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一十六章 豪气的小于

确实,陈太忠除了过了八级灵仙这道坎,二五八的其他两条线,他差得还很远。

可是听到这话,他不乐意了,狠狠地瞪一眼池云清,“你知道我不是宗门二代弟子?能得你!”

他有无锋门的解恩令,拿到下面的小门派,得个二代弟子绰绰有余,这就是身份证明。

池云清却不以为然,只是冷冷一笑,“五万鉴宝阁信用度,你也不可能有。”

“有点奴仆的样子啊,别逼我动粗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,然后他才意识到一点,“你池家有灵地吗?”

池云清先是愣一愣,然后才问一句,“什么样的灵地?”

“登仙地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严格来说,灵气能供人登仙的地方,以及超出这个的,才能被叫做灵地,供玉仙修行的地方,叫真灵地,供玄仙修行的地方,叫真仙地。

不过这个划分也不是很明显,比如说陈太忠登仙,要比一般人登仙,需要更多的灵气。

而事实上,风黄界那些能让灵仙修行的处所,也可以称之为灵地。

“登仙灵地,池家没有,”池云清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我池家登仙,还要租借他人灵地……真有那么多天仙,我何至于被人当做奴仆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天仙多就了不起?巧器门还有玉仙呢,那又如何?”

池云清闻言,登时不做声了,不服气归不服气,但是散修之怒的杀伤力,她还是承认的,更别说她现在受此人奴役,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。

难得的是,于海河这中二少年,在饭桌上居然没怎么说话。

不过,这不代表他没有想法,晚饭一结束,他就找到了陈太忠,“陈叔,我老爸给我留了个灵地,你想要修炼就去。”

嘿,这三多魔修的名头,果然不是盖的,陈太忠在这一刻,也只有佩服了,他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中州的?”

“东莽的,”于海河很肯定地回答,“不过这个灵地,不是特别稳定,有魔气和子午阴阳潮……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吧?”

“不明白,”陈太忠摇摇头,实话实说,“你陈叔就是一个才飞升的土鳖,讲讲呗。”

于海河的回答,气得他差点吐血,“我也不知道……就知道我不能去。”

“那我去探探路,”陈太忠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,他一伸手,“地图给我。”

于海河当然不会提防他,很痛快地拿出了地图,但是一看这地图,陈太忠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“这是……在横断山脉里?”

“我父亲留给我的,”于海河一脸无辜的表情。

指望这中二少年说出更多内幕,那也不太现实,陈太忠想一想,终于点点头,“那我明天就走……那个啥,弄没了不要紧吧?”

“您是我陈叔,”于海河笑了起来,“没了就没了,多大事?我信不过您,也就不会拿出来。”

陈太忠抬手冲他指一指,想一想之后,还是做出了决定,“大家一起去吧,不过你要跟紧池云清,明白吗?”

横断山脉不是好地方,乱得一塌糊涂,他是想自己去的,小于跟着去太危险。

可不管怎么说,这是庾无颜留给自家儿子的灵地。

陈太忠苦于没有灵地晋阶,不可能不去,但是万一把灵地弄得不合适了,就不能向小于交待了——于海河估计不会不在乎,他心里过不去不是?

然而,他要带着于海河去,那就存在个风险问题,横断山脉实在太乱了,不过总算还好,他们这一行人里,有个天仙。

天仙上人,说罕见很罕见,说常见也常见,他不求池云清有什么额外的表现,能护得住于海河就行。

只要海河听话,这应该也不是太大问题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四人结伴,直接出了庄园。

走出乱石滩之后,大家并没有走向望月镇,而是在山里穿行了将近两百里,直到天色渐暗,陈太忠才拿出灵舟来,“飞一阵吧。”

他不想让人盯上庄园,宁愿走得远一点。

“早该飞了,”吴伯点点头,他看着于海河在山里跋涉,有点心疼。

“以后海河还是不能常跟着你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可不希望于海河最后成长为一个娇滴滴的男人。

四人昼伏夜行,不几日来到了涯山城外,陈太忠也没带着他们进城,而是直接进入了横断山脉的外围。

不过到了这儿,他就不着急赶路了,而是领着于海河,一路辨识灵兽和灵草,偶尔还抓一些低阶灵兽,打伤了之后,要小于跟其对战。

池云清并不知道,陈太忠为何来这里,有一天,小于跟一只三级的灵兽摩云豹对战,差点被一口咬死,她才哼一声,“也不知道你这是要训练子弟,还是要杀人。”

她只当大家来横断山脉,就是为历练于海河,就觉得散修之怒对小孩子的重视,有点高得不正常。

两个灵仙加一个天仙,其中一个灵仙还是即将登仙的主儿,陪着一个五级游仙历练,也实在太浪费资源了,不知道的人大概会以为,这孩子是清阳宗宗主的私生子。

陈太忠也不理她,事实上,他正纠结:要不要让池云清知道那个灵地?

若是不想她知道,再往里走,就只能他带着于海河前行了,这实在是有点危险,横断山脉里危机重重,老易在这里行走,若是不展示身份,都不敢太托大。

可是要让池云清跟着进的话,这个灵地就不再是秘密了,她将消息传出去怎么办?

奴印可以奴役对方的身体,但是奴役不了对方的心,池云清没胆子明目张胆地逃跑,但是想要私下里传递点消息的话,根本防不胜防。

那时候陈太忠想要保守这个灵地的秘密,就只能选择灭口。

灭口也无所谓,陈太忠下得了这个狠心,但问题的关键是,于海河还小,想保证小于的成长,一个老吴是不够的,他也不想再费辛苦,抓第二个天仙仆人。

四个人的行进速度不算快,一天也就十来里地,有时候看到合适的灵兽了,还要转头继续追击,优哉游哉地向内圈进发。

池云清一开始还不怎么以为然,眼瞅离着内圈越来越近,她就有点定不下心了,身为百药谷的长老,她对横断山脉的地形,还是比较熟悉的。

这天休息的时候,她特意找到陈太忠,“你到底要去哪里?不是真要进山吧?”

“别你你你的……叫我主人,”陈太忠狠狠地瞪她一眼,呲牙咧嘴地发话。

他的心情不好,因为他看到了笋岭,他们休息的地方离那里不远,直线距离也就六七十里地,陡峭险峻的山岭,离得老远就看得到。

这次进山,他是不打算走笋岭了,但是看到这山岭,他就忍不住想到,那里还有个遗址——老易那厮要是不那么较真,眼前这些还算事儿吗?

想到这个,他就特别地不舒服:本来能好端端解决的事……

“进山的话,咱们这点力量不够,”池云清知道这厮情绪不好,也不敢炸刺,“说一说你要去哪里,我没准知道安全的路线。”

她脑子里的地图,肯定比雷晓竹这些弟子记得全。

“你安心在这里呆着就行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池云清越是催他,他反倒越是下定了决心:那个灵地,真的不能让她知道。

那么,陈某人也就只能独自去闯荡了——反正有池云清坐镇,在横断山脉外围,应该出不了大问题。

第二天,他四处出击,捉了几只灵兽和荒兽来,留下给于海河练手——这期间,他遇到了一头灵狐,本有心下手,但是想到了老易,他终于还是网开一面。

然后他又把老吴和池云清叫过来,吩咐一番,总之就是一句话:打不过就跑,看好于海河,否则我跟你俩没完。

“你是要进里面?”老吴有一点点的担心,他做为老仆,也不知道那个灵地,可见庾无颜为自己的儿子,做的准备并不少。

“只是想进去走一走,”陈太忠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不要问我的事,你们自己要警惕。”

“几天能回来?”人老了果然话多,吴伯想得也多,“我们最迟等你多久?”

“十天应该差不多了,”陈太忠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十五天吧,等不到我,你们就退到杀摩云豹的地方,三十天等不到我,就回望月镇。”

“陈叔,我们等你一百天,”于海河很干脆地发话了,年轻的脸上满是坚定,“这里的环境艰苦了点,但是我感觉,对我的修炼很有帮助。”

他自是知道,自己提供的地图,只有大概的方位,陈叔想要找到正确的位置,也要花相当的时间。

“哈,有点男人样子了啊,”陈太忠笑一声,转身电射而去。

他自是不知道,那只被他饶过的灵狐,此刻正匍匐在地上,嘴里“啊呱啊呱”地叫着,而它的面前,一只黑白相间的狐狸人立而起,两只短小的前腿抱在胸前。

听它叽里呱啦叫一阵,阴阳狐缓缓点头,探爪摸一摸长长的下颌,也发出急促的叫声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