!”陈太忠一个神识击出,直接将此人击晕,然后冷哼一声,“蝼蚁!”

“这位上人,”掌柜的邮硬着头皮出现了,他走上前来,拱一拱手,“此处是用餐的场所,还请为我家主人留点面子。”

“怎么就能……给你家主人留点面子呢?”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发问。

看他果断动手的模样,掌柜的已经将其列为“极不好惹”的一类了,他相信哪怕主人在场,也会选择暂时的避让——没办法,这人太生猛了。

八尺居士在小飞云城也是号人物,有多不好惹,他是最清楚的了,战斗力不能说在中阶天仙里拔尖,也是普通水准,绝对不是那种只有修为没战力的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敢在饭店里随便去动别人的酒,也不怕饭店老板怪罪。

有鉴于此认知,掌柜的小心翼翼地回答,“你们之间的恩怨,还是到外面解决好一点,在这里动手,影响我家生意就不好了。”

陈太忠表情怪异地发问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还是我的不对了?”

掌柜的见这货如此不讲理,也有点恼了,少不得冲着门框一努嘴,“您可是把我家的门框弄坏了,这也得有个说道吧?”

跟我讲理?陈太忠本来要翻脸,想到此次来飞云,是要找楚家买青尊果的,不宜多事,于是冷哼一声,“你能先向我证明,这小矮子是不是受你们指使,来挑衅我的吗?”

你这不是开玩笑吗?掌柜的听得火气越发地大了——八尺居士可能受我家指使?

不过,他既然执掌这个门店,也是思维缜密之辈,对方连八尺居士都不认识,那么肯定是外地来的强龙。

既然是外来强龙,此番撞塌门框,依旧不是有意的——说句实话,八尺居士这次出现的时机,委实有点凑巧,对方的过激反应,似乎也有一定道理。

所以他强忍怒火,耐心地解释,“八尺居士在小飞云也很有名气,阁下何不去找人了解一下……如此妄自揣测,岂不有损你高人的名头?”

“八尺居士一生好酒,小飞云的人都能证明,”有食客看不过眼了,坐在那里发话,“他毛病不少,好赌贪杯没正形,但是很少欺负人。”

“就是啊,”旁边响起一片附和声。

“很少欺负人,我怎么就见他要抢我的酒葫芦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对别人的口碑,一点兴趣都没有,他只注重现实,“觉得自己中阶天仙了,就可以为所欲为了?”

周围的人闻言,登时不做声了,这个事儿要严格说起来,还真是八尺居士的不对——跟人家没那个交情,拿人家酒葫芦做什么?

“想喝酒?我给你一杯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倒出了差不多七八钱的酒,然后端起酒碗,冲着地上的八尺居士就泼了过去。

“哈哈,”地上死人一般的八尺居士猛地动了,他笑一声,身子调整一个角度,张嘴一吸,一杯酒全被他吸进了嘴里,竟是点滴不漏。

然后他咂巴一下嘴巴,长笑一声,“果然是好酒啊,哈哈……我艹,你下毒!”

他眉头微微一皱,坐起身子来,看那架势要化解毒性,不过下一刻,他又是一怔,“不对,不是毒,这是……冰火两重天?”

陈太忠用灵目术一扫,就发现了奥秘,此人现在的灵气,还被下着禁制,不过小腹处有一团极强的灵气,在向全身游走,使得他全身也布满了灵气,就像是没有受到禁制一样。

左右不过一个障眼法罢了,陈太忠心里暗暗哼一声,也不在乎对方的装疯卖傻。

“呦喝,还会灵目术,”八尺居士感觉到了对方在扫视自己,也就不再作怪,而是站起身来,冷哼一声,“小家伙,够歹毒啊,我无非想喝点酒,你就用神通招呼我?”

我跟你有那份交情吗?陈太忠看他一眼,也懒得辩解,“不服气?”

周围的食客登时哗然,大家真的不知道,堂堂的八尺居士,怎么一个照面就栽了,待听说是斗笠人使出了神通,这才心里释然。

但是,下一个问题就来了:天仙就可以使用的神通……这也太强悍了一点吧?

尤其是这位使用神通,根本不带含糊的,招呼都不打。

“服气,”八尺居士笑着点点头,然后猛地一跳脚,“我凭什么服气,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,你直接放神通?嗯……还是雷电属性的?”

他刚才拿酒葫芦,确实是比较小看这个初阶天仙,而且他也习惯不请自拿了,不成想被对方直接拿下。

事实上,他是也用灵气防身了,小飞云城里,不讲理的主儿太多,不得不防。

但是他真没想到,对方不但敢在城里动手,而且出手就是神通,他护体灵气用得不是很多——仅仅是能防住普通初阶天仙的进攻罢了。

他甚至想到,对方若是敢出手攻击,那结果定然是无功而回,这场面该多有意思——我八尺想喝的酒,就没有喝不到的!

不成想,装逼不成反被打脸,尤为可气的是,对方用的还是雷电神通,他不但中招,而且直接被麻痹,僵直了一下。

有这一刻的僵直,他就被下了禁制,细想起来……真是满满的不服气啊。

“哈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有种你再多说一个字?”

他就见不得这种倚老卖老,还自我感觉特别的主儿,还是那句话——我跟你很熟吗?

他是笑着说话的,但是八尺居士却感觉到了极为浓烈的杀机。

而且,他体内灵气的运转,也被对方看到了眼里,这一刻,就算他想冒充自己没有受制,那都是不可能了。

于是他收起那套嬉笑的嘴脸,抬手拱一拱,却是不敢再说话,他真怕对方抬手杀人。

见这厮老实了许多,陈太忠才哼一声,“居然敢抢我的酒,眼瞎了……待我想一想,怎么处理你。”

酒是南宫家的独门酿制,珍稀是很珍稀,但是对中阶天仙来说,也不算个什么,他恼火的是对方不问自取——这跟抢劫何异?

打个招呼的话,陈太忠也不会小气到一点都不给,可是对方如此地目中无人,就算不说抢劫,陈太忠也要叫这个真——在你眼里,我算什么?

在你眼里,我算什么?这个基调定下,剩下的就好说了,以牙还牙而已,他点点头,“我侄儿正好缺个奴仆,就是你了,现在……跟我出城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站起身来,丢两块中品灵石在桌上,“结账。”

“你收我做你侄儿的奴仆?”八尺居士张大了眼睛,他不可置信地指一指自己,又指一指于海河,“游仙的奴仆……你确定要这么侮辱我?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,我侮辱你了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淡淡地发话,“你既然眼里没我,我何须眼里有你?装逼被雷劈,这是天经地义。”

“我那……我那只是玩笑啊,”八尺居士觉得自己很委屈——他一向以游戏红尘自居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