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四十章 隐忧

接下来的几天里,老易明显地情绪不佳,等闲也不说话。

陈太忠也不招惹她,每到一处,他就照样竖起牌子来,收尊果。

尊果这个东西,在兽族里极其罕见,但是在人族,就相对地多一些。

这个玩意儿对人族也有点用,可以入一些药材,当然,相对于兽修的需求目的,人族这点需求,未免有点不上台阶。

所以过了几天之后,陈太忠又收到一颗紫尊果和两颗蓝尊果。

但是偏偏地,他就是收不到青尊果,哪怕是他已经拥有了三颗蓝尊果。

“墨菲定律,似乎可以改成陈太忠定律了,”他有点郁闷地吐槽,“运气总是这么糟糕,我可以假设一下,位面大战很快会到来吗?”

于海河听不懂他的专有名词,少不得问一句,“叔父,什么是墨菲定律?”

“就是你不希望发生的事情,肯定会发生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。

“那么……”于海河明显地疑惑了,“你到底希望发生位面大战呢,还是不希望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也懒得多说,“我只是希望,能尽快地收到青尊果。”

没过两天,四人路过辽原道,于海河和老吴异口同声地表示,想去老宅看一看。

不知不觉间,那买了没几年的房地,已经成为了他俩口中的“老宅”。

那就去看看呗,陈太忠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,这次穿越中州,并没有什么时间约束,只要能抵达西疆即可。

事实上,他也不是一定要去西疆,只是中州和东莽都呆不下去了,去西疆又能把小于平平稳稳地送进门派,仅此而已。

抵达沙洲之后,陈太忠并没有跟着去那块地——现在的中州,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一个禁忌,他不想引起任何人的关注。

于海河和老吴两天之后回转,两人的脸色,看起来都有一点怪。

“出问题了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发话,他有点不高兴,没眼色的人真的这么多?

“目前还没有,”于海河闷闷不乐地回答,“不过……郡守府下令了,要有田产和商产的修者,尽快上报家里的战力,有意不报者,没收相关资产。”

“这又是个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有点不理解——是风黄界的资产普查?

于海河怪怪地看他一眼,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,犹豫一阵,终于壮起胆子回答,“据说……据说不久的将来,幽冥界和风黄界,会发生一些位面重合。”

位面重合?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觉得口中有点发干,“那个啥……谣传吧?”

“听说是晓天宗的真仙推算的,其他四宗也认可,”于海河悄悄地又看他一眼,“具体时间没推出来,是位面重合嘛。”

在风黄界,“位面重合”这一概念,可真有点地球界科学的味道,大意就是说,两个位面发生了交汇,但是处于不同的维度。

就是说,这两个位面之间,一旦维度发生了错乱,就很可能直接贯通,这不同于外界入侵——不是入侵,是重合。

也就是说,这可能是全方位的重合,维度错乱得狠了,那就是全面战争。

如果可以选择得话,这种事情,幽冥界也未必愿意见到——赢了固然好说,失败了呢?

位面之间的全面战争,谁都没有退路,这里面的凶险,无法用语言形容。

但是于海河有一句话也没有说错,这种情况,很难推算出战争的爆发时间——也许是一年后,也许是五十年后。

若是维度没有发生错乱,两个位面擦身而过的概率,也是很高的。

反正沙洲现在开始统计修者的战力,是未雨绸缪,必须做的功课。

陈太忠愣了一愣,然后把他脑子里那点可怜的风黄界知识汇总一下,最终点点头,“那就随便他们吧,暂时不要管,大不了这处院子不要了。”

“就怕到将来,还要追究小主人,”吴伯愁眉苦脸地发话,位面大战之前,有人逃逸避战,被追究是正常的,会带来财物和名声的损失不说,运气不好,很可能面临通缉。

他很苦恼地表示,“万一被人惦记上了,小主人很可能面临跟老主人一样的困境。”

“小于是去宗门了,怕个什么?”陈太忠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这点东西咱们不稀罕,如果有人想算计得更多,哼……风黄界终究是靠拳头说话的。”

老吴点点头,再没别的话了,但是于海河眉毛挑一挑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陈太忠皱一皱眉头,“小于你想说什么?”

小家伙扭捏好一阵,才低声发问,“叔父,您那天说是……什么定律来的?”

“滚,要不我揍你!”

这一行四人走走停停,大约用了四个月的时间,终于走到了靠近西疆的碎叶道,一路上虽然从来没有进城镇,但是遇到的趣事多多。

不开眼的小蟊贼很多,可是遇到这两个天仙的组合,还真没谁敢贸然炸刺。

不过令陈太忠感到郁闷的是,蓝尊果他已经收了四颗,紫尊果也收了两颗,而青尊果却是死活不见踪迹。

难道这墨菲定律……真的存在?他是要多纠结有多纠结了。

然而,就在进入碎叶的时候,他得到了一个消息:飞云楚家有青尊果三颗。

为了得到这个消息,他花了两个上灵。

“飞云楚家?”老易最近倒是不跟他打冷战了,但是也很少说话,这次却难得地主动发话,“一母六真人的飞云楚家?”

“哦,真人?”陈太忠还真不知道,楚家有玉仙,“封号家族?”

“岂止是封号家族?”于海河闻言,登时就嚷嚷了起来,“叔父你来风黄界时间尚短,这楚家在中古,可是不折不扣的西疆强力家族。”

楚家以身法见称,战力也极为不俗,数千年前就镇守西疆,巅峰时期一家六个玉仙,还是同一个母亲所生。

西疆也是抵御兽族入侵的边疆,有楚家在,足足保了碎叶道千年多的太平,其中这一母所生的六个玉仙,就战死了五个,重伤了一个。

中古时代的终结,就是天魔入侵,人兽联合抵御,楚家更是战到几近于灭族,大战结束之后,楚家甚至只剩下了俩天仙。

就这俩天仙,也是一夜之间被人在斩杀,大家都猜是兽族干的,但是……没有证据!

按说这是,楚家这家族,就该降阶了,不过楚家在碎叶道的名气不小,关键是故旧也不少,没有人提这个碴儿。

现在的楚家,有两个天仙,封号家族不敢说,称号家族肯定算得上的。

于海河说得兴起,老易听得却不是很舒服,“风黄界的内斗,算什么本事?”

“你在东莽,居然也知道楚家?”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。

废话,有几个兽修不知道楚家的?老易心里狠狠地腹诽。

楚家没出什么了不得的人物,但仅仅是飞云楚家一个家族,就死死地挡住了西雪高原兽族的进犯,就连兽修谈起这个家族,都是相当地佩服,佩服他们的血勇,佩服他们的彪悍。

东莽的狐修,都对此耳熟能详。

不过同时,她也深知楚家对兽修的态度,“去楚家办事,我不能陪你了,他们家大半的前辈,死在兽修的手里,要不然也不会有青尊果……他们对兽修深恶痛绝。”

陈太忠闻言,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就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要说这青尊果,人族真的用得上,但是价值不是很高,兽族那里价值才高,高到宁可把青尊果收回来毁掉,也不让外流。

这是能铸就大尊的灵材,我得不到,也不能让别人得到,再成就一尊妖王!

人族这里不同,青尊果的价值也就一般,倒是有不少人收了青尊果,卖到兽族那边去。

久而久之,人族这里的青尊果,价格也上去了,但不管怎么说,人族市场上,青尊果还有个买卖的可能,兽族那边根本不可能。

尤其是有那些混在人族里的兽修,一旦发现尊果的动向了,不管最后是谁买了——抢!

玄仙的儿孙,都可能因此被抢——只要你尊果带得足够多!

也正是因为如此,逍遥门的老妪提醒陈太忠:你收尊果,小心被妖修打主意。

事实上,这样的事,陈太忠还真的遇到过,前一段时间,总有人一拨一拨的人,在他们一行人身边转悠。

遇到这种情况,都是老易主动出去打发掉了,他不能确定,这些人里,到底有多少是想打劫的,又有多少是妖修或者妖修授意的。

老易也不跟他讲这个,那么,他就不问。

但是这不代表他不知道,人族中买卖的尊果,最后有不少,还是流向了兽族。

那么,楚家手里能保存下一些尊果,原因也很简单了,他们不会卖给兽族——可能倒卖给兽族的人,他们都不卖。

楚家跟兽族的恩怨,真的是太深了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就连老易,一听说东西在楚家,都明确表示不去——很明显,她若是去了,只能是坏事。

陈太忠听了,登时心花怒放,心说这三颗青尊果,一定姓陈了,“走,去飞云城看一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