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零九章 仙凡之别

不过不管怎么委屈,姜家子弟对万里驰援的陈前辈,还是相当感激的——哪怕随着姜家的崛起,这点感激在一点一点地变淡。

这位姜家弟子依旧很客气地发问,“前辈此来,所为何事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先问一句题外话,“被清阳宗长老收为弟子的,是哪一支的?”

“您不知道?”这子弟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用一种……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他。

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了,他眉头一皱,“我要是知道,用得着问你吗?”

姜家子弟左右看一看,低声嘀咕一句,“就是那谁……弃儿啊。”

“我擦,”陈太忠还真的吓了一大跳,“她不是家主吗?”

“是演天真人任姒榭看上她了,”子弟悄声发话,“半步真仙……”

任姒榭在整个东莽,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,一手天机推演,东莽无出其右,是令人仰望的存在,所以号称演天。

事实上,她的修为也极为可观,半步真仙——玉仙被称为真人,玄仙则是被称为真仙。

有玄仙的门派,方可称宗,所以半步真仙的修为,真的是可以独步东莽了,除非是她的师兄弟要找她的麻烦。

当然,兽族的妖王,也有资格找她的麻烦,这个不消说的。

陈太忠惊讶过后,倒是很快地接受了这个事实,弃儿虽然修为浅薄,推演天机却很有一套,被演天真人看上很正常,“直接收为内门弟子吗?”

称宗的门派,内门弟子起码要高阶灵仙,而且必须是登仙有望的,至于精英弟子,那得天仙起,这个没有什么含糊。

弃儿目前只是游仙,灵仙都不是,但是她的师尊强,破格进内门很正常。

“她是入门弟子,”姜家子弟悄声回答,入门是入师尊的门,跟修为无关,就是说,弃儿以后是天演真人的人了,修炼资源都可以不走宗门,“将来一个真传跑不了。”

真传弟子,那必须得是高阶天仙以上了,要传承师尊的道统的。

“我就知道她能行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,同时也知道,为什么姜家营这么高兴了。

有子弟进清阳宗,这就是很了不得的了,而这子弟被真人直接纳入门内,那更不得了。

登仙是铁铁的,步入真人也是时间问题——这就相当于姜家从普通家族,直接进入了称号家族,甚至可以抵达封号家族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现在的姜家营,不管认识不认识的人,都要过来凑一脚。

但是这样的姜家营,还适合潜修吗?陈太忠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里。

而且清阳宗虽未正式出面对付过他,但是清阳宗的下门玉屏门和奇巧门,可都是聚众围观过他,那热闹劲儿,就只差站出来卖啤酒、花生米和火腿肠了。

清阳宗不出面,大约也只是觉得,时机未到而已。

他想一想,轻咳一声,“我此来,是为一个朋友办个新的身份证明,并没有别的意思,他们若是都忙,你通知姜景津出来就行了。”

“她更忙,天演真人可是女子,”这子弟笑一声,转身离开。

不多时,有人前来,是姜家的客卿舒云,他跟陈太忠交谈两句,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,干笑着拱一拱手,“身份玉牌,我带了空白的来,现场可制作,灌入气息即可,不过……弃儿暂时无法前来,她在接待师兄和师姐,您是否可以稍稍等一等?”

“先给我制作了玉牌,”陈太忠丢出一块玉简,上面记载了江川兄妹的气息。

弃儿被清阳宗长老收了做弟子,姜家顿时就高大上了起来,对他来说,这里不合适潜修了,但是对江川兄妹来说,却是一道再好不过的护身符。

做完玉牌,陈太忠也没想继续留下来观礼,“舒云你还有事吗?”

舒客卿想一想,问一句,“不给小姐留点什么?”

“我有的,你家会缺?”陈太忠笑一笑,不过最终,他还是留下了一枚极品灵石,“也不知道她需要什么,这就当份子钱好了。”

看着他消失在远方,舒云苦笑着摇摇头,心说这位的性子,还不是一般的粗疏。

不过,这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吧……当初是小姐配不上此人,但是现在小姐已经拜入真人门下,却是此人配不上小姐了。

他正感慨着,就见姜家营里凌空飞来一人,面色阴沉地发问,“是何人寻找我师妹?”

舒云一弯腰,毕恭毕敬地回答,“是名散修,人已经走了。”

“是吗?”此人手一伸,直接将舒云手里的极品灵石摄了过来,然后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那这小小的极灵……便是贺礼了?”

舒客卿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是点点头,“正是。”

“真是可怜啊,”这位随手一抛,将灵石扔在地上,一脸的嘲讽,“散修就是散修,见过什么好东西?”

“庞上人你这是何意?”就在这时,他的身后传来一声轻哼,“我朋友送给我的贺礼,便是让你拿来掷在地上的吗?”

他转过头去,不是弃儿又是何人?她的身边有两个宫装的女子,和她一起站在空中。

三年过去了,弃儿的容貌体态并未有多大的变化,还是那么柔柔弱弱的样子。

庞上人无所谓地笑一笑,冲一个宫装女子拱一下手,“见过五师姐……我如此做,是帮师妹断去红尘之念、世俗之情,这也是师尊的意思。”

“不敢当上人如此称呼,”弃儿绷着脸,细声细气地回答,她不喜欢对方的做事手段,就借着这个机会,连师兄妹之情都不认了。

你是天仙我是游仙,你已经入门,我的入门仪式尚未举办。

“小师妹你又是何必?”五师姐笑一笑,沉着脸看向男人,“庞师弟,师尊的话……你就是这么理解的?”

她可是知道,自己的师尊,对这个小师妹有多么重视,游仙直接进真人的门墙,搁到任何宗门,都是铁铁轰动的,根本不是坏了规矩那么简单。

而且任真人对小师妹的重视,还不仅仅限于此,五师姐可以断定——绝对另有隐情。

而庞师弟这番举动,也太过轻佻,不是宗门弟子的样子,所以她忍不住出声呵斥,“往日见你做事,也还算沉稳,竟然如此不晓事!”

庞师弟听得嘴角抽动一下,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——当着这么多蝼蚁,你竟然这么说我?

他在清阳宗里做事,确实是小心谨慎,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师尊是任姒榭,就如何飞扬跋扈——宗门里的水太深,他没那胆子。

但是到了外面,那份优越感,是挡都挡不住的,清阳宗是五大宗之一,独霸整个东莽,根本就是无敌的存在,可以目空一切。

别说姜家这种小家族,就算他去玉屏门,掌门也得给个笑脸。

他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做得过分——不是看在小师妹的面子上,这破地方,请我我都不来,居然说我不晓事?

不过,对方终究是自己的师姐,他也不好当着众多蝼蚁的面,跟师姐顶嘴——清阳宗的笑话,你们不配看!

所以他只是冷笑一声,“何必为这种俗人,坏了咱们的心情?我也只是想帮助小师妹了却尘缘,若是师尊来了,没准直接斩杀了那人。”

弃儿瞪着大大的眼睛,看了好一阵,才轻声吐出三个字,“你杀他?”

她的眼神很奇怪,说完之后,她就耷拉下了眼皮,再没任何的反应。

她并没有说更多,但是偏偏地,大家都看出来了,她对这话非常地不以为然。

庞师弟却被这三个字问得有点抓狂,他冷笑一声,“小师妹以为我杀不了他?”

弃儿耷拉着眼皮,好半天才无可无不可地轻声答一句,“庞上人说能,那便是能好了。”

“我这就去追他,”庞师弟真是被气得不轻,一抬手,再次吸摄起那块极品灵石,眯着眼睛,细细感受上面残存的气息。

任姒榭以推演天机出名,她的徒弟,自然不会差了。

“还是算了,”弃儿的眼神,变得迷离了起来,像是在魂游天外。

庞上人以为她服软了,心里虽然还是有点愤愤不平,还是硬生生地咽下了这口气——想要杀此人,并不着急。

好半天,弃儿才轻叹一声,“庞上人这样的,他杀过很多很多。”

我擦,庞师弟登时就恼了,他冷笑一声,看向宫装女人,“五师姐,你看,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……这口气我不可能忍了。”

五师姐听得火了,眉头一皱,“这还没完了?一定要杀小师妹的朋友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是……”庞师弟很无语地指一指弃儿,一脸的愤懑,这口气憋在肚子里,伤身体啊,“你听听小师妹说什么了。”

弃儿茫然地看着远方,嘴里轻声却又坚定地回答,“你真的差他很远。”

庞师弟还待说话,五师姐狠狠地瞪他一眼,才转头看向小师妹,“他是谁啊,值得你一听说,就赶紧跑出来追?”

“宗内的真人们,最少有一半知道他,”弃儿淡淡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