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三十八章 惊走逍遥门

“我哪里会给你挖坑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为难你,可不就是给我自己找事?”

老易听他这么说,嘴角忍不住往上翘一下,然后才冷哼一声,“说。”

“青尊果你搜集到了几颗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“两颗,还差一颗,”老易哼一声,心说果然如此……

易容改貌神通,需要青尊果三颗,风属性玉晶百枚。

接下来,两人就商定,为了验证老易的理论,在中州的这些日子,也不用太赶路,慢悠悠地一边走,一边搜集这些东西。

陈太忠只有一个要求:万一遇到事情,你要保住小于和老吴的安全。

老易当时就答应了,她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事,不过她也有要求:打不过的话,你得快跑。

“你不用这么要求,我也会这么做的,”陈太忠没心没肺地笑着,他一向就是这么个人——想当初丢下刀疤跑路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老易对这个回答嗤之以鼻,“战四凶的时候,你胜得多危险?真要赢不了,你剩下的那点灵气……够跑路吗?”

那起码我有取胜的可能不是?陈太忠心里暗暗地驳斥,却是懒得斗嘴……

商议定了,陈太忠接下来的行事,就十分高调了——不管走到哪儿,一旦有落脚的地方,都要竖个牌子在身边,“高价收属性玉晶和青、蓝、紫尊果,量大从优。”

事实上,这种行为不仅仅是高调,已经算得上是嚣张了,这些东西都不是便宜的,他还注明量大从优,那就只差说一句——哥们儿灵石多多,快来抢啊。

不过同时,他也散发出三级天仙的威压——这是答应了老易的。

在他的刻意控制下,威压很淡,伤不到一般人,也不妨碍普通人来问价。

然而说来也怪,他这么走了一路,收了一路,还真没什么人找碴,就算他收购完毕,在赶路的途中,经过了比较偏僻的地方,也遇不到截杀。

陈太忠忍不住有点好奇:莫非成就天仙之后,真的不同了?

很久之后他才知道: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

不过,虽然没人找碴,他的收购进行得也不是很顺利,走了十来天路,他只收到了八块风属性玉晶,青尊果是连面儿都没见过。

上前问价的人不少,陈太忠不堪其扰,直接表示:没货的别问,我没兴趣给你们科普!

反正效果是很不理想,而且,他敢大大方方地收,那些卖的,却未必敢大大方方地卖,还要将他请到指定地方,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。

其他属性的玉晶,他倒是收了不少,还高价收了一颗蓝尊果,花了他十个灵晶。

不过陈太忠也不觉得意外,玉晶这个东西,通常是有价无市的,因为涉及到属性功法的修炼,大部分都被宗门和家族垄断了,流落到市面上的很少。

想一想玉屏门的郭奴心,就可以知道,郭上人已经不回家族很多年,但是听说家族发现了白晶矿,就马上赶回来,甚至不惜以大欺小,也要拿下矿场。

而郭奴心的要求,也是明明白白:一旦发现属性玉晶,只能卖给我!我用市价收。

这还仅仅是一般的属性玉晶,而风属性不入五行,跟雷、幻、力等属性一样,玉晶极其罕见,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。

不过陈太忠也不气馁,他相信找到几个大收藏者的话,一百枚的风属性玉晶,还是很好凑的——或者找到一家就够了。

就这么一边收购,一边慢慢前行,在第十五天头上的时候,陈太忠在一个路边摊歇脚打尖的时候,惯例把牌子拿出来,竖在脚边。

不多时,来了两个身着制式服装的男子,腰里还挂着玉牌,其中一人走上前,皱着眉头发话,“你们是干什么的,收玉晶和尊果有什么用?”

只是两个灵仙罢了,陈太忠加大一点威压,冷冷地发话,“有东西就谈价钱,没东西就滚!”

“我们是逍遥门弟子,”问话的灵仙勉力迎着这股威压,一脸的坚毅,“说出你们的来历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“滚!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越发地加大威压,“再说一个字……死!”

他这次存心给对方一个教训,威压加得有点大,这两位扛不住,“噗”地吐出了鲜血。

不过他这一副蛮横的样子,让这俩门派弟子不敢说话,转头就走。

陈太忠有心惹事,就侧头看一看老易,挑衅地问一句,“多等一会儿?”

“嗯,”老易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一点都不放在心上。

不多时,远处飞来两人,这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,来人一男一女,各自御剑停在空中,男的潇洒女的娇媚,不愧“逍遥”二字。

“有门中弟子言,这里来了上人?”男人站在空中,沉着脸拱一拱手,看那嘴脸极其难看,就像是痔疮发作一般,“可否告知来意?”

陈太忠哼一声,才待发话,老易已经抢着出声,“我们收购的东西,你有?”

她不怕惹事,但是她怕陈太忠憋着劲儿找碴,就先出声相问,而不是直接呛了。

男天仙沉吟一下,缓缓摇头,“没有,但这里是逍遥门泽被之地……请教二位来意。”

老易闻言摇摇头——没有东西,你来干什么?

“我路过,收购点东西,关你屁事,”陈太忠直接发话,来的两人,都是初阶天仙,他一点都不怕,“没有就滚,不滚就死!”

虽然是逍遥门的地盘,你不能不让别人路过。

“二位可有身份玉牌?”男天仙的声音,越发地冷厉了——别看此处不在城内,逍遥门的地盘上,他身为逍遥门弟子,就有这个资格查问。

“滚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他有意挑衅,使出了束气成雷。

虽然力道还不到百分之一,但是这一声,是直接对着男天仙去的。

男天仙也没想到,对方竟然是说翻脸就翻脸,只觉得浑身一震,头晕眼花,一个踉跄,好悬掉到地上。

这男修竟然如此强大?他心里猛地一惊,晃一晃脑袋之后,转身就走,“希望阁下不要惹是生非,否则我逍遥门定不容你!”

那女修见状,一句话没有,紧跟其后离开了。

“唉,”陈太忠有点意兴索然,“老的也走了,不会再来人了……不过我还是想等一等。”

他能感觉出来,吃了这次警告之后,逍遥门再来人,必定是能绝杀的那种。

像什么天仙二级不行,就来天仙三级,三级不行再来四级的事儿,只存在于小说中,现实中根本不可能,逍遥门没有那么多面子可丢。

灵仙不行来天仙,这就已经是极致了,所以逍遥门要不是再也不派人来,就是一派就派个起码高阶的天仙来。

但是,连他的身份都没弄清楚,高阶天仙,是那么好派出来的?

他觉得这一次老易要赢了,但是他认为,这是比较特殊的情况——咱在人家的地盘上,对方第二次来人,似乎也有点准备不足的样子。

当然,这并不妨碍他再次挑衅她一下:我还想等,你敢不敢奉陪?

“那就等,”老易从来都是无所谓的样子,很少见她紧张过。

不过两人从中午等到了下午,也没再见人来,眼瞅着天色要转暗了,陈太忠站起身来,向某个方向有意无意地看一眼,“等不来人……走吧?”

老易也冲着那个方向看一眼,点点头,“走!”

其实两人心里都清楚,不是没来人,是人来了没现身。

来人拿不准他俩身份,又没有把握吃得下去,就只能潜伏起来远远地观察。

从这样的反应上讲,老易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——登仙之后的修者,谁要想欺负,就要掂量一番。

有意思的是,同样的气息,同样的修者,在第二天一大早,将他们拦在了路上,“听说诸位在收属性玉晶?”

来人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妪,八级天仙,手持一个拐杖,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一般。

“属性玉晶收得差不多了,”陈太忠走上前回话,他知道来者不善,八级天仙,又是宗派中人,老易估计能自保,他能逃走算命大,但是老吴和于海河……侥幸的机会很少。

所以他抛开跟老易的争执,这已经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了。

同时,他也抛开那些幌子——很多属性玉晶,他是可有可无的,“现在只差风雷两属性的玉晶了,你有?”

风属性他是真缺,雷属性他是不怕卖——事实上,雷属性的玉晶,比风属性的玉晶还要好卖。

雷修对雷属性玉晶的需求,是无止境的,一个登仙的雷修,吞下三五千枚玉晶,根本不在话下——不怕你卖,就怕你不卖。

风属性就不同了,风黄界没有风修一说,所以修者采购风属性的玉晶,都不会很多,多半都是为了修习特定术法或者身法,才会购买风属性玉晶。

但也正是因为修习者众,风属性玉晶的价格,也是居高不下,三五块的都有人买。

雷修则不同,三五块的雷属性玉晶,他们看不在眼里,要买就是大批量的买——量越大,单价越高。

陈太忠要买的是风属性,但是他不怕买点雷属性玉晶当幌子——这东西真不愁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