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二十五章 先救谁

陈太忠心里着急,也有点哭笑不得:老易这家伙,还真是了不得,处处都能看到他的影子。

总之,想起这个人——这只狐来,他心里的感觉也是怪怪的,有点说不出的味道。

小狐狸跑得很快,尤其是身形左一拐右一蹿的,在草木中时隐时现,若是陈太忠还未登仙,想要不着痕迹地追上它,还真是不容易。

这一人一兽也不停歇,直跑出去百十里,在抵达一处山脚后,那灵狐终于停下脚步,疑惑地回头看一看。

“怎么不走了?”它身后的空气中,传来一句人言。

那灵狐冲前方指一指,自己却是摇摇头,又伏下身子向前爬两步,然后四肢直立,再次摇摇头。

“再往前走,你会被发现?”陈太忠似乎有点明白了。

小狐狸再次点点头。

“那你去吧,”陈太忠随便丢个小神识在它身上,以免万一前面找不到人的话,又失去了跟狐族的联系。

不过他的担心显然有一点多余,翻过前面的山岭,他猛地发现,不远处的一个小沟里,有剧烈的灵气波动。

他悄悄地潜过去,才发现这个小沟,其实并不小,宽有一两里,长有十来里。

小沟里,有两堆人,其中一堆里,有于海河、池云清和吴明。

三人被下了禁灵锁,而且身体绑得跟粽子似的——那小狐狸的画工不佳,但是表述能力还真没问题。

三人旁边,有个初阶的天仙站在那里,还有一个熊头的兽修,站在天仙旁边,很显然是监视三个人的。

而另一堆,则是距离这堆人约莫五里左右,一个斗笠人盘腿坐在那里,他身外不远处,是一个圆形的罩子,将他牢牢地罩在里面,罩子里面电闪雷鸣。

很显然,这是老易中了别人的计谋,陷进杀阵了,正在极力抵抗。

而在阵外,则是两个天仙在冷冷看着,再有则是一个人首蛇身的兽修,一边吐着信子,一边嘶嘶地狞笑,“乖乖束手就擒,不然的话,佘姥姥让你尝一尝,什么叫剧毒!”

距离这两人一兽不远处,一个猿头的兽修,抱着膀子冷冷地看着,“放弃抵抗,乖乖跟我回去,做我猿七公子的小妾,我就饶你狐族一条活路!”

三个天仙,三个兽修,陈太忠看得头皮直发麻。

他就算已经登仙,而且还是三级天仙,看到这样的组合,也是一阵头大,不好惹啊。

算一算地方,这里还是横断山脉的内外圈的分界线,陈太忠心里还真的纳闷了——不是说兽修很少的吗,怎么一下就能撞到三个?

若是加上老易的话,就是四个了。

他正观察呢,只听得老易哼一声,“天蝎的人,我忍你们很久了,你们抓其他的人我不管,那个孩子还小,把他放了,我就放弃抵抗,我易某说到做到。”

“你易个屁的某,明明是狐族好吧?”那猿修狞笑一声,“你若再不放弃抵抗,我先去把那个小娃娃吃了……我可是真做得到!”

泥煤!陈太忠听得火起,他一迈步,就想去悄悄干掉看守于海河等人的一人一兽,不成想猛地感觉,有一股巨大的威胁降临。

他想也不想,直接缩地成寸往外跑去,但是……还是太迟了。

一柄巨剑,猛地砍了下来,就在堪堪及体之时,巨剑的主人发现,自己要袭击的对象不见了,于是那巨剑砰然地炸裂开来,化作万千道白光,向四面八方激射。

原本是一击必杀的术法,眨眼间化作了群杀技法。

这威力是小了很多,但是隐身的陈太忠受到了攻击,登时就显露出了身形。

他已经登仙,防护力也增强了很多,倒是没有受到伤害,但是……已经失去了隐身偷袭的先手。

“嘎嘎,”空中传来两声长鸣,一只大鹏得意地在空中翱翔着,“小子,隐身很稀罕吗?还不是要被你鹏爷爷看到?”

“你是真的想死?”陈太忠恶狠狠地盯着它——我擦,还有第五个兽修?

“鹏爷爷一生光明正大,就见不得偷袭的人族小辈,”那大鹏根本不理会他的怒火,而是洋洋自得地扇着翅膀,“你们打架我不管,偷袭……不行!”

“你果然就是个鸟人!”陈太忠气得破口大骂,“你光看到我打算偷袭了,这么多天仙和兽修,我一个人打得过吗?我呸……什么玩意儿?”

“啊,你也看出来我是鸟人了?”大鹏的声音很是开心,它高兴地扑闪两下翅膀,爪子伸缩两下,“虽然化形不太彻底,但是我的爪子已经变成人手了,你看……真的是鸟人啊。”

陈太忠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,竟然无语凝噎了——在我们地球界,这是骂人的话啊。

“你是个好人,”大鹏很开心,得意地在空中翻来滚去,“只要你不偷袭,我绝对恪守中立,放心,我对人族没有歧视。”

陈太忠又有吐血的冲动。

“叔父,”于海河大喊一声,“先救我易叔!”

“我还扛得住,”老易很坚毅滴回答,然后……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来。

这……该救谁呢?陈太忠一时间也有点凌乱了。

不过他还是很快地下定了决心,箭一般地冲向了于海河。

“小子,你想他们早点死吗?”那天仙狞笑一声,走上前一步,抬手掣出了两个圆轮,寒光闪闪,一看就是斩人头的利器。

倒是那熊修浑然不在意,依旧抱着膀子,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。

“我去尼玛的,”陈太忠直接一个神识,冲着天仙重重地撞了过去,抬手又掣出寂寞三叹,对着熊修就是一击。

他的行动很果决,但是看在别人眼里,却是有点可笑——一个灵仙,冲着天仙和兽修冲过去,这不是找死,还是什么呢?

不过他的速度,是绝对快的,缩地成寸真不是开玩笑,眨眼就冲到了近前。

而就在这个过程中,那天仙闷哼一声,整个人登时栽倒在地。

不对!熊修发现了这一点,身子往前一冲,就要斩杀掉那三个人族——它根本不知道,寂寞三叹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所以说,信息量很重要。

然而陈太忠的寂寞三叹,并不是直接对着熊修去的,既然是地球界出身,谁还不知道要打“提前量”?

他的寂寞三叹出手,打的就是提前量,换句话说,是封锁了熊修作恶的方向。

熊修若是不想伤人,这寂寞三叹真是白放了,不过这无所谓,陈太忠主要是想救人。

熊修若想伤人,就得顶着寂寞三叹上,否则,只要有瞬间的迟疑,陈太忠就已经赶到了,他争的就是这一瞬间。

遗憾的是,这熊修根本不知道,自己面前的人修,有如此强悍的宝器,它根本没当回事,直接就扑了过去——要知道,熊修是以皮糙肉厚著称的。

若是见了人族的攻击就躲,熊修的面子何在?

于是下一刻,它就被一道白光打做了两段——中间部分直接就没有了!

“嗷儿”地一声惨叫,它就摔倒在地上。

相较而言,倒是跟它在一起的人修,虽然被神识击昏了,却留了条性命。

眨眼之间,陈太忠就来到了于海河身边,他一抬脚,将不远处的天仙踢飞,真的是踢飞,飞出去足有两百多米。

然后他抬手一刀,斩掉了熊修的头,这才开始解救三人。

“噗”地一声响,老易又吐了一口血,大大的一口……

陈太忠直看得头皮发麻,但是他的头脑很清醒,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解开池云清的禁制,她能脱身的话,己方才能多出一个天仙来,局面才能变得主动一点。

“禁制下了哪里?”他快速地发问。

“下阴和上丹田,”池云清也知道情势紧急,快速地发话。

陈太忠抬手一指,然后对着她胯下又是一脚,随手丢一把刀和几张宝符过去,“把人看好……事毕我去了你的奴印。”

池云清被踢得直跳,不过听到这话,她蹭地就来了精神,“放心……除非我死了!”

这些事说起来时间长,其实是眨眼间就完成的,围攻老易的两人一兽里,那蛇修见状,嘶嘶地大喊一声,尾巴一拍地面,转身就冲着他飞了过来,“小子……你找死!”

这蛇修的速度奇快,眨眼就飞到了陈太忠近前。

陈太忠冷笑一声,一拍储物袋,取出灭仙弩,抖手就是一箭射了过去。

蛇修刚才也看到寂寞三叹了,它不知道这东西一天只能用一次,就防着那小圆筒,不过他是中阶的兽修,大致能感觉出来,小心一点的话,不会受太重的伤。

要知道,中阶的兽修防御力就很强了,何况它身上还有鳞片?

可是它做梦也没想到,对方手上猛地多出了一张弩。

寂寞三叹这东西,兽修很多都不知道,但是灭仙弩这种大名鼎鼎的进攻利器,它们怎么能不认识?

“灭仙弩,”它惊叫一声,猛地扭动身子。

然而,它冲得实在太快了,身形又不算小,就是那么一瞬间,灭仙弩狠狠地钉到了它的尾巴上,砰然炸开。

“啊,”它疼得大叫一声,啪地掉落到地面,打了两个滚,又再次冲了过来,这时它的人面上,两只眼睛通红,“小子……佘姥姥要吃你的肉,喝你的血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