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一十八章 入灵地

陈太忠在查找灵地的时候,大半是隐身的。

不过隐身术这东西,虽然不是特别耗费灵气,但是用得久了,也挺折腾人的,他在发现周遭比较安全的时候,时不时就要现身出来看一看。

所以对狐族来说,盯死他很难,尤其是在不能近前的情况下。

狐族很痛苦,但是陈太忠也很痛苦。

三多魔修留下的灵地地图,不是新货,应该是千多年以前的东西。

那时候,庾无颜的长辈,还是一门之长,宗门里留下的东西,差得了吗?

但是看得到吃不到,这就是陈太忠的痛苦所在,一千多年过去了,时间的长河冲刷掉了太多的历史记忆。

而他没有相关地方的地名,只有地形地貌的介绍,怎么查找?

想一想笋岭遗址就可以知道,做为标志物的侧柏,都可以成精跑掉,那么天底下,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呢?

陈太忠找了足足五天,才找到了那块传说中的启门石。

这块石头不大,也就一尺方圆,这种石头,山上实在太多太多太多了,这还是多亏了他有灵目术,发现这块石头跟其他石头,有些略略的不同。

不同得也不多,只有一点点,如果他不是存心找类似石头的话,别说用灵目术,就算用天目术,也发现不了异样。

这个石头叫启门石,陈太忠踩上去之后,灵气直接自足底涌泉穴激发,啪地一声轻响,石头化作了粉末,然后他的人也不知了去向。

藏在远处默默围观的狐修和它的小盆友们,登时就惊呆了。

陈太忠不觉得奇怪,这是一次性的传送阵,传送的距离,不会特别远,主要是图个隐秘。

若是他找到灵地的话,不可能再按原路返回,他只能记下灵地位置——以后再怎么去,那就是他的事儿了。

所以第一次,他被传送到了一个岩洞里,不过他并不着急,而是在岩洞里找到了另一个传送,然后再次激发。

这次激发比较悲催,他直接被传送到了水里,然后扑腾着走出来,在岸边找一块石头,继续激发传送。

总之,他这样来回传送了五次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,才抵达了最终的地点。

这个地点,是一个封闭的石窟,大小有三千多平米,石窟中央,是一个大鼎,大鼎直径约有三米,高有四米多。

大鼎之下,有个一尺见方的小孔,里面有火焰喷出,直直地击向大鼎,看起来炽热异常。

可偏偏地,石窟里的其他地方,冷热适中。

陈太忠冲着大鼎走了几步,隐约感觉到了炎热。

果不其然,几千年过去了,这里还是如此景象——下面喷射的火焰,该是地火才对。

不过这些并不重要,陈太忠围着这大鼎转了几圈,找到一块颜色略暗的土地,站了上去:这里就应该是进灵地的门匙了吧?

当然,进灵地并不仅仅需要门匙,没那么简单,站上这块土地之后,他前迈三步,又后退两步,左跨三步,然后跳回起点,又是右跨十三步……

这些步法非常繁复,所幸的是,于海河给他的玉简里,详细地介绍了这个。

大概就像地球上的保险柜密码吧,陈太忠是这么想的,当然,他也不想有纰漏。

一套步法走完,再回到原点的时候,他猛地觉得身子一震,眼前一片黑暗……

等他再恢复神智的时候,已经换了地方,不再是在那宽阔却又逼仄的石窟里,而是在一个雾蒙蒙的世界里。

这个世界看起来很大,但感觉也很小。

说很大,是因为看不到边界,说很小,是因为实在看不到太远。

他能看到的,就是雾蒙蒙的一片。

但是陈太忠知道,这是到地方了,眼睛可以骗人,视野也未必是真的,但是这世界中充沛的灵气,绝对不是假的。

算是进入灵地了,但是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?陈太忠掣出于海河给他的灵地地图来,轻叱一声,“收!”

这玉符不仅仅是地图,对这个灵地,玉符也有相当的控制权——毕竟于家有老底子,能攒到现在的东西,又怎么可能平凡?

一个“收”字,周边的雾气就纷纷地投了过来,不多时,眼前展现出的,是又一片世界。

这个世界光秃秃的,除了一些起伏的山丘,就只有一些稀疏、低矮的草木,感觉跟沙漠差不多,只有他脚下,差不多有十几亩地的样子,是整整的一大块玉石。

不过远处却是漆黑一片,有黑色的云雾滚动着,仿佛是世界的尽头一般。

这就是魔气吗?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想,感受一下充足的灵气,向着黑雾的方向走去。

才出了玉石所在的地面,他就觉得一股寒气扑面而来,那是一种可沁入骨髓的寒冷,以他现在的修为,都忍不住打个哆嗦。

他忙不迭地激发出护体灵气,这才感觉好了一点,可是体内的这点凉气,觉得还是驱除不出去。

说不得他一转身,又走回了玉石地,进了这里,那股沁人的寒冷就登时消失不见。

他坐到地上打坐九个周天,才将那股凉意慢慢地磨灭,然后他站起身背着手,左右打量着玉石地——这难道还是个阵法?

陈太忠对阵法的兴趣不大,但总还是有点研究,见状就不着急出玉石地了,而是站在那里,仔仔细细地琢磨,时不时还打开灵目术看一看。

毫无疑问,这一大块玉石的灵气,跟那些石头肯定不一样,但是具体不一样在哪儿,陈太忠也看不出来,用了灵目术都看不出来。

他也尝试分析一下,玉石上是否镌刻了什么阵法,但是他……阵法的造诣实在不怎么样,根本就看不出来,这玉石上是不是有阵法。

他观察了不知道有多久,也没发现名堂,倒是因为频繁使用灵目术,眼睛有点酸涩,头脑也有点疲惫的感觉。

说不得,他又打坐修炼一下,这一修炼,就有点挡不住的感觉——这里的灵气实在太充沛了,忍不住就想继续修炼下去。

总算是他惦记着,于海河等三人还在外面等着自己,于是强行中止了修炼。

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才能晋阶,他这次来,就是探路,打探明白之后,回去给于海河一个说法,若是这里没有危险的话,他甚至考虑单独带小于来。

不过,有没有危险,还有待于观察。

所以陈太忠停下修炼,看着远处的漆黑的空间,那里先缓一缓,等把子午阴阳潮弄明白再说。

他也没等了多久,就只听得呼啦一声响,外面起风了,那风在眨眼之间,就变得极其强劲,直吹得飞沙走石天地失色,从他身后,恶狠狠地冲向魔气。

有些草木被吹得连根拔起,石头都被吹得微微颤抖,有若世界末日一般。

陈太忠站在玉石上,感受不到这强劲的风,但是只靠眼睛看,再加上灵目术的观察,他就非常肯定地认定,这风的强度,绝对超过了十三级。

尤为古怪的是,此风是热风,温度也不低,至于有多少度——他看不太出来。

这风刮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才停了下来,而且就像来的时候那么迅疾,停的时候也非常快捷,半分钟的样子,风就彻底停了下来。

眨眼之间,世界又变得极其的宁静,宁静到根本想像不出,刚才曾经有那么狂猛的大风吹过。

陈太忠等了差不多十分钟,尝试着迈向玉石外,才迈出一只脚去,就感到了腾腾的热气。

要说空气中的温度,也不算太高,约莫七八十度的样子,但是就像那股寒气一样,这热气也带着一股极强的穿透性,直接无视人的体表防护。

陈太忠运了灵气防身,倒是没有再受到伤害,不过当他发现,这温度并不算高的时候,他想一想,还是撤去防护,让一丝热毒入体。

再然后,他就开始分析体内的热毒,然后他发现,若是不刻意去压制这一丝热毒,很快地,这玩意儿能在体内发展壮大。

“有点意思,”他轻声嘀咕一句,却也不想再坐视热毒继续发展——万一由量变引起质变,那就不好了,他只是想多了解一下这玩意儿的特性罢了。

于是他盘坐在玉石上,不多时,热毒也被他消除干净了。

不过令他吃惊的是,吸收了寒气和热气之后,他的修为,猛地又蹿了一小蹿——虽然只是纳入体内一小撮,但是修为的进境,是极其的明显。

这时,他才又猜到一种可能:莫非这子午阴阳潮,是可以增进修为的?

有了这个猜测,接下来的两天里,他就做出了种种试验。

这子午阴阳潮名不虚传,那热风大约就是阳潮,过了约莫十来个小时,阴潮也来了,不过这阴潮不是以刮风的形式体现,而是直接从天而降。

大股的寒气,直接从天上落下来,形成极为强烈的冷热对流,然后就有滂沱大雨自天而落,到了后期,就是冰雹直接落下来。

待到一小时之后,阴潮退走,地面上就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,这冰不是彻底透明的,而是呈一种浅浅的蓝色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