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二十章 纠结

陈太忠看到了谁?他看到了宁伶仃!

他从来没想过,这个灵地,还有外人知道的可能,这一眼真让他心惊胆战。

宁伶仃就是个六级灵仙的模样,盘坐在远方二十余里处,她的身外,有一个直径差不多五六米的光环,将她笼罩在其中。

编剧,这个剧本编排得不对啊,信不信我分分钟炒你鱿鱼……陈太忠很想喊这么一声。

但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,他想一想,还是冲着宁伶仃走了过去。

宁伶仃似乎也没想到,在这里能碰到外人,她双目微垂,专心致志地恢复灵气,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子,根本不关心外界。

陈太忠一溜烟跑过去,到了跟前,发现她还没反应,少不得笑着打个招呼,“那个啥,很久不见啊。”

宁伶仃猛地听到有人说话,蹭地就站了起来,抬眼一眼是他,才长出一口气,“呼,你吓死我了……”

“你怎么知道这里?”下一刻,两人问出了相同的问题。

“我是这个小世界的主人,”陈太忠晃一晃手里的玉牌。

“你少扯淡,这个小世界是无主的,”宁伶仃冷笑一声,厚厚的嘴唇狠狠地撇到了一边,“我费尽辛苦找到这里,这个小世界的主人应该是我!”

“嘿,有趣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眼睛一眯,“你是一定要找事了?”

“陈大哥你别生气嘛,”宁伶仃也识趣,见状马上收起了防御阵,激发护体灵气,走到他的身边,伸手拽着他的胳膊摇一摇,“大不了,这个小世界咱俩平分。”

“我何须跟你平分?”陈太忠真是懒得理她,“这就是我的地盘,不对你动手,你得跪谢我不杀之恩。”

“嘿,你还真是好意思说,”宁伶仃冷笑一声,“这地盘怎么就是你的了?”

“我对你有点好感,但是这并不代表,你可以肆无忌惮,”陈太忠扭头过来,正色发话,“这是一个宗门遗弃的灵地……你一定要跟我讲根源吗?”

“原来是宗门遗地,”宁伶仃听到这话,忍不住重重地叹口气,“我还以为是无主的。”

陈太忠并不因为她的退缩而束手束脚,他很直接地发问,“这块地方,你怎么找来的?”

对他来说,这是最重要的事——他还要把小世界还给小于呢。

“我是被人追杀,”宁伶仃苦笑一声,“慌不择路跳进水里,然后就来到了这里。”

“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别告诉我,你这是第一次来。”

“倒是来过几次,”宁伶仃苦笑一声,“不过这里雾蒙蒙的,又有魔气……咦,我什么时候能看这么远了?”

她这时候才发现,自己的视力强出了很多,看向陈太忠的眼神,登时有点骇然了。

“因为我这个主人来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然后再次发问,“那你想要离开的话,如何离开?”

宁伶仃嘿然不语,这个秘密她是真不想说。

事实上,她也真没想到,居然有外人能出现在这里,在她想来,这个地方根本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。

但眼下的事实是,不但有人知道这个地方,人家手里还有小世界的掌控玉牌,以前这里都是雾蒙蒙的,看得不怎么远,但是现在的视线,就好了太多太多。

值得高兴的是,她认识这个掌控者,但悲哀的是,她非常清楚,自己惹不起这家伙。

陈太忠有多厉害,以前她就见识过,一年多以前,散修之怒声名鹊起的时候,她还多少疑惑了一下,那家伙会是我认识的那个陈太忠吗?

然而,随着散修之怒在中州和东莽的肆虐,他的过去也一点一点被人挖掘了出来,宁伶仃听说,那厮的女仆也是蒙面女人,爱挎个花篮,她才最终确定,果然是自己认识的那个。

想到自己还曾经表示,可以假扮那女仆,宁伶仃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。

在接下来的一年多里,此人又消失不见了,真正的神出鬼没。

在此地遭遇此人,宁伶仃也没了念想,考虑好一阵之后,她才出声发话,“只须在这里修炼三十六天,原地就会出现一个漩涡,将我送回去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他从玉牌里得到的消息,是说只有通过那个石室才能进来,怎么会还有一个传送通道?

他想了一想之后,沉声发问,“是进来的原地?”

“没错,这地方我也不敢随便乱走,”宁伶仃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雾蒙蒙的,哪里敢到处走?走得远了找不回来,是要死人的。”

这倒是实话,这里灵气虽然充沛,但是子午阴阳潮袭来,不是人力能抗衡的,撑一天两天,撑十天八天,总不能撑一辈子。

别说灵仙了,就算天仙被困到这里出不去,也只有抓狂的份儿——天仙倒是可以辟谷了,但是饿个百八十年的,又没人陪着说话,不疯就算好的了。

“就在这块地方?”陈太忠还是要落实一下。

“后天就会出现漩涡了,”宁伶仃一摊双手,很无奈地发话,“不信你可以等一等。”

她说这话,也是冒了很大危险的,要知道,她现在算是在“偷窃”散修之怒的财富,她说出进出诀窍来,就是失去了赖以求生的最大倚仗,人家若想灭她的口,不用顾虑什么。

但是她不说出来,也是不可能的,散修之怒从来不是善碴,别说有令人谈蘑色变的蘑菇,只说眼下孤男寡女,人家一身的修为,也足以碾压她。

宁伶仃也只能寄希望于,这个人还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他——那时的陈太忠身手虽然强,却是讲理的。

陈太忠也略略纠结了一下,要不要干掉对方,不过阻止他这么做的原因,不仅仅是他想做个讲究人,更是因为他拿走了她的遗址。

这遗址不是宁伶仃的,搜寻过程最关键的环节,是老易完成的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个消息,他是得自于这个女人。

凭良心讲,他拿走了对方的机缘,是会愿意补偿对方的,损失个遗址,换来个小世界的修炼权力,这买卖倒也划算。

但问题是……这小世界不是他的,是于海河的,他不能替小于做主!

庾无颜留下的很多东西,他现在依旧是帮小于保管着,但那也是因为对方年纪太小,他代为保管而已。

他想了想,最终还是决定放过这个女人,不过,就在即将开口的时候,他猛地发现一点异样来,于是侧头看她一眼,表情怪异地发问,“这一块附近,草木很稀少啊。”

宁伶仃再次沉默了,好久之后才回答,“我拔了一些,这里草木有助于修炼。”

“是你拔的吗?”陈太忠盯着她,眼睛一眨不眨。

宁伶仃叹口气,很无奈地回答,“好吧,这个地方是我父亲发现的,也只有我俩知道,他现在身体不行了,我这是第一次来……你现在可以对我下手了。”

“这地方要是我的,借给你用,绝对无所谓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但这是我一个侄儿的传家之物,你觉得我该怎么处理你?”

“我和父亲只是在这一片走一走,真的没敢走远啊,”宁伶仃也觉得委屈……

她的父亲早年也是散修,跟着别人来横断山做任务,不过他就是那种打下手的主儿,想一想陈太忠第一次组队来横断山,队伍里那些游仙的角色,就知道了。

在一次任务中,他被灵兽撞进了河里,误打误撞地发现了这里,尤其难得的是,他当时进来的时候,储物袋里正好藏着一个捡来的中阶防御灵阵。

他熬过了三十六天,然后回转,再次来的时候,则是带了一个倾家荡产借钱买来的中阶防御灵阵。

一般而言,中阶灵阵刚刚能扛得住三十六天,然后就必然会损坏。

高阶灵阵会使用得久一点,但是……他不是没灵石吗?

这个小世界的灵气,实在太充裕了,来的第二次,他就晋阶灵仙成功。

还是在第二次,他发现了草木的作用,于是拔了一些回家,继续修炼。

后来他还来过一次,也没敢再多来,而每来一次,他都要损失一个中阶灵阵。

这就是宁家不声不响的,能出两个灵仙的缘故,他带回去的草木,可以帮助修炼,不过老宁非常清楚,这个秘境一旦传出去,对宁家来说有多么危险。

所以就算对自己的女儿,他都是瞒着,后来他跟人争斗,经脉受损,就熄了这份心思,直到前两年得了水火通脉丸,修为恢复不少,能罩得住普通场面了,才告诉了她这个秘境。

有此秘境在手,老宁并不担心家族不能发扬光大,不过他也告诫女儿,这个秘境可能还有很多危险,咱家没有出真人之前,尽量不要大范围探索。

宁伶仃这才知道,老父亲为什么打小就一直强调,要她多在横断山脉熟悉环境,此前她还以为,父亲的目光,都在遗址上,哪里想得到,他已经找到了一处秘境?

然而,更不幸的是,她第一次进秘境,就遇到了号称“小世界主人”的主儿,而且对方,确实是拥有掌控的能力,这让她有点绝望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