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三十三章 赌赢了

束气成雷正正地击中了气魔。

气魔自身也有防御,防御还不低,严格来说,他所修习的功法,还真是跟上古气修有些渊源,他偷袭陈太忠的第一式,就叫“气锁乾坤”。

这个招数是个大招,只有登仙以后才能修习,虽然杀伤力不算大,只是尽可能用稠密的气机,影响对手的反应速度和时间,但是胜在偷袭时没有什么征兆,一般人很容易中招。

因为具有足够的隐蔽性,又是范围性的术法,称之为大招也不算过。

事实上,气魔曾经使用这个术法,成功地偷袭,越阶斩杀一名天仙——是越阶不是越级!

也亏得陈太忠有缩地成寸步法,才躲过这一劫——在很多人眼里看来,缩地成寸都算得上小神通了,使用小神通才能破解的术法,还不够牛叉吗?

扯远了,总而言之,气魔算是半个气修,除了面对锐器的攻击,其他时候防御力都是一等一的,他心里想的是:这个神通我要防,但是真打到身上,我也未必会多惨。

光束正正地击中了他,他被打得飞出一百多米远,直接从空中掉了下来。

神通的攻击力很可怕,但还在他的肉体防御范围内,然而令他不能接受的是——尼玛,这神通居然有很强的雷电!

雷电属性的术法才不管你防御多高,直接麻痹人的,这个前文有说过——想防雷修,得有专门的防具。

以陈太忠的彪悍,被雷电的术法欺负了也不是一次两次,他还是上古气修呢,也只能乖乖地找能防雷的防具。

气魔的修为远超陈太忠,他也知道,对方的术法里有雷电属性,但是他以为是不多的一点雷电,自己扛得住,不成想全身麻痹,登时就从空中掉了下来,重重地摔了一下,直跌得头晕眼花。

前文也说过,雷电属性的术法之所以可怕,杀伤力只是一个方面,关键是雷属性的术法不但施放速度快,还能造成短暂的僵直。

修者的争斗之中,出现僵直真的太可怕了,瞬间就可以决定生死的。

大意了!这是气魔脑中最直接的念头,然后……他的思维似乎都被麻痹了。

待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蹿到了不远处,手里的长刀正在蓄势。

气魔也没僵直了多久,但是就这么一瞬,已经足够分出生死。

“我也是气修!”他大喊一声,这时候抵抗,完全来不及了,甚至都没时间激发宝符护身。

至于说发动身法逃逸?拜托,他脑子是恢复过来了,身体的麻痹还有残留。

四凶被追杀多年,心性极其稳定,不管怎么说,眼下求活是真的,其他都可以放在一边。

不过气魔没有别的求饶理由,只是猜出对方可能是气修,就来这么一嗓子——不喊肯定是活不了,那么,为什么不喊?

别说,他还真找对理由了,陈太忠闻言,手中的长刀一滞,硬生生地停在空中。

对方若是喊其他任何理由,都拦不住他一刀斩下,独独是这个“气修”二字,他是最为敏感——总算是遇到个气修。

不过,陈某人也不是个有妇人之仁的主儿,刀是斩不下去了,但是人不能轻饶!

就在他收刀的同时,神识重重地撞了过去——小子你给我躺下吧。

他发出束气成雷神通时,是冒了点险,但是陈某人一向不怕冒险,既然此人身法高高超,那就只能用束气成雷——用灭仙弩实在太慢了,根本不可能伤到人。

所以他又花了三成的灵气,冒险一击,他赌的是对方这次不会轻易地受骗——你的身法这儿诡异,没准也很耗费灵气吧?

这种不怕冒险的精神,让他赌对了。

将人击飞之后,他的灵气就只剩下了四成,此刻,回气丸已经开始发挥作用,不过药丸回气,跟神通的消耗,完全不能成正比。

只剩下这点儿,那就要节省着用了。

在陈太忠想来,自己的神识,足可以跟六级天仙对撼,而且应该不落下风才对。

他是存了活捉人的心思。

不成想,两边神识重重地相撞,他脸色登时就是一白,身子也猛地一震,好悬摔倒在地——如不是他发髻里还插着蕴神木所做的木簪,没准直接倒地昏迷了。

我擦,果然是不能小看任何修者,陈太忠真没想到,这厮的神识也这么强悍!

他在瞬间就判断出,眼前这厮的神识,绝对是高阶天仙才能有的——估计七级天仙都不止,起码得八级。

难道气修的神识,都很强大吗?

气魔吃了这么一击,识海只是震了一下,待他反应过来对方在做什么的时候,心里忍不住一声冷笑,你跟我比神识?

气修的神识,确实比一般修者要强大不少,而他的神识,还修了一门秘术,专门是用来防止别人攻击的,所以他的神识,比一般气修的还要强。

不过,他这神识的强大,主要是用来防守,攻击的话,效果要略略地差一点,此刻他纠结的一个问题是——要不要反击呢?

他若是反击的话,绝对不会奏效,陈太忠的神识是不如他,但是发髻里插着蕴神木。

不过,他的纠结刚起,只见对方嘴巴一张,大喊一声,“咄!”

下一刻白光一闪,他就觉得眉心一炸,登时就瘫倒了。

“差点让你小子翻了船,”陈太忠恶狠狠地哼一声,心里却是暗暗地庆幸:这神识攻击,也不是万能的啊,差点把自己玩进去!

这个发现,又让他以后多加了一份小心,不过不管怎么说,在神识偷袭失败的下一刻,他果断地从剩下的四成多灵气里,又抽出两成来,在此人身上再来一次束气成雷。

仅仅的两成,造成这么重的伤害,是因为什么呢?

气魔受创在先,这是一个原因,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,两人离得实在太近了,陈太忠这次是以几近于零度角的大小,喷出这口气的。

他身为上古气修传人,束气成雷又是上古气修的神通,两者相契合,就是上古神通再现,威力大得惊人。

以往束气成雷的威力有限,主要是因为作用在范围杀伤上了,一喷就是老大的范围,都未必打得住人,太多的灵气都浪费了。

这次只用了两成的灵气,却是极其狭小的夹角,全部的灵气转化为神通,作用在对方的眉心——别说气魔是六级天仙,怕是七级天仙都未必扛得住。

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,哪怕是天仙会飞了,身法也很重要——有足够好的身法,才打得起消耗战,才耗得起对方。

气魔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的时间,待他醒来之后,发现自己已经被下了禁制,上了禁灵锁,他第一个念头就是:老三不是要跟我配合的吗?

酒色财气四兄弟,酒色二人,直奔其他人而去了,他是要诛杀——最少拖住这个面具人,老三居中策应。

老三就是财魔,不但死要钱,也是四兄弟里最长于算计的,最擅长分析战场形势,所以居中策应这个事情,最合适他来做,他也从来没有让兄弟们失望过。

气魔刚才果断求饶,也是指着老三搭救呢。

四兄弟在东莽恶名昭著,但是兄弟间的感情是真的好,尽管四个人长得一点都不像。

在他们被追杀的过程中,不止一次,有兄弟因为采买时落单,落入了追击者的手中,但是其他漏网的兄弟团结在一起,很快就能将人抢出来。

然而此刻,气魔抬眼扫一下四周,心里登时一凉:完了,四兄弟都被抓了,都被上了禁制,这是寡妇死了儿子,没救了。

财魔垂头丧气地坐在一边,看到他的眼光,苦笑一声,“老四,不是不帮你,是老大老二中毒了……真是卑鄙!”

他也想救老四,毕竟老四一个人的战力,就顶上他们哥仨了,但是老四跟面具人争斗的时候,老大老二就直线从空中往下掉。

做为兄弟,他能不管吗?他还想着,自己先拖住这帮人,待老四收拾掉那厮之后,转身回来,再拿下这些人——老四身为半个气修,是不怎么怕毒的。

所以他一开始,是采取的游斗方式,也没着急搭救两个兄弟,不成想戴斗笠的那厮不但擅长下毒,战力也极为超群,一柄拂尘打得他只有招架之功,毫无还手之力。

而那戴面纱的天仙,看起来修为一般般,但是他真没防住——丫居然也会下毒!

毒性倒不是很强烈,只是抑制灵气运用的,比斗笠人差很多,但是拖来拖去时间一长……他就悲剧了。

要是熟知池云清的人听到这话,估计得笑掉大牙,百药谷的长老须精研药性,若是不会下毒,算得上长老吗?

至此,横行东莽的酒色财气四凶,外加三十六个灵仙战兵,在这个小团体面前,彻底栽了!

而此刻的陈太忠,却有一点点疑惑,他左看右看,“其他的战兵哪儿去了?”

战兵一共三十六,被他诛杀六人生擒两人,剩下的二十八人,居然不知了去向——尤其是被他神通重击的十八人不但消失了,连那把灭仙弩都带走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