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三十章 又闻小世界

陈太忠闻言,尴尬地笑一笑,“我一点一点地加大力度试,就是想对这个神通的效果,有个直观的认识。”

“你混蛋!”老易气得破口大骂,“我好心给你神通,你就是这么对我的?”

“喂喂,你怎么能骂人呢?”陈太忠听得一绷脸,心里很不高兴,“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吗?你怎么这么说话……再骂我,我掉头就走。”

“你快走吧,走得越远越好,”老易气得又一跺脚,“不知道我们妖修最怕什么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正要负气转身,听到最后一句问话,愕然地张大嘴巴,然后才反应过来,“在地球界的传说中,你们最怕雷电……这不会是真的吧?”

“你说呢?”老易咬牙切齿地反问一句。

“嗐……你早说嘛,”陈太忠又是尴尬地笑一笑,就想到上一次去找遗址的时候,面对雷电攻击,老易很不厚道地躲到了自己身后。

搞清楚状况,他也没了怒气,“是我不知道,对了,那你们能容忍雷修的存在?”

“那也不能全杀了不是?”老易心里也舍不得他走,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。

他叹口气,“雷电是至正至刚至阳之物,对付外界天魔、冥族这些存在,有很好的效果,妖修里也有修雷电的,不过我们狐族……是怕雷电的,那帮猴子就不怕。”

陈太忠闻言,猛地想起羊头人的话,“那蛟族怕不怕雷电?”

他隐约能猜到,老酒伯的束气成雷神通,很可能来自于蛟族。

老易听得一怔,脑子里迅速掠过“抢亲”二字,瞬间,不尽的甜蜜涌上心头——你不想让我嫁入蛟族,对吧?

要矜持!她默默地提醒自己,然后轻咳一声,“蛟族也是怕雷电的,化形之后依旧怕雷电,除非化龙之后,反倒能修雷。”

“那猿修不怕雷电,因为它们长得像人?”陈太忠又好奇地发问。

“这……只是因素之一吧,”老易摇摇头,“其他的,我也搞不太清楚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过了一阵之后,他才猛地想到一个问题,“那你给我这束气成雷,族里……会不会有压力?”

这厮的反射弧,还真够长的。

你才想到啊?老易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我是见你仇家太多,让你保命用的……我很认真地告诉你:不许对狐族使用这个神通。”

“放心,”陈太忠点点头,很干脆地表示,“哪怕我被你狐族杀了,都不会用这个神通……这样总可以吧?”

老易嘿然不语,狐族和人族,终究还是有着天然的鸿沟。

陈太忠知道束气成雷对狐族意味着什么之后,也暗暗感激,但是他这人有个毛病,不喜欢说感激的话,只是默默地记在心里。

又修习了两天束气成雷,他算是彻底掌握了这门神通,其他的技法,他也不着急修炼了,而是跟老易商量,“去找一找小于吧?”

老易点点头,“不用咱们去找,我去联系一下族人,很快就会有消息了。”

有个家族果然好啊,陈太忠见她消失在树林中,不知道为什么,猛然间,有点怨恨地球界此前飞升的前辈了——你们就不能组建个门派啥的?

狐族的消息果然够灵通,第二天上午,陈太忠和老易就找到了小于所在的位置——涯山城西的集镇附近。

这里的修者极多,而且良莠不齐,不过池云清这天仙不是白给的,占了好大一块地方,别人也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。

陈太忠二人赶到的时候,正有人赔着笑脸,向池长老游说,“这位上人,我说的,真的是一处极神秘的所在……没准是个小世界呢。”

看到两人前来,此人很识趣地闭嘴了。

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,沉声发问,“什么小世界?”

为了不让于海河也陷入麻烦,他是戴了面具的,而老易是戴了斗笠,两人给人的感觉,不像是什么正经路数。

刚刚停止说话的这位看他一眼,冷哼一声,“我们找的不是阁下,你最好明白,有些事情,不是你随便能打听的。”

陈太忠和老易交换个目光,下一刻,两人齐齐地将气势放了出来,“知道不敬上位者,是什么罪吗?”

感受到天仙庞大无比的威压,这位的脸色,刷地就变了,赶忙赔着笑脸,连连地鞠躬,“两位上人,小的有眼无珠……还请上人多多原谅。”

他不过是八级的灵仙,怎么敢跟天仙炸刺?

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问,“什么小世界?”

“这个……”这位愣了一愣,苦笑着回答,“实在不便告知阁下。”

“我看你打的未必是好主意,”陈太忠上下打量这厮一番,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打听小世界,只是冷哼一声,“滚!”

如非必要,他没兴趣抢夺别人的机缘,他主要是怀疑,对方居然敢邀约池云清这天仙,没准憋着劲儿使什么坏呢。

探寻一个小世界,足以引得起玉仙的兴趣,这区区的灵仙敢来邀约天仙,是极不正常的。

最最起码,对方应该有手段,可以制约池云清,才敢这么相邀。

不过,想到身边跟着老易,他也就懒得跟此人计较。

然而池云清见他俩回来,反倒是不答应了,她轻哼一声,“这几天一直没顾上听小世界的事儿,现在你说说吧。”

她虽然是门派长老,但是对很多猫腻也一清二楚,更别说她本人也干过强取豪夺的事。

这几天一直被人游说,她心里就有点不高兴,知道这事非常不靠谱,可她负责小于的安全,也不好直接发作,所以一直含糊其辞地推脱。

现在眼见两个强援来了,她就要算一算这笔账了——你知道这几天有多烦我吗?

当然,这也是她对小世界有点动心,老毛病又犯了。

“阁下这么说,就没意思了,”八级灵仙见这个上人也翻脸,心里就有点不快。

不过他也不敢随便冒犯,这三个天仙不但是一伙的,而且都掩着面孔,一个带了面具,一个戴着斗笠,最先这个,则是戴着面纱。

池云清是堂堂的百药谷长老,因为被人擒了做奴仆,万一被人认出,自己丢脸不说,还可能影响到于海河,所以挂了一层面纱。

总之,这三个上人分开看,感觉还不怎么打紧,但是站在一起,给人一种极难惹的架势。

所以八级灵仙只是淡淡地表示,“买卖不成仁义在,对吧?而且……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

“你自己心里明白怎么回事,你是什么人,又关我什么事?”池云清冷冷地看他一眼,然后才看向陈太忠,“把人擒下搜魂……可以吗?”

陈太忠最烦的,就是她这种思维方式——见了好东西就想要,你矜持点行不?

当然,他也听出来了,池云清最近受到了一些骚扰,不过他对池长老的印象,有些根深蒂固——合着我们回来,你就敢仗势欺人了?

总算是念在对方守护于海河有功的份上,他没有太不给对方面子,只是微微地摇头,“多少正经事呢,算了。”

池云清见他拒绝,心里难免有点失落,不过她现在最渴望的,还是摆脱奴印的奴役,所以只能狠狠地瞪那厮一眼,“算你走运,别让我再碰到你。”

八级灵仙也不敢多言,冲三人鞠个躬,转身快步离开。

陈太忠问询几句,知道三人最近还算顺利,心就放了下来,然后他面向池云清发话,“我这个朋友,伤势还没有完全好,过几天,等他伤好了之后……行吗?”

这就是在说解除奴印的时间,池长老心里有点不情愿,不过再想一想,她也真不差这么几天,于是点点头,“全凭阁下做主。”

“易叔你受苦了,”于海河终于有机会说话了,冲老易深深地鞠个躬。

老易见他乖巧,又想起正是因为这孩子,自己才跟某人弄得很僵,于是轻哼一声,“要灵地吗?”

于海河正处于中二的年纪,有时候不是很听话,也很有个性,但是大多时候,他还是比较有素质的,闻言看一眼陈太忠,见陈叔没表示,就摇摇头,“不要,谢谢易叔。”

老易有点不高兴,不过因为有池云清在,他也懒得多说,“你看他做什么?”

“嘿嘿,”于海河讪讪地笑一笑,他知道自己这位易叔是兽修,说话很直,所以犹豫一下,还是直接回答,“我家有。”

池长老在一边听得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,堂堂的池家还没块灵地呢!

看看这几位,一位灵地随手就能送人的样子,一个小小的游仙,居然家里有灵地,还拒绝了别人的相赠——这种资源不是越多越好吗?

你不要可以卖给我啊,她恨不得喊这么一声。

不过,不平衡归不平衡,她也没有胆子计较:陈太忠是灵仙的时候,她就不是对手,现在人家已经是天仙了,杀兽修就跟砍瓜切菜一般。

她能计较吗,敢计较吗?

陈太忠闻言,却是觉得脸上一片燥热,他迟疑一下,还是清一清嗓子,“那个啥……小于,你家那块灵地,被我弄坏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