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三十四章 战兵跑了

“逃了,”池云清笑吟吟地发话,手里还把玩着另一把灭仙弩。

“战兵……可以逃的吗?”陈太忠还是摸不着头脑,左边的十八人,明明还是可以组成一个六合阵,威力也是很可怕的。

尤其是战兵逃逸,这性质可是严重——不是不能逃,而是得有人承担责任才行。

“谁说是战兵了?”池云清的心情很好,她得意洋洋地发话,“他们不敢报名号,是家族私兵,不逃……等着被族诛啊?”

“哦?”陈太忠对这个还真不懂,“解释一下?”

这很好解释的,首先要指出,战兵是官府的直属力量,他们出动,必须要有一定的程序,比如当初青石城周家跟陈太忠死掐,南特拒绝出战兵,就是这个道理——不合程序。

从程序上讲,战兵的调动,要经上一级官府批准,南城主不得积州郡郡守的批准,出战兵就是程序不正确——往重里说,有造反的嫌疑。

而这次出动的战兵,清一色的灵仙,根本不可能是小城市的战兵,起码也是某个郡守派出来的,这就是说,起码要道里批准,才符合程序正确。

当然,以风黄界之大,也不乏人敢为了一己之私,私下派战兵出来,只要隐藏得够好就行——要不然,周家也不会直接要求南特出战兵了。

但是这种事情,是做得说不得的。

所以池云清才会直接发问,你们是哪个郡的战兵。

池长老身为百药谷长老,非常明白跟战兵厮杀的严重性——战兵杀了她是白杀,她敢杀了战兵,那就相当于百药谷造反,奇巧门都护不住。

当然,以百药谷良好的口碑,走走门路,百药派或者不会灭亡,但是池长老是必死无疑。

所以她才拿出留影石,留影做证据——她能猜到,对方一律青巾蒙面,十有八九是私出战兵。

必须指出的是,战兵出动,从来不怕承认自己是战兵,官府维持秩序的力量,有这个底气,当他们不敢承认的时候,那十有八九就是有猫腻。

对方当然不敢承认,面对留影石,只能做出决定——“杀!”

这个时候,就看出池云清的算计精巧了,她不光拿出留影石做证据,证明自己无辜,同时还要指责对方:你不敢回答,那就不光不是战兵,敢私习战阵,这是违禁者!

同时,战兵的来源很复杂,什么样的人都有,其中肯定不乏家族子弟,一旦被扣上私习战阵的罪名,全族都要跟着倒霉。

池长老熟知各种规则,她吃定对方不敢暴露身份,大帽子直接就扣了过去。

没错,对方若是敢亮出名号暴露身份,她只有一个选择,建议陈太忠转身就跑。

对上战兵,只要不是武力对抗,就不是太大的问题。

至于他们逃跑之后,将消息放出来,某某郡守府又得了一个小世界啥啥的,再有留影石为证,到时候要头疼的就不是他们了。

那帮灵仙身为战兵,当然听得明白她话里的含义,一开始他们并没有在意,不能暴露身份又如何?强势碾压过去,只要把人杀了,就没问题了。

地上三十六名战兵,天上四大上人——你们跑得了吗?

但是谁也没想到,面具人如此强悍,直接击翻了十八人不说,剩下的十八人也被在瞬间斩杀掉六人。

这个时候,酒色财气四兄弟是不能再忍了,悍然出手,但是战兵们却是吓得魂飞胆丧,他们终于要正面考虑,那蒙面女上人发出的威胁了。

杀得了对方一切好说,杀不了对方,麻烦就大了。

严格来说,不是谁都有资格扣帽子的,郡守府真要力保,也未尝就保不下来,但是女上人还就这么做了,并且信誓旦旦地要收集人头!

这个姿态就实在太强硬了,战兵们不怕战阵厮杀,但是一旦招惹上豪族和宗门,他们个人的生死事小,关键是家中老小要跟着遭殃。

豪族和宗门一旦决定报复,绝对也是霹雳手段。

甚至有可能,郡守府不保他们,就说我们不知情,到时候他们全族被杀,旁人还拍手称赞说杀得好,违禁者就该杀无赦。

更别说,此事还涉及到多年前就该死去的四凶,真不是普通人掺乎得起的。

所以看到酒魔和色魔从空中掉下来,战兵们迟疑一下,最终还是一哄而散——去尼玛的,我们不玩了,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。

池云清说得不是很多,但是手势加上眼神,足够让陈太忠明白了。

他微微颔首,“做得不错。”

他也没想到,合着她一直磨磨唧唧,居然是这样的理由和算计,不得不说,今天五人能毫发无损,池长老立了一定的功劳。

否则不说别的,只说战兵的那两具灭仙弩,就是极大的威胁,老易是会放毒,但是防卫这种远距离杀伤武器,只靠毒药是不够的。

陈太忠看一眼被擒住的酒色财气四兄弟,干脆地发话,“先离开这里,换个地方再说。”

五人拎着六个俘虏,迅速地消失,临走之前,陈太忠扰乱了一下天机,老易也放出一种气味极为难闻的药粉,保证不被追踪到。

一行人贴着横断山脉的外围疾走,待到天擦擦黑的时候,才停下来,这时候已经奔出了百余里。

停下来之后,池云清很干脆地出手,对着一个战兵直接搜魂,然后一脸肃穆地表示,“是陵峰郡的战兵。”

“杀了吧,”陈太忠摆一下手,轻描淡写地发话,杀人者人恒杀之,就是这个道理。

池云清沉默片刻,然后发问,“要诛杀这些人全族吗?”

在她印象中,陈太忠不出手则已,出手就是要诛人全族的。

“记下来就行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看我哪天心情不好,就去那里走一趟。”

相对那些强取豪夺的家族狗和宗门狗,他对战兵没有多少成见——都是一些身不由己的家伙,欺负这些人没啥成就感,真要计较,他就去找郡守府了。

正经是,他对四凶的兴趣还要大一些,他看一眼不远处神色萎顿的四凶,老吴正手持灭仙弩,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。

他低声发问,“能搜了四凶的魂吗?”

“怕是够呛,”池长老缓缓摇头,“这四个家伙的隐秘手段很多,而且我的修为……终究是低了一点。”

四凶里修为最低的酒魔和色魔,也都是三级天仙,她区区一个二级,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瞥一眼斗笠人,她低声发问,“老易不会搜魂?”

她已经猜到,这个兽修应该有中阶兽修的实力。

她就不会对人族做那种事,陈太忠哼一声,想一想之后笑了,“正说缺少使唤人呢,就有人送上门,给他们下了奴印算了。”

“不可!”池云清急忙出声。

“为何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,“马上要还你自由了。”

“谢谢,”池云清轻叹一声,语气中颇多感触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然后她正色回答,“这四凶生性残暴,颇多秘术,奴印未必能很好地控制他们,反是隐患,而且他们仇家极多,你收为爪牙,对你有诸多不便。”

“那就不可能知道小世界了?”陈太忠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。

他从不喜欢夺人机缘,但是对于冒犯过自己的人,他是不会讲道理的。

而且,他把庾无颜留给儿子的小世界收了,总想着要补偿点什么。

池云清明显地犹豫了起来,好半天才一咬牙,“未尝不可一试。”

说到底,还是财帛动人心。

这时,老易出声了,“我可以试一下,算是帮你赔给小于了!”

她是死活不想让于海河进遗址,又听说他坏了小于的一处灵地,这番主动出手,就算了结了两人心中的疙瘩——一处灵地换一处小世界,这买卖太划得来了。

池云清的嘴角扯动一下,却是不敢多说什么。

老易出手,依旧是用药——有一种药,可以让人极度放松,陷入被催眠的状态。

不多时,她走回来发话,“药带得少了,对方防备心理也强,只能确定,那处小世界有魔气,还有对时的阴阳潮,周期是三十六天。”

这番话,并没有瞒着池云清,说句实话——她就不会被老易放在眼里。

“我勒个去的,这就是我毁掉的灵地,”陈太忠的嘴巴扯动一下,哭笑不得地发话,“我就说嘛,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的小世界?”

老易看他一眼,犹豫一下发话,“郡守府似乎有意拿这个灵地,讨好某个真人。”

“咝,”池云清闻言,倒吸一口凉气,真要是惹到真人,她这个初阶天仙就太不够看了——百药谷也不够看。

不过,她还是有点不死心,于是试探着问一句,“到底是小世界还是灵地?”

老易淡淡地看她一眼,根本都懒得回答。

陈太忠心里也清楚,小世界和灵地,是不一样的——用最精炼的话来说,小世界可以移动,而灵地是不能移动的。

老易就认为,遗址只是灵地或者秘境,不是小世界,她当初甚至非常遗憾这一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