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三十七章 低调和装逼

日子就在这样的平静中度过,一眨眼,三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。

这天,陈太忠又来到小河边,再次碰上了垂钓的老易。

此次不同的是,她的身边,已经放了七八条尺半长的白鱼,洗剥好了的,一副“我只等你来做”的架势。

陈太忠只是不喜欢收拾这些东西,做饭还是没有问题的,他一边动手一边发问,“今天恢复得怎么样?”

“好了,”老易又给出一个截然不同往日得答案。

“嗯?”陈太忠这次是有点吃惊,奇怪地看她一眼,他虽然懵懂,却不算愚钝,哪里还想不到,她可能已经恢复了,只是希望跟自己在横断山脉相守?

然而,人兽大防是客观存在的,陈太忠对这种大防之说不是很在意,他骨子里是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,但是人兽恋,还是有点挑战他的底线。

而且,老易在狐族那边,也会有点压力的吧?

所以他先是一愣,然后点点头,轻描淡写地发问,“那咱们可以走了?”

“可以走了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持着钓竿的手纹丝不动。

她也想明白了,留得住你的人,留不住你的心,强留又有何意?

待陈太忠明白,真的要走了,心里也生出点怪怪的感觉来,默默地做好了鱼,直到开始吃饭的时候,他才问一句,“改容易貌的神通,你修习得怎么样了?”

他这问题若是早问,老易自然会卖弄一下,但是今天,她已经没了心情,只是淡淡地回答,“嗯,修习好了。”

让我看一看?陈太忠想这么说一句,但是见到对方意兴索然的样子,他也懒得再说了——省得看了还非得娶你,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两人很快地把饭菜吃完,老易一抬手,就摘掉了头上的斗笠。

陈太忠猛地一怔,待见到面前是个古铜色的方脸大汉,他才轻轻地松口气,笑着点点头,“不错,很彻底,起码两个耳朵很正常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,也不知道是因为对方长得太像人了,还是太像……男人了。

“我修炼神通的速度,并不差于你,”老易又戴上了斗笠,这个神通维持起来并不需要多少灵气,但终究是要灵气的。

既然要走,山谷里的聚灵阵留不留,就是个问题。

于海河不希望这里被拆除,“叔父,狐族的修炼,也是很辛苦的,给它们留下吧。”

他在这里修炼,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,现在快达到五级巅峰了,灵狐们虽然比他强大很多,但是平日里帮他抓荒兽什么的,也很用心,他过得很开心,甚至交了两只灵狐朋友。

人兽大防他也是知道的,但是感觉到灵狐们的善意,他觉得那些担心有点多余。

“那就留下吧,”陈太忠对此并不在意,有聚灵阵只是能帮助修炼,但是真正的天才,不是聚灵阵催生出来的。

他的决定,获得了狐族的一致好感——虽然他并不在乎这些好感。

这次进中州,走的就是传送阵了,于海河已经游仙五级,也该尝试一下各种苦难了。

事实证明,这个苦难……那是相当地苦难,小于同学走出传送阵的时候——好吧,他不是走出传送阵的,而是被吴伯背出去的。

于海河不仅仅是恶心晕吐那么简单,他浑身是血!

风黄界“灵仙之下不建议使用传送阵”的说法,真不是杜撰的,只看他现在的样子,就能知道——全身肿胀,从七窍里往外冒血。

这不是被人伏击了,而是……真的就有这么惨!

要知道,上面的说法,只是针对人族之间传送阵的,兽修的传送阵,要比人族的还差很多——反正大多兽修都是皮糙肉厚的,也能扛得住。

上次陈太忠都好悬吐了,就别说小小的游仙了,于海河身上还有陈太忠给他的护符,都凄惨成这个样子。

吴伯的情况,也不比小主人好多少,他没有七窍流血,也是鼻青脸肿,才一出传送阵,就哇哇地大吐特吐了起来。

陈太忠和老易也不上前帮忙,就是站在一边束手旁观,直到他俩好了一点之后,才继续向外走。

这次就没有什么不开眼的兽修上前找碴了,四个人为了避免麻烦,每人都戴了一个斗笠,一看这架势,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。

接下来,他们用了三天的时间,从横断山脉里走出来,来到了外围。

直到这时候,于海河的伤势才恢复得七七八八,按说陈太忠手里不缺治疗的伤药,但小于这次是经过传送时受伤,体内隐约受到了空间之力的侵蚀,不是普通伤药能立刻驱除的。

陈太忠对此不甚了了,待听说原因之后,才忍不住嘀咕一句,“原来传送阵的空间之力,可以作用到人身上?”

这是一句废话,但是他想的是:那么以后想吸收空间属性,是不是可以打一打传送阵的主意?

老易看他一眼,她可是知道他的毛病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这个空间之力可以吸收吗?”陈太忠才问出这句话,就觉得自己错了,不过他还是希望听一听答案。

“传送阵会被弄坏的,”老易怪怪地看他一眼,心说我就知道你小子在想一些怪事,“人也不知道会传送到哪里。”

仅仅是这样的话,似乎也不要紧,陈太忠想一想,又问一句,“那我在很近的地方,架设两个传送阵呢?”

“那你也有可能被传送到天魔界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想吸收传送阵的空间之力……待你有了穿界之能,再去考虑吧……”

又走了两天,四人就彻底走出了横断山脉,这期间也不是没有遇到其他人,不过不管是谁,敢上前试探,老易就直接施放出天仙的威压来。

“你看,我这样不就挺好?”她不喜欢杀人,还借机劝说陈太忠,“你动不动就把境界压得很低,惹人来欺负,这不是没事找事?”

她本是好心,但是陈太忠听得呛了,“你懂个茄子!”

老易听得也火了,“你知道个毛线!装逼都没见过你这么装的。”

都是多媒体害人啊。

“我那叫装逼吗?”陈太忠觉得,老易这货根本就是“何不食肉糜”的主儿,“你知道不知道,什么叫打了小的来了老的?”

“你装逼打了小的,好像老的就不来了?”老易冷哼一声。

“来了老的,我照样菜啊,”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我不压低境界的话的,老的来了,可能我就打不过了。”

“荒谬,逻辑不正确,”老易冷哼一声,“就算你打得过老的,老的后面,就不能有更老的?你还是打不过。”

“你才荒谬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若是真有天大的靠山,而且随时用得动,这种人,会欺负级别很低的人?犯不着啊。”

这是他在风黄界总结出来的经验,他喜欢压制修为,不是要装逼,主要还是想保证自身的安全——保证那些欺负他的主儿,就算扯出老的都没用。

老的后面,很可能有更老的,但是那些更老的,就未必会为那小的出头了——关系隔得远了,就没什么出头的动力,也要考虑划得来划不来。

打个简单的比方,陈太忠跟血沙侯郑家,这仇大了去啦,但是他受到的追杀,最多也就是三级天仙,要说郑家再没高手了——不带这么开玩笑的,侯爵家是有玉仙的。

为什么血沙侯再没派高手来?原因可能很多,不方便、不经济……这都有可能。

但是有一点也是可以肯定的,事儿太小——噩梦蛛根本不算事,至于说功法,郑家缺功法吗?血沙侯眼里会看上这点东西吗?

为了加强说服力,还可以再做一个假设:陈太忠若是把血沙侯顺位继承人杀了,郑家会不会还是嫌麻烦,只派出三级天仙来报仇?

别开玩笑了,到时候北域和东莽的距离,根本不是事儿,南特都挡不住郑家的复仇,南郭家也不好出面阻拦——仇太大了,没办法拦。

但是这个假设,不太好成立:郑家的顺位继承人,要刻意为难一个飞升不久的游仙——他得闲到怎样蛋疼的程度?

这就是陈太忠压低境界的理由:我不但要对付得了小的,还得对付得了老的,而那些我对付不了的人,就不屑于找我这个层次的麻烦。

当然,他所做的这些设想,只是针对大多数情况,个例和特殊情况肯定不算在内。

但是老易并不赞同他的观点,“你修为越高,越证明你有背景……他们动你的时候,也得防你身后有老的不是?”

“我末法位面飞升上来的,身后有谁……你不知道?”陈太忠斜着眼睛看她,“你以为人人都像你,背后有个大尊?”

老易并不着恼,还是跟他讲道理,“但是你已经天仙了,这跟游仙就不一样了。”

这话……似乎也有点道理?陈太忠并没有细细地考虑,而是挑衅地看她一眼,“那就这么试试?在到达西疆之前,我不压制修为……顺便找点事做?”

“什么事?”老易见他这副模样,顿时心生警惕,“你是打算给我挖坑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