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三十五章 要离开了

陈太忠若是没有将那小世界收进塔里,也会以为,那里只是个秘境——相对于灵地而言,秘境要大得多。

宁伶仃父女也曾经认为,那里只是个秘境。

现在陈太忠不会这么想了,不过他也无意多说,直接岔开了话题,“怎么处理这四个人,你有建议吗?”

“我没建议,”老易摇摇头,“不过,他们身上有高级禁制,起码可以自爆……他们现在,只是不想死。”

我勒个去的,陈太忠是真不喜欢听到这个消息,但是想一想这也正常,这四兄弟劣迹斑斑恶名昭彰,还能被官府收为爪牙,身上怎么可能没有禁制。

那就是不杀都不行了,他叹口气,“亏得我还想下奴印,至不济也炼做人偶。”

“那就杀了吧,”池云清闻言,倒吸一口凉气,她原本也有炼人偶的打算,为自己增强一些战力——能将四个天仙炼为人偶,这机会实在太难得了。

反正对付这种穷凶极恶之徒,怎么对付都不算过。

但是听说对方能自爆,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老易并不做声,她从来不杀人的,也不插手这些事。

第二天早上,池云清打算离开队伍——陈太忠为她解除了奴印。

他不但将她原来的物品都还了回去,还额外给了她五块极品灵石,做为诛除四凶的奖励——她亲手将酒色财气四人斩杀掉了。

四个有自爆可能的天仙,就算被下了禁制,也不是一般游仙或者灵仙能防范得住的,老吴不合适动手,于海河更不合适。

池长老也是存着小心,将四人以分开审问的借口,一一斩杀。

遗憾的是,这四个家伙虽然名声在外,储物袋里却没有多少好东西。

当然,这个“没有好东西”,只是相对他们的身份而言,加起来东西的价值,七八十极品灵石还是有的。

池云清拿了这五块极品灵石,猛然间又有点不想走了。

因为她看得出来,散修之怒和那个兽修,都是前途无量之辈,跟这两个人接触过一段时间,她才意识到,自己在百药谷关起门来称王,是多么地可笑。

身为制药门派的长老,中高阶天仙,她不是没有见过,连玉仙她都见过,但是这么近距离真实地接触,言谈也无所顾忌的,还确实少有。

陈太忠虽然带给了她极大的耻辱,但那是她自己错在先,也怨不着对方,正经人家能还她储物袋,还能支付点酬劳,算是相当讲理的——换了是她池某人,绝对做不到这一点。

然而再想一想,这两位一个是兽修,一个是散修,虽然言行举止之间,显得底蕴十分深厚,她追随在身后,少不了好处,但终究有人兽大防,而散修的前程,也过于飘萍了一点。

况且,以她现在的修为,对这两位来说,也是没有太大作用了。

临行之际,她问一句,“陈太忠,阁下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回答一句,“望月镇乱石滩的那处院子……”

“明白,我不会说出去,”池云清点点头,那处院子只是小孩儿父亲的埋葬地,跟散修之怒关系不大,她吃撑着了说出去?

“我们可能离开东莽一段时间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池云清迟疑一下,点点头,“我会着人关照那里的。”

陈太忠看着她,好半天才微微颔首,“不枉我放你一马。”

其实他都有点不想放人了,他、老易和池云清在一起,三人各有长处,互补性极强。

陈某人战力超群神通精湛,老易单打独斗也没问题,还擅长下毒,池长老弱一点,但是最了解规则,熟知门派、官府中的诸般猫腻。

三人合作,那真是天衣无缝,战兵和四凶加在一起,都被他们大败,若是没有老吴和小于牵扯着,那会胜得更漂亮。

不过他已经答应了池云清,要放对方自由,不能说话不算数,所以也只能安慰自己,哥们儿的进境,是你们望尘莫及的,你们追赶我,会追得很累。

看着池云清的身影消失,他才转头回来,看一眼老易,“介绍个安全点的地方,让小于安心修炼,有没有?”

老易迟疑一下,出声发问,“你们要离开?”

“有去西疆的打算,”这是他第一次说出自己的计划,此前连于海河都不知道,“不过……总得看着你养好伤。”

老易再次默然,好半天之后才发问,“打算怎么去西疆?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又看她一眼,“咱俩这么熟……你总不能不管吧?”

老吴和于海河站在不远处,默默地看着他俩说话,小于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老易看一看他俩,又冲陈太忠招一招手,走向了远处。

见他跟了过来,她才低声发问,“若是……我把遗址让给小于,你还走吗?”

陈太忠怔了一怔,然后微微一笑,“去西疆,我是把他送入宗派里。”

“哪个宗派?”老易紧跟紧地发问,根本不考虑这话合适不合适问。

陈太忠拿她也没办法,只能从储物袋里摸出解恩令来,递了过去。

这也就是她问,别人问,他根本不会回答,就更别说拿出证物了。

“嗯,无锋门的解恩令?”老易也是识货的,拿过来把玩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见状,有点暗暗的担心——你可千万别故意毁了。

你要真敢毁了,那我就……我就霸占住遗址不给你了!

老易没他想的那么极端,把玩了一阵,丢还给他,“什么时候走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“等你伤好了。”

“小于现在游仙五级,你确定他能进了无锋门的内门?”老易沉声发问。

“你以为解恩令是干什么用的?”陈太忠反问一句。

老易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才说一句,“中州查你查得更紧,就算你不怕,但是还带着他,再说了,进了中州之后,你怎么进西疆?”

陈太忠也被问住了,好半天才试探着发问,“你不能带我们进中州吗?”

中州和西疆之间,也是被一片高原挡着,名唤西雪,简直就是横断山脉的翻版,西雪高原也是被兽修统治着。

“我跟那儿的妖修不熟,”老易很干脆地摇头,“东西有别。”

“那你把我们送到中州就好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我打算修炼个神通,可以易容改貌,到时候做个假身份,进西疆也不难。”

“易容改貌的神通?”老易惊得叫一声,然后一伸手,“我要。”

这一刻的她,又回到了陈太忠初识时的那种印象,见了好东西就想伸手。

“嗯?”陈太忠斜睥她一眼,拿出一块玉简来,在手上一抛一抛的,“那个啥……护送我们进西疆的报酬。”

“成交,”老易毫不含糊地回答,“我化形就剩一点点了,修习了这个,就不用戴这个破斗笠了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喜欢戴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“不过……修习这个神通,可是要些材料辅助的,不知道你有没有?”

“给我看,”老易一探手,从空中抓住了玉简,看了起来。

看了好一阵,她才放下玉简,“风属性的玉晶……和青尊果?”

合着这两样材料,对她来说,也是很为难的。

“你这横断山脉里,不是号称资源丰富吗?”陈太忠有点不解。

“其他属性的玉晶好说,风属性的……不多,”老易叹口气摇摇头,又咂巴一下嘴巴,“这青尊果……称尊的果子,想弄到也不容易。”

“慢慢来吧,”陈太忠也不着急,“先给小于找个修炼的地方。”

老易肯出手的话,修炼的地方太好找了,不多时,就在距离笋岭五十里地左右的地方,找了一个小山谷。

山谷里的灵气,也不见得有多浓厚,但是对于海河这种五级游仙来说,足够了,而且她还特意征调了二十只灵狐,在山谷周边守卫警戒。

陈太忠则是在山谷里,布设了一个大型的聚灵阵,足能容纳百名左右的灵仙修行。

前来听命的灵狐们,都雀跃不已——除了轮流警戒,剩下的时间,它们都可以在这个聚灵阵里修行。

哥们儿人奸的名头,是越来越地坐实了,陈太忠看着一群狐族蹦啊跳啊的,心里生出一股浓浓的无力感来。

不过,也有狐族不为所动的,比如说此次带队的阴阳狐。

它悄悄地找到老易,“三公主,孩子们帮你办事,这没有问题,但是……不用太久吧?大家都说,你跟人修走得太近了。”

“我本来就跟人修走得近,”老易很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“没有人族,我未必活得到今天……我又没有动用狐族的资源,谁敢说我?”

阴阳狐讪讪地笑一笑,“我是说,你得让陈太忠领情,得让他知道你不容易,跟他要好处。”

“你……”老易很无语地指一指它,想到“陈太忠之母落水”的策划,她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,“你净出些馊点子!”

她是得了易容改貌神通,但肯定不会随便说出来的。

“那个啥,”阴阳狐尴尬地搓一搓前爪,“那个啥……三公主,我就是想要几块电池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