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二十六章 吐血的老易

天仙在天空飞,是弩箭最好的靶子,但是到了地面,就不用太担心了。

蛇修吃了这么一箭,心里的怒火在熊熊燃烧,它的毒还没有使出来,它还没有近身,它一定要将这个可恶的灵仙擒住,慢慢地、一点点地折磨!

然而下一刻,它就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又……又来?”

小灵仙再次拉开了手上的灭仙弩。

它猛地喷出一口毒雾,转身就跑——灭仙弩的威力,真的是太大了。

蛇修敢欺近,第一是落到地面了,第二就是……对方只是灵仙,不可能第二次拉动灭仙弩。

灭仙弩灭杀中阶天仙无难度,是中阶天仙或兽修才能使用的宝器,初阶天仙勉强能用,灵仙若是有秘术或者燃烧生命的话,可能拉得动一次,但绝对不可能拉得动第二次。

这跟灵仙施放中阶宝符,是一个道理。

看到对方再次张开弩,蛇修不敢再赌了,转身就跑。

然而,它的尾巴受伤了!

对蛇来说,尾巴跟鱼差不多,也有方向舵的作用,对已成兽修的蛇来说,这不是太大的问题,但是……这终究是个问题。

陈太忠一个缩地成寸,躲开了正面喷来的毒雾,又一个缩地成寸,躲开了毒雾可能影响的范围,然后抬手一箭射出去,正中蛇修身子的中段。

“啊~”蛇修厉吼一声,身子猛地拍一下地面,箭一般地蹿上天空,没命地逃走了。

陈太忠再次张开弩,然后才回头看一眼:小于没事吧?

于海河没事,池云清直接激发一个冰墙宝符,挡在了三人面前,不过冰墙被毒气罩住,销蚀得极快,看样子是撑不了多久。

撑不了多久也无所谓,反正池云清现在灵气恢复了一些,蛇修又逃走了,她有的是手段慢慢应对。

这时候,陈太忠才顾得上看向老易。

“噗”,老易又吐一口血,把斗笠边沿都染红了。

“找死啊,”陈太忠身子前蹿,想飞来着,不过抬眼瞅一瞅头上,发现鸟人正看得津津有味,他决定还是不飞了。

不过就算不飞,他的缩地成寸也不慢,眨眼之间,就电也似地掠了过去。

“走了!”猿修看到他手上拿着的灭仙弩,犹豫一下,终于狠狠地一跺脚。

一兽两人,头也不回地走了,蛇修更是跑在最前面。

只有老易还待在那个罩子里,承受着电闪雷鸣的攻击。

这种情况,陈太忠也没法追,对于宝级的围杀阵,他也有所研究,前后看了几眼之后,抬手一刀斩去,砰地一声大响,杀阵登时灰飞烟灭。

杀阵里的老易身子晃一晃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又叹口气,走上前将他扶起,抬手摸出一颗百花宫制造的极品血灵丹来,向他的嘴里送去。

老易的斗笠压得极低,低到勉强能看清下颌,嘴巴只是若隐若现,不过这并不妨碍陈太忠将灵丹送进他的嘴里。

灵丹送下,他将老易又放到地上,随后站起身来,看着天蝎的天仙和兽修消失的方向——凭良心说,他真不是一个会照顾人的主儿。

要不要追过去呢?陈太忠有一点点的犹豫。

然而,他扭头看一看,发现池云清正带着老吴和于海河,向远处撤去。

又抬头看一看天上,鸟人还在空中盘旋着——对于天生会飞的兽修,灭仙弩的威力,可是要大打折扣。

看到他看向自己,那大鹏往高飞一飞,呱呱大叫,“小子,我可是两不相帮的,你是想制造个对手吗?”

如果条件允许的话,陈太忠是绝对想把鸟人射下来的,刚才鸟人那一招,让他受了点伤不说,关键是坏了隐身,若不是他已经晋阶天仙三级,会严重影响他的救人行动。

以陈某人睚眦必报的性格,怎么会轻易咽下这口气?

然而眼下他这边,受伤的受伤,弱小的弱小,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,这只鸟人最起码也是中阶兽修,此刻贸然树敌,殊为不智。

所以他只能看向那个被击晕的天仙,身子一动,向那天仙蹿去。

“不要……”就在此刻,他身后传来微弱的声音。

陈太忠愕然对回头,却见老易挣扎着往起坐,嘴里轻声呼喊着,“不要杀人。”

话说到一半,他手臂一软,上半身又要向地面倒去。

陈太忠两步蹿回来,扶住了他,恨其不争地叹口气,“你先坐稳成不成?”

“我答应过别人,不随便杀人,”老易有气无力地回答,身子软绵绵地靠在他的手臂上,“既然大家都平安……事情就过去了。”

陈太忠本不想答应,可是看他这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,终于轻哼一声,心说你一个兽修都知道不杀人族,我总不能比你差了,“我是怕他醒过来伤人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顺势坐下,用身子倚住老易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昏迷的天仙,嘴里还轻声地辩解,“我是想了解一下,天蝎的人,为什么会找上小于。”

他盯着那天仙看了好一阵,也没听到老易回答,少不得侧头看他一眼,“嗯?”

老易身子软绵绵的,明显是受伤过重的样子,听他发问,才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他若醒过来……你可以用神识攻击。”

“那我也不能放松警惕,”陈太忠继续死盯着那昏迷的天仙。

又过一阵,池云清已经将老吴和于海河的禁制解掉,然后走上前,先制住那天仙,然后从此人的腰上解下几个储物袋,又下了禁灵锁,才提着此人,冲两人走了过来。

她走到陈太忠身前,微微一鞠躬,“此人该如何处置?”

陈太忠感觉肩头微微轻了一点,又侧头看一眼老易,发现他的身子不那么软了,才哼一声,“你不是会搜魂……嗯,你知道天蝎为什么抓人吗?”

他本来是想让她搜魂的,可是想到身边是兽修,也不想被他小看了自己——对修者来说,搜魂是件很危险的事。

不但被搜魂者十有八九要变得白痴,搜魂者也很有可能遭遇对方的算计,尤其是在两者修为相当的情况下。

池云清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,事实上,她自己都很忌惮天蝎。

对于经常进横断山脉的百药谷弟子来说,天蝎实在是个很有名的走私组织,一般双方照了面,也是井水不犯河水。

这是天蝎对宗门弟子的态度,对上普通人,他们是极其凶残的,杀人越货时有发生,滥杀无辜也不罕见,而这组织里有人修也有兽修,若论战力和潜势力,一般称门的宗派也未必扛得住。

而且天蝎不但对外人狠,对自己人也狠,严密的组织,必然是有铁血的手段管理的。

池云清就非常怀疑,这个天仙的识海里,可能有一些应对搜魂的手段。

她不想冒险,尤其是陈太忠已经答应,此次应对得当的话,会除了她的奴印,这个时候,她就更不想冒险了。

所以闻言,她苦笑一声,“天蝎出手,用得着理由吗?他们就是这么不讲理,而且我和老吴、小于的组合,也有点怪异。”

怪异是肯定的,二级天仙加四级灵仙再加一个五级游仙……这样三个人,怎么能弄到一块去?而且,还不是以天仙为主。

陈太忠想一想,认可了这个回答,哥们儿要是看到这样的组合,肯定也觉得不正常。

他是没想到,天蝎做事会如此霸道,然后就又问一句,“他们问了些什么?”

“倒是没问,”池云清摇摇头,又看老易一眼,“他们好像有个擅长搜魂的,还没来,然后……然后就是这位先生追了过来。”

她被陈太忠擒获,还是在老魏村事件之前,所以她并不知道,大名鼎鼎的散修之怒跟妖修有勾结,而且这个消息,并没有被传得人所共知,她在望月镇也打听不到。

知道这个消息的,无非是玉屏门和奇巧门,再加上魏丘山,这三方都不可能把消息散布出去——消息的不对等,也能带来好处,他们自己知道就够了。

而唯一的外人,却是那个不知名的玉仙,此人出手没占了便宜,还要防着陈太忠找上门来,怎么会乱说话?

所以池云清就很奇怪:这个斗笠人明显是狐族的兽修,陈太忠何时跟狐族有了勾结?

不过,对方终究是试图营救他们来的,她也不能冒犯。

陈太忠也跟着侧头,看一眼老易,“好点了没有?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,老易的身子已经坐直,默默地回气打坐,闻听他说话,才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放人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没有听太清楚,事实上,他心里有点不情愿。

“放人,”老易又重复一遍,然后摸出一个聚灵阵来,开始默默地调息。

陈太忠又回到了初识老易时的那种感觉——此人的话,少得可怜。

不过他也意识到了,这大约是池云清在场的缘故,于是他想一想,终究是一摆手,“那就……放人吧,这种蝼蚁,多他一个也不多。”

曾几何时,他还被天仙称之为蝼蚁,到现在,他有资格称呼初阶天仙为蝼蚁了。

这种感觉,冲淡了他放人时的那种不忿心情。

他放人放得不是很痛快,殊不料,此刻老易的心里却是在滴血:看看出的这都是什么点子,必须要收回那个播放器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