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二十四章 连升三级

陈太忠在这十天里,确实不止登仙了。

把一个小世界,收进一个小塔中,收伏的过程,固然是需要大量的灵气,但是这小世界吸收了近千年的灵气,要有个宣泄口吧?

小世界的维持和存在,需要有灵气支持,若是遇上宁伶仃和她老爹这种“偷猎者”,也会给他们灵气以供修炼。

但就算是这样,在这近千年中,这个数千里的小世界,还是吸纳了太多太多的灵气,陈太忠一旦收取了这个小世界,马上就会得到灵气的反哺。

这个反哺是非常不讲理的,陈太忠非常怀疑,若他不是气修的话,会不会在第一轮就被冲爆——灵气实在太庞大了。

庞大到从灵仙到天仙,这个巨大的关口,像是不设防一样,被直接摧枯拉朽地冲破,接下来就是天仙二级,天仙三级……

那股力量实在太过恐怖,陈太忠自己都不想回忆。

然后,他在三级天仙巅峰的关口止步,将力量反馈回塔里——现在的通天九霄塔,塔座和塔身合在一起了,虽然塔座有积攒了千年的灵气,但是这两者相合,谁又知道需要多少灵气呢?

简而言之,就是一句话,陈太忠现在,已经是三级天仙了——没错,就在这十天时间里。

宁伶仃不太清楚这些,她就是直觉地感觉到,陈太忠现在泄露出的些许气息,根本不是她所能抗衡的了——估计其他灵仙也抗衡不了。

不过,陈太忠不想跟她说太多,事实上,他虽然是登仙了,还是一蹦三级,但是这区区的十天,实在不能让他把所有的能力都落实到位。

别的不说,起码无名刀法的第四式,他还没有检校过——这是他最看重的。

而“束气成雷”的神通,他也没修炼过,须知他在灵仙阶段,已经修出了雷引,修炼这个神通,也只是差一点过程罢了。

再有就是灵目术的升级版“天目术”,这是天仙就可以修炼的,他没试过。

青石褚家,曾经给过他一本改容易貌的神通,他依旧没有修炼过……

总之,一入天仙便是登仙,凡人皆成蝼蚁,而能修炼的内容,会陡然间增加不少。

当然,事实上大部分的人登仙之后,只会觉得功法越来越难求——登仙之后的合适功法,哪里是那么好找的?

不过陈太忠现在要考虑的,不是先琢磨这些东西,因为他心里很清楚,这个三级的天仙,来得太容易了,有点水,他的境界不是特别稳固,这些东西慢慢琢磨也不迟。

当然,对目前的他来说,最要紧的,还是先找到于海河。

两人起身悄然而去,某人现在虽然已经登仙,不过如非必要,他还是不想招摇地穿空而去——虽然他很想尝试一下飞翔的感觉。

陈太忠的神识也飞涨了很多,甚至有点不能自如地运用……这也是难免的,刚刚得到的庞大力量,总是不好太熟练地运用。

然而,就是仗着这庞大的神识,他带着宁伶仃,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,就有惊无险地走出了横断山脉的内圈。

在这过程中,两人遭遇了一只九级灵兽,陈太忠也不欲多事,直接用神识击昏了它。

一般而言,兽修不怎么害怕神识攻击,灵兽更不怕,但是陈太忠三级天仙的神识,起码能媲美六级天仙,甚至更高。

来到众人分手的地方,于海河等三人果然不见了,陈太忠也没在意,才说去第二个地点汇合,猛地发现:这个……不对啊。

横断山脉的草木,长的是极快的,他拨开草丛才发现,地上有几滴血液,已经干涸成黑褐色,时间已经不短了。

陈太忠的体内,登时爆发出一股异常强大的杀气,他身边的宁伶仃没想到,他会在瞬间爆发,一个没防住,登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同时,她也被这股气势震惊到了,脸色瞬间变得雪白,她调息一下气血,才战战兢兢地低声发问,“这是……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哼,”陈太忠根本没心思回答她,蹲下身触碰一下那鲜血,又用心感受一下,心里多少松了一口气,这应该是老吴流的血。

自打晋阶天仙,他的感知能力提高了不少,虽然没有修习什么预判的技法,但是他直觉地感到:这血不是于海河的,也不是池云清的。

要不说天仙之下皆是蝼蚁,登仙和没登仙,差距是全方位的。

不过,不是于海河的,也不能掉以轻心,陈太忠想一想,才直起身子,心不在焉地回答,“我的侄子……可能是遇到事情了。”

宁伶仃闻言,小心翼翼地问一句,“要帮忙吗?”

陈太忠没好气地看她一眼,“你觉得你帮得上忙?”

“既然有血,”宁伶仃指一指地面,又看他一眼,“为何不用天机符?”

“这个符……哪儿有卖的?”陈太忠还真没听说过天机符。

“买这符,怕是要去鉴宝阁,”宁伶仃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这可是宝符。”

“宝符,”陈太忠听得一撇嘴,若是宝符,起码是按灵晶计算的,不过他现在晋阶天仙了,对使用宝符是没有什么压力的。

可问题在于,他这个身份,不好随便进城,于是他侧头看一眼,“能去帮我买一下吗?”

“可以,”宁伶仃点点头,顿了一顿之后,犹豫着一伸手,“给我灵石。”

陈太忠才要去拿灵石,猛地想起点什么来,“我说,好像你还欠我四块极品灵石来的。”

宁伶仃听得脸一红,支支吾吾地回答,“我这散修……灵石要慢慢地挣啊,怎么能跟你比?”

陈太忠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你这不会是想多欠我点灵石吧?”

“给你看我的储物袋,看我有没有灵石,”宁伶仃被气到了,大声嚷嚷了起来,不过她才解下储物袋,正要递过来,脸又是一红,“等等……有些东西不能给你看。”

陈太忠本来还以为,她要玩什么心眼,可是看到她脸红,然后才想起来——上次他从南宫不为手里救下她,似乎在她的储物袋里,看到了一些女子的用品。

“那算了,不用看了,”他摆一下手,陈某人不是小气抠门的主儿,而且他在塔里修炼的这十天,宁伶仃既没有捡了小塔走,也没偷偷地溜号,这很难得。

要知道,她可是还要面对可能被下奴印的危险。

所以陈太忠不介意再做一回冤大头,他才摸出几枚灵晶,猛地一侧头,看向远处的草木,冷哼一声,“谁?出来!”

窸窸窣窣地一阵轻响,一只灵狐钻出了灌木,隔得足有两三百米,人立而起远远地一作揖,前爪一指身后的横断山脉,啊啊地叫两声。

这灵狐不过才六级的灵兽,但是两只眼睛极为灵动,一看就知道智慧不低。

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悄然将自己的修为压一压,降到了灵仙九级的模样,然后沉声发问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那灵狐再次冲横断山脉指一指,又是啊啊两声。

“你就不能掌握一门外语吗?”陈太忠气得哼一声,想一想之后又问,“会不会写字?”

那灵狐没命地点点头,然后尾巴往前一甩,就用尾巴尖在地上划了起来。

陈太忠也没感到意外,事实上,兽修不能说人言,只是因为横骨未化,会书写人类文字,倒不算意外。

不过它划了好一阵,才退后数十米,陈太忠走上前的时候,它又退出好远,有点胆小的样子。

陈太忠走上前一看,却是好悬没有一口鲜血喷出来,合着这狐狸不是在写字,而是在画画。

画画也就算了,画得还很难看,他就只看到三个人形物体横着有几道,而旁边又有一个戴着三角形的家伙,长着个小尾巴,在拿着棍子跟人厮打。

陈太忠想一想,抬头看它一眼,“我的朋友被抓走了?”

“呜呜”,小狐狸使劲儿点头。

“你们的三……公子前去搭救?”陈太忠又问一句。

“呜呜,”小狐狸又点点头,然后吐出舌头来,呼哧呼哧地喘气,就像一只狗一样,不过它要表达的意思很明显——三公主已经累坏了,快扛不住了。

“带路,”陈太忠一扬下巴,身子刷地就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
宁伶仃看得傻眼了,好半天她才问一句,“喂喂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在这儿呆着,看好那几滴血,”陈太忠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来,“没准还要用到……对了,你注意保护好自己,必要时,可以撤离。”

这几滴血,对他而言意义已经不大,正经是宁伶仃跟过去的话,他没准还要分心保护她,倒不如让她在这里看守。

不过这里看守也未必安全,想一想于海河身边有池云清,都被人捉走了。

反正他希望她遇到危险的时候,首先要想着逃跑,保护血滴是次要的事——他已经跟狐族联系上了,老易又追在前面,以狐族在横断山脉的影响,他不愁得不到更多的消息。

“那我收两滴血起来,不就是了?”看着那灵狐迅速消失在远方,宁伶仃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这是什么智商嘛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