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二十八章 点验功法

陈太忠抱着老易一阵狂奔,跑了一阵之后,才发现不妥,猛地掐个隐身诀——在横断山脉,这样比较安全一点。

不知道跑了多久,路过了宁伶仃所在的位置,他想到她还在这危险的地带,于是又大喊一声,“宁伶仃,去涯山城外,别管为什么!”

老易偷偷地睁开一只眼,他可是知道——这里就是于海河被擒的地方。

一个长腿女修从远处奔来,眼睛长得出奇的大,嘴唇厚厚的,她愕然发问,“去涯山城,你什么时候来找我?”

他永远都不会去找你!老易难得地对人族动了杀机——你俩是在葫芦峡之后,就好上了……对吧?

“你待着就行了,不愿意的话,”陈太忠抖一抖手里的人,“咱俩以后两不相欠……我朋友命悬一线,不能跟你多说。”

老易身子一软,继续靠在那温暖的臂弯里。

“这不就是那啥……五转洗髓丹?”宁伶仃不认识老易,但是她认识那个硕大的斗笠,她愕然发问,“他也成了你朋友?”

老易差一点又跳起来——我凭啥就不能是呢?

以往,他不是这个性格,但是见到这个美貌女修,他就忍不住要计较一下。

“我俩经过了很多事,”陈太忠的话,令他听起来非常的舒爽,“这个一下半下解释不清。”

“我会在涯山城外等你的,”长腿女修先是愕然,然后很干脆点点头,电射而去。

我是该先安排人杀佘姥姥呢,还是先杀她?老易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……

就在他的胡思乱想中,陈太忠抱着他来到了笋岭,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遗址,然后直接飞到半空,去引动机关。

你……果然天仙了!老易的心里,又是欣慰,又是惶恐——这么快就登仙了?

不过他依旧没有动,还是奄奄一息的样子。

下一刻的雷电,对陈太忠来说,也是小意思了,他都修到起风雷了,纳雷入体真不是什么问题,直接将雷电吸收进了体内。

他没想到的是,这遗址的雷电,比天然的雷电还要强大许多,幸亏他已经晋阶三级天仙,否则——起码这雷电传到老易身上,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“早知道这里雷电这么强,可以来这里修雷引的,”他轻声嘀咕一句。

我不让你来了吗?老易心里恶狠狠地发问,嘴里却偏生不能说话。

进入遗址之后,陈太忠也不怠慢,将人放到一边,迅速地摆了一个聚灵阵,然后才又将人扶起。

老易的身体,依旧是软绵绵的,不过这次就无所谓了,陈太忠直接跟他背靠背,顶住他,不让他有倒地的机会。

这一靠,就是两天两夜,陈太忠将自己没来得及修习的技法大致过了一遍,有点跃跃欲试了,他尤其看重的是神通……哥们儿可以修习神通了哎。

而且他能修习的,不止一种神通,褚家送的改容易貌的神通,也被他变得强悍的神识解开了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修习这个神通,需要几种灵药和大量的风属性玉晶,陈太忠不但没有玉晶,他还缺少一种主材——青尊果。

所以他目前可以修炼的,就是“束气成雷”,此神通最难修的是雷引,修出雷引,其他就都不是问题了——他是气修,没别的忌讳。

他恨不得马上就上手,不过遗憾的是,老易现在重伤,他只能强行按捺下这份心情,又翻看起了无名刀法第四式。

第四式的刀法不是攻击型,是防守的,但是等他到了天仙这个境界,才感觉到……这防守只是一方面,似乎还有蕴养刀意的意思。

看不懂啊,真想试一试,但是……目前不能。

还有一本得自洄水密库的步法,叫做万里闲庭,是天仙才可以修习的,陈太忠以前并没有怎么在意。

这不是说天仙了还练步法,有点不靠谱,而是这一门步法,也几近于神通,练到极致的时候,一步万里,比神通还牛叉,但是这个……跟天赋的关系很大。

要有空间天赋,才能修炼。

空间天赋,是很罕见的天赋,风黄界的雷修很少,一千个修者里,也出不了两三个,但是若说空间天赋,百万个里面也出不了两三个。

不过就像没有雷属性的人,可以修炼束气成雷一样,没有空间天赋,只要修成一个类似于雷引的空间步法,再加一些空间属性的材料,就可以修行了。

以前陈太忠就没考虑这个步法,现在却是可以提上议事日程了,因为……他认为,将缩地成寸修到缩地踏云,基本上就算是一种空间步法了。

缩地成寸,他已经修炼到了极致,但是死活进不了缩地踏云境界,他认为,这可能跟自己没有登仙有很大关系。

要说成为天仙之后,都可以飞来飞去了,缩地踏云算什么?

事实上不是这么回事,缩地踏云不仅仅是飞起,还是直接飞到可以抵达的位置,极大地无视了空间的影响,这才叫缩地踏云——“缩地”两个字很关键。

打个形象的比喻,佘姥姥要是会这门步法,灭仙弩的第二箭,就射不中它。

当然,这些仅仅是陈太忠的猜测,还没有证实,不过他真的认为,修成缩地踏云,就可以正式考虑万里闲庭了——这个步法真的厉害。

想一想驭兽门的密库里,竟然藏有这样超越神通的步法,陈太忠也禁不住暗暗咋舌,不愧是力扛五宗的门派,不愧是明阳宗下最强的门派,底子就是厚!

他迫不及待地想试验一下自己的猜测,但是非常遗憾,老易还在重伤中。

就在胡思乱想中,他猛地听到老易发话,“我有点饿了。”

陈太忠回过神来才发现,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顶着对方的背脊坐了两天两夜,听到这样的吩咐,他苦恼地叹口气,站起身来,心里忍不住嘀咕:看这谱儿摆得。

虽然这么想,他还是去做饭了,不管怎么说,老易是救了于海河。

老易坐得稳稳的,在那里打坐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不多时,陈太忠把烧好的饭菜端过来,然后问一句,“好些了?”

“还差一些,”老易有气无力地回答,然后慢悠悠站起身来,走上前端碗吃饭,吃了不多一些,就放下了碗,“胃口不好,气血亏得慌,我再去打坐……”

其实如果可以的话,他希望再靠着他的背部,只不过连着靠了两天两夜,他觉得再那么下去,感觉自己有点不知自爱,才说饿了。

陈太忠哪里懂得这番心思?听他这么说,就主动问一句,“既然亏了气血,要不要我帮你抓点灵兽回来?”

上次老易就是这么照顾他的,而且他也知道,老易这人没什么忌口。

“灵兽,还是算了吧,”老易摇摇头,“我这个伤要慢慢回复,保持血统的纯正很重要。”

是吗?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我倒是没听说,兽修还有这方面的说辞。”

“你才接触了几个兽修?兽修和兽修也是不同的,”老易轻哼一声,不过这一声,中气就足了一点,不过很遗憾,某个人修没有听出来。

下一刻,他又发话,“下一顿,我想吃短尾貘,可以吧?”

“可以,谁让你是伤号呢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回答,想一想之后,他又发话,“我储物袋里就有短尾貘,不用出去了。”

我就是冲着你储物袋里的短尾貘去的!老易暗暗地回答。

接下来,他就慢慢地养伤,时不时地要陈太忠做顿短尾貘,没过了多久,就吃光了那几只半大的短尾貘。

陈太忠也不排斥这个,刀疤留下的东西,能剩下一些就行了,留得太多的话,他看着也闹心,现在正好给老易补身体——原来兽修也知道短尾貘好吃?

一眨眼,将近一个月过去了,老易的身体终于将养得“差不多”了,陈太忠就问他:要不咱们出去吧?

“完全养好了再走吧,”老易有点犹豫,他很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日子,“不过你要是觉得,跟兽修在一起没面子的话,现在走也行,反正我有点伤也跟你无关。”

“你这话怎么说的呢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自打跟老易又共患难一次,他就觉得,可以考虑再顺势张嘴,看能不能借他的路子,离开东莽?

所以他的态度也算客气,“我主要是想着,这里是你的地方。”

“原来你还在记恨,”老易气得哼一声,“我都说不要了!”

不要了,你也是来这里养伤,矫情什么?陈太忠心里回一句嘴,脸上却是带着点尴尬的笑容,“我都打算离开东莽了,这里也用不上了不是?你这……女人家,心眼太小。”

“反正我伤势没好,”老易很不满意地回答,“孤身帮人族,帮得我遍体鳞伤,我可不想被同族笑话……我是要养好伤才走。”

“我也没说不管你吧?”陈太忠听她说得可怜,就收起性子,耐心地解释,“束气成雷神通,我修习得差不多了,刀法也有进境,但是……不能在这里施展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