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二个出口

这场遭遇,对宁伶仃来说,可以算是灾难性的。

但是陈太忠心里也不好受,他很想放过对方,但这对小于太不公平,想一想之后,他问一句,“你进来的地方,是在什么位置?”

“距离笋岭有两天的路程,”宁伶仃低声回答。

“那就从你这个位置出去吧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进入小世界的位置,不是特别好确定,但是应该在横断山比较靠里的地方。

他本来是想从玉石的位置出去,出去之后,应该还是在石窟,然后他从石窟处回转,摸索着走回人族修者的地界,这就探索出来正路了。

至于此前他来的路,很多传送都是一次性的,不具备可重复性和可逆性,他必须要找到石窟那个点,下一次才好再进小世界。

这就叫探路。

一直以来,他打的都是这个主意,眼下猛地多出了一个出入口,这真让他有点抓狂,尤其是这个出口,距离人族修炼地还相当近。

但是,记录不下那个出口的位置,下一次进入,只能从宁伶仃提供的地点进,而且进来之后,还得再找那块玉石。

那玉石距离这里可是不近,多没有,一千多里地总有,稍微差一点点方向,再找那玉石,就是大海捞针了。

尤其这里是光秃秃一片,没什么明显的标志物,不像是外面的世界,参照物极多——哪怕是有些参照物会成为精怪,大致的参照物总是不会改的。

而且那玉石明显是这一方小世界的紧要位置,跟这里差别很大——哪怕这里距离人族修者更近。

但是,他真不想让宁伶仃知道那个位置,到了那个时候,他就算不杀她,也不能放她走人了那个位置太紧要了——除非是于海河想放人,否则他最少要奴役了她。

没错,陈太忠有很多处置她的手段,但是手段太多,跟没手段差不多,他已经不会选择了。

宁伶仃想一想之后,低声问一句,“不知道我有没有王艳艳的那份运气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愣一下,然后才看她一眼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很欣赏你为她的冲冠一怒,”宁伶仃幽幽地叹口气,“每个女人,都希望自己身边有这样一个男人……你愿意收我做你的仆人吗?”

这话,她真的是发自内心的,但必须指出的是,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,她主要还是不想死——哪怕散修之怒再值得投靠,她最喜欢的,还是自由的生活。

指望出去之后两人各奔东西,这太不现实了,这一方小世界,起码能让真人动心,甚至可以让真仙动心,陈太忠凭什么放她离开?

“这个……再说吧,”陈太忠没有收女仆的癖好,而且他并不认为,她能比得上刀疤——刀疤可是上界人物下凡,你要跟她比?

不过他也能感觉到她的不安,于是出声宽慰一句,“跟我一起去见见我的侄儿,如果他愿意分一部分地方给你修炼,我也没有意见。”

宁伶仃本来是随口一说,主要是试探,用来保命的,见他这么表态,反倒越发觉得,大名鼎鼎的散修之怒,跟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陈太忠,越来越重合了——果真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那么,做他的女仆,也未尝不可了,于是她笑一笑,“我并不在意这些,待我成就真人,还我自由可好?”

“真人?你想得倒多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她的态度是这样,他就少了很多为难,“我都不敢说自己会成就真人。”

“你不成真人,何人能成真人?”宁伶仃轻笑一声,“真仙都不是你的止境,你是注定要成为真尊的存在。”

真仙是风黄界对玄仙的尊称,而真尊是超越玄仙的存在,跟天妖一样,风黄界留不住,只能扶摇直上九重天。

“借你吉言吧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好了,那就这么说定了,若是小于不能原谅你,那你就做他的仆人,待他成就天仙,我解除你的奴印。”

“奴印?”宁伶仃听得脸色一白,“你居然会这个?”

陈太忠修习奴印很轻松,但是这不代表,奴印是很常见的大路功法,事实上,风黄界修习搜魂术的人,还远比修习奴印的人多。

“小于身边,还有天仙奴仆呢,”陈太忠哼一声,洋洋得意地回答,“那也是我下的奴印,就是你说的话……我是要超越真尊的存在呢。”

“小于是谁?”宁伶仃无可奈何地叹口气,她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个称呼了。

“就是我的侄儿,”陈太忠的回答,有点无厘头。

“不能做你的女仆吗?”宁伶仃可不想服侍别人,她是极为向往自由的,而她对陈太忠也有足够的了解,知道他虽然恶名远播,其实本性不坏。

“别跟我说女仆,”陈太忠摇摇头,实在不想说到这个话题,“你们出点事,我为你们报仇,得累得吐血,我以后都不要女仆。”

“哎,”宁伶仃长叹口气,也不再说这个话题,“主人,有防御阵吗?拿出来吧,这里的子午阴阳潮,我只扛得了一会儿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随手放出一个高阶灵阵来,然后才看她一眼,“你也知道子午阴阳潮?”

宁伶仃却是先挤进了高阶防御阵,发动阵法,才轻喟一声,“这谁能不知道,其实我都知道,我进来的位置,只是这个秘境的薄弱点,恰好沟通了空间规则罢了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陈太忠的眼睛一亮。

“我父亲开始以为,这里只是个灵地,”宁伶仃微微一笑,“然后他查询了大量的资料……”

老宁才查询资料之后才发现,这里应该不仅仅是灵地,最少也是个秘境,囿于观察能力的缺失,他不知道子午阴阳潮是如何触发的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做出判断。

因为有大雾笼罩,他所见到的,并不是秘境的全部,而视野可及的,还有浓浓的魔气,所以他知道这里并不简单,所以他才告诉女儿——没有达到真人境,不要尝试探索。

而在查询资料之后,他也发现,自己能进了这个秘境,应该跟空间的变异有关。

简而言之,他不认为自己进入的路径是唯一的,甚至他并不认为,这是正确的路径——秘境跟外界接触,也不可能是一个点。

他只是时机好,赶上了其中的一个点,又恰逢秘境运行久了,某些点上有点薄弱,所以才能成功地进入这里。

“他也知道是侥幸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愕然,“你父亲很有自知之明嘛。”

你这人……怎么说话呢?宁伶仃很无语地看他一眼,“好了,阳潮快来了,回头再说吧。”

对陈太忠的高阶灵阵来说,阳潮就是很一般了,不过这里确实不愧晋阶灵地,灵气充沛得一塌糊涂,他也不想耽误太多时间。

一天半之后,两人打坐的空间上方,果然直接出现了一个漩涡,毫无征兆地就出现了,宁伶仃喊一声,“就是此刻,冲过去,不要停!”

两人携手,直接冲了过去,果不其然,一阵天旋地转之后,眼前的场景登时为之一变——全是浑浊的泥水。

宁伶仃牵着陈太忠的手,一阵猛跑,直接跑到岸上,然后才长出一口气,“终于出来了,那里面实在太诡异了。”

“诡异吗?”陈太忠倒是不觉得,他发现自己还牵着她的手,果断地抽了出来,然后抹一把脸上的水,四下看一眼,咂巴一下嘴巴,“果然出来了。”

当然是出来了,这个不用问的,眼前不再是光秃秃的一片,而是有山有水有树林,不远处,还能看到一座如玉笋一般高挺的山岭——那就是笋岭了。

到了这个地方,他就算甩开宁伶仃,也能顺利回去,并且记住这个地方的坐标。

“我是觉得,经历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,”宁伶仃苦笑一声,给自己加了一个清洁术,眨眼之间,身上的泥水就消失得一干二净,“现在,该奴役我了吗?”

“好像多稀罕奴役你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看也不看她一眼,而是盯着面前浑浊的河水,“咱们刚才出来的地方在哪里,你指给我看。”

“就在那里,”宁伶仃冲着一个方向一指,“现在咱们回去,又能待三十六天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“才出来就又能进去,你确定……不需要技能冷却时间?”

“冷却时间是什么,我不知道,”宁伶仃先是摇摇头,然后果断地点头,“不过我父亲第三次出来之后,马上就又进去了。”

“那咱们再进去试试吧,”陈太忠根本不容她反抗,一把拽住她,又走向河里——过一段时间再来,他怕找不到那块玉石了。

而他真的不知道,进入小世界的石窟是在什么位置,所以眼下返回去,是必然的选择。

至于说这个尝试,打破了最开始他设计的日程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——谁知道他在小世界里,能遇到这种情况呢?

不过,左右只是拖延了两三天,应该不打紧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