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二十七章 剧本设计错误

池云清听了陈太忠的话,也不去询问原因,而是直接拎起那天仙,走出好远之后,将人往那里一丢,去了禁灵锁,转身就往回走。

她走了没几步,只听得风声大起,回头一看,却是那大鹏猛地从空中扎了下来,一把抓住那个天仙,奋力一振翅,嘎嘎地大笑两声,眨眼间又冲上天空,向远处飞去。

陈太忠默默地看着这一幕,也没有什么动作:老易都阻拦他杀人族了,他总不能当着老易的面,再去杀兽修。

而且这个鸟人,他没有信心留得下来——隐身术失效,能不能跑得了都是两说,而且,身边一堆碍手碍脚的拖油瓶,他也不敢放手大杀。

于海河看到老易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,流着泪走了过来,“易叔……”

“你先退后,”老易咬着牙发话。

池云清见状,也不敢多待,跟着于海河向后退去。

陈太忠不走,他又坐下了,“老易你不是有护符吗?怎么整得这么惨?”

“对这种垃圾用护符?”老易冷哼一声,虽然他知道,这是陈太忠先救于海河的主要原因,但是心里还是非常的不爽——可以说不爽到了极点。

“我狐王血脉,对区区天仙也用护符,那不够丢人的。”

陈太忠不太明白妖修内部的等级,不过想一想,他也能理解,老易上一次出手,是冲着玉仙去的,也是啊,玄仙给下来的护符,用在天仙身上,确实是有点没面子。

他当然想不到,老易就算能用护符,也不会用,就等着他二选一呢。

所以他就又问一句,“看你吐了很多血……要紧不?”

“你要是能早出一点手,就好了,”老易身子一软,又向地面栽去。

“靠住我,”陈太忠将身子凑过去,顶住了他的身子,虽然某人嘴里时不时地说句“母的”啥之类的,但是他根本就没往心里去,也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。

但是老易靠住他之后,鼻腔中满是男性的雄性气息,就只觉得身子更软了,脸也有点发热,心跳得也有点快了。

要说受伤,他多少是受了点伤,但是那点伤根本是癣疥之疾,本来就是一场戏,他是因为计谋失策,差点憋出内伤来。

不但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,反倒是损失了一个兽修!

要说整个过程,都是阴阳狐安排的,细节也考虑到了,雇佣了天蝎的人绑架于海河三人,又特地请了出名闲散的大鹏,来识破陈太忠可能的隐身——你一定要在这二选一中,正面地做出选择。

尤为关键的是,为了让陈太忠相信这是真的,阴阳狐甚至请动了猿族里的猿七公子。

狐族和猿族不对付,但是这猿七公子却是例外,它在猿族中混得并不得意,是少有的几个,跟狐族有交往的猿族。

而这猿七,原本也是天蝎的支持者之一——它在族里不得意,自己还想发展,私自操作点走私生意,是很正常的。

必须指出的是,狐族并不害怕天蝎,反倒是天蝎要仰狐族的鼻息——一个走私的组织,想打通一个通道,对把握了通道的地方性大势力,该有什么态度?

所以上一次陈太忠撞到天蝎的时候,那虎修看出了老易的来历,直接装疯卖傻地跑路了。

阴阳狐提出这个要求,天蝎不敢拒绝,无非是演一出戏罢了。

正经是,阴阳狐想到陈太忠知道狐族和猿族的恩怨,硬是把猿七公子也拽了过来——如此一来,你还能不当真?

很多细节,阴阳狐也想到了,他想若是攻击三公主的全是人族天仙,陈太忠很可能碍于人修的面子,先行攻击有兽修的一方,所以它在两边都安排了兽修。

它甚至撺掇猿七公子,把出名桀骜不驯的佘姥姥也请了来。

蛇修是天蝎组织的客卿,身份比较超然,一般不好请到。

不过佘姥姥跟狐族,那是有仇的,天性相克,狐族和蛇族之间,天然不能友好相处,灵猫斗蛇是天经地义。

所以这个蛇修此来,真的是不明就里的,它攻击三公主很用心,攻击陈太忠也不手软——事实上,在阴阳狐的剧本里,佘姥姥没有这么大的戏份。

按照规划,老易有一幕燃烧精血,一怒暴走的可能场景,既要做到煽情,又要做到感人——没办法,人族电影看多了,类似情节的设计,真的是小儿科。

阴阳狐如此谋划,真可谓鞠躬尽瘁,老易也觉得……剧本不错。

但是大家算来算去,独独地算错了陈太忠的杀伤力。

头一个熊修死亡——这是天蝎的正式成员,就已经出乎了大家的意料。

没错,大家都知道他有寂寞三叹,但是这种杀手锏,该一开始就用出来吗?

等到佘姥姥被击伤,掉头逃窜,大家直接就傻掉了:一个灵仙,不能是这样的战斗力吧?

老易一口一口的吐血,虽然是在演戏,但是他也真的想吐血,恨不得大喊一声:泥煤,只是演戏而已,用得着这么认真吗?

遗憾的是,他无法喊住手……真的不能喊。

不幸中的万幸就是:熊修虽然是天蝎的大牌打手,战力超群,但是头脑有点不够,死于正面冲突,这不算啥——起码天蝎不敢因为这个,来问狐族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至于那佘姥姥,三公主都看她不顺眼,她也很卖力地攻击三公主,这个家伙,受伤也就受伤了,反正当场没死。

事实上,老易听到她临走时的恶毒语言,已经决定回头组织人手干掉她——蛇这东西可是记仇,而对狐修而言,死了的蛇修,才是好蛇修。

不管怎么说,看起来很严密的剧本,现在被演得一团糟,三公主很有撞墙的冲动。

更糟糕的是,陈太忠第一个救的,不是她!

不是我啊~~~老易恨不得再吐两口血,以宣泄心中的郁结。

它甚至想到了一首歌,多媒体里的,地球界很古老的一首歌——“你哭着对我说,童话里都是骗人的。”

然而偏偏地,陈太忠这厮,根本一点风情都不解,这时候还问,“你是狐王血裔,他们知道你的身份……还敢攻击你?你也不找些帮手?”

“这是我私人的事儿,没可能找帮手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下一刻,她猛地爆发了,直着嗓子喊了起来,“你不喜欢做人奸,难道狐族就会支持我救人族吗?咹?”

陈太忠被他的爆发吓了一跳,想一想之后,他拍一拍它的肩膀,苦笑一声,“是我不对,你真的辛苦了……喘息这么重,伤得一定不轻。”

他从来没把老易当作个异性——或者说雌性来看待,这个动作做得很自然。

但是老易吃了这两掌,直接就醉了,身子软绵绵地往他身上一栽,喘息越发地重了,想一想之后,他噗地又吐出一口鲜血,“遗址……疗伤……”

说完之后,他一蹬腿,越发地奄奄一息了。

“你不要这样吧?”陈太忠也急了,一边拍打着他,不让他陷入昏迷,一边大声地发话,“赶紧撤赶紧撤,先退到涯山城外,池云清……你负责他们的安全,不要跟我说,你不知道怎么做!”

说完之后,他横抱着老易电射而去,池云清愕然地看着他的背影,好半天之后才吐出三个字来,“登仙了?”

这个速度和灵气役使,天仙之下的人感觉不到,但是怎么能瞒得过同为天仙的她?

不过,这里不是久留之地,而她作为百药谷的长老,对涯山城也有相当的了解,于是一手一个,抓起老吴和于海河,没命地往外跑。

“我……我要看易叔啊,”于海河大声地喊着,却是因为池长老的速度太快,猛地灌进两口凉气,不住地咳嗽了起来。

“你……”池云清脚下微微一拌蒜,然后又没命地奔跑,嘴里却是发问,“你真的确定,他是男的?”

如果她的记忆不出差错的话,那猿修可是说过,要娶这个狐修的……

老易蜷缩在陈太忠的怀里,真的是……浑身都暖洋洋的,她恨不得马上跳起来,告诉整个风黄界:这个男人,散修之怒,他在抱着我,在抱着我哎……

她不能这么做,但是她忍不住这么想,越想,她就越觉得浑身乏力,软绵绵的。

那个选择题,或者出错了,但是……有现在的体验,不是也很好吗?

阴阳狐那里的播放器,暂时就不收了吧,又要回到两个人的世界了呢。

自打她拒绝陈太忠带着于海河进入遗址之后,心里也是极为难过,但是她不想改变决定,哪怕她对于海河没什么偏见。

不过陈太忠从此不跟她来往,更是拒绝谈遗址,她心里也揪得慌——你不去,我也不去!

眼下两人直奔遗址而去,她就觉得,两人之间再没有了隔阂……真的很开心,难道不是吗?

他们兵分两路,眨眼跑得不见了,不多时,一只大鸟扑扇着翅膀飞了过来,大鸟的两只爪子,已经化形为白生生的人手。

它在空中盘旋一阵,才摇摇头,嘎地笑一声,低声自言自语,“下界散修、狐王血裔……嘎嘎,下界未必是下界,狐王未必仅仅是狐王,真的是有热闹看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