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二十二章 法海来了

陈太忠和宁伶仃再次进入了小世界。

宁伶仃对此真的无所谓,进来之后,她也只是淡淡地一笑,“我是没有防御阵了,如果你不想让我死的话,那么……就麻烦你了。”

宁家发现这个“秘境”,不是一天两天了,但是囿于自身的实力不足,根本就不敢大肆宣扬,也正是因为如此,宁家的财力没有突破性的发展,那么,买不起防御阵就很正常。

“好了,不用说了,跟我走,”陈太忠没兴趣跟她计较那些,他是想趁着自己记忆力尚存的时候,赶到那块玉石前,从“正规渠道”脱身。

这才是他“探路”的真谛,至于他发现了另一个进入的门户,不过是偶然间的意外所得。

当然,探路的麻烦并不仅仅限于此,赶到玉石地之后,他还要退到石窟里——搞明白石窟的位置,这才是关键的。

说得再详尽一点,搞明白石窟的位置,都不算最关键,最关键的是,你得从石窟的位置,走得出去!

从满是兽修、甚至还有妖修的横断山脉走出去,最好还能规划出下一次进入此地的方案,绕得过那些兽修,这也是个很艰难的活儿。

然而,艰难又怎么样?陈太忠必须完成,他不希望于海河从那条浑浊的河里,进入这个小世界,那块玉石明显有点神奇的地方,这不能错过。

两人再次进入小世界之后,陈太忠就不想再等了,带着宁伶仃往玉石所在的方向走去。

然而,不走还好,一迈步他就感觉到了——身后有什么东西拖着我?

没有东西拖着他,但是他身后不远处——或者是很远处,那铺天盖地的魔气,隐隐地传来了很大的吸力。

“这个方向不好走啊,”宁伶仃怯生生地发话,“魔气是活的,它讨厌你这么走。”

“魔气……活的?”陈太忠在一时间,觉得自己的大脑又不够用了。

“魔气,就是要吞噬这个小世界啊,”宁伶仃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子午阴阳潮,就是用来镇压魔气的,你不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个茄子,”陈太忠在这一刻,真是有点抓狂,不过,想到这是自己侄子的地盘,他终于强行按捺下火气,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“我父亲说,这个小世界,可能极不稳定,”宁伶仃怯生生地回答,或者,是为了不想让他太小看自己,她又强调一句,“这是一种猜测,但极有可能成为事实。”

“走吧,”陈太忠没有多说,就是这么两个字。

但是走了不多远之后,他也承认,这种猜测或者真的是事实——想逆着魔气走,真的很艰难,不但身后有吸力,前方也有阻力。

就像要证实他的猜测一般,下一轮的阳潮,来得格外凶猛,夹杂着无数的草木和碎石,滚滚而来,比得上子弹的速度。

要知道,在这一方小世界里,阳潮已经是常态了,小块的石头,早已经被以往的阳潮扫了一个干净,而能被拔起的草木,也真的不多。

不过陈太忠早有准备,虽然行进得很慢,但是他并没有忽视时间的流淌,在阳潮来临之前一小时左右,他果断地布下了高阶防御灵阵。

看着狂风呼啸而过,他有一点微微的犯愁,“不知道能不能及时赶到。”

宁伶仃真的不能理解“及时”两个字的含义,或者就算她明白内容了,也不会明白,散修之怒为什么要介意对一个小孩子的承诺。

带了一个人,终究是走得慢了。

陈太忠不光是修为比宁伶仃高,他的肉体强悍程度,也比她高很多,他可以不休息全速前进,但是她不行,每天子午各休息一个小时,其他时间全速赶路,她实在有点吃不消。

尤其是宁伶仃的灵气也不算太强,偶尔还要停下来,回复一下灵气。

所幸的是,离魔气越远,两人受到的影响也就越小。

陈太忠来的时候走了五天,回去却走了八天,眼瞅着阴潮又要到了,前方才隐约看到了那块超大的玉石。

“就是那里?”宁伶仃看清玉石之后,胸口吊着的一口气登时就泄了,整个人忍不住往地上坐去,“还有那么远……歇一歇成吗?”

“你这真是……”陈太忠很无语地看她一眼,不情愿地开始摆设高阶灵阵,这几天带着这个拖油瓶,太累赘了。

若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话,别的不说,就眼下这点距离,他绝对继续跑下去了,大不了万一遭遇阴潮,他祭出小塔防身,同时快速摆阵。

防御阵摆好没多久,阴潮疯狂地降临了。

看着这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,陈太忠猛地生出点好奇心来:也不知道那个小塔,是不是防得住这寒凉之气?

一旦生出这个猜想,他就很难克制试一试的冲动——如果真能防得住寒气,也防得住热毒的话,在这一方天地里,他岂不是可以任意地行走?

当然,祭起小塔是很耗费灵气的,不过他的储物袋里,迅速恢复灵气的丸药大把,短期内是绝对扛得下去的,也就是说,小塔管用的话,他根本不用在意子午阴阳潮。

想到了,他就要试一试,所以一等阴潮过去,他抬手就撤去了防御阵。

阴潮才刚刚消失,空气中依旧是寒凉彻骨,宁伶仃多少恢复了点元气,见他撤阵,忙不迭地灵气外运,饶是如此,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。

下一刻,她大声地抱怨,“我说,你用不着赶这几息时间吧?”

“快走吧,话多,”陈太忠抛出了小塔。

“我根本没休息好,”宁伶仃真是不满意了,“总共就这几步路了,你就不能让我多享受一会儿自由?啊啊啊~~~~你干什么?”

下一刻,她没命地尖叫了起来,因为她猛地发现,自己正在被一个小塔吸进去!

陈太忠也愣住了:他祭出的小塔,没有像往常一样裹着身子,而是猛地跃向了空中,不住地放大,眨眼间,已经有十几亩大小,同时塔心传来巨大的吸力。

而他和宁伶仃,则是被这吸力紧紧地吸着,投向塔中。

“我勒个去的,这是……法海来了?”陈太忠没命地缩地成寸,想要脱离这份吸力。

然而,这吸力根本不是他能抗拒的,眨眼间,小塔——此刻该叫大塔了,大塔裹挟着两人,向着玉石所在,疯狂地冲了过去。

一瞬间,大塔就带着两人抵达了玉石上空,然后猛地落下,嗵地一声大响,塔身重重地落到了玉石上,严丝合缝,将两人罩在了里面。

两人面面相觑,这一刻,塔身里静得出奇……

好半天,宁伶仃才叹口气,“好了,我已经知道你是这小世界的主人……我真的相信,你没必要这么证明吧?”

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!陈太忠的嘴巴抽动一下。

他也没办法解释,索性就不解释了,然后就走到一边,细细地看小塔变成的大塔,跟玉石的衔接和咬合程度——还真是非常合适!

难道……这也是通天塔的一部分?

陈太忠怔怔地想了半天,然后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……我该怎么从塔里出来呢?

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,下一刻,大塔再次变大,从玉石上腾空而起,向周边无穷无尽地蔓延了开去,很快就延伸到了视力不可及的地方。

就连远处的魔气,都被小塔笼罩了进来——这时候根本不是小塔了,而是通天巨塔!

我去,我是想出去啊,陈太忠真是彻底无语了,他想一想之后,又拿出了那块玉牌,尝试着控制一下已经失去控制的场景。

然后,更令他瞠目的事发生了,就在他眼皮子底下,那块玉牌就慢慢地化作了一团粉末。

化作了一团粉末!

泥煤啊!陈太忠登时就石化了,好半天他才侧头看宁伶仃一眼。

宁伶仃嘴巴微张看着他,一脸的愕然。

两人谁都不再说话,就那么木呆呆地相互看着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陈太忠猛地感觉,自己似乎恢复了一些对小塔的掌控能力,心里一动,就尝试收回小塔。

下一刻,两人眼前的场景一变。

眼前已经不是那荒凉的小世界,触目到处是树木和山石,还有蚊虫什么的,再有就是……连天都是蓝的,有几朵白云在飘。

不远处,有哗哗的水声,一条二十来米宽的河流,在不远处奔腾着流过。

宁伶仃愕然地四下看一看,嘴巴越发地大了,“这不是……横断山脉吗?”

确实是横断山脉,不远处一座高耸的山峰,正是笋岭。

她又愣了好一阵,才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原来这就是被奴役的感觉,你下奴印的手段,还真的高明。”

两人说好的,到了玉石处,陈太忠便要下手了。

陈太忠的脸色刷白,他的嘴角抽动一下,又磨一磨牙,闷闷地发话,“别闹,我还没动手呢。”

“那我怎么……”宁伶仃指一指周边,猛地发现,自己的语言有点匮乏了。

“是出来了,”陈太忠闷闷不乐地点点头,他都发现,几百米远处的河湾,就是他和她再次进入小世界的薄弱处。

所以他狠狠地瞪宁伶仃一眼,“闭嘴,我要好好感受一下,这个神通能不能常用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