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零八章 喜讯

苍井天哪里敢翻脸?

陈太忠提出的条件实在有点屈辱,然而,委曲求全这种心理,也是有惯性的。

苍家“忍让”了那么多,也不差再多忍让一点——就当是为苍家死伤这么多人戴孝了。

所以他虽然脸涨得通红,最终还是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,“好吧。”

此事谈好,这恩怨就算告一段落了。

不过那中年书生出声说一句,“久闻散修之怒修为高超,不知可否切磋一二?”

“我只会杀人,不会切磋,”陈太忠慢条斯理地摸出一个圆筒,然后身子猛地消失不见,空气中传来一声冷笑,“现在可以开始了吗?”

“好吧,我认输,”中年书生见状,很明智地停止了挑衅,“只是有点好奇而已。”

“算你识相,滚吧,”陈太忠依旧不显出身形,“不过难听话我说在前面,日后江川兄妹有任何的不幸,我只找你苍家说话!”

这又是怎么说的?苍井天听得只有苦笑了,不过,他也不尝试去辩解,因为那没用。

于是他扭头看向江川,“江小兄弟,若不嫌弃的话,可愿去我苍家小住些时日?”

这不失为一个解决问题的途径,但是江川怎么可能答应?

他跟苍家的恩怨大了去啦,不说两边都死了人,只说他洗劫了七八十个储物袋,就足以让苍家子弟恨他入骨。

住到苍家,那岂不是要任人折磨了?

就算苍家子弟忌惮陈太忠,不敢行太过分的事,但是种种藏在暗处的手段,也会令人防不胜防,江川年纪虽小,却是生长于底层,见识过太多阴暗的东西。

反正他从来都是谨小慎微的性子,闻言果断地摇头,“不去!”

苍井天也没办法,想一想又问一句,“那我给你派个灵仙做下人,可好?”

江川抿着嘴巴,依旧坚定地摇摇头,心说我不会相信你们任何人,以后我们兄妹,就跟着散修之怒生活了。

苍井天见他如此坚决,只能苦笑一声,冲着空气一摊手,“这……可是叫我为难。”

“我管你为难不为难?”陈太忠隐着身回答,“反正你记住我说的话。”

苍井天登时无语,好半天之后,才一拱手,“那还希望江小兄弟……藏好!”

说完之后,他再不发话,径自走了,其他人则是招呼那些跪着的族人,“走吧走吧,事儿谈好了,还跪着干什么?”

不成想,那些族人竟是连动都不敢动,有人高声问一句,“散修之怒,我们可以起身了吗?”

“嗯,”空中传来淡淡的一声哼。

苍井天听到这反应,一边走,一边气得摇头,堂堂的苍家,居然被一个散修压制成这个样子……

他不开心,江川也没有等到满意的答案,待他们离开之后,陈太忠也不现身,就是淡淡地发话,“你兄妹二人要去哪里?”

江川的一颗心直往下沉,不过他还是将想法说了出来,“我们希望,能追随大人。”

“这不可能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“你兄妹二人欲往何处,我可护送抵达,仅此而已。”

江川想了想,还是固执己见,“只是希望能追随大人。”

他做事是小心,但也不缺乏恒心,当初为了卖刀谱给陈太忠,很是坚持了一段时间。

“这不可能!”陈太忠再次强调,他甚至有点恼火了,“我救你,是为了却因果,他们追杀你,也是不给我面子……你当我真那么闲?”

“我兄妹二人,平日生活里,可以给大人打一打下手,”江川也是个倔强的,“做饭洗衣什么的,我们都能干,是吧小莲?”

小女孩儿哪里懂这些,见到哥哥对着空气说话,瞪大了眼睛,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,不过听到这话,她连忙点点头,“嗯,我会做饭。”

“你们跟着我,危险只会更大,”陈太忠真是火大,“你是见过刀疤的,她已经死了。”

听到这话,江川终于不再坚持,最后他决定,还是去青石城。

再然后,就是这兄妹俩上路了,陈太忠隐身跟随。

这是防着苍家有人再起歹心,反正他死活不出现,别人就拿不准,他是否还在旁边隐身,自然也就不敢轻易冒险。

这小小的兄妹俩,走了足足有二十天,才进入了青石城的地界,然后找一个小小的村子,在村子旁搭建了一座小屋。

这是江川一贯的手段,先不着急融入当地,慢慢地、一点一点地融入。

陈太忠原本觉得,自己已经是功德圆满了,可是看他这副模样,忍不住丢下一块护身玉符,“等着,我再去给你们弄个身份。”

这次去哪里搞身份?他想一想,去姜家营弄吧,顺便商量一下,看看是否能带着于海河,去那里修炼一段时间。

他又戴上了斗笠,同时脸上还弄个面具,用了两天时间,赶到巨松城。

还没走近姜家营,远远地,他就看到那里彩旗飘飘,村子上空祥云笼罩,又有七彩的氤氲霞光,空中依稀还有音乐声传来。

这是……陈太忠有点纳闷,不多时,他见到路边有人,就上前问一句,“姜家营这是干什么呢?”

“有喜事,”被问话的这位沉着脸回答,却是看不出什么高兴的样子。

“什么喜事?”陈太忠又好奇地发问。

“我怎么知道?”这位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那是家族的事,跟我们关系不大。”

这货说话真够呛的!陈太忠不跟他一般见识,又走一阵,碰见了别人,才知道姜家的喜事非同小可——有清阳宗的长老,看上了姜家的子弟,要收其为徒。

清阳宗的长老,那最少也是号称真人的玉仙,居然看上了姜家的子弟,这显然太值得庆祝了,难怪姜家营喜气洋洋。

这么一来,那第一个回答的家伙,心情不好也正常了,身为散修,看到家族子弟进入宗门——别人的事儿,跟我有什么关系?

陈太忠来到姜家营外,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,热闹非凡,有姜家子弟见他来了,走上前发问,“阁下是谁邀请来的?”

陈太忠听得奇怪了,顿一顿之后反问,“没人邀请,就不能来了?”

“你这么说,就没意思了,”那姜家子弟上下打量他两眼,不卑不亢地回答,“我姜家有喜事,欢迎亲朋故旧来道贺……若是不相干的人,我们就不可能招待了。”

“嘿,姜家攀上高枝,就牛气起来了?”陈太忠怎么听这个话,怎么刺耳。

当初他千里迢迢来赴同心牌之约的时候,姜家可是万马齐喑的样子,有人前来,姜家的头面人物都出来相迎,到现在咸鱼翻身了,就不认老朋友了?

“攀不攀高枝,是我姜家的事,”姜家子弟脸一沉,“阁下若有故旧,自己联系,若没有的话,还请走人,不要搞得大家难堪。”

“我勒个去的,”陈太忠听得火了,“你家老祖姜自珍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,你算什么玩意儿?告诉姜自珍……杀南宫锦标的人来了,让他出来迎接。”

“嘿嘿,杀南宫锦标的?”那姜家子弟笑了起来,那笑容很是……欠揍!“这种人我们已经接待了十多个,朋友你换个说法吧。”

“哦,门槛高了,就难进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以他的性格,真是想一走了之。

不过再想一想,江川确实需要个新的身份,而他也真的不好再从其他人那里搞到,正经是姜家子弟成了清阳宗长老的弟子,并不怕人追究。

所以他咬咬牙,又说一句,“那你跟姜自勤说,帮他猎杀双头碧蜥的人来了,让他出来。”

可惜这话又是对牛弹琴,姜家常年在猎杀双头碧蜥,而上次黑莽林的大收获,涉及到姜家的根本,到目前为止,依旧是姜家的禁忌话题,没有几个人知晓。

所以姜家子弟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自勤长老很忙的,你还有相熟的人吗?”

“不用了,”陈太忠丢一块同心牌过去,“麻烦你跟你家未来家主弃儿说一声,我来过了,被你挡住了,这块同心牌是她给我的……原物奉还。”

“弃……弃儿?”姜家子弟下意识地接过同心牌,下一刻,他就石化了,“她、她……她给你的同心牌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都懒得回答,转身就走。

哪知那守卫蹭地就追了上来,一边跑还一边喊,“留步,留步,敢问可是陈前辈?”

陈太忠本不带理他,但是听到对方连姓都喊出来了,于是就留步,很不满意地发话,“你这前倨后恭的……这都是谁教的?”

“陈前辈你不知道,”这位追上来苦笑,“自打我家的喜讯传出,太多莫名其妙的人找上门了,我们接待的子弟,也是忙得焦头烂额……这个,请您海涵。”

“还是心态变了,”陈太忠冷冷一哼,“清阳宗长老的弟子,很了不起嘛。”

“前辈教训得是,我们一定改进,”这位觉得心里委屈,却是不敢辩解,姜家子弟的眼界,最近确实高了一点,不过好在姜家确实底蕴深厚,最是强调弟子们不能得意忘形。

而最近找上门来的人,也确实杂了一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