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三十一章 四凶

灵地被弄坏了?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,于海河愣了好一阵,最终还是大方地摆一摆手,“坏了就坏了,这些东西……都是身外之物,陈叔你没事就好。”

真不愧是庾无颜的儿子,陈太忠心里暗暗地点个赞,“不过灵地的事儿,交给我了,你登仙之前,我总要给你个交待。”

“我可是注定要进宗门的人呢,”于海河笑得天真烂漫,笑得神采飞扬,“身在宗门,还用得着担心没有登仙的地方?”

池云清心里一动,开口发话,“小于,要不你进我百药谷?我给你担保。”

“百药谷只是称派吧?”于海河不愧是中二时期,登时就口无遮拦地问了出来。

不过这也正常了,他的陈叔已经向他打包票了:保他进称门的宗派。

池云清登时无语了——小家伙你口气太大了吧?

陈太忠看她一眼,他不知道这女人说这话,是不是真心赏识于海河,但是他真不喜欢她,于是问一句,“别急着说担保……你知道他是谁家子弟吗?”

池云清茫然地摇摇头,心说难道这孩子的来头很大?

不过她这次开口相邀,真没有坏心眼——只要陈太忠还活着,她绝对没有这个胆子,更别说还有那个戴斗笠的狐修。

事实上,她此举固然是看好于海河的资质,更是想跟陈太忠彻底化解前嫌,否则的话,资质好的孩子多了,她犯得着上杆子求着人进门?

大家聊了一阵,又歇息一个晚上,然后决定转移——那个八级灵仙,给人的感觉不太地道,陈太忠两人在的时候无所谓,等他俩离开了,没准还会有什么幺蛾子。

所以第二天一大早,五个人收拾了帐篷起身,步行向横断山脉走去。

老易的意思,是把这三人安排到距离笋岭不远处,等他“彻底好了”,再做下一步打算,至于陈太忠——两头跑就行了。

当然,她心里的打算是,多让他陪自己。

行至中午,五人正要打尖休息,老易和陈太忠又交换个眼神,然后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什么人……滚出来!”

“哈哈,”随着一声长笑,空中一阵扭曲,冒出四个人来,高矮胖瘦各异,狞笑着发话,“小辈果然机警,难怪敢觊觎小世界。”

“酒色财气四凶?”老易冷哼一声,她虽然是兽修,却消息灵通,识得这四人,“你们不是……被官府灭了吗?”

她是如此镇定,但是池云清就不同了,闻言倒吸一口凉气,“是恶名昭著的酒色财气?”

这四凶是同胞兄弟——虽然长得绝对不像,但真是兄弟。

他们同为黑水门弟子,行事张扬跋扈劣迹斑斑,被称为酒色财气四魔,不过他们欺负的人,以普通人居多,气魔曾经杀了一个郡守的爱子,但是碍于他们靠山强硬,也无人追究。

直到有一天,色魔迷奸了清阳宗长老的孙女,终于激怒了上宗,发出了必杀令。

这四兄弟里,其他三人倒也罢了,独独气魔修为极高,百年前被追杀的时候,就是三级天仙巅峰,其他三人只是一二级天仙。

四兄弟狡猾且凶悍,具备极强的反侦察能力,在追杀他们的过程中,上宗和各门陨落了三个天仙,搞得其他诸门也拿出大量贡献点,务求诛杀四人。

后来还是隐夏道官府出手,将四人斩杀,不成想现在……这四人又冒出头来了。

池云清的吃惊,也在这里了,她非常清楚,四凶还在世的消息,是不可能传出去的,也就是说——这是你死我活的一战。

百余年未见,其他三凶不好说,这气魔绝对是铁铁的中阶天仙了,甚至不排除高阶天仙的可能性。

所以池长老盯紧其中的矮子,“阁下便是气魔了?”

酒魔高,气魔低,财魔胖,色魔瘦——这是大家都知道的。

“何必知道这么多呢?反正是要留在这里了,”高个子从腰里摸出一个葫芦来,笑吟吟地灌一口,“女人,你要是乖乖的,没准留你一条活路……其实我也好色,酒色本来不分家。”

“老大你这么说,不是做生意的料子,”胖子发话了,看他肥胖敦厚的样子,真的很像是一个生意人。

此人是财魔,他笑眯眯地表示,“我们前来,特邀几位前去小世界探险,诸位若是肯老实配合,活的希望还是很大的……我老大爱喝酒,酒话多,不能当真。”

“看起来,一定能把我们留下?”老易忍不住冷哼一声,语气中是满满的不屑。

她本不是爱冲动的,但是有他在身边,冲动……也就冲动了。

陈太忠不知道酒色财气四凶是什么,考虑到身后还有一个于海河,他先用探查术看了一下对方的修为,心中顿生不屑,“嘿,最高不过一个小小的六级天仙……好大的口气!”

“哎呀,原来这位才是老大,”财魔转头看向他,然后笑眯眯地一拱手,“初阶天仙,倒也修为惊人……老大在哪里发财啊?”

就在他说话的功夫,陈太忠只觉得通体一凉,知道是对方用了查探修为的秘术。

不过他对这个无所谓,你就算知道我才三级天仙,那又如何?于是他冷冷一笑,“天蝎办事,不想死的就滚。”

他遭遇了很多人借他人名义的威吓,对于使用这种手段,没有任何的歉疚感。

从那天的遭遇看,天蝎这个组织还是很强大的,他不介意借来用一用——当然,这也是权宜之计,若是身后没有于海河,他直接就扑上去大杀特杀了。

“哈哈,天蝎啊,你吓死我了,”胖胖的财魔仰天狂笑,笑了好久之后,才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最近天蝎被人狙杀,全面收缩涯山城的业务,你们敢违背禁令吗?”

他的眼中,满是谐谑。

陈太忠一见蒙混不过去,心里暗叹一声——这是又要杀人了啊。

他不怕杀人——反正自打飞升以来,已经是满手鲜血了,但是他不能不为身后的人考虑。

于是他看一眼老易,“你俩别动,我来!”

“切,”老易很不屑地撇一撇嘴,四个初阶中阶天仙,算什么玩意儿啊?

不过她不想对人族动手,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,终于没有再说话。

池云清的心里,就更明白了,她不动声色地退两步——事实上,真要让她跟四凶放对,她也没有太大的把握,不如做好防范工作。

财魔爱财,对细节的变化很敏感,见状眉头微微一皱,“小子,你真是一意找死?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一抬手,摸出了灭仙弩,淡淡地发话,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给你们一个跑路的机会,给我马上滚蛋……立刻!”

“哈哈,灭仙弩?”财魔仰天狂笑。

不过,笑归笑,酒色财气四凶见状,还是暴退了差不多半里地,才收住身形——这东西是战争利器,太不讲理。

退出老远之后,站稳了身子,财魔才冷冷一哼,“灭仙弩……你当只有你有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抬手一摆。

下一刻,两边的树林里,走出三四十号人来,各个青巾蒙面,快速而有序地向前行进。

“三十六天罡阵?”池云清猛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,身为宗门弟子,类似的阵仗,她知道的真的不要太多。

她大喊一声,因为过于紧张,甚至有点走调,“这是战阵……你们四凶,投靠了官府?”

“唔,官府的战兵?”老易的声音,也难得地凝重了起来。

她俩很紧张,但是陈太忠不知道怎么回事,“这个战阵很有名吗……我艹,这样?”

他不得不中止询问,原来,两侧冲出的青巾人,也已经掣出了灭仙弩,还是两具——一边一具。

但是这些青巾人,明明只是些灵仙啊,能拉得开灭仙弩吗?

不过,对方既然敢摆出这样的架势,肯定就有执行的能力,陈太忠对此还是相当确定的,所以他不等对方摆开阵型,冲着左边的十几个人,就是一声厉吼,“滚!”

束气成雷神通,这一次,他用了十分之一的灵气。

但是就这十分之一的灵气,效果非常地惊人,十几个灵仙,顿时被击倒在地,做滚地葫芦状,还有人的身子,在不住地抽搐,显然是被雷电劈得不轻。

“是神通?”四凶见状,脸色微微一变——初阶天仙可使用神通,真是超出他们的预料。

但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反而更来了兴趣,尤其是那个矮小的六级天仙,眼睛都亮了起来,满是炽热的光芒。

“变阵六合,”右边的青巾人中,有人厉喝一声。

十八个灵仙交替掩护着,迅速地完成了变阵,三人一组一共六组,在变幻的过程中,没有一个人说话,更没有人对另十八人的遭遇,表现出任何同情或者慌乱。

仅仅是这不声不响的变阵,就带给人极大的压迫感,只觉得一股无形的杀气,扑面而来。

这绝对是训练有素的战兵。

“切,”陈太忠丢了几颗回气丸进嘴里,冷笑一声,就抬起了手中的灭仙弩。

右边的战阵却是已经形成了锥形,前一中二后三,六个小组,后面中间的小组组成一个三角形,灭仙弩也抬了起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