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的地盘

“说得没错,”见大家都很激动,五级灵仙无可奈何地苦笑一声,“但是……没有外物,只有强者心态,是不够的啊!”

“散修之怒大人的资质,根本不是咱们能比的,”三级灵仙也苦笑,“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他飞升了才几年,不到七年吧?我要有他的资质,肯定也会说这样的话。”

他们议论纷纷不提,陈太忠走了没多远,也觉得自己刚才说话,有点装逼了——外物不重要?哥们儿现在都不知道,该找个什么地方登仙呢。

不过转念一想,他又觉得自己也不算装逼,若是没有杀这么多人,正常修炼没有被通缉的话,现在就可以去道治的城市,租用天仙洞府了。

反正以他的性子,不会觉得杀这么多人不应该,他只是觉得,风黄界这个修炼的背景设定……不太符合他的性格,欠收拾的人太多。

正走着,他就又猛地想起,自己手上还有一个明阳宗逐天峰留下的修炼圣地,但是他的神识打不开玉简,并不知道那地方在哪儿——飞燕仙子的师傅说了,玉仙的神识可破。

陈太忠的神识远强于旁人,但是对此玉简也束手无策,据他估计,到了高阶天仙的时候,差不多就能打开玉简了,所以这个事儿……没必要早惦记。

要不,回头试一试,再冲击一下这块玉简?

正一边琢磨一边走,后面突然有人叫他,回头一看,却是那群人追了上来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这是没完了?

“陈前辈,”五级灵仙追上来,一拱手,毕恭毕敬地发话,“冒昧问一句,您以后会一直在青石吗?”

“这谁能说准?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自是不会说,我现在就打算离开——哥们儿既然要庇护散修,就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要离开,“什么事儿?”

“锦旸山有意发展到青石来,”五级灵仙回答,“锦旸山主说,这里是散修的地盘,散修不能没个主事的。”

“这混蛋活腻歪了?”陈太忠听得勃然大怒。

散修没有主事的,他也不知道这好不好,但是他知道,锦旸山那里,也乌七八糟得很。

他修炼醉风雷的时候,是需要一些修炼资源的,尤其是第一层纳雷入体,需要大量的外用药物,这药物的等级也不高,不值得他去专门收集。

但是正因为等级不高,他虽然抢了那么多人的储物袋,偏偏是攒不全这些东西。

又因为他去不了其他的城市,所以只能去一趟锦旸山,采买药物。

去了一趟锦旸山,给他的感觉就是乱,虽然没有家族狗和宗门狗,但是依旧有地盘的划分,只有给这些地盘的保护者交保护费,一般修者才能获得一点清净。

但是这依旧不够,首先,保护者未必能尽到全部的义务,其次,保护者的位置并不稳定,随时可能受到别人的挑战。

那么那些被保护者,也经常难免受到池鱼之祸。

陈太忠不希望青石城也变成锦旸山那个样子,散修自己管理自己并不是问题,但是锦旸山主的管理能力,实在是欠佳。

“我们希望您能出面,告诫对方一下,不要随便插手青石城,”五级灵仙深吸一口气,他也有类似的感觉,“那人不是个合格的管理者,这是我们广大散修的一致看法。”

啧,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想一想之后,才问一句,“广大散修的看法?”

“能在锦旸山待下去的散修,谁会来青石城?”那三级灵仙插嘴回答。

陈太忠没计较他的冒犯,而是又问一句,“那厮不知道‘散修之怒’四个字怎么写吗?”

他从来没有划过地盘,也没宣布过青石城就是他罩着的,但是毫无疑问,散修之怒出身于青石,而现在的青石散修云集,也是因为他的名头。

以他的江湖地位,不需要宣布什么,青石就是属于散修之怒的,谁不打招呼就来圈地盘,那就等同于挑衅。

“您这不是……差不多两年没出现了吗?”五级灵仙讪笑着回答,“而且青石这么多散修,锦旸山看着也眼馋,宗门狗家族狗不敢打主意,他是散修,可以打主意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咧嘴笑一笑,“你这也是其中之一吧……不愿意被他打主意?”

五级的灵仙,对锦旸山来说,也是很强的战力了。

那锦旸山主,也不过才八级灵仙——也许,现在已经九级了?

“青石城,散修的生存条件还是不错的,”五级灵仙笑着回答,他不想说太多锦旸山主的坏话,“南城主对散修,也很公道……陈前辈当有同样的感觉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又问一句,“南特对这个事儿怎么说?”

五级灵仙愣一愣,“他肯定不欢迎锦旸山的人来嘛。”

“那我知道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个加速,人电射而去。

他不想再跟这些人谈下去了,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大部分情况,而他本人,也是不欢迎锦旸山主进驻青石的,陈某人是好面子的人,撇开别的不说——哥们儿不过才消失了不到两年,你就当青石城的散修,没主心骨了?

不过呢,在决定出手之前,他要找南特问一问。

陈太忠也没有掩饰身形,就这么一溜烟直奔青石城而去:开什么玩笑,他现在青石,还需要忌惮什么人吗?

就是本来面目,直接到了青石城下,他摸出一张身份玉牌来,“进城……嗯,拿错了,应该是这张身份玉牌。”

风黄界铁律——身份牌只能有一张!

不过铁律和铁律也有差别,多办几张身份玉牌是铁律严禁的,修习战阵也是铁律严禁的,这两者的性质……能一样吗?

反正陈太忠是摸错了,摸出了陈凤凰那张玉牌,然后他想,这好像不合适啊,于是又拿出陈放天的一张来。

那俩守卫早就看傻眼了,根本顾不上计较玉牌:这是……这是陈太忠啊,谁能不认识?

愣了好一阵,其中一个胆大一点的,接过了玉牌,笑着发话,“陈前辈稍候,我是陶家的……不是有意怠慢您,马上给您过一下。”

陶家,就是那个老祖亲自发话,见了陈太忠一定要使劲讨好的家族,胆子比较小。

过一下门禁,直接红色警报,这位讪笑着递回玉牌来,“陈前辈,气息还是您的气息,就算换了身份,也进不去,真是……抱歉了。”

按理说,这时候应该拉警报扣留人犯的,但是他哪儿有这个胆子?

“啧,”陈太忠有点郁闷了,他的本尊身份,已经是入了青石门禁网的。

虽然他已经被南特“斩杀”,但是门禁信息要留三十年,所以本尊的身份玉牌,是不要想着用了,可糟糕的是,记录进门禁的,不止是他的身份玉牌,还有他的气息。

记录气息的初衷,是防着作奸犯科之徒,明知不能进入城市,还要通过种种手段混入,比如说夹带在车辆里或者……隐身术。

就跟人族城市,总要防着妖族气息一样,不让偷偷潜入,这跟名字被通缉不太一样,起码是初衷不同,不是要抓人,是要防潜入。

但是这防潜入的初衷,直接就导致了陈太忠的多个身份玉牌失效——玉牌可以伪造,但是身份气息伪造不了。

这门卫是陶家的,不敢琢磨抓人——换成谁家的也不敢抓陈太忠,不过他有老祖交待,就壮着胆子提示一下:那个啥……您真进不去啊。

陈太忠也反应过来了,他想一想,“你跟南特说,我来了,在这个门外等他……他要是不出来,我就进去找他了!”

这话说得霸气无比,但却是实情,青石城的设计,就是能抵御高阶灵兽,从战略角度上讲,扛住高阶灵兽的进攻,并且尽量拖住它们,就是小城存在的意义。

守城利器灭灵弩炮最大的威力,也就是灭杀高阶灵兽。

天仙级的兽修,不是青石城该扛的,多扛几息,那都是了不得的,能换来众口称赞。

也就是说,陈太忠现在的实力,再加上寂寞三叹,很可能直接破掉青石城的防御。

就算这两下破不掉,那么,再加上几张攻击型的宝符呢?

所以陈太忠这话,真不是吹牛。

那位忙不迭地点点头,一溜烟地走了,“我马上去汇报。”

不多时,南特出来了,还是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样子,他身边跟着一个中等身材的挺拔男子,真的很挺拔,整个人不苟言笑,走路都很机械,给人的感觉,这不是一个人,是一柄剑。

南城主冲陈太忠点点头,两人又走了很远,他才出声发话,“这是我俊杰叔,剑修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天仙三级了吧?感觉还没达到无欲……进境有点慢,南郭俊荣比他要强一点。”

南郭俊杰看他一眼,也不说话。

“你不损人不舒服吗?”南特看他一眼,有点不高兴。

“你这样的,我一个人打俩,”南郭俊杰哼一声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会无欲又如何?”

“你这样的,我一杀几十个,”陈太忠也哼一声,“杀你何须无欲?”

这就是双方有了深入的交流和沟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