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一十章 欲登仙

“哪个散修这么有名……”五师姐听弃儿这么说,也有点迷惑了。

她可没想到,小师妹这区区的游仙,出身的又是一个连天仙都没出过的家族,会认识一个很多真人都知道的修者。

“散修、散修,”她轻声咀嚼两遍,猛地眼睛一亮,“散修……原来是他?”

“嗯,”弃儿点点头,姜家知道陈前辈就是陈太忠的人不多,并且严禁外泄,去年姜自勤还因此出手,关了几个子弟进牢房,但她做为未来的家主,是知道的。

这个消息,原本她是不该说的,不过随着对天机术的了解日渐加深,她已经知道,自己未来的师尊,是怎样的一个人。

如果师尊想知道,就算她不说,师尊也能推演出来,在这种事情上隐瞒,没有意思。

弃儿和五师姐在打机锋,庞上人听得一头雾水,“你俩……是在说谁?”

“先回去吧,”五师姐哼一声,裹着小师妹飞了回去。

不过对于她来说,这件事情真的不小,几人回去之后,刚刚坐定,她就出声发问,“你……真的识得散修之怒?”

庞上人这才知道,自己刚才叫嚣要杀的人,是什么样的来头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然而下一刻,他的眼中又有一丝阴毒掠过。

他对这个小师妹,还是很有好感的,宗门弟子从来不缺临时的性伴侣,但是想找身份相当、长生路上一路相持的伴侣,还是很不容易的。

而且他也知道,师尊很看重小师妹,就算不能继承师尊衣钵,做个真传应该没什么问题——这就关系到了修炼资源的问题。

所以在他心里,已经将她看成了自己的禁脔,容不得别人打主意。

原本他以为,小师妹是个万事不放在心上的性子,情绪倒也正常,但是当他看到,小师妹听说某人来拜会,就着急出去相见的时候,忍不住醋意大发,主动先来一步。

至于他将陈太忠的灵石扔到地上,可能惹恼小师妹,他也没放在心上——宗门和凡夫俗子,差距不是一般的大,想当年,谁还不是这么过来的?

没进入上宗之前,大家都说亲情、友情什么的,但是一旦登仙,千年之后,早就物是人非了。

他认为,她早晚会习惯的,所以他做的这些,只是让她提前感受一下,真不算冒犯。

事实上,他并没有这样去对待姜家人——仅仅是对了一个外人而已。

当听说自己招惹的是陈太忠,他在震惊之余,心里忍不住醋意大发——小子,你真的不要落在我手里!

弃儿却是没管他的感受,听到五师姐发问,她犹豫一下才回答,“我家跟他有过合作,细节不便多说。”

“师尊会问你的,”五师姐笑一笑,心里虽然很遗憾,却也不好坚持下去——散修之怒,这会是师尊重视你的原因之一吗?

“那个人的事,还是少问吧,”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。

“师尊,”在场的人齐齐跪了下来,“恭迎师尊驾到。”

“都起来吧,”一个中年女人出现在房中,她身着月白色长袍,满是皱纹的脸庞没有任何的表情,冷漠异常,眉宇间则是遮不住的岁月的沧桑。

到了她这样的修为,长成这样,真是有点少见,不过天演真人擅长的天机术,对修者肉体和神魂的损伤,是非常大的。

她轻哼一声,“此人我曾经推算过,有大因果在身,不宜走得太近,也不宜敌对……这话你们心里清楚就行了,出去不要乱说。”

众弟子连连点头,倒是五师姐点头之后,又问一句,“师尊没有细推?”

“值得吗?”任真人眉头一皱,冷冷地看她一眼,“嫌师尊活得长吗?”

五师姐笑着吐一吐舌头,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原来他对咱清阳宗无碍啊。”

她最是清楚任真人的脾气了,推演天机虽然于人有损,但是真要涉及了宗门的大因果,师尊必然会强行推下去。

“以后的事,谁说得准?”天演真人淡淡地看她一眼,脸越发地阴沉了,“你又多个小师妹,有点师姐的样子行不行?”

“知道了,”五师姐乖乖地点头,然后又悄悄地一撇嘴……

陈太忠并不知道,自己走了没多久,就被人把根挖出来了。

他一路紧赶,来到了青石,将身份玉牌递给江川兄妹之后,自己回到了赤色谷地。

三个月之后,荒凉的谷地中,雷霆一阵接一阵地响了起来,却是他的起风雷已经修成了。

下一步就是晋阶了,陈太忠收拾一下起身,一边收起布设的阵法,一边心不在焉地想……该到哪里晋阶呢?

上一次他八进九,布下了好大的阵法,到最后都灵气不够用,这次的晋阶更关键,是蜕凡登仙,灵仙晋阶天仙。

这必然要选个稳妥的地方,不但要灵气充裕,还不能被人打扰,真是个令人头疼的事。

去掌道开辟的洞府修炼,那基本上是不用想的,到宗门和大家族去晋阶,也是不用想的。

若是横断山的遗址可去……算了,陈某人是男子汉大丈夫,说不去就不去了。

他一边盘算,一边收拾起阵法,看看没什么遗漏,正要走人,天边飞来一块云毯,上面站着数人。

云毯很快降下来,一个五级灵仙大喇喇地冲他招一招手,“你……过来!”

陈太忠显露出的修为,是四级灵仙,又是孤身一人,而对方不但有个五级灵仙,还有个三级灵仙,这荒郊野外地对上,人家没必要太客气。

“有话就说,”陈太忠懒得理会这厮,都五级灵仙了,连个灵舟都没有,还用着飞行灵器,十有八九就是散修。

五级灵仙闻言,眉头一皱,不过他只强对方一级,身边虽然还有个初阶,但要是对上很强横的同阶的话,就算能赢,没准也会损失巨大。

所以他也不想轻易启衅,只是语言生硬地发问,“这里此前雷霆漫天,是出了什么宝物?”

小子,你悠着点啊,看清楚形势——你不是个儿。

“是我在修炼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还有事儿吗?”

他的不耐,是藏在了斗笠下面,对方看不分明。

“你在修炼……哄谁呢?”那三级灵仙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得了宝物见者有份,不想交出来是吧?你先说,你是练了什么功法!”

“我凭什么告诉你?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最烦这种莫名其妙的龙套了。

总算是看在都是散修的份上,他不想多计较,散修的日子也确实清苦,“一个家族的功法,具体是什么,你们不要问了。”

“家族狗就很厉害吗?”五级灵仙不屑地笑一笑,“这里是青石,你跟我说家族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我也是散修。”

“切,哄谁呢,散修能修炼家族的功法?”三级灵仙忍不住叫了起来——你这不是怀疑我们的智商吗?

“散修?”五级灵仙却是明显地吃了一惊,他想一想,微微颔首,“能抢家族功法的散修,难得!我就最后好奇地问一次……真的没有宝物?”

“就算我说有宝物,你还敢抢吗?”陈太忠缓缓地摘下了斗笠。

这几人看到眼前的面孔,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,那三级灵仙最是不堪,直接腿一软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“陈陈陈……陈大人?”

“有眼不识泰山,冒犯陈大人了,”五级灵仙震惊过后,深深地鞠一躬,“感谢陈大人庇护青石,为散修留下一方乐土。”

陈太忠心里挺受用,表面上却是一皱眉头,大喇喇地发问,“一方乐土,就是让你们随便抢劫其他散修?”

“好奇,真的只是好奇,”五级灵仙赔着笑脸解释,“这里动静太大,搁给您也不可能不好奇……您说对吧?”

“我的好奇,最多是旁观一下,看看有什么,绝对不会拦着人问,更别说抢了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,“不过就是点功法和宝物,缺了它就不修炼了?”

“不愧是散修之怒,”五级灵仙双手齐出,伸出两个大拇指来,“您当然有这个底气,可是我们不行啊,不是您这种天才……散修的修炼资源太少了。”

“资源少,所以你就抢?”陈太忠脸一沉,很不高兴地发问。

“知道您是散修,也就没想着抢了,”五级灵仙赔着笑脸回答,“也就是想见识一下可能的宝物……真的。”

他这话,未必一定是假的,不少散修也确实有这种心理,都是体制外的,同是天涯沦落人,能照顾的时候就照顾了,能放手就放手了。

“再让我遇到你们这么胡来,我就不客气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身为修者,外物是次要的,首先要有一颗强者的心……没有强者的心态,修行路上,你走不远!”

说完之后,他转身走了,留下目瞪口呆的一群人。

“值了,太他妈的值了,”良久之后,一个游仙激动地叫了起来,“没抢到宝物,可是见到散修之怒了……我艹,太划算了。”

“牛人就是牛人,不服不行,”另一个女游仙也叫了起来,“不愧是我的偶像,这转身的姿势……太帅了!好想做他的女人,我只要一夜,这辈子就足够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