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一十四章 心存侥幸

陈太忠的不满,非是无因,锦旸山离虎头镇,其实是很近的。

两地相距,满打满不超过两百里,地面上赶路,或者要超过三百,但是空中直线飞的话,用不了那么长时间。

也就是说,锦旸山主在知道他的不满后,若是想及时补救,赶到虎头镇,完全是来得及的。

但是,这厮没有赶来,那显然就是有别的想法。

你不来找我,那我就去找你,陈太忠也火大了,给你脸,你不要脸,那还说啥呢?

陈某人一向信奉,报仇不过夜,给刀疤报仇的时间久了点,但是那没办法,混进巧器门就难,这需要个人时间,恐怖分子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这次他不打算迁就了,不过天色已晚,夜里在这块飞行,未知的危险很多,保不齐黑莽林里蹿出一只会飞的灵兽,事情就弄大了。

而且锦旸山主没有赶来,也说不定遭遇什么意外,在路上耽搁了。

再等一宿还是有必要的,省得别人说哥们儿苛刻。

第二天,天都放亮了,锦旸山主还没来,陈太忠就火了,放出带有“陈”字的灵舟,直奔锦旸山而去。

殊不知,他才一动身,就有几只通讯鹤刷地飞起,向各个方向飞去。

陈太忠火气很大,所以灵舟也飞得极快,不多时就抵达了锦旸山庄。

锦旸山的修者,大都聚集在锦旸山谷,有些有点势力的,在周边也建了别院,而敢号称锦旸山庄的,则是非锦旸山主莫属。

陈太忠也不去锦旸山谷,直奔锦旸山主的老窝就来了。

离着有四五里地的时候,他降下灵舟,抬手掣出长刀,一步步走向锦旸山庄。

他走了还不到半里地,锦旸山庄的大门猛地打开,里面冲出七八十号人来。

陈太忠也没在意,还是一步一步地走着,距离这么远,对方就算有再逆天的手段,他都不怵——单挑群殴随便来,就算打不过,总能跑得了。

他又走了几步,院子里出来一个胖大的汉子,左耳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玉环,正是锦旸山主的模样。

此人叫什么,没几个人知道,但是相貌和打扮,却是人所共知的。

锦旸山主左右扫一眼,就看到了远处的陈太忠,然后快步走了过来,其他人则是分了一部分出来,远远地跟在他身后。

好胆,居然敢迎战!陈太忠冷笑一声,停下了脚步,大喇喇地看着对方走近。

不成想,这位走到距离他里许远的地方,猛地弯下腰来,大声发话,“锦旸山散修李烨,率下属恭迎陈太忠前辈大驾。”

这句话的声音,不是一般的高,震得半里外的树木都簌簌直抖,说完之后,他就弓着腰站在那里,也不直身,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。

我勒个去,陈太忠好悬以为听错了,他还真没想到,对方大张旗鼓地出来,居然是为了迎接自己:就这么草鸡了?

不过,他既然已经来了,自然没那么好糊弄的,所以他慢吞吞走上前,冷笑一声,“挺会摆谱啊,我让你去虎头镇,你怎么不去?”

李烨继续弓着腰,颤巍巍地回答,“是我错了,请陈前辈责罚。”

他压根儿就没想过去虎头镇,因为他觉得,陈太忠对散修之间的纷争,并不怎么感兴趣,在虎头镇发飙,也是因为锦旸山的人占了红箭盟驻地的时候,没考虑散修之怒的因素。

这个事情上,锦旸山做得是有点不对,不过谁能想到,散修之怒会在意这个呢?

陈太忠给散修一向的感觉,是跟家族、宗门甚至官府对着干,为这种小事斤斤计较的,真的不多,所以大家一开始,就忽视了此人。

李烨认为,自己最好不要马上去见此人,看看风头再说,若是此人能自己离开,那是最好的,不离开的话,等个一半天,再去也不迟。

当探子报过来,说散修之怒驾灵舟直奔锦旸山,他才觉得有点托大了,太把自己当回事了——人家是真没把他这个九级灵仙放在眼里。

这人做事,怎么如此雷厉风行?所以他马上拿出了应急方案,准备迎接散修之怒,尤其是人家的灵舟一来,就直奔锦旸山庄,这么杀气腾腾的,他哪里还敢继续在院子里呆着?

不管怎么说,亡羊补牢还来得及,只要姿态低一点就行——至于说被其他人看到眼里,会怎么评价,那是顾不上想了。

陈太忠见他没有辩解,而是干脆地认错,心里多少好受了点,于是哼一声,“嗯,说来听听,你错在哪儿了?”

李烨想了想,捡了一个比较靠谱的谎话,“咱们都是散修,我手头比较紧,还没筹措到足够的灵石,想着筹个差不多再去。”

筹不够灵石吗?陈太忠心里不太相信,毕竟南特不可能骗他。

不过,这倒算是个说得过去的理由,当然,他还是很不满意,“那你十天凑不齐,就让我等你十天?你以为你是谁?”

李烨依旧保持了鞠躬的样子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今天若是还凑不齐,必定会派人禀告前辈。”

得,对方又来这么一手,那真是死无对证了,陈太忠有点后悔,自己来得太快了。

但这也不是什么问题,他哼一声,“好大的架子,让我主动找上门来,说一说吧,你打算怎么赔偿我?”

他高高在上的语气,咄咄逼人的架势,将散修之怒的强势和霸道,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“您亲自来,其实也是好事,”李烨保持着弯腰的姿势,却抬起头来,现出一脸谄媚的笑容,“我一直觉得,自己力量有限,不能给散修弟兄们带来更多的好处,现在……盛情邀请您加入锦旸山,带领弟兄们,拼出个未来。”

“你是上杆子找死吗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就凭你,也敢惦记招揽我?费球和明特白的账,我还没找你算呢。”

“我哪里敢招揽您?”李烨赔着笑脸回答,“我是请您来当这个山主,以后锦旸山您说了算,我心甘情愿地让位,至于您说的费球和明特白,那是他俩私自接的活儿,不干我事。”

嗯?陈太忠听得一愣,请我做山主,这……这是个什么节奏?

不过想一想南特的语焉不详,他就知道,这个山主的位子,不是那么好坐的,与其整天地勾心斗角,还要提防幕后的黑手,倒不如做个自在闲人。

而且打心眼里,陈太忠就不是个喜欢管事的人,他只喜欢修炼,以他的性格,若是真管了事,他就不会容忍自己做得不好,而想要把事做好,就必然会耽误修炼。

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他懒得猜测,反正不答应就是了。

不过,在回答之前,他还是先轻咳一声,“此事一会儿再说,我且问你……锦旸山这里,可有修炼的灵地?”

李烨愣了一愣,然后才缓缓摇头,“区区散修,哪里占得到灵地?若是有灵地,也轮不到我……冒昧问一句,前辈此话何意?”

“有灵地的话,当个山主也无所谓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若是没有,我吃多了撑的,当这个山主?”

他的本意,是想着此地若是有灵地,他先假意要当山主,骗来用一下,待晋阶天仙之后,甩手就走人了——你骗我当这个危机重重的山主,我自然能骗回去你。

但若是没有灵地,他就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了。

“灵地……”李烨的眼珠转一转,小心地发问,“不知前辈要这灵地何用,若是冲阶的话,我倒可以代为联系一下。”

你联系的地方,我敢冲阶吗?陈太忠没好气地瞪他一眼——就算锦旸山有灵地,我都要先假装愿意当山主,以防被你们暗算了。

没弄到灵地的消息,他的心情有点不爽,“你少说那么多废话,你不去虎头镇,害得我自己来了,架子挺大啊……说吧,打算赔多少灵石?”

我擦……你这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啊,李烨听得有点无语,不过,人在矮檐下,谁敢不低头?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我是真没什么灵石,到现在,也才凑了五块极灵。”

“我求你们去青石祸害了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冷着脸发话,“三十块极灵,一天之内凑齐,凑不齐,我废了整个锦旸山。”

“陈前辈,您也是散修啊,”有人高声叫了起来,却是一个灵仙初阶的女修。

陈太忠看了她半天,才哼一声,“那多久能凑到三十极灵?”

“十五极灵的话,给我十天,能凑个差不多,”李烨弓着身子回答,“若是三十极灵……这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“不好说?”陈太忠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又用灵目术扫一遍。

李烨只觉得身子一滞,好像里里外外被对方看了个通透,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战:我擦,这厮还会灵目术?

“原来阁下还不到两百岁,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“九级灵仙……登仙有望啊。”

“两百零八岁了,”李烨苦笑一声回答,“登仙是不想了,只想把散修聚集起来,做点有意义的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