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零二章 散修乐土

醉风雷一共四层,其中纳雷入体是打基础的一层,南宫家子弟是在高阶游仙时开始修炼,过早修炼的话,身体吃不消,进入灵仙再修炼的话,就有点晚了。

通常来说,七级游仙开始修炼纳雷入体,九级游仙能够大成,这就算极为杰出的南宫子弟了,少许天才中的天才能在八级游仙时大成。

七级游仙时大成,这不现实——身体吃不消,南宫家也不让子弟这么练。

事实上,初阶灵仙时能修至大成的,也来得及,因为中阶灵仙时,子弟们才开始修炼第二层起风雷。

当然,也有极为天才的弟子,在初阶灵仙时开始修炼起风雷,再早也不可能,起风雷要耗费大量的灵气,不到灵仙根本无法支撑。

通常情况下,起风雷要修习三至五年,十年八年也有,大部分比纳雷入体的时间短,这一段主要就是修习基础的融合。

第三层是醉风雷,就是完整的术法了,第四层则是风雷动,是登仙之后才能修习的,是放大版的醉风雷,只是无须酒的支持,威力也大了不少。

一般而言,灵仙才开始修炼纳雷入体,比游仙要快一些,毕竟肉体的素质提高了不少,不过因为根基已成,修炼的过程是特别痛苦的。

南宫家的历史上,有不少子弟因为种种原因,错过了打根基最好的时机,灵仙才开始纳雷入体,修炼得不但呲牙咧嘴,进度也没有比游仙快多少,最快的一个,大约是一年左右大成,这就是奇迹一般的存在了。

陈太忠都是九级灵仙了,身体也强悍无比,才开始纳雷入体,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完成第一层,进入第二层,这已经不能用变态来形容了。

一来是他吃得了苦,受得了罪,二来就是,他的领悟能力真的极强。

三个月里,这一块不毛之地,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,别的不说,晴空万里就经常打雷下来,实在让人理解不能。

然而,这一片的荒凉平原,是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楚的,发现的人也没怀疑这里有什么不对,倒是有几个雷修,偶尔来到边缘,借雷电锤炼一下自己。

这是陈太忠修习纳雷入体时引发的异象,他原本不想惹人注意,但是功法就是这样,总算是影响不算大,他也无所谓。

可他修习第二层,就遇到了麻烦,进境比较慢,这固然是起风雷相对难练,更重要的是,他没有南宫家的血脉,这是先天性的制约。

而一二层的功法,他还是非练不可,第三层的醉风雷,他可以不修炼,虽然那才是完整的法术,但一二层,是形成雷引的必要条件。

一层打根基,二层是调动体内的假雷系属性,若不能自如地调动,不能有效地形成雷引。

所以他修炼了三个月之后,这一片荒地,频繁的雷击现象,又渐渐地减少了,虽然雷修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,但是这个东西,没有人解释得清楚为什么。

风黄界的很多现象,根本也是解释不清楚的,除非请大能人物来推演天机,但是太多的偶然现象,根本不值得动用这种终极力量。

修炼的雷修逐渐地减少,原本对这里感到些许好奇的主儿,也放下了那份好奇——短暂的天气异变,谁会放在心上?

一年时间,不知不觉地就这么过去了,而这里原本偶尔还有的雷电,越发地稀少了。

陈太忠则是完全陷入了对起风雷的钻研中,别说飞升之后,就算加上飞升之前,他也没有被任何功法难倒过,眼下的进境越是慢,他就越不服气,反倒是要想方设法地拿下。

这时候,他已经反应过来了,当时没从酒伯府拿点南宫家特产的酒,是一个极大的失误——那酒说是对南宫家主修功法有极大的臂助,但是通过试验可以肯定,对修习醉风雷技法,也有相当的加成作用。

然而,南宫家当时拿出醉风雷的时候,并没有送酒的意思,也不知道是不是忘了。

不管是不是忘了,陈太忠都不想再去讨要了,一码归一码的事情,他付出了墨玉果,等价交换了功法,当时不提,那么以后也不会提。

陈某人做事就是这样,吃亏的时候没发现吃亏,自认买卖还划算,心里就认了。

正经是他占了便宜的话,心里保不齐还有个小疙瘩。

骄傲是全方面的,陈太忠一向自命矫矫不群,吃得起亏,占小便宜太丢人——只要念头通达,那就不是事。

反正这件事,南宫家做得可能有点小家子气,却是无伤大雅的,陈太忠也不相信,离了南宫家的酒,就练不成这醉风雷了,无非是慢一点罢了。

他甚至这么想:南宫家真的给了酒的话,我会毫无戒心地喝吗?

入口的东西,想做点手脚,真的不要太轻松。

终于在某一天,陈太忠成功地激发了起风雷,小小的原野上,一道小小的闪电在地上爆发了出来,闪电不大,难得的是来自地面。

在其后的两个月里,偶然有闪电出现,都不算大,但是都来自地面。

这个时候,陈太忠适时地中止了修炼,埋头修炼并不是回事,劳逸结合才是正道。

算起来,他在赤色谷地修炼就有年余了,其间偶尔也出去走一走,对周遭的情况,还是有相当了解的。

这一年多里,来青石城打听他的人,还真不在少数,这一点,连青石城的散修都大多清楚,来的这些人,也并不忌惮他们打听的意图。

反正他们并不暴露目的,也不说要对陈太忠不利,还是要传递对散修之怒的善意。

来者中,甚至并不缺乏高阶灵仙和天仙,南特城主不堪其扰,特意“招揽”了一名初阶的天仙做“供奉”,这时候大家才想到,南城主的根脚,或者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。

按理说,这么多人来势汹汹,青石城的散修就又要遭罪了。

但是事实上则不然,要知道,“散修之怒”四个字,最早就是从青石城叫起来的。

对于陈太忠这个人,青石城的散修,都相当地与有荣焉,而且散修之怒确实也给他们做出了样板——只要豁得出去,风黄界里没什么可怕的。

家族狗、宗门狗之类的,陈太忠不是照样叫了吗?

所以很多时候,一旦遇到事情,青石城的散修会团结起来,力扛家族势力,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。

而青石城这几个家族,都是被陈太忠吓坏了的,尤其是在后来,陈太忠为了帮散修出头,直接硬扛了郑家派来的天仙。

后来的青石城地盘,基本上就是成了散修的天下,没有人确定陈太忠的死讯之前,这个现象似乎还会继续发展下去。

不少散修也是因为这里宽松,纷纷慕名而来,然后就定居于此。

甚至有五个散修灵仙,先后移居此地,这里终究是官方的有效控制区域,跟锦旸山还不一样—那里纯粹是锦旸山主自己搞的。

那里仅仅是一个散修的高阶灵仙圈占的地盘,跟青石城相比,名不正言不顺不说,秩序也并不是很好。

并不是没有宗门、官府和家族,环境就太平了,事实上,在没有规则的情况下,更容易诞生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。

五个灵仙不算什么,但是跟陈太忠飞升的时候相比,就会发现,这五个灵仙团结在一起的话,绝对会成为青石城数一数二的大势力。

不过这五个灵仙不团结,他们各有来路,更有人也不喜欢锦旸山那种混乱——散修是当家作主了,但是散修和散修之间,血腥冲突也不断。

灵仙到了青石城之后,照旧是有家族中人招揽,但是灵仙们不做声,也不答应也不拒绝,那些人还真不敢来硬的。

后来的灵仙听说是这样,也沿例照办。

总之,有散修之怒的名气在外,青石城已经逐渐地成为了散修的乐土,尤其是在中州传来消息,陈太忠一怒,灭掉巧器门之后,这个趋势越发地明显。

所以来了解情况的人虽然多,但是没谁对散修下重手的,遇到剑拔弩张的时候,散修们会问一句,“敢留下你字号吗?”

有些不够矜持的,直接就出声威胁了,“你找我打听陈太忠的消息,居然用这种手段……知道‘散修之怒’四个字怎么写吗?”

更有过分的,“我就是不告诉你,知道不?我认识陈太忠……有种你动我一下试试!”

当然,也有个别散修被人害死了,路死沟埋,神不知鬼不觉的,没有目击证人,这是没办法的,不过青石城好歹是有秩序的地方,城主府难免要调查一下,这也是一种约束的力量。

陈太忠对这些消息,了解得还是不少,对于青石城的现状也还算满意。

一年多下来,来青石了解他动态的人越来越少了,陈太忠觉得,自己也可以去一趟麻陵城,看一看于海河的情况。

于海河那边,是他一直放心不下的,虽然有池云清这个二级天仙,奴印也没有发现异常状况,但是身为阿舅,他必须要去了解一下情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