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三十六章 再习神通

老易现在的心情不错,于是轻哼一声,伸出手来,“旧的呢?”

阴阳狐摸出三块电池,恭恭敬敬地递过来。

老易一看,登时大怒,“上次我给了你五块电池……你只还回来三块?”

“咳咳,”阴阳狐剧烈地咳嗽两声,壮着胆子回答,“这个……不是有损耗吗?”

“多媒体还回来,”老易一听这话,登时就呛了,伸出的手抖一抖。

“这个……我是想山寨一下电池,”阴阳狐赔着笑脸回答,它现在是满嘴的时髦话,都是看多媒体看的,“结果不小心,就杯具了。”

“你倒是什么都敢惦记啊,”老易的火气可是没消。

“总是想着,无非是下界的东西,”阴阳狐继续讪讪地笑。

“是啊,下界的东西,”老易的声音猛地变冷,“陈太忠想再带上来都难了……你觉得我跟他张一次嘴,很容易是不是?”

他俩有些纠纷这个不提,陈太忠最近也忙,于海河的修炼,已经步入了正轨,尤其是小于需要荒兽对练的时候,根本不用他或者老吴出手,那些灵狐就把需要的荒兽猎了回来。

在这个小小的山谷里,狐族和人族之间,关系相当融洽。

当然,这里充沛的灵气,也吸引了一些人族强者的关注,不过来的人都被众多的灵狐吓退了,真有天仙前来,就要面对阴阳狐这种兽修了。

既然是把于海河安顿好了,陈太忠就开始修习很多还没来得及掌握的技法。

他最先修习的,是缩地踏云,前两天的一战,他虽然赢了,但也收获了不少经验和教训,所以他首先决定,把身法练好。

要说以他现在的修为,缩地成寸这种类似小神通的步法,绝对算不错了,天仙都看着眼红,甚至能躲过灭仙弩一击,是一等一的步法。

但是陈太忠想的,不仅仅是躲避追杀,上一次战斗中,气魔的身法,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惑——想痛下杀手,怎奈对方跑得太快!

他追求的是进攻,当时通过灵目术,他已经能大致掌握对方遁走的轨迹,若有缩地踏云的身法,直接一步踏过去,一个束气成雷就结束战斗了。

没错,他现在修习身法,是为了进攻,陈某人不怕跟人耗,但是谁又能知道,遇到事情的时候,他身边有没有累赘呢?

这个身法练起来,真的是不容易,他练了十来天,总觉得哪里差着点什么。

最后,他灵机一动,还是拿出了两条噩梦蛛的蛛腿,吸收之后,才练成了这个身法。

缩地踏云的身法,其实就是空间意义上的缩地成寸,至于正版的缩地成寸,只是平面意义上的,不能直接凌空踏云。

那么他在灵仙期间修炼不了缩地踏云,就很好理解了:想玩涉及空间的神通,最好要有天仙的实力。

严格意义上来说,缩地成寸也是涉及到了空间属性,要不然陈太忠不会得了噩梦蛛腿之后,才修习成缩地成寸。

但是缩地踏云所需要的空间属性,就要多很多,对灵气要求也高,以至于天仙之下的灵仙,根本就无法驾驭。

陈太忠用了差不多二十天,将缩地踏云修习入门,这个身法——或者说小神通,也很耗灵气,不过依旧跟神通使用的力度有关。

近一点的,耗费灵气少一点,远一点的就多一点,这无须赘述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能从防守踏入进攻,能追杀那些身法诡异的天仙,耗费些许的灵气,是非常值得的——成本远大于支出。

这个身法练完之后,陈太忠是相当地志得意满,马上就开始琢磨万里闲庭,哥们儿这是有了空间术法的引子了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他依着玉符修炼了两天,一点都没感觉到能将术法触发的苗头。

又练了两天,他喷了一口血出来,“我擦,强行催动也不行。”

这真是个让人郁闷的事,如此强大的技法,居然不能修炼!

去周遭走一走吧,陈太忠收摄心神,站起身来。

这二十几天下来,他对周边环境也有了一定了解,知道东南方有条不大的河流,河里有白条的无名细鱼,味道煞是鲜美,他打算搞两条来吃。

小河离这里也不远,也就三十多里地,而最近由于狐族大举进占这里,附近的灵兽跑得差不多了,没跑的也不敢造次,这段距离很安全。

没想到我这人族,在兽修的地盘上,活得反而更霸道一点,陈太忠一边走,心里一边生出了些许的感慨。

三十里地很快就走完了,然后他就看到,一个戴着斗笠的家伙,坐在一块石头上钓鱼。

这种场景,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了,虽然在地球上,他从来没听说过,狐狸爱吃鱼,但是很显然,老易对水里的动物,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。

“今天恢复得怎么样?”他走上前,一边大喇喇地摸着钓具,一边信口发问,这是两人之间常见的打招呼方式。

“就那么回事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昨天我做的鱼,味道不太好,今天你给我做。”

“我欠你的?”陈太忠一呲牙,自从这货知道,他要去西疆,就总是各种的拿捏人。

“我笨嘛,”老易理直气壮地回答。

陈太忠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问,“风玉晶和青尊果,有消息没有?”

这句话,也是两人日常的标准问答之一。

“属性玉晶够了,青尊果也够了,”跟往日不同的答案,终于出现了。

“哦,”陈太忠并没有觉得意外,只是微微地点头,以狐族的能力,收集齐这些东西,是早晚的事情,这么久才收集到,已经有点丢人的感觉了。

既然有货了,那就该谈价格了,“多少灵?”

他不喜欢占别人便宜,亲兄弟也要明算账,当然,老易真要送他,他也不会推辞。

老易顿一顿,才回答,“只够我的一份。”

噗,陈太忠好悬没喷出一口血来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那你接着帮我弄吧。”

跟老易这家伙在一起,真的不能叫真,要不然得活活地气死。

老易嘿然不语,等了好半天之后,才闷声回答,“我会的……最近神通练得怎么样了?”

“缩地踏云是没问题了,”陈太忠只说自己学会的,不会说万里闲庭啥的——丢不起那人,“束气成雷……正琢磨二连呢。”

二连就是连续发出束气成雷神通,上次他跟气魔相斗之后,就发现这神通有不好的一点:不能追踪。

要说他这要求,实在是高了一点,这神通既能点杀又能群攻,威力大得离谱,又有雷电属性,还是上古神通,又是天仙修为就能修炼的——不管谁修成了,还不得偷笑?

但是陈太忠就是不满意,某人的修炼字典里,从来就没有“知足常乐”四个字,他又是个做事不拘一格的,就琢磨着弄个两连发或者三连发的,尽量向追踪型靠拢。

老易就不喜欢听他说束气成雷——当初他没修习的时候,她不住地提醒他修雷引,现在他修炼有成,她反倒是不喜欢听了。

她沉默片刻之后,一抖手,将一条尺半长的白鱼钓了起来。

一边将鱼取下,她一边淡淡地发问,“你那个刀法第四式,也该修成了吧?”

老易对他的事情,还真不是一般的清楚。

“啧,没呢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他对第四式的刀法,兴趣不是特别大,现在手上要琢磨的东西又太多,暂时顾不上,“防守用的刀法……嘿,谁家的刀法是用来防守的?”

老易再次沉默,好半天才相当霸道地说一句,“尽快学会!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生出点不满来,心说我如何修炼,还需要听你的?

不过下一刻,他想到她的诸般神奇,还是压下去了那份不满,“这有什么说法?”

我担心你受伤啊,笨蛋!老易真是有骂人的冲动,她懒洋洋地回答,“据我分析,主攻的刀法突然出现主守,一定是有缘故的。”

“原来是猜测,”陈太忠有点失望。

“你这么不听劝,那修炼的玉晶和青尊果,我也懒得给你找了,”老易懒洋洋地回答,“省得你把心思放在修习新神通上,忽视了刀法。”

“当我自己不会收集?”陈太忠听得直接呛了——哥们儿麻烦你帮忙,已经很是放下面子了,你却拿这个来要挟我,你以为你是谁啊?

“知道青尊果何以称尊吗?”老易很随意地看他一眼。

“何以称尊?”陈太忠还真不知道这个。

“上古之时,妖王被称作大尊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称尊的灵材,可以成就大尊,你若是妖王,怎么对待这样的灵材?”

她言下之意,就是妖王为了避免竞争,肯定要垄断这种东西,得不到的也要毁掉,所以再普通的东西,一旦跟“尊”有关,都要成为罕见的了。

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然后站起身来,“我若成就大尊,这些灵材就没用了,何须关注?”

有些人的狂妄,真的是发自内心深处的——哥们儿就是这么傲气!

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远处,老易愣了好一阵,才一抬手,摘掉了头上的斗笠,露出一张美艳绝伦的面孔。

她狠狠地把斗笠往地上一摔,“混蛋,你就不知道问一问,我的神通修炼得如何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