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二十九章 神通初成

遗址的地方真的不大,比通天塔内的空间差得太多了,而他修习的是神通和上古气修刀法,怎么能在这里试?

“那我陪你出去,”老易沉默一阵之后回答,“练几天,咱们再一块进来。”

“行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是急不可耐了,“然后我要去看看小于。”

老易顿了一顿,默默地点点头。

出了遗址之后,两人又走出横断山,在外围边缘找个人少的地方——修习神通响动实在太大,肯定不能离遗址太近。

老易在一边打坐,陈太忠则是气贯胸腹,酝酿一阵之后,“吼”地大吼一声,有若晴空响起了一个霹雳。

此次他是全力施为,只见一道白色气箭猛地从他口中吐出,以十度夹角的大小,猛地向前方喷射了出去,所过之处,草木断折,泥土飞溅,连石头都被击得粉碎。

若是细细看的话,能看到那白色的气箭中,夹杂着无数细小的闪电,若没有这些闪电,他喷出的气箭,应该是无色的。

气箭喷出约莫半里地,重重地撞上山石,方圆近百米的山石,被气箭打得飞石乱溅,待气箭过后,近百米的山石,被打得塌下去一尺多近两尺,表面还是黑漆漆的。

气箭掠过的草木和土地,也是黑乎乎一片,就跟过了火似的——这是过了雷电。

陈太忠登时就呆住了:这是束气成雷?不科学啊。

想一想老酒伯施展的束气成雷,再看看自己的,他忍不住怀疑:我不会是练错了神通吧?

“果真不愧是上古气修的神通,”正在打坐的老易也站了起来,一边鼓掌,一边大声发话,“说句实话,这是我第一次佩服你!”

“你不会说话,可以不说,”陈太忠一呲牙,有气无力地回答,然后他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,“这也太耗费灵气了吧?不成正比……真的不成正比!”

这全力一击,几乎抽空了他所有的灵气,才在三百米左右,削了一尺多的山石,虽然面积不小,可是……有点划不来吧?

倒是老易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现在……不是一级天仙吧?”

“不是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一边打坐,一边信口回答,“一击就抽空了我所有的灵气。”

“不抽空才怪!”老易哼一声,“你就算是中阶天仙,这一击也能抽空你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,”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才那么点威力。”

“威力还小?”老易叫了起来,“这真的比得上中阶天仙全力一击了……不信的话,你到那山石处去看看。”

陈太忠摸出个回气丸来丢进嘴里,“那我发一记神通,接下来就只能束手待毙了。”

“你这才是胡说,神通可大可小,看你打算造成多大的后果,”老易知道他是土鳖一个,倒也不怎么计较,“一半的灵气,或者一成的灵气,照样能用出神通。”

原来这神通,跟技法不同,可以控制灵气的输出,想施放什么力度的神通,跟施术者的关系很大。

也就是说,学会控制输出的话,放十次神通都无妨,但是……效果肯定不如这个好——没准连二十分之一的效果也达不到。

陈太忠对此是两眼一抹黑,因为他没接受过类似的教育,就只当神通和普通技法一样,想要用得好,用得成功,就必须全力施为。

这个误区,其实是可以理解的,对有资格接触和修炼神通的人来说,这是常识,无须强调,而对于那些晋阶灵仙都很不容易的修者来说,神通距离他们太遥远,惦记也是白惦记。

原来如此,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不过下一刻,他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,“还要削减,这神通弱成什么了?”

“你初阶天仙,还要怎么样强大的神通?”老易听得也怒了——这不是陈太忠怀疑神通威力的问题,是怀疑他的问题,要知道束气成雷神通,可是他给陈太忠的。

这个问题,他一定要说清楚,“这么远的距离,这么大的杀伤力……还嫌不够?”

“太差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感觉比阴阳狐那尾巴一扫,强不到哪里去。”

“你!”老易气得一跺脚,才要说什么,下一刻,两人对视一眼,刷地同时腾空而起。

有两支队伍,正在迅速地接近这里,很显然,陈太忠刚才的雷霆一击,惊动了一些人,须知横断山脉附近,最不缺的,就是不怕死的修者。

不过,就算再怎么不怕死,也有心理承受底线,两拨人看到,空中猛地冒出两个人,心里齐齐地就是一惊——我擦,居然有两个天仙?

在横断山脉外围晃荡的,都是没什么实力的,九级灵仙就是大高手了,撞到天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一看还是俩天仙,两支队伍的哪里敢再近前?

“我们兄弟在这里切磋,”老易站在空中,沉声发话,“跟你们并无相干……滚!”

陈太忠也冷哼一声,“不滚的……死!”

说“死”字的时候,他略略停顿了一下,然后用束气成雷的神通发了出来。

不过这次,他施展的是三百多度角,而不是上一次的十度角,用的灵气,也仅仅是上一次的百分之一——没错,他的灵气已经几近枯竭了,但是一颗极品回气丸进肚,还是让他恢复了些许的灵气。

对于这次的束气成雷,他只是一个简单的试验,然而一个“死”字出口,就有若晴空又响起一个霹雳来,气势十足、浑厚异常,如惊雷一般,滚滚地向四周散去。

声音入耳,有那级别低一点的灵仙,面如白纸身子摇晃,甚至站都站不稳了。

见此威势,这两支队伍哪里敢再多问?转身抱头鼠窜而去——天仙打架,谁敢旁观的话,真的是死了都白死。

“嗯?”陈太忠也发现了,这束气成雷的神通,似乎还真是不一般,他已经将气场散得极开,只用了一点点的灵气,就造成了这么大的威慑力,“奇怪,用来群杀……效果这么好?”

“束气成雷本来就是可以群伤的,”老易哼一声,缓缓地降下身形,“反倒像你刚才那样集中攻击的……很是少见。”

陈太忠见他向地面落去,他也就跟着落下,嘴里却是很不以为然,“就算是少见,它的效果也不能那么太差吧?”

“效果真的差?”老易侧头看他一眼,话音里有点说不清的东西。

“就是效果差啊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老易你这语气,我真不喜欢……揭下斗笠来,让我看你是什么表情。”

老易默然,好半天才回答,“第一个看到我的脸的男人,他必须娶我,否则……死!”

“瞧瞧,又来了,不要总把自己代入角色中去,好不好啊?”陈太忠无奈地指一指他,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你看地球连续剧看多了,以后少看,我也不跟你一般计较……不过你拿给我的束气成雷,我真的觉得有点遗憾。”

“遗憾不遗憾,咱们让事实说话吧,”老易此刻已经落到了地面,他一指远处的山石,“觉得杀伤力不够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“有点浅了。”

其实相对他以往的感觉,第一次试验或者不算成功,但是第二次绝对是非常成功,不过……一个只用来群攻的神通,真的好吗?

“你跟我来,”老易也不多说,带着他走到山石面前,一指那黑黢黢的山石,“你真觉得杀伤力不够?”

陈太忠笑一笑,也懒得说话——男人追求的就是攻击,这样的攻击力,你觉得很强大?

老易见他不回答,弯腰捡起一块石头来,猛地向前一扔,只见那石头碰上山石之后,“嗵”地一声大响,扑簌簌又掉下不少山石来,差不多有四五吨的样子,“看到没有?”

“石头酥了?”陈太忠愕然,下一刻,他就反应了过来,束气成雷的杀伤力,可不仅仅是体现在声浪上,还有雷电。

也就是说,此前掉落的那尺许厚的山石,只是冲击波造成的,雷电对山石造成的杀伤力,还没算进去。

他走上前,抬手击一下石壁,酥脆的山石应手而落,他又拍两掌,初步断定,雷电对山石,也造成了尺许厚度的杀伤。

这样的效果就不错了,陈太忠自诩是三级天仙,全力一击应该及得上六级天仙,不过他还是有点遗憾,“若是效果能再强一点就好了。”

“拜托,你击打的是山石,”老易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山石对雷电的抗性很高,等你的神通对着人发出,你就知道有多么可怕了!”

“也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当然知道,人体是导电的,而山石基本上是绝缘的。

意识到自己的认识有点错误,他不怒反喜,然后侧头看一下老易,“我决定了……一定要陪你到身体完全康复。”

这还像那么回事,老易心里大喜,却是很随意地摆摆手,“一个神通而已,反正我也用不了,你不用这么介意。”

“我记得你很擅长防御来着?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看着他。

“嗯……嗯?”老易先是随便一哼,然后勃然大怒,“你不会是想拿我试验神通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