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三十二章 狡诈气魔

一场惨烈的战斗,眼看就一触即发。

“慢着,”就在这个时候,池云清发话了,她和老易将老吴和于海河护在中间,一手持宝符,另一只手摸出一块留影石来,“你们是哪个郡的战兵?”

没有人回答,十八个人默默地调整着阵型。

“杀,”终于有人大喊一声。

灭仙弩瞄准的是陈太忠,他和其他四个同伴之间,不但有距离,而且角度偏差极大。

陈太忠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拉开灭仙弩的,不过他知道对方恶意满满,只不过因为听到池云清说话,他才没有先下手为强。

结果就是,一支弩箭死死地锁定了他。

“既然不是郡守战兵,必然是违禁者,”池云清大喊一声,“杀之无罪,可以提头去领赏,族诛全族!”

她还在吧唧吧唧地磨叽,那支弩箭已经掠过空气,爆出巨大的声响,有若晴空一个霹雳一般,射向陈太忠。

你磨叽个毛线啊,陈太忠一个缩地成寸,避过了弩箭,抬手也是一枝灭仙弩,重重地射向对方的战阵。

这战阵果然有奇异之处,最前面一个小组一闪身,中间的两个小组组成个六边形,猛地迎了上来,只见白芒一闪,“嗵”地一声大响,灭仙弩炸裂了开来。

巨响过后,六个灵仙齐齐口吐鲜血,精神萎靡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们居然是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箭。

陈太忠哪里是只肯挨打不肯还击之辈?一箭射出,他又是一个缩地成寸,直接闪到最后的三个组,对着持灭仙弩的那一组三人,狠狠地一刀斩下。

无回刀意!

一刀既出,一个战兵挺身而上,手中的长刀连着身体,硬生生地被同时斩做两段,但是同组的其他二人,却是因为有了这一瞬间的空当,堪堪地躲过了这一刀。

战兵的可怕就在这里,杀人的时候可怕,抵挡的时候同样可怕,多年的训练,让他们不但配合默契,更多时候甚至成为了一种条件反射。

挺身而上的这位,他未必想过会死,但是这一波是轮到他向前,他也顾不得想,对手到底厉害不厉害。

其实,就算明知道对手厉害,他还是得上——战阵便是这样,没有道理可讲。

而且,怕死就能不死吗?战友死完了,你还不是得死?

说时迟那时快,那两人躲过这一刀的瞬间,其他两个小组的六个人已经冲着陈太忠发动了攻击,既是围魏救赵,也是要诛杀对手。

陈太忠的无名刀法第四式还没有来得及练,防守上要差一点,不过他也没打算防守,陈某人信奉一点,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。

区区六个灵仙,逼得他这个三级天仙出手防御……丢不起那人!

这次他不用无回刀意,直接使出了第二招无欲,雪亮的刀光在空中弥漫,仿佛织成了大网一般,密密麻麻地向对方六人罩了过去。

曾几何时,无欲一招还是他单挑的利器,但是登仙之后,居然被他使出了群攻的效果。

无数声爆响串在一起,眨眼之间,迎战的六人伤三人,死三人。

死者都是身中数刀,被砍做了若干段。

饶是战兵们无视生死,也被这强大的杀伤力惊呆了,这是什么刀法?

陈太忠却是有点不满意,只杀了三个蝼蚁,这实在太没面子了!

不过此刻,已经容不得他多想,他一边分心防着不远处的四凶,手上的长刀却又再次扬起,悍勇地扑了过去。

“记得留下人头,”池云清在远处大叫,“别砍坏了。”

你敢废话再多点吗?陈太忠气得快吐血了,想也不想,又是一招无欲斩杀了过去。

又是两个灵仙,登时血溅当场。

他没注意到是,其他战兵听到这话,明显地有点迟疑了,尤其是左边十八个战兵,有人稍微恢复一点了,身子动一动,本来撑着要起来,闻言迟疑一下,又躺下了。

“快拿人头!”池云清声嘶力竭地大喊,与此同时,一高一瘦两个天仙,猛地催动身形,箭一般地向他们四人冲了过去。

“呃,人头?”陈太忠终于觉出不对了,先是祭出红尘天罗,罩住了两个灵仙,然后才去收人头。

不过他杀的六个战兵里,有两个人头,一个被砍得稀烂,一个脸上中了几刀,辨识不出眉目了,所以他手一招,先把那四个人头收进储物袋。

其中一个人头,还连着半截上身,他也顾不得许多了。

收完这四个人头,他想一想,觉得那俩人头虽然不顶事了,但是……不是还有天机符吗?收收收!

他才待动手,猛地发现一股奇大的危机向自己罩来,少不得又是一个缩地成寸。

但是这一次,缩地成寸有点不太好用,他有明显的粘滞感,那感觉,就像当年被南特使用了迟滞符一般。

不过,终究是缩地成寸,而不是聚气缩地,他又晋阶天仙,强顶着压力,他硬生生挪出一百余米,却觉得全身似乎都被挤压成了一团。

“咦?”有人轻哼一声,原来是那个小矮子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靠近了过来,手执一条长鞭,重重地抽了下来。

此人的身法也极为诡异,竟然能在不知不觉中,瞬移到他近前。

陈太忠一看这种兵器,就有点头大,他的刀法虽然刚烈,但这种软兵器是其天然克星——只要材质够好,绝对能缠绕住长刀,并且折向攻击。

不过不用长刀的话,他也没别的兵器好用,枪法和拳法都落伍了,灭仙弩对于这种拥有诡异身法的天仙来说,用处也不大——陈某人的缩地成寸,就能躲过灭仙弩。

红尘天罗倒是可以试一试,但是现在天罗正网着两个灵仙战兵,他是打算捉俩活口的。

由此可以看出,他现在还真没太好的办法。

陈太忠在瞬间就将因果想明白了,手上的长刀毫不迟疑地迎了上去。

就在两者即将碰撞之际,陈太忠气运丹田,再次大喝一声,“死!”

这一次的束气成雷神通,用去了他三成的灵气。

合着他根本就没打算用刀去迎长鞭,那只不过是个幌子,他的真实用意,是通过自己的“愚蠢”,吸引得对方把心思用在长鞭的攻击上,不要使用那诡异的身法。

没错,他只是想拖住小矮子,好释放大招。

陈太忠的缩地成寸,成了他保命的招数,哪怕晋阶天仙,这步法也有大用,但是,若是对手也有类似的身法,头疼的就是他了。

如果眼下是单打独斗,那也罢了,他不怕慢慢磨,六级天仙又如何?可是对方不但强手众多,还有战阵,己方又有负担,他就必须想个办法,尽快拿下对方。

所以他铤而走险以身诱敌。

然而,“四凶”的名头又岂是白叫的?

这四兄弟遭受追杀多年,最不缺的就是警惕心,应变能力也是一等一的。

就在陈太忠开口的一瞬间,矮小的气魔才从储物袋摸出一个物事,见状果断地放弃长鞭可能的优势,拖着长鞭身子一晃就飘了开去。

他的身法迅疾且诡异,轻飘飘地不着半点烟火,却是给人划破空间的感觉。

但是陈太忠也不是软柿子,只要他重视起来,绝对不会低估任何一个对手,他的灵目术早已打开,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身法。

待对方微微一滞,他又是一声大喊,“去!”

气魔这一滞,却是有意为之,他现在非常怀疑,对方还有没有发动神通的灵气,对这个神通的威力,他有着精准的判断——威力大,消耗灵气不会太少。

他不指望面具人会把灵气消耗得点滴皆无,这个想法太不现实,他只是希望对方用了过半的灵气,那么接下来,这个神通就不敢乱用了。

要知道,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,对手既然是已经登仙的人了,在这种局面下,谁能不懂得给自己留点后手?

所以闻到对方出声,他再次向旁边一飘,也顾不得看有白气出现没有,等到看到了,再躲就晚了。

非常糟糕的是:面具人这次只是喊了一嗓子——没错,陈太忠并没有使出束气成雷的神通来。

气魔白躲了,灵气也白浪费了,但是他不怒反喜:小子,原来你的灵气真不多了。

事实上,他并不怕浪费灵气,眼下是人多打人少,己方高手也强,只要能拖住此人,他的那三个哥哥解决了其他人,自然会过来帮手。

待他再次停下,只听得对方又是一声大喊,“杀!”

气魔这次不躲,因为他知道,对方的手上还有灭仙弩,在灵气不多的情况下,最合理的攻击手段,是先用灭仙弩,然后等他再次闪开,再尝试使用神通。

以对方敢铤而走险放出神通的行为,应该不是菜鸟,很有战斗经验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就看到一道白光,向自己狠狠地撞来,一时间竟然大惊失色——你有必要这么冒险吗?想到过打不中我的后果吗?

一般而言,神通的速度与灭仙弩仿佛,但是雷电属性神通的速度,那也无须多言。

“我艹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