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一十九章 小世界

看着外面一片晶莹的世界,陈太忠嘴巴开阖半天,才叹口气,“果然是冷空气下降,热空气上升。”

接下来,就像计划的那样,他迈出玉石半步,又吸收了点寒毒,回来运功消化。

测试了三天之后,他发现自己猜的真没错,热风和寒气,都是有同样的时间间隔,虽然不是准确到了十二个小时,但是不能说,这就不是子午了。

最为糟糕的是,这一方小世界里,根本就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,太阳月亮什么的更不要提,天永远是灰蒙蒙的,不管什么时候都跟阴天似的。

陈太忠这算搞明白了子午阴阳潮,而且同时他也确定,如果运气于体的话,基本上可以排除热毒和寒毒的沁入,不过这样做的话,一时半会无所谓,时间久了还是比较消耗灵气的。

再有就是,在阴潮和阳潮抵达鼎盛的时刻,需要极强的防御能力,这时候只靠肉身就不太合适了,还是搞个防御阵比较好,而且最好是高阶灵阵以上,才能扛得过这一小时。

也就是说,陈太忠本人靠肉体扛,是没什么问题的,他是九级灵仙,灵气可媲美初阶天仙,但是要知道,这子午阴阳潮过了之后,余威也很有一些。

那么他想到远处试探一下魔气,最好能带了防御阵前行,灵气再多,也不能无限制地消耗不是?万一有个紧急情况呢?

不过还好,陈太忠手上有个便携的中阶灵阵,自己也能临时布设防御阵——无非是成本高一点罢了。

他要带防御阵的另一个原因,就是……他不想自己被热毒和寒毒侵入体内。

因为……这些玩意儿侵入体内,一旦消解了,真的是太增长修为了,这烦恼是如此地幸福,根本刹都刹不住。

不过就算如此,陈太忠也不能确定,自己确实能在二十天或者三十天内晋阶天仙,既然这样,他最好把自己的进境压制一下,别让小于他们等得着急。

所以他决定,尽快地在这里探查一下,如果没有别的危险,他打算把小于接过来,让小家伙自己修行,而他再正式冲击天仙。

这也是让于海河认门路,再往后,这小世界就归小于了,他能一次把事情办完,将来也省下不少麻烦。

所以他观察三天之后,做了几个简易的阵盘组成部分,一旦有事,他可以保证在五分钟内,搭建起一个高阶防御灵阵来。

当然,成本这种细节,就不要说了,不带这么打脸的——反正陈某人不差钱。

再一次,在阳潮过后,陈太忠迈出了玉石,运气于体外,冲着黑雾的方向飞奔而去,他没有使用聚气缩地或者缩地成寸,就是简单的飞奔。

那两种步法虽然是不凡,但是……真的太耗灵气,而这方小世界虽然灵气惊人,可环境也真的够恶劣,体内的灵气,最好还是省一点是一点。

奔行了差不多十个小时,陈太忠觉得差不多了,是该考虑搭建防御阵了,于是停了下来——他对这一方世界还不是很熟,留出点余量来,也是对自己负责。

落脚之处,正好有一蓬茅草,他弯下腰去,随手一拔,想分析一下,这些茅草都是有些什么属性和特质,能在这种生长存活。

不成想,他这随手一拔,竟然没有拽起那小小的一蓬草,那草从他的手指缝里脱离,竟然是纹丝不动。

“嗯?”陈太忠这下奇怪了,再次伸手去拽,而且是抓紧了之后,缓缓地发力。

这草坚韧异常,根也扎得极牢,虽然他最终还是拔了出来,但是他对草的坚韧,有了极为直观的认识——有拔这么一蓬草出来的灵气,足够我杀死一个九级灵仙了。

再看一看,草也仅仅是外界较为常见的雪樱草,可以入一些低级的药,食草的荒兽爱吃,灵兽根本不看它。

这一刻,陈太忠就想起了传说中,达尔文写进化论时,最初灵感是从哪里来的。

在一个经常刮强风的岛屿上,能存活下来的昆虫,不是飞行能力特别强的,就是那些基本上丧失了飞行能力,死死趴在地上的——居于中间的,就被淘汰了。

这里的环境如此恶劣,阴潮和阳潮,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抵御得了的,别的不说,只说那阳潮过境狂风的烈度,搁在地球上,百年的老树,照样给你连根拔起。

更别说阳潮之后还有阴潮,再牛的东西,给你冻得邦邦硬了,还活得下去吗?

这一方小世界里,虽然草木稀少,但总还有草木,在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里顽强地生长。

这种环境中,再普通的雪樱草,经过多年的优胜劣汰,剩下的也都是精英了吧?

他正想着呢,那草根须的断裂处,淌出一些汁液来,流到了他的手上,然后他就猛地发现——这种汁液渗入体内,跟子午阴阳潮进入体内一样,也带给人极阴和极阳的毒性。

不过这个时候,已经由不得他琢磨太多了,阴潮马上要来了,于是他迅速布下防御阵,静待寒气的来临。

不多时,阴潮果然到了,又是从天而降,又是有雨水、冰雹和冰层出现,浅蓝色的冰层,看上去有一种妖异的美感。

陈太忠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阴潮,为此,他不惜动用了灵目术,然后他就很敏锐地发现,在这样的极寒气候中,那些草木居然不怎么受影响!

果然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,他也不想再考虑太多,他只是知道,这里的草木碾成汁液,也能极大地提升修者的修为。

这里真的不能叫灵地,该叫修炼圣地。

阴潮过后,他继续前行,不过很快地,他就发现,并不是所有的草木,都可以像雪樱草一样,帮助修者洗练阴阳二气。

事实上,在这些草木中,雪樱草的能效比是最强的——有些草木比它蕴含更多阴阳潮气,但是那些草木比较少见,而常见的草木里,雪樱草蕴含阴阳潮气的份量,是独一无二的。

这个认识,要通过大量的实践来证明。

而陈太忠的时间,并不是很宽裕。

他做了一些试验之后,就不再耽误功夫,冲着魔气方向紧赶,当然,路上碰到雪樱草的话,他还是会停下来,搜集一些——这是好东西,将来出去也用得着。

他紧赶慢赶,但是三天之后,还是难免开始打退堂鼓——这个魔气实在太邪门了,三天之前,他觉得魔气距离自己很近,走了三天之后,那魔气依旧近在咫尺,但却又摸不得。

所谓“看山跑死马”,就是这种感觉,你觉得离它很近,但是谁又知道,到底有多远?

陈太忠觉得,自己不能不考虑回头了,小于说了,要等他一百天,但是他还是希望,能在三十天内回去——就像他承诺的那样。

而他此番出来到现在,已经用去了差不多十五天,时间过半了,这魔气距离他到底有多远,他也不知道。

总不能因为要探索魔气,就一直走下去,他必须给自己设置个底线,底线到了,就要及时回转——这是一个自我克制的问题。

他必须回去,给小于传递个消息,哪怕下一次来是接着试探也行,这一次的消息先传回去,给自家人一个定心丸。

陈太忠的性子虽然粗疏,却是很长于做计划的,愿意给自己定目标,而且一旦做出了计划,就一定要达到目的,所谓天才,从来不允许自己失败。

所以他决定,两天,最多再往前走两天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都要回转了,没有摸索清楚魔气,那并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他找到灵地了,而且,这里似乎也没太大的危险,他可以向于海河交差了——没错,小于才是灵地的主人,他这个做阿舅的,不会占这点小便宜。

他控制自己探索的欲望,他给自己定下了两天的最终期限。

然而,很多计划之外的因素,会影响到计划。

第二天的时候,他在行进间,就隐约感觉到,前方有一种吸引的力量,吸引着他前去探索,这种力量,让他觉得有点身不由己。

而事实上,通过实验他也发现,随着距离魔气越近,阴潮和阳潮的威力,也就越大——这里面肯定有些问题的。

到了第三天,这种感觉越发地明显,陈太忠甚至觉得,魔气对他造成了一种吸力,他尝试了一下,想回头的话,阻力大了不止一点半点。

这是很值得琢磨的事情,若是搁给平常,他肯定就研究下去了,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。

然而,陈太忠既然长于做计划,自制力肯定也是没问题,他强行按捺住心中的好奇,撑过了阳潮的大风之后,他对自己说,再扛一个阴潮,我必须要回转了。

虽然很好奇,但是……身为一个男人,要把持得住!

阳潮之后,他又没命地向前奔跑,心里却是在纳闷:这个小世界,到底有多大啊?

他认为自己跑了不下一千里了。

跑着跑着,他觉得不对了,前方黑雾的吸引力,明显地越发强悍了。

他不怕这个吸力,也觉得,这估计是距离魔气近了,下一刻就能探索魔气了。

但是看一眼时间,他知道自己必须回转了——按说继续探查下去也没问题,但是身为男人,要懂得自制!

就在转身的一瞬间,他的眼角扫到了一个黑点,侧头凝神一看,心里登时一惊,“我擦,你也知道这个灵地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