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零七章 有种你就翻脸

陈太忠听得就又想杀人了,不过,江川的妹妹还在对方手中,他若是不依不饶,对方难免要破罐子破摔。

所以他点点头,“把江川的妹妹送过来,你家的家主若能自裁……这笔恩怨就算揭过。”

“阁下未免欺人太甚,”中阶灵仙胆子倒大,他冷哼一声,“此事是我办理的,家主并不知情,我这颗大好头颅,送于阁下,可否?”

跟我装硬气?陈太忠听得笑了,“可以啊……不过你一颗头颅不够,你全家的上下老少,再加你妇家满门,可否?”

我妇家何辜啊?这位真的是有点想暴走了,但是还真不敢,只能忍气吞声地回答,“千错万错,都是我的错,与他人无关,还请散修之怒垂悯。”

陈太忠听得轻笑一声,“你若垂悯过江川,我掉头便走。”

“可是……他只是一介低阶散修,”中阶灵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只能强调一句,“若是知道,他跟大人有如此渊源,我们何至于此?”

这是他的真实想法,但是陈太忠不听这个,也不想解释很多,只是冷冷一笑,“去吧,把你全家和岳丈家杀光,我饶你苍家一条活路。”

“我岳丈家是无辜的,”这位很努力地坚持。

“那你就死吧,”陈太忠身子一晃,直接将此人斩为两段,然后冷笑一声,“跟江川说无辜……亏得帮你有脸!”

这名灵仙被斩,另一名灵仙登时暴退,“陈太忠,我苍家一时做错了事,同为人族一脉,阁下无须如此暴戾吧?”

这尼玛是影射我是人奸,陈太忠听得明白,“同为人族一脉”啊。

他原本没有将苍家灭门的想法,但是听到这句话,还真的想灭门了——哥们儿就是人奸了,你咬我啊?

不过此刻,他质朴的小集体主义情结发挥出了作用,想一想之后,他发话,“明天这个时候,让你苍家的家主,带着江川的妹妹,还有我要求的人头过来……我不会多等,明白吗?”

“这个人头……”这位灵仙还是有点不甘心,自家已经死了这么多灵仙,你居然还要斩别人满门,以及妇家满门——这得商量一下吧?

“滚!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直接阻止了对方继续说话,“不滚就死,当我找不到人传话?”

灵仙才要带自家弟子离开,陈太忠又哼一声,“你可以走,其他人继续跪着!”

这位不敢多说,抱头鼠窜而去,营地里的七八十号人也不敢多说,老老实实地跪在那里。

营地外搜山的,还有两百多人,听说了营地的变化,根本不敢回来。

陈太忠也不去抓那些,手上有点人就够了,待到天色渐暗,他将人收拢在一起。

营地内血腥气极重,陈太忠指定几个人,清理了一下尸体,又令他们回去继续跪。

七十多号人,跪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,有人身子才晃一晃,雪亮的刀光就斩了过去。

江川哭了半天,好容易才止住眼泪,看到规规矩矩跪在那里,有若待宰羔羊一般的苍家人,他忍不住冷笑一声,“原来家族狗们,也有这个时候?”

他语含不屑,但是其他人连跟他争辩的胆子都没有,有不少人心里暗暗腹诽:若不是陈太忠在场,分分钟教你学做人。

陈太忠见他似乎心有不甘,说不得下巴一扬,“这些人的储物袋,都归你了……自己动手吧。”

得了这话,江川自然不会客气,事实上,这时候客气也没用了,他跟苍家已经结下了天大的怨恨。

少不得,他被走上前挨个搜刮储物袋,有人的储物袋里,装的东西比较少,他抬手就是个耳光扇过去,“带这么点东西就敢出门……活腻歪了?”

对苍家的子弟而言,此人的表现,充分地显示了什么叫小人得志,他们差点憋出内伤,才按捺住了暴跳而起的冲动。

第二天的中午时分,两艘硕大的灵舟赶了过来,灵舟在距离二十来里地远停了下来,三个人走出灵舟,站在空中,远远地看着这里。

然后又出来七个人,踩着飞行灵器,一路飞了过来,间隔差不多半里地的时候,才降落下来,不紧不慢地走到陈太忠面前。

打头的是个黑瘦的中年人,八级的灵仙,面容清癯,他在距离十来米的地方停下脚步,抬手一拱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陈先生,苍家家主苍井天前来拜访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又看向另一个中年书生模样的人,嘴里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来,“人呢?”

苍家的家主给他的感觉一般,倒是这个书生,气息有些强大,似乎超出了灵仙的范畴。

苍井天见他如此无礼,眉宇间掠过一丝恼怒,他此番前来,是邀了三个天仙助阵,还弄了两艘大型灵舟,这灵舟不但跑得快,上面还有大型的攻击宝器。

他原本以为,这样的阵容,足以令散修之怒重视,不成想,人家根本都不带正视的,这让他在失落之余,难免生出一丝不甘来。

再看一看跪了一地的苍家人,他心里越发地恼怒了。

不过,能做了家主的人,通常都习惯全盘考虑,他并不将情绪放在脸上,而是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人……出了点小问题。”

陈太忠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你做好准备了吗?”

“什么准备?”苍井天眉毛一扬,露出一丝讶异来。

“全面开打的准备,”陈太忠的身子暴退,一刀将一个站起来的苍家子弟砍做两段,狞笑着发话,“都给我跪着,我让你们起身了吗?”

“家主,”跪在地上的苍家人群情激奋,却是没人敢再尝试起身。

全面开打吗?苍井天只觉得嘴里发苦,他虽然带了这么多人,气势汹汹而来,但是他还真没打算跟对方撕破脸皮大战。

很简单,他输不起,不光是他,来的三个天仙也说好了,只站脚助威,一旦打起来,人家有权力转身就跑——他若不提出这一点,那三位都不可能跟着来。

所以,对于自家子弟被当着自己的面斩杀,他也只能认了——原本他还生气,苍家的子弟都是软骨头,现在想想看,他这个家主骨头也不见得有多硬。

他苦笑一声,“我说出了点小问题,是磕碰了一下……人马上就到。”

陈太忠并不回答他,只是那么淡淡地看着。

苍井天一扬手,不多时,后面又走过来几个人,其中两人抬着一顶小轿,上面坐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,女孩儿紧张地东看西看,小脸吓得刷白。

“小莲!”江川跳起来,大声招呼着女孩儿。

待小轿落地,女孩儿跳下来,就没命地奔向江川,然后抱着他就哭了起来,“哥哥……呜呜,吓死我了。”

兄妹俩抱头痛哭的时候,另一个人将手里的储物袋往地上一倒,哗啦啦滚出一百多个人头,那人头脖颈处的鲜血,还冒着热气,显然是才在灵舟上被杀的。

也就是说,刚才这些人还没死,苍井天是做了两手准备的。

他原本存了侥幸心理,怎奈散修之怒太难说话,直接要翻脸动手,他不得已,才交出了族人。

“有漏网的吗?”陈太忠也不点人头,只是淡淡地发问。

苍井天摇摇头,这种耻辱的事情,他实在不想开口回答。

“少一个,就是一百条人命,”陈太忠看一眼江川,“你还有话说吗?”

“我母亲的尸体呢?”江川冷着脸发问,一边问,他一边抚摸着妹妹的脸庞,“她脸上有些新肉……她还只是个孩子,谁对她动刑了?”

一个灵仙犹豫一下,才支吾着回答,“是她自己碰的……不信你问她。”

他们确实没有对女孩儿动刑——小娃娃不可能知道太多,不过扇耳光、拳打脚踢之类的,还是有的,江川刚被捉住的时候,还吃了几记耳光。

知道陈太忠为江川出面之后,苍家马上善待小女孩儿,内服外敷的药用了不少,这才让她看起来比较正常了。

倒是江川的母亲,是受了酷刑,这从她的身体上能看得出来——苍家人也带来了她的尸体。

女人是被放在一个白晶棺材里,打开棺材可以看出,淤血和伤口到处都是,人已经死了,再怎么处理,也不能掩饰某些东西。

“妈……”江川大喊一声,趴到棺材上就哭了起来。

陈太忠眉头皱一皱,“用刑了?”

这是废话,苍井天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好半天才咂巴一下嘴巴,“这个……总是希望从她嘴里,知道她儿子的消息。”

陈太忠微微颔首,人已经死了,纠结这种细节没啥意思,“苍家全族,戴孝一年。”

苍井天听得又是一怔,只觉得一股不平气,从胸口直冲脑门,死了个农妇,居然要我堂堂的称号家族戴孝一年?见过欺负人的,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。

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,呲牙冷冷一笑,“觉得我欺负人?没错,我就是这么欺负你,当初你抓江川,就该想到这种后果……有种的你翻脸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