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一十三章 强势

青石城虎头镇,是个不大的小镇,并不是区域上直接划出的,而是自发形成的。

这里一开始,是附近诸多山地里唯一的集市,久而久之,就形成了唯一的镇子。

城主府对这里没有做出有效的管理。

近几年,虎头镇有点混乱,以前一直是红箭盟管理,但是后来,红箭盟被北域的血沙侯郑家所灭,接下来,他们大肆捉拿陈太忠。

郑家只在虎头镇停留了短短的几个月,就被闻讯赶来的陈太忠诛杀得一干二净,只逃走了一个三级天仙,以及几个小蝼蚁。

后来,虎头镇的人流量急剧减少,又过一段时间,大家知道血沙侯没有杀回来报复的意思,人气才慢慢地恢复了些许。

不过就算有了人气,也没有了秩序,一直就是一片混乱,直到半年多前,有个初阶灵仙居住到此地,情况才好一点。

反正所有人都要巴结这个灵仙,获得他的支持,而这灵仙也不怎么管事,大家根据各人的修为,再加上跟灵仙的关系远近,也就慢慢地恢复了一点秩序。

然而又过几个月,锦旸山的人来了,在这里开店,那灵仙直接甩手走人,去了青石城,所以现在这里,是锦旸山把持着。

陈太忠戴着斗笠,远远地走了过来,他的心里,有着诸多的感慨:久违了,虎头镇!

这里是他飞升上来之后,进入的第一个小集镇,在这个集镇里,也发生过太多的事情。

走到镇子口,一个守卫拦住了他,老大不耐烦地发话,“灵石!”

进镇子交灵石,这倒是规矩,但问题是,这厮说话太呛了,陈太忠本来就不是个好脾气,此番又是来找碴的,一听这话,他登时就恼了,“好好说话,我不杀你。”

“我呸,你什么玩意儿!”守卫一听不干了,立马破口大骂。

然而,这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了,下一刻,他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陈太忠一指就点爆了这厮的头,然后抬眼四下看一看,“有会说人话的吗?”

“你……你竟敢杀我锦旸山的人?”另一个守卫吓得大叫,一般的守卫,都是两人一组,这是防止出现弊端,两人相互监视,以防有人把灵石私自揣进腰包。

这位发现不妙,立刻大声喊叫,转身就往一边跑。

陈太忠任由他跑,慢悠悠地跟在此人身后,不多时,此人就闯进了旧日的红箭盟驻地——这里已经被锦旸山的人接管了。

“是红箭盟驻地啊,”陈太忠叹口气,这里也留有他很多的回忆。

“什么人,敢杀我锦旸山的人?”有人厉喝一声,紧接着,驻地里就冲出四五个人来,打头的是个魁梧大汉,五级灵仙,还有一个四级灵仙。

“滚出这个驻地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这儿,你们没资格住!”

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那四级灵仙冷笑一声,就要上前动手,被那魁梧大汉狠狠一眼瞪来,登时不敢做声了。

“请教阁下来历?”五级灵仙忍气吞声地一拱手,却也没有彻底地灭了自家威风。

“凭你,不配问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,“滚出这片驻地……不要让我说第三遍!”

“这是红箭盟徐建宏让与我们的,”五级灵仙感觉对方来头不小,就先摆出些道理来,“这是红箭盟所建,你凭什么让我们走?”

“戈堂主何须跟他说这么多?”四级灵仙冷笑一声,“敢杀咱锦旸山的人,就是死罪!”

他如此地有恃无恐,也是有原因的,整个青石城地界,除了南郭家请来的天仙,连个高阶灵仙都没有。

就连中阶灵仙,都只有南特一人,其他全是初阶灵仙——事实上初阶灵仙都没几个。

陈太忠前两年在青石,真是杀得太狠了。

所以他俩撇开锦旸山的背景不提,只说两人一个四级一个五级,两个中阶灵仙,也足以在青石城的地面横着走了。

青石最近,又多了些散修灵仙,其中是有中阶的,但是那又如何?跟锦旸山作对的话,陈太忠会管吗?陈太忠若是不管,他们扛得住锦旸山吗?

所以锦旸山两个中阶灵仙,在青石就是可以横着走了,根本不需要畏惧任何人,这种感觉,就跟陈太忠觉得自己能在青石横行,是一样的。

若不是山主要求大家谨慎,现在青石的一大半,大约已经收在锦旸山旗下了。

陈太忠根本没兴趣理这种小人物,他只是轻哼一声,“徐建宏?他可做不了主……这块地方是我的,你们滚是不滚?”

“你是一定要招惹我锦旸山了?”五级灵仙也火了,直接掣出了长剑,冷笑一声,“那就纳命来吧!”

“聒噪!”陈太忠两个神识击出,直接将两人击倒,然后走上前随手一刀,护院大阵抖了两抖,轰然炸开。

躺在地上的两个灵仙,登时就傻了——这是吃得住高阶灵仙一击的大阵啊,就这么一刀,然后……就崩溃了?

这这这……来的到底是什么人?

这时,陈太忠才取下斗笠来,冲两人冷冷一笑,“这院子,我得自血沙侯郑家之手,你跟我说徐建宏……是把我摆到什么地方了?”

“啊~~~~陈……陈太忠?”那五级灵仙猛地大喊一声,是直着脖子疯狂喊的那种,然后站起身一转头,蹭地就跑得没影了,就好像身后有兽修在追赶一般。

“让你跑了,那成笑话了,”陈太忠两个缩地成寸追上去,直接拎着领子就把人拽了回来,然后冲着地上狠狠一摔,将人摔个七荤八素。

他也不管这帮人的惊骇,径自发问,“是不是占了我的院子?”

“我我、我们马上搬,”那四级灵仙哆里哆嗦地回答,心里却是有点委屈——你直接亮出脸来,我们敢不搬吗?何至于这样?

“房租是五块极灵,”陈太忠冷冷地发话,“你们没经过我允许,就住进来了,所以要收得高一点,收得低了,好像是我怕了锦旸山。”

“五块极灵,”众人的脸色,登时就难看到不能再难看了,一般家族拿出这么多都难,散修哪里比得上家族?

事实上,占领虎头镇,作为进军青石的桥头堡,在锦旸山也是个肥差,这个差事是众人辛苦争来的——差事本身是很苦,但是再往青石扩张,桥头堡就能最快发力。

差事争来了,投入还没得到回报,赤字还没有抵消,就又收到一张五个极灵的账单,这谁受得了?

可是,也没人敢讨价还价,眼前这位是恶名昭彰的杀星,跟他讲道理,很可能换来的是当头一刀。

五级灵仙苦笑一声,“暂时没这么多灵石,可否缓一缓?”

“让锦旸山主支付,”陈太忠不跟他们玩那么多弯弯绕,“还有,你们锦旸山在虎头镇收费,没经过我允许,我要罚十块极灵。”

“我们总共收了也没一块极灵!”一个九级游仙大声喊了起来。

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我虎头镇求你们锦旸山来收费了吗?”

“大家可都是散修,我们还尊你一声散修之怒,万事好商量,”这游仙的胆子极大,拱一拱手,竟然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咱们不能让宗门狗和家族狗看笑话,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“道理归道理,”陈太忠一摆手,很不耐烦地回答,“敢来我的地盘撒野,拿灵石来道歉。”

“这地盘……您也没说过是您的,”这游仙还挺理直气壮。

陈太忠若是没见过南特,没准会有点犹豫,但是现在他知道,对方根本就不是纯粹的散修组织,这时候说什么天下散修是一家,真是可笑。

“我也没说过,这地盘不是我的,”他直接强词夺理了,有实力,就是这么任性,“别跟我说那么多废话,十五块极灵拿来……然后你们都滚出青石,要不然我见一个杀一个。”

“我们得回去筹措,”这游仙也不是一味的傻大胆。

“那你回去就行了,”陈太忠直接摆手,他并不介意放过一个游仙,灵仙之类的看好就够了,“告诉锦旸山主,天黑之前过来,我陈太忠要他给我个交待。”

“山主……山主未必在,”四级灵仙怯生生地发话,“时间有点紧吧?”

“他不给我个交待,我就给他个交待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来我的地盘捣乱,不知道请示我……别说他可能九级灵仙了,就算他天仙了,当我怕他?”

散修之怒的霸气,真不是白给的。

这也正常,同是散修,锦旸山经营多少年了,但是论名气,差了散修之怒不止一条街。

稍晚的时候,虎头镇里欢声雷动,这里的大多数人,还是青石的,锦旸山的人过来,属于猛龙过江,而陈太忠虽然是飞升上来的,落户可是在青石。

理论上讲,散修之怒就是本土生长出来的,青石人对他有天然的认同感。

更别说锦旸山那帮散修,做事也太不地道,搞得青石人很不满。

大家都在积极地等待,这场剧烈的交锋。

然而,令大家很不满的是,直到天黑,锦旸山主也没露面。

陈太忠也很不满意,你这是自己找死,怪不得别人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