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四十一章 暴躁之城

飞云城原本是楚家的封地——楚家成名的时候,也曾是伯爵,所以城名飞云。

不过天魔入侵那一场大战,楚家损失惨重,后来两天仙陨落,甚至比称号家族还不如。

正好兽族对楚家,是相当地不满,两相作用下,楚家去伯爵号,保留子爵号,而子爵只能保留城外少少的一点封地。

于是飞云城,就再也不是封号家族、楚伯爵的城市了,里面的外来户越来越多。

所以楚家的主府,搬到了城外,城里就是保留个楚宅。

但是后来的飞云城主不答应,几任城主都不答应:楚家劳苦功高的,怎么能到城外住?

明白的人心里都清楚,不是他们不想把楚家撵出城,而是不敢撵出城——楚家一旦出城,飞云城的战力最少要损失一半。

楚家在的飞云城,和楚家不在的飞云城,就差这么多。

楚家是没落了,但是楚家的口碑,是几代人、八九个真仙打出来的,大家服气,在人族中号召力极强——兽修也不敢不服。

所以后来,楚家主体虽然是搬到了城外,但是飞云城在城外特地划出一块地,供楚家再建了一座小城,小城和大城之间,有城门相通。

确切一点说,就是楚家紧邻着飞云城,建了一座副城,人称小飞云。

尤为有意思的是,进小飞云城,是不查身份玉牌的,只查身上是否有妖气。

不过从小飞云进飞云城,那道城门可是查身份的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传说小飞云城里,躲着不少穷凶极恶之辈,楚家也不怕承认这一点,他们很明确地表示:一旦再发生人兽之战或者位面之战,这些人派得上用场。

这话也只能楚家说,而官府和门派还不好叫真。

反正楚家的忠义血勇声名远扬,没落也是在那里明摆着的,没必要太过担心。

就是这么一种情况下,陈太忠带着老吴和于海河,昂首进了小飞云。

确实没人查身份,他们甚至连斗笠都没摘,只是一道白蒙蒙的光扫了一下,守卫根本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——鲜有兽修敢作死进城。

想一想老易的反应就知道了,她是妖王后裔,有变幻气息的法门,都不愿意来触霉头。

小飞云说小,其实真不算小,足有青石城那么大,里面遍布各种店铺,热闹异常。

于海河很是兴奋,由于受到两个叔父的影响,他很久没有进过城市了,而再往前的日子,他跟吴伯相依为命,埋头在镇子上修行,也很少进城。

此次进城,他拉着陈太忠的手,“叔父,好好逛一逛吧?”

“逛一逛吧,”陈太忠觉得孩子也挺不容易,每天只知道修炼,没有享受过其他乐趣,此番既然来了,就由着他好了。

飞云城的铺子和集市都很热闹,有意思的是,戴了斗笠、面具和面纱的人极多,施施然地四处闲逛。

这里的人说话也很冲,有时候非常呛人,动不动就吵起来了,三人逛了半天,遇到了起码不下十起吵架的事儿。

眼瞅着中午了,陈太忠带着二人进了一家饭店,点了一些饭菜吃起来。

多久没有过这么闲适的日子了?他一边等着上菜,一边看着店铺外川流不息的人群,心里生出了点感慨,少不得摸出一个葫芦,往酒桌上一放,打算好好地放松一下。

于海河坐在椅子上,好奇地东张西望,“叔父,这里的人,脾气都好暴躁啊。”

“这里很多犯事儿的人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这种人都比较有脾气……反正咱不招惹人就行了,不过,咱也不怕人招惹。”

如此大喇喇地说话,确实是有点张扬的样子,可是其他人直接无视了——小飞云里,这么说话的人多了去啦。

“可是我看他们也都不动手啊,”于海河有点不明就里,“一说就是‘有种别出城’……楚家不是只有两个天仙吗?”

“小屁孩儿,嘴里注意点啊,”不远处一个艳丽的女修侧过身来,狠狠瞪他一眼,“这个城里,说别人可以,不许说楚家的坏话。”

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斜睥她一眼——你不会好好说话吗?

不过他暂时没有计较的意思,小于还是个孩子,受点磨练也好,当然,若是这个中阶灵仙敢大欺小的话,他也不介意大欺小一下。

“这我还真不知道,”于海河的性子没那么暴烈,也不怎么介意对方的嘲笑,“这位姐姐,能给解释一下吗?”

“你若敢在这个城里惹事,根本不用楚家出手收拾你,明白吗?”女修也是个心直口快的,刚才的骂人,只是她的说话方式而已,“很多人根本不介意多杀你一个……大家都很在意小飞云的稳定,明白吗?”

“明白了,”于海河点点头,又看陈太忠一眼,“我叔父从不进城的人,都要进来看看,这个地方确实不错。”

毕竟是中二少年,他这话有炫耀的意思:你别跟我得瑟,我叔父也是被通缉的。

那女修看陈太忠一眼,转身继续吃饭——她没觉得自己得罪了对方,连吵架都没有。

陈太忠对此也无所谓,难得有一个可以放下包袱的地方,何必跟蝼蚁叫真?

不多时,饭菜端了上来,陈太忠拿起葫芦来,给自己倒一碗酒,想一想之后,又倒给老吴了差不多半两的样子,“老吴,你也辛苦了,来点吧……这酒不能多给你。”

这是南宫家的酒,一般人吃不消,老吴虽然是四级灵仙,但是年老体衰了。

“笃笃笃,”小二敲一敲桌子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客官,自带酒水的话,要付费!”

尼玛,这些人都是怎么说话的啊?陈太忠一放酒葫芦,斜睥此人一眼,“你们这儿有这种酒水吗?你要有的话,我就不自带了。”

“我们没有,也不能自带,”小二大喇喇地看着他,“你要自带,就要出灵石。”

陈太忠听得火了,想一想自己难得享受一下,就遇到这种生瓜蛋子,于是看一眼老吴,“老吴,你先带小于出城……”

“嘿,想在城里动手吗?”那女修听得乐了,又转过头来,“知道这酒楼谁罩的吗?上人在这里,也不敢放肆。”

“老子杀的上人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,”陈太忠一拍桌子,眼睛一瞪,“蝼蚁,你给我闭嘴,要不我不介意碾死你!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瞪老吴一眼,“怎么,听不懂话?”

老吴见状,赶紧拉着于海河起身,正待往外走,饭店掌柜的见状,赶紧跑了过来,“这位客人,咱有话好好说行吗?”

“是我不好好说话?”陈太忠听得笑了,露出了雪白的牙齿。

“咱这里确实有规定,不让自带酒水,”掌柜的赔着笑脸发话,“小二也是执行规矩,您这么大的人物……犯不着跟他这种小人物生气不是?”

“这还像句人说的话,”陈太忠哼一声,看一眼店小二,“蝼蚁,我今天心情不错,不跟你计较,滚!”

店小二不做声,默默地退下了,当他听说,对方杀的上人都有百八十,就知道自己撞正大板了——小飞云里天仙不少,但是他真没看出来,眼前这位也是狠人。

饭店的名声在外,他靠着饭店,也习惯了对人态度不好,眼下自取其辱,也没地方说理。

他退下了,陈太忠斜睥掌柜的一眼,“我不差灵石,但是现在就要问你一句……自带酒水,收费吗?”

掌柜的讪讪一笑,“您的费用……我们不收。”

还是要收费,但是不收你的费。

陈太忠看于海河一眼,“看到了吧,这世道终究是要靠拳头说话的,回头好好修炼,要不然走到哪儿,都得被人欺负。”

那中阶女灵仙侧头看他一眼,心说你先狂着……看有没有人来收拾你!

别说,她左等右等,饭店还真没人来找后账。

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小二心里可是很清楚,这个仇报不了啦。

饭店老板的靠山很硬,不怕人闹事,但是也要看值得不值得,须知这是服务行业,讲究和气生财,对于那些不是有意找碴的天仙,饭店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否则的话,再强势的老板,也做不下去这生意,这里可是小飞云城,什么样的牛鬼蛇神都有。

更别说,还是他先冒犯客人在先,小小游仙敢对天仙如此说话,那是不折不扣的不敬上位者。

当然,若来客是专门找碴的,那别说一个天仙了,来三个天仙,店里照样接着。

陈太忠吃喝一阵之后,猛地感觉有点异样,侧头一看,却看到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。

然后又是哈的一声轻响,侧头一看,老吴的胳膊肘往桌上一支,托着下巴在打哈欠。

那就再多呆一会儿吧,陈太忠无可无不可——反正老易不怕下雨。

又过一阵,门外走进两人来,其中一个瘦小老头四下扫一眼,一下就看到了陈太忠桌上的酒葫芦,鼻子抽动一下,眼睛登时一亮。

下一刻,他走上前,探手向酒葫芦抓去,“好酒!”

“滚!”陈太忠轻叱一声,这次却是用上了束气成雷的神通——对方是中阶天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