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一十五章 灵地

陈太忠闻言,并没有在意自己说错岁数,事实上,灵目术就看不出具体岁数,他只是看着对方身体的机能还不错,灵气也算旺盛,就这么猜了一下。

至于说对方后半截话,他就当没听到了,只是微微地一笑,“那就许你三十年,三十年之后,我来讨要极灵。”

“三十……年?”李烨越发地糊涂了,他实在不明白对方在想什么。

“看在同为散修一脉上,给你三十年时间筹措,”陈太忠一转身,向来处走去,嘴里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锦旸山的人若是敢再进青石地界,我取你项上人头时,就不会再打招呼了。”

李烨愣了好一阵,才大声喊一句,“前辈,好歹吃了饭再走啊,都张罗好了。”

“跟你一起吃饭,你有那么大面子吗?”远处传来一声冷哼,紧接着一艘灵舟腾空而起,眨眼就消失在远方的天空。

“陈!太!忠!”李烨双手握拳,从牙关里挤出三个字来,他的脸色铁青,甚至没有注意到,手指甲已经深深地陷入了掌心,“今日之辱,来日必报!”

“三十年以后,人家没准成就真人了,”有人在旁边冷哼一声,是锦旸山的二当家,“你拿什么报仇?”

“哎……”李烨闻言,登时长叹一声,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了精神。

灵仙在三十年内成就玉仙,在风黄界这属于违背了常识,大能转世也最多不过如此。

但是搁在陈太忠身上,谁也不敢说,就真是不可能,此人飞升上来才多久?已经是灵仙中顶尖的存在了。

李烨身后确实有背景,但是再过三十年的话,他身后的背景就算不怕蘑菇,单打独斗也奈何不了陈太忠了。

意识到这一点,他连狠话都没兴趣说了,只能心里暗暗叹气:青石城的事……还真是可惜了,不能再继续下去了……

陈太忠办完这件事,也没再耽搁,当天住在了虎头镇,第二天去又找南特。

南城主已经知道了锦旸山发生的事情,才一出城,就直接发问,“接下来这三十年里,你是不打算露头了?”

“你消息挺灵通啊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本来还想通知你一声呢。”

“有人已经知道你找过我了,”南特无精打采地回答,“还问是不是我设计的呢,唉,这些人,整天吃饱了没事,就是爱瞎琢磨……我指使得动你吗?”

顿一顿之后,他又再次发问,“真的打算隐修了?”

“倒也未必,我是想换个地方,小于也需要一个好的成长环境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找你来,还有点事……手上有什么灵地或者洞府吗?”

“城主府不错,其他没有了,”南特很干脆地回答,“但是我不会让你进城!”

“矫情!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懒得跟这邋遢鬼一般见识,“我只想问一问,你南郭家里,有没有比较合适晋阶的灵地?”

南特听到“南郭家里”四个字,脸就黑了下来,耐着性子听完之后,他冷哼一声,“灵地不成问题,你答应做供奉了吗?”

“我要答应做供奉的话,用得着问你?”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了。

“不答应的话,你问我也没用,”南特一摊双手,很坦然地看着他,“我都不姓南郭改姓南了,你觉得我能帮上你多少忙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转头就走。

他找南郭问此事,也算是“厚脸皮”了一次,他一向不喜欢求人的。

若不是登仙一事太过重要,他也不会开这个先例,结果被顶了,他脸上实在挂不住。

“要不你先假装答应?”南特在他后面喊一嗓子。

陈太忠扭头,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再胡说八道,翻脸了啊。”

南特站在那里笑,看起来很欠揍的样子……

陈太忠在青石呆了一年多,要办的事情基本上办完了,其中最重要的,是雷引修出来了,至于说抢功法和锦旸山之类的事情,不过是顺手为之。

现在他面临的问题,是晋阶在望,却找不到合适的修炼场所。

他从上到下想了个遍,实在是想不出该去哪里晋阶,连南郭家的主意,他都想过了,可见不是他不努力,而是真的没这资源。

“法侣财地,果然很重要啊,”陈太忠在青石城外找个僻静场所,又摸出了那块得自洄水密库的玉符——上面记载了明阳宗逐天峰的一处修炼宝地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尝试了整整两天,死活是破不开禁制。

不愧是玉仙神识才能打开的禁制啊,陈太忠叹口气,终于还是收起玉符走人。

这次他没有多逗留,而是直接去了望月镇乱石滩。

庄园里依旧寂静祥和,陈太忠拍门而入,开门的是老吴,见到是他,老吴的脸上绽开了笑容,长出一口气,“您可算回来了。”

“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不会这么巧吧?

“没什么大事,小主人一直很惦记您,”吴伯笑着回答,“他修炼得很刻苦。”

“没必要这么担心吧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我的事儿,你们一点都不知道?”

“知道一些,”老吴笑着回答,散修之怒近期在东莽搞风搞雨,是个人就能听说,还因此引发了一些谣传,并且越传越离谱。

可正是因为如此,小主人才会担心你啊,吴伯叹口气,“他总是担心,你跟老主人一样,再也回不来了,所以就很痛恨自己的修为不够,帮不上你……尤其云清还喜欢打击他,越打击,他反而练得越狠。”

“云清?”陈太忠很奇怪地看老吴一眼。

“这个……”吴伯难得地脸红一下,“总不好一直叫她云奴,维护小主人,她也是很尽忠职守的。”

“她倒是想不尽忠职守呢,有胆子就试一试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然后饶有兴致地打量老吴两眼,“你看上她了?”

“您这话怎么说的?”吴伯干笑一声,“我半截身子入土了,她寿命还长,我是灵仙她是天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她是我的奴仆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你要是看上她了,我就让她陪你,量她也不敢不答应。”

陈某人操蛋起来,真就有这么操蛋,才不会想池云清愿意不愿意,老吴是他罩着的,这点举手之劳,他帮定了。

当然,要是把池云清换个人,他多少会考虑一下合适不合适——年轻的天仙配年老的灵仙,终究比较罕见。

但是姓池的两次对他意图动粗,就是仗着拳头大,根本不讲理。

她能不讲理,他当然也能,不用考虑她的感受。

“还是算了,”吴伯犹豫一下,终于摇摇头,“她帮小主人解决了很多问题。”

“有人不开眼?”陈太忠的眉头再次皱一皱。

“倒也不是,”吴伯摇摇头,“不远有户家族,想跟咱家结亲……”

这个庄园比较偏僻,但是周围终究是有村子的,某个村子里,有个小家族,看上了于海河——年纪轻轻的五级游仙,很难得,搁在哪儿也算潜力股了。

可以想像一下,连雁行派招弟子,要求的也不过是十五岁以下的中阶游仙,于海河当初在选拔赛中,也是杀进了前二十强。

更别说小于现在又升一级,已经是五级游仙了。

这小家族觉得,小于可为族中女子的良配,而且小男孩儿的父亲留下了庄园,这就属于有产业,难得的佳婿。

所以他们央了媒人来说媒,但是于海河志不在此,怎么可能答应?

说了两次之后,这小家族有点恼了,就说你们差不多点啊,别给脸不要,这个家族虽然不大,但是有个高阶灵仙的世交。

当天晚上,池云清直接将那个高阶灵仙捆了,丢进这小家族的院子里,只留下一句话,“想要家破人亡,只管来逼婚!”

那家当然就知道撞正大板了,第二天就带了厚礼,上门来赔罪,此事方才揭过。

事实上,站在池云清的角度上讲,她这么做,不是为了于海河,还是为了她自己。

不过陈太忠听得很开心,“哈,小于这男性魅力十足啊,有白富美逼婚了,不愧是我的侄儿……看来真的能生不少孩子。”

说完,他就去看于海河修炼,小家伙一年多不见,越发地成熟了,嘴上也冒出了淡淡的茸毛,正在努力地练习燎原枪法第三层。

“好了,快到晚上了,大家一起吃饭,”陈太忠招呼一声。

陈叔回来,于海河极为高兴,酒桌上就说起来,这一年多,他是如何刻苦,最后问一句,“您这次回来,就不走了吧?”

“我要去一趟坪陵,找鉴宝阁打听点事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他现在的身份气息,已经被各方关注了,不过除了青石城,他大约还是能进城的——能不能出城,这就难说了。

但是这个险,他必须冒,他要看看鉴宝阁能不能提供一个灵地的消息给他。

“你想都不要想,”池云清难得地发话了,她一脸的不屑,“跟鉴宝阁要消息,二五八资格是底线,你除了八,那两样都不具备。”

宗门二代弟子,五万鉴宝阁信用度,八级灵仙,此之谓二五八线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