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二十三章 登仙

陈太忠坐在那里,愣了足有半个多小时,才大致捋清了一点头绪。

他看一看手上的小塔,小塔已经不光是塔了,还延伸出一圈基座来,看起来正是那块大玉石的颜色,可以确定的是,那玉石应该跟小塔是一体的。

至于说那玉石为什么变小了,他也不知道,但是他知道,确实是塔身找到了塔基。

原因很简单,他把小塔收回来的时候,一身的灵力,被抽了个精光,现在是宁伶仃不敢动手,真要动手的话,他也只能……药丸了。

再有就是,他非常怀疑,这个能控制小世界的玉石,一旦跟塔身勾搭成奸,那么这个小世界……是不是也被收进了塔里?

这个可能性,他认为是非常大的,虽然他不知道通天九霄塔本来是什么样的,庾无颜也没解释过,但是既然号称通天,那就不会小了。

刚才小塔在小世界里的威势,才不愧“通天”二字!不愧是天极宗的镇宗之宝。

那么接下来,问题就来了:这个小世界,该怎么才能再进去呢?

原本他是着急赶路的,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里,找到于海河,也是两三天的事儿。

所以他要先搞清楚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——我是不是把小于的家当搞没了。

至于说给宁伶仃下奴印,那都不是什么要紧事儿了——小世界都没了的话,还用得着下奴印吗?

反正她也被刚才的事情吓傻了,短期内,不需要担心她有什么变故。

下一刻,陈太忠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一感受才发现,无穷无尽的灵力,正在从他手上的小塔,向他体内涌来。

“这这这……这不对啊,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一道白光闪过,他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,然后小塔从空中落下,在地面上弹了一弹,不再动了。

宁伶仃眼睁睁地看到,又是一出匪夷所思的场景出现,一时间觉得头大如麻: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?

看着掉在地上的小塔,她恨不得从嗓子眼里伸出一只手,掳了小塔就跑——小塔的威势,刚才她在小世界见过了,真的是太惊人了。

一旦展开来,能将整个小世界都笼罩起来,那可是上千里地。

在她看来,这东西绝对不会是灵器,是宝器的可能性都很低,起码得是灵宝,更可能的……这是真器!

宝器是天仙使用的,灵宝是玉仙使用的,真器则是玄仙使用的。

想拿吗?她真是想拿,但问题的关键是……陈太忠去哪儿了?

她也想到了,陈太忠可能再一次进入小世界了,而那小世界,极有可能是被这个小塔收了,也就是说,陈太忠很有可能在小塔里面。

所以她不敢动这个小塔,万一人家随时能出来呢?

更别说,陈太忠还有可能不在小塔里……散修之怒会隐身,这谁不知道?

会不会是陈太忠觉得认识我,不好贸然下毒手,就等我贪心大起伸手的时候,直接冒头出来,一了百了?

别说,宁伶仃连这种可能性都想到了,她原本也是散修出身,什么样的丑恶没见过?

因为有这些想法,她牢牢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贪欲,真要说的话,她也未尝没有赌一把的心理,但是陈太忠此前就说得很明白——他下奴印,不是要奴役宁伶仃一辈子。

等他那个侄儿登仙之后,他就会解除她的奴印。

宁伶仃不知道小于登仙要用多久,但是她知道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她有九成的把握,可以登仙。

这样的进境,还要感谢那个曾经的秘境。

她的父亲老宁发现秘境发现得晚了,自己没有登仙的希望,但是小宁从小就用秘境的草药修炼,进境极快,眼下还不到一百一十岁,就已经是七级灵仙了。

这个七级灵仙,是她刚冲上来的,此次她进秘境,也是为了冲高阶灵仙,不成想在稳固境界的时候,被陈太忠发现了。

她晋阶了七级灵仙,又采了不少的草药,若是没有被陈太忠发现,她有把握在一百四十岁前冲到灵仙巅峰,并且再次进入秘境,成就天仙。

一百四十岁的天仙,到了宗门也是被抢着要的。

而她此前不敢前往宗门,只是怕人问起——你年纪轻轻,这身修为怎么来的?

有秘境在,她百分之百能冲天仙,就算秘境不在,只凭她现在的修为和储物袋里的草药,也有九成把握。

哪怕陈太忠把草药搜走,她依旧有八成五的把握登仙,况且,他还不像个要搜身的人。

总之,她并不觉得,等对方的侄儿登仙,是多么难熬的事情,哪怕小家伙登不了仙,天仙之下不过三百年,而她九成把握能登仙,千年寿数在手,熬三百年又何妨?

而且她认为,这个小世界里发生的异变,也会导致一些相关的变化出现,她不敢赌,所以就只能默默地站在那里。

掉在地下的小塔,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而时间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了,天黑了,天亮了,下雨了,天晴了……

等到第十天,宁伶仃觉得自己实在有点控制不住了——这么久了,你都不出现,那么,我捡了这个小塔走人,也不能算趁人之危吧?

这个念头,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在她脑海里,一次比一次更强烈。

每一次压制内心的贪念,都是一种煎熬。

就在她觉得,自己忍无可忍,禁不住要伸手的时候,面前的空中,空气一阵扭曲,陈太忠显出了身形。

就在这一瞬间,宁伶仃就能感觉到,他的气息,变得越发地强大了,而且还不是能很好地抑制,时不时地蹿出一股来——那是强大到令人窒息的气势。

陈太忠看她一眼,淡淡地发问,“过去多久了?”

“第十天,”宁伶仃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回答,然后强作笑颜,“你要是再不出现,我就要捡了这个小塔走人了。”

“呃,”陈太忠愣一愣,然后问一句,“这个小塔,你一直看得见?”

宁伶仃白他一眼,“它本来就在这儿,我怎么能看不见?”

“原来是这样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然后大喇喇地发话,“你没捡走小塔,算你的造化。”

“这话怎么说的?”宁伶仃有点不服气,顺便就将他一军,“难道不捡走小塔,你就不给我下奴印了?”

“奴印啊,不给你下了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很随意地笑一笑,心里却是在叹气……我把我侄儿的灵地给吞了,你就算再出去嚷嚷,也找不到这个小世界了。

这十天里,他遇到了飞升以来最古怪的事——他是被小塔吸进去了。

原因也很简单,他把这个小世界收进了小塔中,收的时候,肯定是花了不少灵气,要不然他的灵气也不会一下子被抽光——他甚至又损失了不少的精血。

但是小世界进了小塔之后,又反哺出了众多的灵气过来。

小世界的大玉石,真的就是通天塔的塔座,被高人得到之后,祭炼修改一番,造出了这个小世界,搁在这里,算作一个灵地。

甚至那控制玉牌,也是后来才制作的,当塔身和塔座相合的时候,那玉牌基本上就失去了任何作用,因为不能抵制这种相合的力量,它化作了粉末。

而这个小世界在横断山,存在了不知多少年,平日里也沾染了大量的灵气,陈太忠将小世界收起,固然是花费了灵气,但是塔身和塔座相合之后,也要释放出些灵气——这么些年的灵气,不是白吸收的。

小世界里需要灵气补给,但是同样的,收取小世界的人,会得到巨大的回报。

陈太忠就得到了这样的回报,他进去之后,滚滚而来的灵气,真的是挡也挡不住……好吧,这些都是次要问题,关键是,他真的把小世界收进小塔里了。

包括小世界里极多的草木,都收了进去,也就是说,他若是想晋阶的话,从小世界里捞几根雪樱草出来,好好修炼一下,就能大幅增长修为。

陈太忠对这些细节,也不是理得特别顺,但是他很清楚一点——于海河提供给他的灵地,就这么没了。

这让他有泪流满面的冲动:这让我怎么跟小于交差啊?

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灵地也不是他想随随便便就能让出去的——灵地是庾无颜留下的,这个不假,但是小塔的塔身,可是他自己的。

十天的时间很短,也仅仅够他晋阶而已,所以他出来的时候,气息还有点不稳定,“那个啥,先走了再说,跟不跟我一起走?”

“我现在走,你不给我下奴印?”宁伶仃白他一眼。

“想走就走,”陈太忠一摆手,很无所谓地发话,“小世界没了,我有大事,不跟你开玩笑,你现在离开,就自由了。”

“既然我都自由了,那为什么不跟你走一走呢?”宁伶仃笑了起来,“大不了也就是被你下奴印,你当我很害怕?”

“那随便你吧,”陈太忠不想跟她多说,身子直接电射向前。

“喂喂,你这是登仙了?”宁伶仃兜着屁股追了上来,嘴里还在发问,“感觉你气息不对啊。”

“何止登仙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头也不回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