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三十九章 总是第二

陈太忠看到,对方似乎有意销售玉晶,他就给出个采购范围来——不管你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,你要是卖,我就敢买。

事实上,想到这老妪是逍遥门的上层,他希望能做成一笔大买卖——你总不会闲得无聊,跑来逗我们这些小家伙吧?

老妪不是来逗人的,但是她还是先问出了一个问题,“阁下出自哪里?怎么称呼?”

还是要查身份。

陈太忠当然不会报身份,“咱俩是做交易,你有我就买,没有你就走人,莫问来路,啊?”

对高阶天仙,他还是得客气点,不能说“滚”什么的,没办法,实力差得太远。

老妪不吃他这一套,她冷冷一哼,“我还就想问一问。”

“你确定要问?”终于,老易阴森森地发话,她看出来了,此事处理不好,又要开打了。

“这都什么长辈教出来的?”老妪不耐烦地皱一皱眉头,不过所谓人老成精,她也不会说太过分的话,而是变相解释了一下初衷,“有些东西,我是不会跟仇家交易的。”

话很有道理,至于说现在才解释,只能证明她也在小心谨慎地试探对手——若是对方没有让她感觉到压力,这点解释都不会有。

“那就不要交易了,”老易现在接过了陈太忠的活儿,她知道,若是让他谈,估计两句话就得打起来,“我们不会告诉你身份的。”

老妪愣了一愣,方始笑一声,不过这笑容出现在她鸡皮鹤发的脸上,怎么都给人一种不怀好意的感觉,“我若一定想知道呢?”

“唉,”老易叹口气,沉默片刻才回答,“那你一定会后悔的,我从来不骗人……你确定要这么做?”

老妪皱着眉头,想了好一阵,才笑了起来,“现在的年轻人,脾气都够糟糕的……老婆子只是开个玩笑而已。”

她期待对方说一句,“我们也是开个玩笑”——这就算揭过了。

然而,老易不会说这种话,她对应酬的事情,从来不感兴趣,而陈太忠更不会说这种话——老太婆你是不是打算开玩笑,我都不喜欢你这么说话。

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寂静,谁都没有说话。

老妪也很郁闷,我已经给了你们台阶了啊,你们就不知道就坡下驴?

然而,对方越是沉默,她越是调高了对这一行人的警惕。

好一阵之后,陈太忠才再次开口,“那么,你有玉晶没有?”

他竟然根本不接对方的话。

这当然是一种强势的体现,老妪也很清楚,她也不想再跟对方僵持下去,“风属性玉晶,五十上灵一块……用灵晶交易。”

“五十上灵贵了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表示,“二十上灵,量大的话,可以适当地增加一点。”

风黄界很多罕见的东西,是量越大越贵。

不过五十上灵一枚玉晶,确实是贵了,一般属性的玉晶,十个上灵左右,风属性的,二十上灵左右——当然,成交的时候,可能会贵一点,但是也贵不到五十上灵去。

老妪皱一皱眉头,“你打算买多少?”

“有多少我要多少,”陈太忠回答得也是底气十足。

“二百枚,四十上灵,”老妪果然是个大收藏家。

“二十五上灵,”陈太忠并不是个擅长搞价的,“用极灵支付。”

二百枚下来,他需要支出五十块极灵,不算砍了多少价,不过他现在缺乏灵晶。

老妪又跟他讨价还价一阵,确定二十六上灵一枚,然后才下巴一扬,“走,跟我取货去。”

这明显是个试探,她很期待对方的反应。

不成想陈太忠直接一摆手,“带路!”

老妪微微怔了一怔。

五十多极灵,搁给高阶天仙,也值得出一次手了,而且此人毫不犹豫地点头,那就证明他身上带着的极灵,不止五十多,甚至可能上百。

那么,再加上此人随人携带的其他物品,这身家只丰厚,简直不可想象。

但是,她硬是生不出动手的念头,原因无他,此人太镇定了。

飞了不远,她就降下身子,“这里交易吧。”

然后双方各自拿出物品放在地上,迅速地完成了交易。

验货无误,老妪一边将极灵收进储物袋,一边干笑着发话,“小伙子胆子不小……我也不坑你,随身带着的。”

不成想,小伙子随口答一句,差点噎她个半死,“选择在这里交易,是对的,你若刚才拿出来,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任。”

陈太忠哪里是个肯吃亏的?嘴皮子上也不喜欢别人占便宜。

老妪愣了好一阵,才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你们要蓝尊果干什么?”

陈太忠不回答她的问题,反而问一句,“你有没有?”

“你们收这种东西,小心被妖修盯上,”老妪一跺脚,转身就飞走了。

她好歹算高阶天仙,交易完成,就不会太买这初阶天仙的面子了。

临走能撂下这么一句话,算是好心提醒,也算是变相地解释,她为什么对这一行人警惕这么高——要不说是老奸巨猾呢?

陈太忠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,他对另一个话题比较感兴趣,跟其他三人汇合之后,他洋洋得意地发问,“看到了吗,这就是不低调的后果!”

老易当然也知道,刚才差一点就大打出手了,只不过己方应对得当,最后才没冲突起来。

但是她还是不太认可这个说法,“按说到了这样的修为,没理由随便动手的……好吧,就算她动手,也只敢擒住咱们,不敢随便杀了。”

“等她搞清楚,咱们没有后台,还不是该杀就杀?”老吴听得有点不满意,也顾不得冒犯了,直接接话。

“倒也未必,”陈太忠斜睥老易一眼,有意刺她一句,“小于的易叔是有后台的,只是苦了咱们三个而已。”

他俩一唱一和,老易被说得无言以对,少不得鸡蛋里挑骨头,“还是你太高调了。”

“我高调?”陈太忠愕然地指一指自己的胸口。

“那是,就是你高调,”老易很肯定滴点点头,“收购物资很正常,但是你这么大张旗鼓地收购,惹来别人的关注,不是很正常吗?”

“我初阶天仙,凭什么不能大张旗鼓地收购?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“你看看你……我低调点,你说我装逼,正常收购又觉得我高调,合着道理全在你嘴里?”

“何必那么极端,居中处理一下,很难吗?”老易这话,感觉是打算开始不讲理了。

见他俩快吵起来了,于海河赶忙出声调解,“两位叔叔,不要吵了,我也觉得……低调点安全,你说呢易叔?”

老易哼一声,并不吭气。

陈太忠看她一眼,得意洋洋地发话,“所以说,没事的时候,最少还是低调!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接下来的几天,他还是高价收购蓝、青、紫尊果——此次有老易相伴,一行人的安全还是有相当保障的。

撇开她有诸多的底牌不说,也不说她能保护好于海河,只说一个天仙和两个天仙,给人的感觉,就不是简单的翻倍问题。

散修运气好一点的话,也能登仙,但是两个天仙在一起,很少有人会认为:这可能是两个散修。

既然不是散修,那就是身后有人、有势力。

陈太忠相信,若是只有自己一个天仙,逍遥门那老妪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出手——她肯定也担心,同时留不下两个;或者两个都留下,消息却传了出去。

老易对他的做为,无可无不可,她关心的是别的,赶路的途中,她出声发问,“那个……你买了两百风属性的玉晶,给我一百行吗?我买!”

“你不是修成了吗?”陈太忠很奇怪地看她一眼。

“修成了就不能买了?”老易很不高兴地反问,“我不能有兄弟姐妹啊?这改容易貌的神通,对我狐族很重要的。”

兽修化形不彻底的,真的太多了,事实上别说兽修,就是妖修甚至妖王,也有化形不彻底的,不是做不到,而是不能做。

比如说蛟族,若是有蛟王,它绝对不会化去额头双角——化去双角的话,没办法化龙了。

所以这个改容易貌的神通,不光对狐族有用,对整个兽族都有用。

陈太忠却是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剩下一百,我给小于留着呢。”

“唉,”老易长长地叹口气,心里泛起了浓浓的挫败感,见他事事先想着小于,她又想起了那场不太成功的演出——是惯性导致的吗?

等回去了,一定要从阴阳狐手里收回多媒体!她暗暗咬牙。

就在这时,陈太忠又说一句,“如果有第二个一百的话,就是你的。”

“为什么我总是第二?”老易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了,“你救小于的时候,根本也是无视我的死活……我要是死了呢?”

“我会连根拔除天蝎的,”陈太忠轻叹一声,“就像刀疤……我会给你一个交待。”

“所以我又是第二个刀疤!”老易大声地喊了起来,她快气疯了。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想一想之后,很认真地回答,“你是我第一个兽修朋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